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二章 (1)
    很满意自己目前的实力,这一次黑魔界之行,收获非浅,尤其是九字真言的斗字决,更是让我真正体会了细微的对于能量的微观控制。

    斗字决强调的是气势以及共振,共鸣!

    伸出右手,感受空气的震动,默默的把自己融入空气中。

    随着心脏的跳动,似乎空气也随之产生波纹,最后“砰”的一声,四周的十多个十多米高的蜈蚣木雕被空气积压成为碎片……

    “这个对于空气的控制和积压,恐怕就是张天立当时对我运用的术法,类似的效果吧……”我低声自语。

    碎片仿佛被牵引一般,向我所在的位置聚集,最后成为一股风暴一样的旋风。

    狂飙的旋风。

    旋风越来越强,越来越猛,仿佛吞噬一切的魔鬼,在我的身边叫嚣着……

    我看着这股旋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我把右手收回的时候,旋风也在瞬间消失了。

    我习惯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准备离开西大陆,去东方寻找火妖,也就是巫妖的第二个灵魂。

    在这广阔的黑魔界,我独自一个人默默的赶路,四周除了萧条的枯涩,就是黑暗的幕夜,又或者是乌红的苍穹。

    说寂寞,多少是有一些,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有的时候,寂寞孤独,也是一种让人陶醉的情绪,惑人的迷梦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力量的增强,对于人间的梦想却越来越小,或者说,越来越埋藏在心底。

    这是为什么?

    我叹了口气,其实答案我是知道的,只不过不想去接受而已……

    “那个墙壁上的雕刻,是真的么……”

    我用着连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声音,默默的张开嘴。

    情绪被这孤寂的环境所影响,渐渐的把我的全部思绪引回了当日在通天城祭坛看到雕刻的那一幕……

    这是一个我非常熟悉的雕刻,一个让我震惊的雕刻,因为——

    在上面雕刻的,就是我曾两次在生死关头看到的人类的世界……

    看到的,那个似乎让我有亲情温暖感觉的一男一女……

    同时,也看到了,那个从天而降,杀死他们的魔界妖魔。

    如果仅仅是看到这些,那么我绝对不会被其影响,但是,在这些魔界妖魔的身后,我看到了一个让我非常熟悉的身影,非常熟悉……

    这个身影就是——我!

    雕刻上,“我”眼中露出的,是无情,冷漠,似乎心死的复仇般的眸意

    从画面上,四周的妖魔敬畏的目光,让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身影似乎就是带他们来到人间的首领。

    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迷茫了。

    曾经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就是那个小孩,否则为什么会两次在死亡关头看到那样的画面,而且一次比一次真实。

    但是现在,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是幻觉么。

    似乎这是唯一的解释,也是我安慰自己的唯一的解释……

    我叹了口气,不在去想这让我迷茫的雕刻,这一直在我心底的疑问,让我迷茫的源泉。

    甚至,有些迷失……

    幽一最近一直觉得很兴奋,虽然他的部落仅仅只剩下三百多人,而且,也已经不在是他的部落,而是主人的血痕了。

    但是幽一仍然很兴奋,他的血液里其实一直存在着好战的狂性,对于征服西大陆,他有着很强的梦想。

    昔日一直被巫族束缚着的他,在看到主人杀死巫使的那一刹那,他就下定了决心,要跟着主人。

    因为他认为,能够有实力杀死巫使的人,绝对有资格成为他的主人,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把自己部落仅存的三百多人交给主人,或者说,不得不交给主人。

    现在,幽一很自豪自己当初的决定,那三百多人,在十三个血痕的残酷训练下,变成了一个个强悍的,嗜血的魔鬼。

    本来开始的时候,幽一颇有些不满意血痕对部落的人如此的残酷训练,而且也有些怀疑血痕的实力。

    但是在血痕随意叫出一个部落里的人和幽一较量后,幽一用一块肉的代价,了解了训练的价值,并且自己也加入了训练的队伍。

    同样,那些被训练的三百多人,看到居然可以与幽一一战,也更加坚定了对于嗜血残忍的崇拜。

    另外,幽一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就是那十三个血痕,他们的目光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望着西方,从眼神中,露出一丝的焦虑以及崇拜,尤其是血一和血四……

    幽一不是很灵光的脑袋,想了很久,才恍然大悟。这西方,不就是主人去的方向么,巫族的所在。

    可是都已经很久了,为什么主人还是没有回来?

    幽一想不通原因,于是放弃了继续去想,开始把目光放在了血四和血九身上。

    她们两个是这十三个血痕中,仅存的两个女性。

    两个很美的女性,让幽一有些动心的女性。

    他曾经仔细观察过,血四的身材完美,容貌娇媚,再加上有些淫荡的性格,简直是极品。

    血九身材窈窕匀称,容貌清秀,不善言辞,冷漠的仿佛冰山。

    但是她们有一点是一样的,就是狠辣!

    正是这狠辣的特点,让幽一又怕又爱,撩心的很。

    最后实在是忍耐不住,考虑再三,决定去找血四。

    当他按照部落的风俗,抗着从储藏食物的地窑里亲自挑选的两具尸体,仍到血四的面前,随后跪在地上,不在乎四周正在训练幽明的其他血痕诧异的目光,清楚简单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之后。

    无论是血痕还是幽明,都用一种很古怪的目光看着幽一,这目光让幽一有些发毛。

    血四在开始的惊异之后,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了幽一几眼,尤其是幽一的腰部,看了看远处的血一,在他点头之后,对幽一说:

    “如果你能打败我……”尚未说完,一脚踢向幽一的腹部,狠毒无比。

    于是,幽一与血四为了某个理由,战斗开始了。

    其他的血痕都很感兴趣的围在四周,看着他们的“表演”。那些幽明也一样,难得清闲,相互为双方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加油喝彩。

    惟独血一,面色有些激动的四处寻找着什么……

    最后把目光对着西方,突然跪在了地上。他的举动让其他的血痕有所察觉,纷纷露出激动的神情,在血一的身后跟着跪了下来,正在打斗的血四,拽着幽一,在他奇怪的神色中,一起跪在了地上。

    那三百多个幽明,看到这里,同样也跪在了地上。

    “不错,你们的训练,让我很欣慰……”

    其实我很早就已经来了,只不过没有出现,但是没想到血一的灵决到了如此的地步,居然可以发现我的气息。

    我对血一点了点头,接着说:

    “巫族,已经被我灭族了……征服西大陆的序幕,开始了!”

    “主人……”三百多个人整齐且近乎呐喊的声音传来。

    我平静的看着他们,然后对着血痕和幽一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随后问道:

    “从这里到东大陆,哪里走最近?”

    幽一想了想,说:

    “东大陆我没有去过,不过我知道它们之间需要横渡魔洋!而且,如果要横渡魔洋,必须有海蓝部落的船才可以经受的住魔洋的腐蚀。”

    “海蓝部落,我听以前的酋长说过,似乎是一个很奇怪的部落,是西大陆唯一没有被巫族征服的,还可以在地面上生存的部落……”血一想了想,补充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幽一,说:

    “幽一这个名字,你已经不需要了,以后你叫血十四。

    从现在开始,你们十四个的任务,就是西大陆,如果时机成熟,你们可以去东大陆!

    我今天这一走……可能就不在回来了……

    原本我打算想办法带你们回到我来的地方,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作不到了,这个空间只对掌握了纬度理论的人开放,也仅仅开放一次!

    你们现在听好,你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有一种强大的压迫力,压迫着你们身体内的能量,让他们不能外放,或许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做能量,这就是能量的外放!”

    说完,我抬起手,瞬间,一个深蓝色的光球浮现在我的手上,光球璀璨的色彩,让所有的人愣住了。

    “现在,注意它的威力!”光球缓缓的向远处飘去,然后爆炸!

    爆炸带起的能量,让十四个血痕身不由己的退后几步,坐在了地上。

    在看那爆炸的位置,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我看着他们惊愣的神色,接着说:

    “这就是能量!你们的身体内同样存在这样的能量,只不过不能外放,如果有一天你们参悟了纬度,那么你们就可以打破这个空间的束缚,甚至可以到我所在的世界。

    我只能对你们说这么多了,如果你们能够参悟纬度,我欢迎你们去魔界,记住,我,你们的主人,来自魔界的黑夜!”

    说完,我的身体慢慢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