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四二章 群星璀璨
    “张信是因修为低弱,才被幻术所趁,未尝无法弥补”

    神玄峰的观景台上,宗法相依旧据理力争,可此时他话说到一半,就心有感应,朝天空望去。

    而此时在身旁,数位圣灵同时惊呼。

    “这是”

    “这个规模,怎么可能?”

    “是他召唤下来的?可这小家伙,才只三阶灵修!”

    “二百,三百,四百,五百六十四颗么?”

    “目标是在何处?”

    “至少有九成的落点,就是在一百二十里外的藏南湖,其余虽有偏差,可也距离不远,这应不会有错。”

    “厉害!这个家伙,这是回以颜色啊?这都不到半刻钟。”

    “也就是,刚才此子,其实是在藏拙?天象上师之举,让他发怒了!”

    “及不上藏灵山那次,可这个规模,已经可以轰灭两座法域级的小型灵山。”

    “刚才天象也出手了吧?居然完全没受幻术影响,奇哉奇哉!”

    魏淮山与白帝子,同样在仰望天空。前者的神色,已是一片铁青,眼神难以置信。

    倒是白帝子,神色依旧从容自若,只是眼眸之内,略有些意外。

    “看来已再无需争论了!”

    宗法相冷然一哂,朝着归真子一礼:“宗主大人以为如何?”

    “战守之事,仍需由十位天柱共同决断。”

    那归真子摇着头:“本座只能说此子,日后前程无量!你之提议,确值得考虑。”

    随后他又用指节,敲了敲扶椅,试图使此间平静下来。

    可周围诸人,包括那些圣灵在内,都仍是议论不绝。

    “区区三级灵师,就可摧毁一座小型灵山么?这个能耐”

    “还是有破绽的,之前他光是以灵能接触星辰,就花了整整三刻。之后的计算。也用了整整一个多时辰。此外还要加上筑台,布阵。两方征战时,很容易被人干扰。”

    “可难道不值?相较于这流星天降的威力,这点麻烦,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他现在才三级灵师,如有日后他修至圣灵,那又是何等神威?”

    “这必是祖师庇佑,群山之灵的眷顾,是天欲兴日月!”

    “是否天欲兴我宗尚不知,可黑杀谷却是有难了。他有这样的水准,哪怕是不借祖师的阵盘,也能为我宗增添一成胜算。”

    在神万峰的观景台,谢灵儿则是兴奋雀跃的,与周小雪拍着手。

    “我就知道信哥哥他肯定行的!他从不会让人失望。”

    可随即谢灵儿,就又发现周小雪神色有异,似乎很是勉强。这使她一阵疑惑不已:“小雪,你是怎么了?不为信哥哥高兴?”

    “高兴是高兴!”

    周小雪面上忧色毕显:“可灵儿你难道就不觉得,信哥哥他现在,太出风头了?”

    同一时间,就在不远处,某位已站起身准备离去的老者,则是神色默默,

    旁边墨婷语声幽然:“看来祖父大人,这次是料错了。”

    “料错了又如何?”

    墨雍一声哂笑:“一点城府都没有,要藏拙的话,那就藏拙的像一点。被人一激,就原形毕现!”

    “可张师兄现在,就是依靠宗主与诸位圣灵的重视,才得以平安无事。”

    墨婷摇着头,不以为然:“我不觉他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所以婷儿你也该察觉了,他现今骑虎难下吧?他如今越出色,形势就越危险。”

    墨雍冷目望着墨婷:“此子其实还是有几分聪明的,至日月本山之后,一直都未联系你们。他现在,就是置身于暴风眼内。日后他说不定会没事,平平安安成为天柱圣灵,可现在任何试图靠近他的人,都会被碾到粉身碎骨!这其中,也包括我墨家”

    闻得此言,墨婷似被刀剑击中,久久都默然无语。

    而此时墨雍,已是负手向台下行去:“三日之后,我会安排你与月家的公子见一面。无论你是否放弃张信,见一见是无妨的。”

    ※※※※

    当张信收起灵能,从观星台上立起的时候,就有一位青衣灵修,驾驭着一口飞剑,来到高台之上。

    “掌教尊者,有请师弟前去再见一面。”

    张信早有预料,任由雷照等人带着他飞空而起。

    到达神玄峰那座高台之时,张信发现这里的人又多了不少,他也依旧是被所有人瞩目。

    许多人都在仔细看着他,似要将他的容颜音貌都记忆在心。

    张信感觉这些人的视线太热烈了,远超半日前的时候。好在他前生,多的是万众瞩目时,依旧泰然自若的走到那归真子的面前十丈。而后张信又神色傲然的一礼:“掌教大人,张信幸不辱命!”

    “何止是不辱使命!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让本座惊喜。”

    归真子在上方感慨着:“不得不说,我日月玄宗能收录你这样的弟子入门,实是幸事!”

    这时雷照却忽然开口:“方才我师侄,说他有些头晕目眩。今日使流星天降,本就疲累精神不济,可某些人却还施以暗算”

    他说话之时,目光正死死的注视魏淮山。冷冽凶横的目光,使魏淮山脸色再沉。

    张信愣了一愣,连忙以手抚额:“哎哟,我头疼!要晕倒了。”

    望见此景,周围诸人都不禁瞠目结舌,心想这家伙,倒是真做得出来,明明刚才,还精神抖搂。

    更有几十位,更是直接‘噗嗤’一声,忍俊不已,

    雷照则板着脸,声势愈发高涨:“我这师侄,乃是我神海峰峰主嫡传!未来继承我神海峰衣钵之人!你们紫天魏氏,今日大庭广众之下对他施用幻法,是意欲何为?说什么是为实战,我看是别有用心!”

    魏淮山的脸色已青,磨着牙道:“三枚紫天丹,你们爱要不要!”

    八级紫天丹,正是紫天魏氏的独门丹药。之前传法堂,就赐给了张信三枚。不但使他的灵能量,增长近三千之巨,更使他修成了三级的无极不灭身。

    雷照果然住口,温文尔雅的笑了笑,又退回到了人群之内。

    而上方的归真子微一摇头,继续询问张信:“你的摘星之术,是否能时时施展?是否有什么限制?”

    “不能!要施展此术,阵盘,阵台,灵脉都不可或缺。”

    张信睁着眼说瞎话:“除此之外,弟子今日施展此术后,‘源’力消耗极巨。”

    归真子若有所思:“‘源’力?就是那招引星辰之力?”

    “是祖师大人如此命名,记载于中级观星术内!也是天元灵体的天元之力。”

    “原来如此!”

    归真子微微颔首:“那么这‘源’力,多久可以恢复?”

    “半年左右吧?”

    张信看向了白帝子:“弟子修为增长后,说不定还可缩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