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四八章 神海峰主
    其实在张信看来,这斗战圣铠的实用性依旧极高,毕竟那水雾金尘二术,也不是什么人都掌握。

    且这也不是任何环境都能适用,再如若战境太弱的话,也难以对他构成威胁。

    可张信却知自己未来的敌人,无一弱者,绝不能有任何的小视。

    所以这干扰的问题,自己是必须解决不可!

    如若有个现成的方法,就是提高自己的灵能掌控力。可如自己的灵能微操,真到了不惧金尘水雾二术的境界,那还要做什么?

    再或者,就是修习一门能够辅助自己构造外骨骼战甲的灵术

    “对了主人,你今天很奇怪!”

    此时叶若,又好奇的问着:“我看主人明明都是打算把雷系灵术,当成以后的杀手锏的。可为什么今天,突然又改了主意?感觉以主人第四战境的实力,即便没有了金灵力士与庚甲术,要胜他也该很容易吧?就是多花点时间而已,按照若儿的计算,最多七十个回合后,主人就可胜他了。”

    “可能已经有人对我起疑!这白帝子,很可能是受人之托,借王恨之手,探我虚实。”

    张信解释之时,眸中也现出了猜度之色:“金尘术与水雾术的复合之法,此前日月玄宗就有人研究过。可因无任何价值,所以有关此术的经典,一直都封存在篆星楼的第一层,数万年来都少有人翻阅。至于王恨,我不知空剑宗有没有这门复合灵术的传承,也不知这是否空剑宗的那几位圣灵临时创成。可很不凑巧的是,王恨发动这门术法的方式与导引灵诀,居然与我日月玄宗的传承,一模一样。”

    “可主人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是那梦随风?”

    “是我自己,前世我为改善自身资质,翻阅过篆星楼一二层几乎所有与奇功异术有关的资料。这门复合灵术,就记载于一位前代圣灵的修行笔记中。‘万世经纶’灵秋子,许多与此人同时代的经典史籍,都有提到过这位天域圣灵。传说这位记忆力超绝,曾记忆下篆星楼的一到五层,几乎所有的书卷典籍。又有人说他的思想,以天马行空著称,曾创造出许多近乎异想天开的灵术。那时我对他很好奇”

    “也就是说,这门灵术多半是本门之人泄露出去的?所以主人怀疑白帝子,是与你们宗门内部的人勾结?可若儿觉得这理由,还是很牵强耶!他到底要试探什么?又能有什么好处?”

    “他可以试探我的战斗本能与习惯,即便我这一世改剑用刀,在运用风系灵术之时,也特意修饰过。可一个人的潜意识与习惯,是很难改变的,一不注意,就可能暴露端倪,”

    张信淡淡答着:“可能确是我多疑,可哪怕王恨身后之人并无试探之意,我也同样不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与这王恨久战。”

    所以他直接选择了速战速决,不惜暴露自己在雷法上的造诣。

    自己的基础雷法,在短时间内登峰造极,这还可归功于自身的天赋。可若暴露出前世上官玄昊,在斗战时的一些特征,那就是寻死了!

    也因此故,他自从入门试以来,与人搏战,从未超过十合。

    就在他与叶若交流之时,他眼前的那层黑色屏障,也在渐渐淡去。眺目远望,则可见那十七座观景台上的人群,早已星散大半,

    灵师不到五阶,寿元不超五十。而哪怕九级灵师,极限也不过一百二十的岁寿。

    所以除非是那些已经对自身道途,彻底放弃念想之人,大多都少有闲暇。

    而当这观星台内外不再隔绝,雷照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眼前,

    “师侄你没事吧?”

    可这只是象征性的问一句而已,早在两个时辰之前,雷照就已确证了张信无有大碍,甚至连根毫毛都没伤到。

    “弟子能有什么事?”

    张信也是哑然失笑,随后往旁一瞥:“这些东西,他们不要了?”

    他说的是王恨的遗物,包括一口十四级的本命飞剑,还有好几件三级法器,还有那面十级的盾形灵宝。

    由此可见那北地仙盟在王恨的身上,确实下了极大本钱。可惜的是,这些东西都作用不大,赌战开始不久,王恨的灵感,就已被他遮蔽。

    “他们哪里还有颜面要?”

    雷照微一摇头:“无事的话,就随我再去一趟。之前任命摘星使的事,还未了结。”

    张信了然,之前归真子只是提议而已,还未定论。而此时雷照再提及此事,就定是有了结果,且多半是好消息。

    当下他便探手一招,将王恨的所有遗物尽数收入到袖内,之后又由雷照携带着,再次回到神玄峰的那座高台。

    接下来就果如他的所料,归元子在众多圣灵与神师法座正式任命他为摘星使,并且授予告身符派。同时也经十天柱议定,将斗部八殿中轩辕殿的第七镇,划归张信的辖下。而这空缺的编制,则在一个月后选拔灵师补充。

    轩辕殿是斗部八殿中,战力最出众的一殿。每临战事,此殿之人都是列阵在最前方迎敌。

    而这第七镇,又是轩辕殿九都八十一镇中,整体战力据于前三的一镇。内中光是神师境,就达五位之多,而九级灵师,则有十七位。

    事后张信听说是宗法相力主此事,定要将这一镇,划归到他辖下。只由此举,就可知那位第一天柱对他的重视。

    可张信却颇觉头疼,斗部的那些灵师,要么是战力高强,要么是天赋高于常人一等,是门中后备神师与后备圣灵的聚集地,大多都是心高气傲之辈。

    而轩辕殿的人,则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己想要将这一镇降服,真正纳为己用,可谓是难如登天。

    随后张信,又由雷照引领,拜谒师长与诸位圣灵法座,还有在场几十位地位较高的神师法座,简而言之就是熟悉日月玄宗内的山头与人头。

    这其中绝大多数人张信都认识,此时却都当做从未谋面。

    直到夜间,当这些圣灵神师也都陆续离去,雷照亦再次将他的身形卷携而起,一起飞向了神海峰方向。

    半刻之后,当二人从空中落下,张信发现他们,正立于神海峰后山的一处断崖顶上。

    而前方崖旁,则正有一位身影挺拔如松般的青袍男子负手挺立。

    张信神情凛然,无比凝肃,他眼前这位,正是神海峰主离恨天,也正是他现在的嫡传师尊!

    之前在‘摘星’之时,他就已拜见过。可那时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师徒二人,显然是无法好好说话的。

    直到此刻,才可算是正式的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