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四零章 圣灵云集
    因时间有限,张信现在的各项灵术,都是空有等级,实际的威力与灵能利用率,都处于一个很低下的层次。

    就比如御刀术与金风斩,他练习的时间有限,许多精要都还未曾掌握。

    即便是前世用惯了的风灵斩与雷击术,也不是理想的状态,

    这虽是他前世修炼到极限的灵术,可常久不练习的话,也同样会退步的。

    之后还有太虚斩,这是他最想练习的。

    太虚斩是在张信的初步开始天元**的修行之后,新近掌握的灵术。以引力扭曲时空,获得无坚不摧的虚空之刃。

    这门灵术很是奇妙,张信至今都未能掌握其要领。可惜雷照的到来,让他不得不停下。

    短时间内,他还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会太虚斩的事情。哪怕雷照,也是一样。

    倒是这体术,越来越值得期待了。

    与前世的上官玄昊不通,张信没有再选择那些可增加灵能修行效率的炼体术,而是继续在强化体质的道路上走下去。

    而无极不灭身,则是门中少有的,二者兼顾的中级炼体术。尽管两方面都达不到最极限的效果,可对于一位有志于发展自身体术的灵修而言,这却是极佳选择。

    而三十二点的综合体质,一百六十到一百九十二的战力值,哪怕是在同级魔灵妖邪中,也是极为强大的,比肩圣魔。

    尤其是在施展庚甲术之后,得到这套无骨骼装甲助力之后,他的战力,必将再攀升数个等级。

    具体会到何等层次,他现在也没概念。只知这‘金斗术’,前景可能比金甲术还要广阔

    ※※※※

    张信又练习了片刻,东天守与司空皓他们四人就也陆续到了。就如同他初至日月玄宗的时候一样,由东天守引领,其余四位护卫着御空而行,前往神天峰方向。

    不过与前次不同的时候,他的身后,还多了一个魔奴紫玉天。小吞天则未能随行。这个小家伙,最近玩‘游戏’都快玩疯了。

    恰好那处灵居,也有足够的空间,任它‘玩耍’。

    而当他们几人,刚来到神天峰下的时候,发现这里正有无数遁光群聚,从四面八方赶来。神天峰下的那座搭载大衍摘星阵的高台,周围也是修士云集。

    张信游目四顾,发现这观星台的左右两侧,还另建有十几座观景台。

    十三峰系,四天神山,都各有一座。而这些观景台上面,也群聚了日月玄宗,几乎所有重要的人物。

    不但神海峰的峰主到场,那位宗主大人,传法堂首座,祖师堂首座,也全在此间。

    可当张信,往另一处高台望去的时候,却只见那主位之上空无一人,这使他面色微黯。

    “看那边,紫天魏氏的那座。他们那位家主之旁,就是白帝子。”

    雷照为张信提点着:“你日后,千万要小心这位。朱八八潜入你的灵居,很可能与此人有关。”

    张信闻言,顺着雷照所指处看过去,随后微一挑眉。

    白帝子,这家伙与他也算是熟人了,之前身为上官玄昊之时,与之有过数次交手,双方胜负各半。

    五年多不见,这家伙居然已混成了北地仙盟总执事。

    北地仙盟是一个为对抗日月玄宗压迫,建立起的松散联盟。

    而大约四千三百年前,仙盟仿造日月玄宗的天柱制度,建立了执事机构。共有十三执事,都由北地仙盟最出众的神师法座担任。

    不但可决定北地仙盟的战守之策,还能掌握一定的资源与财权,甚至也有类似于‘斗部八殿’的机构‘仙盟九御’,由这十三位执事指挥,

    北地仙盟的总执事,就相当于日月玄宗的第一天柱。

    这个家伙,现在可比他混得好多了。

    芮晨则是叹息:“这紫天魏氏,看来是打定了主意,要与北地仙盟站在一起了。”

    东天守则是冷笑:“双方如若断盟,魏氏受损最重,自然也最不情愿。”

    雷照却只是笑了笑,不予置评。

    张信发现这神海峰的弟子,虽以任性霸道著称,可却都颇有心计城府。

    须臾之后,张信就已被雷照,送到了神玄峰的那座观景台上。只因日月玄宗这一届的宗主归真子,正是出自神玄峰。

    在宗门之内,这位素来都有‘无眼石神’之称,只因这位一天到晚都闭着眼睛,然后遇到任何事情,都能波澜不惊,就好似石雕的神像。

    可当张信被引到台上的时候,那归真子却难得的睁开了眼,且神色和蔼的仔细注目,似要将张信深深记忆在心,

    “你就是张信?一直久闻汝名,却直到今日方见。把你放在日月峰下晾了几十天,你勿见怪。”

    此时除了归真子之外,在场还有四十余位圣灵在场,其中包括了神海峰主。十大天柱,也来了五位。

    可张信在这诸多大人物的注视之下,却是神色泰然自若,毫无半点敬畏之意:“不敢当!弟子知宗主日理万机,事务繁忙。”

    归真子闻言,不禁失笑:“性格果然是一如传言!”

    随后他又问:“这次的大衍摘星阵,你可有把握?”

    “十成!”

    张信手按着刀,自信满满:“得祖师金册,张信的观星术,如今已更进一步。只要阵没问题,那就定可召下流星。”

    “金册?”

    那诸多圣灵中,有人不解的询问:“那本中级观星,不是已被人撕去近半?”

    张信不屑冷哂:“祖师大人可能早有预料,所以真正紧要的东西,都隐在书壳夹层。”

    此言道出,在场顿时神色各异。

    “是么?那么本座倒也想看看,日月玄宗七万年无人传承的无上秘典,是何等神威!”

    随着这声音传来,此间诸人视线,都向前方看了过去。随后就只见那白帝子,御风而至。

    “据说贵宗在藏灵山上院招下了流星火雨,使南方魔潮不战自退?可惜某不能亲见其威,也不知今日能否弥补遗憾。”

    张信冷然一哂,不为所动:“我张信之能为,自是难及祖师之万一!”

    “今日召集众人至此,只是为见证张师侄能否使用大衍摘星,而非其他!”

    就在归真子的身侧,另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张信目光扫望,只见那正是宗法相。

    “张师侄,你可下去准备了!”

    张信闻言,立时从善如流,朝着在场众人行了一礼,然后头颅高昂,大踏步的走往台阶。

    接下来是前往那新建的观星台,因距离较远,依旧得由雷照等人护送。

    而雷照一见张信,就眼神怪异的说着:“几十位圣灵面前,你居然也不怯场?难道就一点都不觉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