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三九章 临战之前(大量数据)
    “也就是说,苍天皇氏,已经倒戈?”

    就在位于日月山南侧的一条瀑布前,北地仙盟的总执事白帝子,正负手静立在一块黑石之上,仰头上望着那溪河清晰之景。

    语气则是毫不经意,似乎此时他所言之事,不值一提。

    “也不算是倒戈,只是立场不再那么坚决。”

    在旁边回话的那位,身着黑衣,脸色凝重:“据说今天日月玄宗,刑法戒律二堂都已遣出人手,入住苍天峰,要盘查所有皇氏的账目与灵丹法器交易。这应是宗法相的授意,不出意料的话,此后青天月氏,周天苏氏,都会偃旗息鼓。其实这三家,以往都与黑杀谷有深仇大恨。”

    “四阀都是如此,那么七姓想必也不例外,也就是说,日月玄宗对黑杀谷开战,已经在所难免了?”

    白帝子自嘲一哂,随后又问:“那万俟天藏,还没联系上?”

    “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向他递过十数次消息了。”

    那黑衣灵师,眼现无奈惭愧之色:“此人油盐不进,说他虽不同意对黑杀谷宣战,却是出于公心。如与我等接触,那就是与外人私通勾结。”

    “这个倒也怪不得你,换成我是他,也一样不会在这时候,与你我联系。”

    白帝子此时终于回过了身,脸上竟含着几分笑意:“那个张信,真说过同意约战的话?”

    “此事确凿无疑!说王恨要约战他可以,却需拿出足够的赌注,他不能白白出手。”

    黑衣灵师说到此处,又语声无奈:“可日月宗主与宗法相都未同意,且自那玄昊党人潜入偷袭未果,日月玄宗对张信的保护更为严密,想要从他那边下手,只怕很难。”

    “我只问张信答应约战的事情,你怎么就要说这么多?”

    白帝子气度温文尔雅的说着:“去与王恨说,让他继续准备,也顺便看看他的状态如何。”

    “总执事的意思是?”

    那黑衣灵师迟疑的说着:“我前天已看过王恨了,此子的实力,应可与神师相较。他天赋本就是天柱一级,这几个月来,又有执事提供的诸般法宝法器,灵丹妙药。几乎凡是他想要的,执事都悉数供应,此时必可胜过张信!可问题是,那日月宗主与宗法相,都不会答应。”

    “他们不答应没用,只需张信有应战之意就可。”

    语声一顿,白帝子的脸上,浮起了怪异的笑容:“听说这位自号狂刀,性情也极是桀骜?”

    ※※※※

    十五日后,当雷照再次见到张信的时候,是在一间封闭的修炼室内。这是一间专供灵修修习灵术的所在,范围极大。

    而张信就正立在一间宽大的石台上,浑身上下覆盖着一层银白色盔甲。

    雷照认出这是庚甲术,可模样却与普通的庚甲术,有着很大的不同。样式颇为威武,线条简约而又硬朗,穿在张信身上,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与现下天穹大陆流行的审美观截然不同,却又让人感觉极其美观。

    “你又改良了一门灵术?”

    雷照仔细打量着张信的周身上下:“能力怎样?”

    一般灵师修为到了张信这个层次,就会学习铁甲术,或者更进一步的钢甲术。

    可张信现在,依然用着这庚甲术,

    “没用过,我不知道!”

    张信一边说话,一边按了腋下的一个按钮。然后他浑身的甲胄,就分成了一片片碎散零件,哗啦啦的往下掉,随后颜色也转为暗灰色。

    失去了他的灵能灌输后,这些甲片,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十二期舰用装甲合金。

    “我在尝试发展一门金斗术,不过还没经历实战。”

    雷照却注意到,这些掉落的零件中,还有几件被张信另行以法力束缚,使之悬浮于空。

    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以前是有很多人这么做过,特意另行铸造一些加强的金属片,嵌入到庚甲术与铁甲术中,可往往效果不佳。灵师很难将之一体强化,也就留下了极大的破绽。

    可让雷照奇怪的,是这几件东西的样式,极为奇异。

    “这又是什么?”

    “我自己炼制的几个小东西。”

    张信不愿多说,随后询问道:“雷师叔过来,是准备送我去神天峰?”

    “不错!”

    雷照坦然颔首:“司空皓他们还算可靠,宗法相对你也看重已极,可那边毕竟是神天峰的地盘。”

    “确实,终究还是得有自己人跟着,才能完全放心,”

    张信笑了笑,随后又眼含异色的询问:“篆星楼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可查出是谁了?”

    “没有,毫无线索,不过可确定是三十二年前失窃。那时我还未转任此职,可以撇清责任。不像其他两位传法堂副座,搞不好也被逼辞职。这次连首座大人,也是颜面无光,很是尴尬。”

    雷照手抚着额头,一脸的纠结:“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宗门内已经乱成一团麻,偏偏又出了九层秘典失窃之事。”

    张信撇了撇唇角,他早知就是这样的结果,能查出来才是稀奇事。

    估计是内鬼为之,宗门的根基,不知何时竟已烂到了这个地步。

    张信不愿让雷照生出自己,太关注宗门事务的观感。所以接下来,他又转过了话题,问起他比较关心的另一件事:“那么谢灵儿他们了,现在可到了?”

    就在询问的同时,他又开始施展第二次庚甲术。

    不同于金灵力士,庚甲术这门灵术损耗的灵能,只有前者的十分之一。而以现在他的灵能量,完全可以负担高频率的练习。

    “他们已经到了日月本山,今天估计会来看热闹。还有峰主大人,昨日也已回山,这次他不但会出席,也想与你见一见”

    雷照说到这里,就见张信根本没留神听,还在专心施展各种灵术。他不禁微一摇头,转而看向了不远处,正在飞舞旋转的一口灵刀,

    那样式与独霸刀相仿,可品级却高达五级!应该是更换过了。

    这让雷照略觉奇怪,以张信的财力,足够请器师为他铸造一口八级,甚至九级的灵兵了。

    可这个家伙,却似是坚持要用自己打造的灵兵

    此外他也注意到,那口‘独霸刀’已是气象初成。不同于以前见到的只见风,不见雷。

    如今张信的御刀术,已是风雷并起,声势酷烈!

    显而易见,就在他处理《中级观星术》失窃的这二十天内,张信在雷系功法上,已经有了极大的进境。

    就只这么一段时间不见,眼前这家伙,竟让他生出了几分深不可测之感。

    张信则对雷照的打量,毫不以为意。练习庚甲术与御刀术的同时,他也正在看着自己更新后的属性面板。

    张信

    灵能强度:37.14(3级)

    本体灵能量:12925

    灵能量综合:12925+风灵能4000+金灵能4000+雷灵能3000

    天赋灵能属性:风3,金6,雷6,引力5

    灵能属性综合:风11,金16,雷16,引力9

    战境:第四境极发藏意+一级灵体战境+一级雷天战境。

    法器:风行手镯(二级风行术)金风戒(三级金风斩)赤雷手套(三级雷击术)二级金灵镯(二级金灵力士)

    灵装:风雷镯(风灵能属性增加四级,风属性质灵能增加四千,雷灵能属性三级,雷属性质灵能增加三千)金蛇簪(金灵能属性增加四级,金属性质灵能增加四千,)

    常用灵术:三十级金灵力士(极限三十八),三十二级御刀术(极限三十九),二十七级庚甲术(极限三十),二十四级风灵斩(极限二十九),二十四级金风斩(极限二十九),三十七级雷击术(极限三十九),二十五级雷遁术(极限二十九),二十二级太虚斩(极限二十九)

    功法:大风诀第六层中期(基础功诀,风灵斩+4,风属性性质变化+1)

    金神诀第四层中期(基础功诀,金灵力士+3,金属性性质变化+1)

    风雷四斩第四层初期(基础功诀,御刀术功决+3)

    大都天雷诀第九层圆满(基础功决,雷击术+9,雷属性性质变化+3,掌握灵师级雷天战境)

    万里雷行第六层(基础功诀,雷走术+6,掌握灵术雷遁)

    天元**第二层(基础功诀,虚空斩+2)

    淬玉诀第六层圆满(基础功诀,综合体质+12,灵能增长+2)

    无极不灭身第三层(基础功诀,综合体质+9,灵能增长+9)

    速度:8.4

    体质综合:32(助力衣加成3点)

    体能:17.2

    个体灵师战力总计:210252

    个体体术战力总计:160192

    附:天元霸体状态下,无视战力八十点以下灵师。

    就如他所料,来到日月本山后,他的一身战力,又有了巨大的跨越。

    二百一十点的战力总值,是得益于他将大都天雷诀,修到了九层圆满。

    而在面对圣灵之下的存在时,他还可得一层战境增幅,所以战力上限提升到了二百五十二。

    以若儿的计算公式,许多一二级神师都还达不到这个数值,除了那些战境水准较高的以外,数值应该都是一百八十点左右。

    不过正如他对叶若所说的,这是纸面上的数字而已。

    其实他本身,很难发挥出这个极限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