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四一章 还未失败
    “要紧张什么?”

    张信一声哂笑:“这些圣灵,也不过是修行路上比我早几步而已,至多三十年内,我必能将他们追上!”

    话说他前世的时候,对于那些圣灵人物,就没什么敬畏了,至少法域圣灵是如此。

    所以今日,他可算是本色演出。

    “三十年圣灵?”

    芮晨闻言不禁摇头,他倒没什么讥嘲之意,只是笑道:“你真能做到的话,不知多少人要哭!”

    “我看他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声音却并非是出自于他们几人中的任何一位,张信回过头,却只见一位身姿彪悍的青衫少年,正冷笑着看他。周围还有一群玄宗弟子随在身后,似如众星拱月。

    张信很快就注意到,此人的服饰,与寻常的弟子袍服不一样,胸前有个篆体的‘紫’字图纹,而袖角处,则纹着一把样式奇异而又宽阔的宝剑。

    “三十年证就圣灵,好大的口气。”

    张信认出这是四阀之一紫天魏氏的人,可他却懒得理会,反应冷漠的把视线转回。只心想此子年纪轻轻就能入斗部八殿的巨阙殿,看来还是有几分实力的。

    那位魏氏公子,很快就察觉到张信的漠视,目中怒气渐生:“我劝你这次,还是放弃的好!别上去丢人。”

    张信暗暗奇怪,自己会丢什么人?却仍懒得搭理。

    可他依旧木着脸,不打算理睬这位。而此时雷照也已御起了遁法,将他身躯带离地面。

    魏氏公子不禁气结。当即一拂袖,扬长离去:“今日之后,我看你还能否目中无人。”

    这位离去,雷照就笑:“那是紫天魏氏的魏知法,你不理他是对的。”

    随后他印诀一引,就使二人都身化虹光,冲天飞起。

    张信抵达观星台后,首先就是观察。发现这阵,果然完美。符文各处都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然后他才在二十余万道目光注视下,将这座‘大衍摘星阵’引动。

    可接下来他却未急着招引流星,而是仔细的研究记忆阵中的符文结构。

    其实在那本中级观星术的夹层内,就有着一张‘小摘星阵’的阵图,不过结构却简单的多,成本也低不少。

    之所以这‘大衍摘星阵’如此复杂,是因那位祖师,还留下了召唤八十四颗大型陨石的手段。

    可这也正方便张信印证,可以由此判断这些符文的具体作用。

    不过张信才刚开始研究,耳旁却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众人等候不易,汝不可让人久候。你想要探研此阵奥秘,不妨等事后再说。宗法相已有诺将此阵赠予你。”

    张信眼眸微亮,当即停了下来,开始专心一意召唤陨石。

    一如前次,当张信借助法阵,以意念接触陨星之时。周围一股股恢弘伟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至。

    好不容易待他撑过这最艰难的阶段,就见自己的眼前,又出现了一组数字。

    与上次不同,应该是随即生成的谜题。

    张信心知自己即便给出答案,也没可能再召唤一次,之前藏灵山那样规模的流星群。

    所以他接下来完全不理会,直接开始计算自己观照到的这枚陨石坐标,随后测算弹道。

    这很不容易,张信在数十位圣灵观照下,没法再与若儿联系。只能通过他自己炼制出来的简陋计算机,还有若儿留下来的那些公式,一点点去计算。

    整整三个时辰之后,他才计算妥当。

    而此时张信,面色虽是轻松惬意,暗里却已汗流浃背。

    好在接下来就轻松了,张信在阵法辅助下,小心翼翼的引导那颗三十石重量的陨石脱离星环轨道,并且下坠,

    而此时这观星台周围,也传出来了阵阵喧哗之声。

    “陨石下来了!”

    “看来是成功了”

    “整整七万年,总算有人能掌握祖师大人留下的这门传承。”

    “那也就是说,这次我日月玄宗,已有了十成把握,攻破黑杀谷的山门?”

    “据说祖师大人,在篆星楼内留下了整整七座阵盘,威力更胜过藏灵山那次。”

    可也就在这刻,所有的声音又渐渐平息,恢复寂静。

    张信见那流星坠落,本也是长舒了口气,心想接下来,是没他什么事了。

    陨星下坠之后,在惯性的作用下,他那点微不足道的引力灵能。已很难更改这东西的方向。所以在坠入太空之前,他就已预设好了轨迹,只要安心等候

    看着天空,张信的面色,却蓦然僵住,脸色铁青。然后蓦然回头,看向了依旧滞留于神玄峰观景台上白帝子!

    他确实从天上召下了流星,可以现在的轨迹来看,那下坠的地点,却在七万里外!可谓是南辕北辙!

    而此时四周台上台下的议论声,也再次蜂起。

    “怎么回事?看这轨迹,是要下坠到三万里外?”

    “那流星下坠的目标,不是前面的藏南湖么?怎么偏得这么厉害?”

    “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了,又或者着张信的观星术,修炼的不到家”

    “这可就有意思了,我现在如何能信,他召下来的陨石,能够击毁黑杀谷的那几座大阵灵山?”

    而此时神万峰的观景台上,得墨婷之助,才得以列席于此的谢灵儿与墨婷,都面色苍白,眼神诧异担忧的面面相觑。

    旁边的墨婷,则紧紧蹙起了眉头,眼神疑惑。

    可随后就听旁边一位老者冷笑:“应是幻术无疑!有人以幻术搅扰了他的五感,出手的也必是紫天魏氏的那几位。这个白帝子,好手段。”

    “幻术?”

    墨婷心神微震,随后就陷入沉吟:“可既然是有人干扰,门中那些圣灵,不会看不出来。”

    “看出来又怎样?”

    那老者嘿然笑着,长身站起,然后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张信。

    “不用再看了!与黑杀谷战事难成,宗法相必定大权旁落。既要清肃宗门,自是以万俟天藏及其党羽为主。所以,婷儿你也该死心了,此子非你良配”

    墨婷顿时心脏微紧。脸色苍白:“祖父大人,何出此言?”

    “以你的聪明,难道还看不透么?”

    老者呵呵的笑:“只凭神海峰一家,护不住他的。一旦开战未成,白帝子与北地仙盟,会不惜一切,将他杀死。这个家伙,总不可能一辈子不出神海峰。”

    同一时间,在神玄峰一系的观星台上,归真子与宗法相,都是面色难看。前者眼神阴冷,看向了众多圣灵的其中之一,

    “淮山,不知你能否给本座一个解释?”

    “不错,此事正是舍弟天象所为。”

    魏淮山年貌四旬左右,方面大耳,有着龙骧虎视般的气概,此时这位也坦然直言:“就在方才,天象施法,迷了他的五感神念!”

    归真子的气息更为凝冷:“那么淮山师弟,可否给我个解释。”

    “淮山上师,只是一片好心。”

    远处出言之人,赫然正是白帝子,这位脸上似笑非笑,神态说不出的风流倜傥:“你们日月玄宗要以这陨星天降攻伐黑杀谷,不过实战检验一番?黑杀谷未阻你等破坏大阵,必定无所不用其极。那时此子,总不能连这一个幻术都受不住?贵宗得祖师遗阵,就自以为胜券在握,是否太一厢情愿?”

    闻得此言,在场诸人,无不都陷入深思。

    只有宗法相,目光凝冷如针:“张信使用祖师遗阵之时,本座自会准备周全。”

    “准备周全?可这世间,哪有万全之事?如是这张信,一不小心死掉了?”

    白帝子失笑,转过身以轻蔑嘲弄的视线,望向那观星台上的张信:“还请诸位三思,是否值得冒此奇险,与黑杀谷及我北地仙盟开战?”

    ※※※※

    当白帝子的视线注目过来的时候,张信也注意到了。

    那个眼神,真让他不爽到了极点。

    可随后张信微一摇头,压住了翻覆的心绪。说到底,今日之事,是他自己修为孱弱所致,连别人使用了幻术的都未察觉,实是怪不得别人算计,

    这白帝子的手段,也让他心服口服。

    不过这次,他可还没输。这一次,也真被这家伙给惹恼了

    思及此处,张信就猛然又一拂袖,使身下的大衍观星阵,再次泛起了灵光。

    此举使那些围观之人,颇为惊奇。

    “他这是要做什么?”

    “这是打算再次召唤陨星?看来是还不甘心。”

    “没用的吧?既然是天象上师出的手,他不会有机会。”

    “区区三阶修为,又如何能抵御得住天象师叔祖的幻术?”

    “这是自取其辱!”

    张信也换了一个与之前截然迥异的坐姿,而后神色平静的,再次目视天空。

    他依旧没法与若儿交流,却早就定下了特定的信号。只需采用了某个姿势。时时都在观测这里的卫星一号,会自发的启动第三号方案。

    所谓三号,就是推动所有预装微型火箭的五百六十四颗陨石,同时从星环中坠落!

    也在这刻,张信黑色的眸内,忽然映射出点点的火光。

    而这一霎那,整个观星台附近十里又一片死寂,周围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