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四五章 蛟龙斩处
    “有趣!”

    当独霸刀落空后,张信注目四望,发现那王恨的人与剑,都已不见了踪影。

    而这四面八方,也已弥漫着浓郁的白色水雾。哪怕是目力强横如他,也难见到三十丈外。

    可见到此景后,张信却唇角微挑,反而现出了丝丝笑意:“这就是空剑宗的幻术?你学的还算不错。”

    此时他右手上的金灵镯,已经闪烁灵光。可他的雷电五型,却并未如他意想中的成形。

    只是进行到十分之一的时候,张信就感觉到不对,主动停止了下来。

    “你很意外?”

    王恨的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响起:“我知道你在千叶峡的入门试,全凭一尊金灵力士纵横无敌。所以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点手段。对于其他人,此术多半是毫无用处,可对于你张信,却定有奇效!”

    张信闻言,则笑笑不语,只身周狂风席卷,将周围水汽往四面吹开,

    他的雷电五型,之所以未能顺利成形。就是因这些雾水之内,含蕴着无数的金属粉末。

    这应是水雾术与金系术法金尘术的结合,前者顾名思义,可以配合幻术施展,也可用于直接杀敌。后者则是用于辨识那些隐遁之术与避雷的法术,通过大量散开的金属粉末,使对方无所遁形,甚至可导引雷电。

    可这二术,却被这王恨加以改造,用于阻止他的金灵力士成形。

    不得不说,对方确实是看透了他这门灵术的弱点。雷电五型的结构精密,对构材的要求,也极其严苛。一丁点的错谬,都会导致材质大变,召唤出来的金灵力士,只会空有其形,战力难及真正雷电五型的万一。

    而这些水汽与金属粉尘,无不都是雷电五型最忌惮的东西。

    不过这也算是取巧之法,如果是血猎或者搏杀,他不可能在战起之刻,再召唤金灵力士。

    可在这赌战之时,这法门却正好对症。

    “还想用风?”

    那王恨再一声冷哂:“难道以为我想不到?”

    四面也突然间一股股狂风席卷而至,与张信招出的风力对冲,仅仅须臾,就在这方空域,形成了一片漩涡龙卷。这非但未能使那些水雾撒去,反而使张信身周的雾水,更显浓郁,将张信整个身躯都笼罩在内。

    王恨的剑影,也终在此刻再次显现踪迹!藏身在狂风之内,接近到距离极近之时。才忽然爆出强芒!瞬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分化无数,一时间成百上千道水汽冰棱聚成的剑光,四面八方的向张信斩击过去,莫不剑芒凌厉,沛然犀利。

    可张信却完全没有闪避的意图,整个人就如石像,木木的站在了原地。下一刻,更有无数的火花,在张信的周身爆闪开来。

    而隐在水雾之中的王恨,亦察觉不对,眉头大皱。

    他能感觉得到,张信的身影确实就在原地!自己锁住的元神气机,也从始至终都未离开过那处方位。

    可当他那些剑光击至的时候,却仿佛是斩入到了金石之内,发出一阵阵的铿锵之声。

    也在同时,王恨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寒意森然,灵台之内,危兆如潮。

    而仅仅六十分之一个弹指之后,他的身后就有一股巨力冲击而至!几乎是本能,王恨的身影瞬时开始雾化,可这门灵术才刚开始,王恨就再次面色大变。

    “小天罡雷禁!”

    更让他骇然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张信。到底是什么时候避开他的灵觉,离开了原地?又是怎么从这覆盖五百丈方圆的水雾中,找到他的方位?常理而言,此人的灵觉,早该被自己的幻法蒙蔽!

    下一刹那,后方就‘轰’的一声震鸣。张信的独霸刀,猛然轰击在一件盾形灵宝上,不得不反弹而回。可那凌厉的刀劲,却并未就此化解,那灵盾震颤哀鸣,余力更透入到几乎毫无防备的王恨体内,使他口吐鲜血。

    “这就是经历过两次血猎的水准?看来也不过如此!”

    就在如此二字声出之时,张信的秋水刀,也从浓雾中斩出。险险的擦过王恨的脖颈,斩在了他的肩胛之上,顿时又一声脆响,鲜血四溅!

    而直到此时,王恨才借助自身战境与法器之力,成功在小天罡雷禁的干扰之下施展出雾化之术。而此时更有大团的水汽,在狂风吹卷之下,四面席卷鼓荡,让人难辨形迹。

    可令王恨难以置信的是,就在他的身影,才刚刚聚形之刻,张信的哂笑声,再次在他的身后响起。

    “可笑本座,对你这所谓的空剑之妖,还有几分期待。可惜的是自作聪明!在本座面前,将水雾术与金尘术合用,岂非愚蠢?”

    又是那‘秋水刀’,毫无预兆的从雾中斩至,险险被王恨的灵盾格挡。而他的灵剑冰凝,更在这顷刻间,与那造型夸张的横刀交锋十数余次。可随后当雾中数道风斩袭来,王恨的肩侧处,顿时再爆血光,

    王恨在浓雾中滑退二十余丈,急速的喘息,眼中则现出野兽般的绿芒,

    他发现百丈之外的那个‘张信’,早已经变成了一座毫无生命气息的金属人像。

    而真正的张信,王恨完全无法感应到其踪迹。这片被他招出来的水雾,反而为对手所用,几乎完美的遮蔽身影,隐遁形迹。

    此外张信展露的战境修为,也让他无法占据任何的优势。那应该还是第三战境发在意先不错,可却因此人的雷系灵法,已修到了极高的境界,初步掌握雷之战境。故而无论是反应力,还是施展灵术的速度,都完全不逊色于他。

    而那‘小天罡雷禁’,则让他的施术,变得异常艰难!

    雷?

    王恨的心绪微凝,终于了悟缘由,目中现出几分惊意之时,更充满了懊悔之色。

    也在这一瞬,张信的长刀秋水,再次从虚空中穿击到了他的眼前!

    “你还敢得寸进尺!”

    王恨一声叱咤,如绽春雷,使周围水汽金属散去。而随后迎击那秋水刀的,也再非是那面灵盾,而是一尊钢铁傀儡的硕大铁拳!

    可他面前,那再次展露出身影的张信,却是一声无比寂寞的叹息。

    “今日之战,到此为止!真不知何日,我狂刀才能有旗鼓相当之敌?”

    王恨微微蹙眉,先是略觉不解,可当身后处,传来一阵刺耳无比的金属颤鸣声时,他脸上的血色,再无一丝残存。

    一口大戟从后方怒斩而来,如破朽木般的将他的金灵力士一分为二,此后仍余势未尽,凄厉的戟光以迅雷之势,往前方横掠。

    对面的张信,不但是在他的知觉之外,完成了这尊金灵力士的构筑!更使这尊庞然大物,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他的后方!

    此时的王恨,已清晰感觉到后方越来越近的刃芒,不但使他寒毛耸立,也本能的发出仿如困兽般的嘶吼声。那面灵盾,这刻似如幻影般的移至他的身后,他的身躯,也在这刻再次‘雾化’。

    可首先袭至的,却非是后方的那杆大戟,而是一道如影如幻般的刀光!

    “现在才察觉?晚了!蛟龙斩处翻沧海,给我起!”

    在张信的大笑声中,那刀势在狂风烈雷的推动之下,自三丈之外似如幻影般的从王恨的颈部掠过。随后血光迸射,头颅翻飞!

    然后那斩钢戟也横空斩至,在须臾之间,将王恨的头,震为肉糜粉末。

    张信却看都未看一眼,右手灵诀一引,将两口刀归入鞘内。随后就背负着手,眼神桀骜,又讥诮不屑的与那白帝子对视。

    只这一个王恨,可远没法试探出他的虚实。哪怕是作为弃子,这人也不够格!

    ※※※※

    当王恨身死之刻,此处周围所有十七座观景台,都寂静如死!

    此时距离白帝子使用那太虚天守符,都还不到二百个呼吸。各处观景台上之人,或是义愤填膺,或是担忧张信生死。几乎无人以为这位,能撑到那虚空之障崩灭之刻。

    可就在众人还在躁动不安,议论张信莽撞,白帝子不怀好意之时,那王恨就已断头身灭!

    许多日月玄宗的弟子,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都茫然不解的看着那座高台。

    过了许久之后,这十七座观景台,才又喧哗如潮。

    “这就已死了?”

    “不会吧?那个王恨,不是号称空剑之妖?与我们日月玄宗的四骄六圣并驾齐驱么?”

    “好快!这才多久?这只怕连一百二十三个呼吸不到?”

    “这么说来,我也听说那个家伙在千页峡内,号称刀下从无十合之敌,原来还真不是吹啊?连王恨这样的人物,居然也不是他三合之敌。”

    “应该是被克制了!差距并没我们看到的大,可这位的实力,已足够恐怖了!”

    “我听说这次千页峡入门试的质量,远超往年。说是天柱级的天才,就高达九人,可却只有张信,在众多弟子中独领风骚”

    “确实!听说这位不但包揽了帝流浆夜,近半的五级奇珍,那各家猎团,也被他横扫,使那通灵天骄一无所获。便是那位几乎没有对手的神雷天骄,也没他这么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