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对峙
    中年道士的前来,让楚阳的心神再次提升到了顶点。

    先前的和尚,就让他警惕心大起,有种不可力敌之感,而收下宁道奇的尸身的道士,给他同样的感觉。

    “好好呆着!”

    楚阳看了看商秀,又扫视一番周围,对着徐子陵道。

    “小心!”

    商秀紧咬嘴唇,她感觉到了楚阳的紧张。

    “师父小心!”

    徐子陵也感觉到了刚刚前来的强人的恐怖,不由道。

    “放心吧!”

    楚阳微微一笑,一步踏下了皇宫城墙,落在了不远处,望着道人道,“前辈,您又是谁?净明大师又来自何处?”

    “先说那个和尚吧!”老道拍了拍放下的棺木,微微一笑,“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和尚,平时不显神通,游走世间,救死扶伤,不图回报。穿的是百衲衣,吃的是粗粮野果,却乐得其中,与天地同伴。”

    楚阳肃然起敬,不由得看了一眼中年和尚。也发现他身上穿的确实是百衲衣,浑身都是补丁,却干净朴素,脸上带着风尘之气,可一双眼睛却格外的明亮。

    此刻,中年和尚正在为了空运功疗伤。

    “净土宗?没听说过!”

    楚阳摇头道。

    在此世间,他真的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净土宗存在。

    “净土初祖慧远大师,他乃是东晋之人,以老庄之思想入佛道,开创净土宗!”中年道士又道,“这个和尚,就是慧远法师的弟子净明。”

    慧远大师?

    楚阳隐隐听过这个名号,似乎史上都有记载,是真正的有道高僧,可他却浑身大震,“既然是东晋慧远法师的弟子,那么他的年龄?”

    东晋距离现在已经两百多年了。

    “我若没记错,他已经两百四十二岁了,曾与谢灵运为友,化身万千,游走世间!”

    老道继续说道。

    楚阳吐出一口浊气,望向净明的目光更加警惕,谢灵运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略微有些印象。

    在大唐世界,这绝对是真正的老怪物,恐怕上一代的邪帝向雨田都不一定是对手。

    “老和尚,我说的可对?”

    老道扭过头来,对着净明笑道。

    “阿弥陀佛,你这老怪,竟然还停留世间,当真意外!”

    净明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嘿嘿,你这个和尚不离开,我又怎能安心离去?”

    老道笑着说。

    净明大师点点头,明白老道的意思,“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杀他,你还要阻我?”

    “当然要阻,若是你废了他,那就真的不美了!老和尚,世间事已经和我们没关,何必趟这趟浑水?不如你我一起离去,潇洒世间,待某一个时刻,踏破虚空而去,岂不逍遥自在?”

    老道笑眯眯道。

    “我毕竟是佛门一员!”

    净明大师叹息道。

    “我且来问你,那些所谓的四大圣僧,还有了空和尚,是真正的佛门弟子吗?”

    老道眼眉一竖,厉声喝道。

    “阿弥陀佛!”

    净明大师道了声佛号,“罪过,罪过!”

    “前朝时,佛门昌盛,到处圈地,搜刮民脂民膏,弄的天下民不聊生,易子而食,随处可见,可但凡寺庙,无不金碧辉煌,你们这些秃子,将我气的都差点你们尽数屠了!”

    老道露出来了怒气。

    “阿弥陀佛!”净明大师露出苦色,“罪过,罪过!他们只得佛之虚妄,却不见佛之真髓,只图佛之表象,不知佛之真意,只为皮肉享受,不为佛之慈悲。念一声佛号,实则是对佛祖的玷污。”

    阿噗……!

    刚刚恢复好的了空和尚听罢,脸色剧烈的变化,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唉!”精明和尚幽幽叹息,望着了空道,“看天下,民不聊生,望净念禅院,就可知你们是不是真的佛子,是不是真的慈悲了?佛祖说,出世入世,何也?出世为修行,一石盘坐,一果充饥,即可。入世行善,行走世间,了解民苦,一钵盂,吃百家饭,一针线,穿百衲衣,即可。若是安顿,一间寺庙,两三间房屋,能放佛祖,能打坐静心,亦可。”

    “了空,你们又是如何做的?”

    净明大师质问。

    阿噗!

    了空和尚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跌坐地上,面皮迅速衰老,却是返老还童之功已经破去。

    “既知道,当反省!”

    净明大师略微欣慰,一掌按在了了空和尚,硬是将衰老之象逆转而回。

    看到这一幕,楚阳嘴角抽搐。

    不过看向净明大师的目光,却略有不同。

    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高僧。

    出世入世,不滞于物,只为心灵。

    心中触动,似有所悟。

    “世间秃子,如你者,又有几人?”老道叹息,“皮囊享受,荣华世间,高高在上,生杀予夺,这等魅力,就是佛祖的极乐世界,恐怕都比不上它们的吸引力。”

    净明大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插手?只要佛门不绝,管他兴衰更迭,又与我等何关?”

    老道再次说道。

    “他之行事,太过偏激!”净明大师看向了楚阳,“他的出现,十分突兀,他之行事,犹若圣贤,对万民来说,乃是千古未有之明君,是天下百姓之福。可,一旦他横扫天下,到时候若是携一国之大运,推行灭佛,谁能阻止?”

    老道明白这一点,也看向了楚阳,问道:“小友,你真的要灭佛?”

    “天下佛子众多,我又怎能灭尽?何况,他们也毕竟是这片土地孕育的民众。”楚阳摇头道,“若我一统,天下之法,涵盖诸行,佛道亦在此间,只要尊律法,不僭越,我又何必理会?”

    “好一个我又何必理会?”

    老道士鼓掌赞叹。

    “现今佛门,又如何?”

    净明大师追问。

    “通通收归国有,盘点财富,察行事,断善恶,以律法为裁决。若是有不轨之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楚阳大大方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他还真没有灭尽佛门的打算。

    也根本无法灭尽,最极端的做法,莫过于将修炼武功的佛子尽数抓起来,开矿铺路罢了,然后断了他们的武途。

    “还有一点,一切寺庙,尽皆登记,一切佛徒,尽皆入籍。”楚阳铿锵道,“寺庙规格,人数,也必须受到限制,以及信徒的供奉,需要列明,上交税务!”

    净明大师虽是世外高人,可听着听着,嘴角就不停的抽搐。

    哈哈哈!

    老道却大笑,“如此一来,天下太平,万流归宗,真正的是一个世间太平了。”

    楚阳心底却摇头:世间太平?在这样的世界,没有绝对的武力镇压,永远也太平不了。一时恭顺又如何?一旦抓住机会,必然死灰复燃。

    看看天武大陆的大楚就知道一二了。

    不过他心中也有着别样的想法。

    “若是如此,佛门必然衰败!”净明大师苦涩道,“楚施主,你又何必如此严苛?毕竟并不是每一位佛子都能成佛。”

    “不成佛,为何要剃度,没有成佛的心,只会败坏佛门的清誉!”

    楚阳冷哼道。

    净明大师何许人也,岂会不知道,可他必须站在佛门这一边,哪怕有违佛心,毕竟这关系到整个佛门的未来。

    “若如此,就别怪贫僧以大欺小了!”

    净明大师叹息一声。

    “以大欺小?真当我不存在吗?”

    老道冷冷一笑,神色不善。

    “前辈,既然是我的事情,自有我一人来解决,否则无法镇压天下,还如何统一八荒,镇压干坤!”

    楚阳踏前一步,衣衫猎猎,倍显峥嵘之象,“只是我不知,前辈又如何称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