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7章 一辈子的懦夫?
    逆风小径。

    作为连接静谧幽暗的暮色森林与芦苇丛生的悲伤沼泽的通道,逆风小径显然就是所谓的咽喉要道。

    不同于后世。

    在后世的逆风小径里,如果你非要在这里找出点什么的话,除了贫瘠的泥土,就只有那些徘徊不去的亡灵,以及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逆风食人魔,也只有他们才能在这片死寂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现在的逆风小径远没有后世那么阴森凄凉,相反,这里还算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山谷。而散发着奇异的蓝色奥术能量波纹的卡拉赞,就坐落于逆风小径的南方。

    在群山环绕之中,巨大且高耸入云的尖塔依然是任何人视线的焦点。

    卡拉赞非常高,换算成杜克穿越前,那至少是二十层以上的高塔。

    因为修长而尖锐的法师塔实在太高,所以在法师塔四周,一共有六个圆柱形的副塔以六角形的形状拱卫在主塔四周。

    它们就是所谓的飞扶壁了。

    飞扶壁,也称扶拱垛,是一种用来分担主墙压力的辅助设施,在使用上有点近似杜克穿越前的哥特式建筑。它们把原本实心的、被屋顶遮盖起来的扶壁,都露在外面,称为飞扶壁。

    而卡拉赞的副塔则使用双进拱桥增加飞扶壁的承受力。并且在飞扶壁上又加装了尖塔改善平衡。

    除了让卡拉赞法师塔修得更高之外,上面还雕刻有无比繁复的雕刻,这些带有法力的雕刻,除了让法师塔看上去更轻盈美观、高耸峭拔外,还兼有强大的防御和反击能力。只要拉卡赞的主人麦迪文想要的话,哪怕龙族全族杀到,也可以分分钟教龙族做人。

    就是这么一座法师塔,才给了萨格拉斯无上的信心。

    在法师塔卡拉赞的最高层,萨格拉斯附身的麦迪文坐在一张奥术能量实体化造成的王座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可惜,我大部分力量都无法进入这个世界……嘛,也没所谓了。实力接近点才好玩。就是这种‘能给予蝼蚁希望,又再次幻灭他们的希望’反复折磨的过程,才值得以后慢慢回味。”

    麦迪文轻轻抬起手,一个赤红色的水晶棱柱里,一个年轻的灵魂正在孤独无助“砰砰砰!”地拍打着晶壁。

    卡德加——麦迪文曾经的、也是唯一的学生。

    没想到,卡德加死是死了,灵魂居然被囚禁在这里。

    “导师!导师!你清醒点!”卡德加嘶吼着。

    “清醒?”麦迪文嘴角露出戏谑的笑容:“白痴,我一直都很清醒。告诉你一件事吧。我一早就发现你是提瑞斯法议会派来的间谍,是我作出决定,影响了麦迪文的意志,让他认可你,收下你作为弟子的。”

    卡德加的脸霎时间发白了。

    “为什么接受你?你以为是孤独吗?错了!那是因为无聊。在侵蚀麦迪文灵魂的日子里,我没太多的事干,所以我纯粹找点事做罢了。”

    “……”

    “本来在我的剧本里,当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放你回去暴风城,然后说动洛萨或者乌瑞恩亲自带兵前来,在这个卡拉赞里,三位相交多年的好友,来一次最最惨烈残忍的厮杀。知道我为什么改变主意了吗?”萨格拉斯轻轻让一撮灵魂烈焰炙烤了一下卡德加。

    以人形灵魂状态存在的卡德加,脸上露出了痛苦与迷惑。

    “你太没趣了,让我一点惊喜都没。那个叫杜克的小家伙就不同了。他不光天赋十足,而且充满了可能性。他让我非常意外,也非常欣喜。所以我选择了他辅助洛萨或者乌瑞恩作为我的挑战者,而不是你。哈哈哈哈!”

    没有理会卡德加的懵然与颓色,萨格拉斯轻轻一抛,将禁锢了卡德加灵魂的水晶体随手不知道抛去哪个角落了。

    轻轻点点自己的额头,萨格拉斯控制的麦迪文用【法师之眼】观看着卡拉赞内部的变化。

    曾经到处都流露着书卷与神秘气息的卡拉赞正在变得邪恶鬼蜮起来。那些曾经服侍麦迪文的仆人,还有很多曾经企图探究卡拉赞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人。他们有洛萨手下精锐的探子、雇佣兵,甚至贵族。

    他们齐聚在卡拉赞法师塔内的下层大厅里,神情恍惚。在邪恶的恶魔之力作用下,他们的身躯正发生着某种奇异的变化……

    在暴风城的暴风要塞,一个朝着兵营的露台上,莱恩国王脸上尽是犹豫与痛苦。任谁看到莱恩那张英俊的脸,都会觉得莱恩几乎要哭出来了。

    金色的头发,失去了自信的光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几近悔恨的黯哑。

    王后轻轻走来,扶住了莱恩的手臂。

    “亲爱的,你不是告诉过我。与其什么都不做而后悔,不如做了之后再后悔吗?”

    莱恩的声音哽咽着:“但……但那很可能是传说中的恶魔之王萨格拉斯啊!!”

    “萨格拉斯是无敌的么?萨格拉斯从未失败过么?”王后若有所指。

    蓦然想起传说中那场万年前的大战,虽然一万年对于寿命短暂的人类来说绝对是太过遥远的事情,但存活了一万年、名为精灵的活化石还多的是。

    现在好多的暗夜精灵和高等精灵都是当年的见证者。

    莱恩忽然觉得好受多了:“的确,萨格拉斯曾经被打败过。”

    王后斩钉截铁:“既然他能被打败一次,就能被打败第二次。”

    “但是安度因……”莱恩本想说下去,但他对上的是王后那双炯炯有神、充满希望的双眸。她仿佛在提醒他好好回忆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幕场景。

    对!没错!

    就在萨格拉斯意志退去后。安度因和杜克联袂强谏!

    “陛下!我们没有退路了!到底是不反抗被慢慢地虐死,还是拼死一搏!?选择吧!陛下——”杜克近乎用吼的。

    “但反抗失败的话,暴风王国的人民……”

    伯瓦尔也醒悟过来了,踏前一步,单膝跪下,坚毅的声音震人心魄:“陛下——哪怕反抗后依然带来了毁灭。那么我们在踏入地狱的大门之前,至少可以毫无悔恨地告诉国民‘我们尽力了!’,而不是像一个懦夫一样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成为恶魔调笑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