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三八章 斗战圣甲
    在凄厉的铮鸣声中,少女那面红色龟盾,在紫玉天的刀锋之下,就如朽木般的被一分为二。

    可就当紫玉天的刀,斩至到少女那秀美的脖颈前时,却骤然顿住。此时只差毫厘,就可将少女的首级削下!

    张信也同样停住了灵术,旁边的金灵力士,更在一瞬间陷入寂止状态。

    他刚才已经认出了这少女的来历,所以在听到司空皓的声音之后,就顺势停手了。

    再当司空皓与芮晨茅刚三人,陆续到达这居室的时候,紫玉天也已把骨铠与双刀收起,冰冷的脸上,依旧漠无表情。

    红衣少女,却是满脸的心悸,先看了看身前的少女,又望了望张信。

    张信则以疑惑的眼神,望那司空皓三位。

    “这是怎么回事?她是谁,为何闯入我的居室?又是怎么进来的。”

    芮晨茅刚的神色,颇为古怪。司空皓则是略含无奈:“这是宗主大人最宠爱的玄孙女朱八八。”

    然后他又冷凝着脸看那少女:“你是怎么进来的?有何目的?”

    “这里我想进就进!”

    少女已收起了悸意,挺直腰背,继续怒瞪张信:“来这里只是为好玩而已!你这人太坏了,突然就动手。”

    “我大约猜到了。”

    芮晨神色痛苦,以手扶额:“朱六四,你该不会是入了玄昊党?就这么喜欢那个宗门叛逆!”

    朱八八吃了一惊,然后立时反驳:“你才是叛逆!我的玄昊哥光明磊落,胸怀坦荡,正气凛然,才不会背叛宗门!他一定是被人陷害了!”

    张信闻言却冷笑:“我看他却是一个伪君子,卑鄙无耻之徒!”

    朱八八顿时大怒,立时心念一引,就欲驾驭那飞剑向张信斩去。可还没到一半,就被紫玉天直接抓在了手里,强行缴械。

    朱八八无奈,只能怒声呵斥:“你能知道什么!凭什么这么说?”

    “凭什么?”

    张信嘿然一哂:“看你们这些所谓的玄昊党人就知道了,行事鬼祟,藏头露尾!你来这里,也不是好玩。到底想做什么亏心事?连实话都不敢说一句,还说什么光明磊落?”

    “怎么不敢?”

    朱八八面色铁青:“我来这里,就是为将你打伤,让你不能参加十五天后”

    语声说到一半,朱八八就已惊醒过来,急忙捂住了口。

    张信剑眉一挑,心想果然如此。然后他就再不感兴趣的拂了拂袖,示意自行处置。

    心想这丫头,还是一如四年前,笨的可爱。

    这房内的三位神师,则是啼笑皆非,司空皓则干脆一把提起了朱八八的后衣领。

    “我把她送去刑法堂,看那边怎么处置!”

    可说话之时,他却又眼含异色的看着张信。

    张信明白他的意思,神色轻蔑:“我堂堂狂刀,可没打算跟一个被利用的蠢货计较!她欲伤我这件事,可以不用提的。”

    “张信你这混蛋!看我宰了你,呜~呜~呜!你放开我!”

    朱八八听到‘蠢货’二字,顿时又怒气勃发,猛力挣扎,意图挣脱。可在司空皓的手中,却如一只被抓住后颈的小猫,虽张牙舞爪,却无济于事。

    再就当司空皓,提着朱八八离去之后,芮晨就又好奇的问:“你怎么发觉的,那应是宗主大人赐给她的灵遁符与阳隐符,我都没法发觉。”

    “直觉!”

    张信眼神纯净的与芮晨对视:“这叫心电感应!”

    芮晨没听懂,判断张信没打算说实话,只能摇头苦笑,“罢了!那你可要换一间居室?”

    张信有些迟疑,可当他扫了这一片狼藉的居室一眼后,就下定了决心::“还是换吧!”

    主要是那个被紫玉天撞开的大洞,他有许多事,不愿让这位魔奴知晓。

    此女的性命生死虽在他手,可他们二人间,暂时是没什么信任可言。

    这座灵居之内房屋极多。张信很快就挑好了一间。然后当众人离去之后,张信就又吩咐叶若:“前次不是让你多准备一些陨石么?之前那座大衍摘星阵才一个时辰就崩溃了,只能半途而废。不过接下来,只怕还得继续。”

    “要推陨石是么?因为主人没让若儿放弃任务,所以若儿一直都在准备哦喵!”

    叶若嘻嘻笑着:“到现在已经准备好了三百九十七颗陨石,随时都可以推下来!是在飞船采矿的时候,顺便用纳米机械准备的,所以一点时间都不浪费。若儿是想把这些陨石,作为天基防御系统的有益补充。”

    “三百九十七颗?”张信吃了一惊,感觉震撼。

    “不过规模都不大哦!最大的也只有五十石!要形成那天藏灵山那样的规模,必须要一千颗以上。可如换成是上帝之杖,大约十颗就足够了。”

    叶若解释道:“微型小火箭推力有限,很难把那些大一些的陨星推离固有轨道。可如火箭的数量增多增大,又很难确保不留痕迹。而且太大的石头,若儿也很难计算出它们下坠的准确轨迹。”

    随后她又奇怪的问:“主人,你是又想要出风头吗?在十五天后使用?”

    “还没确定!只是一想到有人在利用朱八八,我就感觉不爽。”

    张信摇着头,目中现出冷厉之意:“而且,我是赞成对黑杀谷开战的。即便要清肃宗门,那也该由第一天柱宗法相来主持,其他人,我都不信任。”

    “原来如此!”

    叶若点了点头:“主人是确证那十大天柱里,只有宗法相是好人么?”

    “我曾怀疑他与邪魔有涉,可后来才知道他只是信错了人,”

    张信微微一笑:“他既然看不透,那么我帮他看清楚就是,不过现在还不是时机。”

    说完这句,张信就收住了口,转而问道:“那庚甲术的设计图,好了没有!”

    “早就设计好了!”

    叶若忙将一份图纸,显现在张信的面前:“根据主人的吩咐,以主人自身能提供十万千瓦时的电量为基础,省去电池后重新设计的外骨骼装甲。装甲是以十二期合金舰用装甲为主体,在主人的念力加持之下,可达到41点的强度。基础力量是七万石,可加上主人自身的力量,再启动电推辅助系统,最高可达到二十六万石,相当于雷电五型的三分之二强。武器主要是八口微型激光枪,以及一口高周波震荡刀,完全按照秋水的外形设计,不过这两件武器,都是外挂。主人要将这外骨骼装甲命名么?”

    “命名?”

    张信手摸着下巴,陷入了沉吟,半晌之后,才眼眸一亮:“那就叫斗战圣甲,这是圣甲1型!”

    叶若闻言,额头顿时显出了斗大的冷汗,语声古怪的说着:“还说自己不是主人,这方面与主人根本就是十足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