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三七章 居室遇袭
    当东天守离去,张信就眼神复杂的,看着那跪坐在地上的紫玉天。后者却似是泥雕木塑,对张信的注视,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主人还说我有伤风化!”

    此时张信的眼前,叶若正在埋怨:“你看她,比我穿的还暴露,你又不说什么了。”

    张信则心想那怎么相同?紫玉天之所以只穿这点,是因其一身体术施展,必须如此。

    别看此女娇娇弱弱的,却能从关节内伸展出可以比肩十五级剑器的狰狞骨刺!背后则可伸展出一双二十丈的钢铁羽翼,每片翎羽都是杀人利器。

    此外还有骨甲,可以包裹此女周身上下,坚固程度则与十二级灵兵相同。

    所以魔灵一族很少穿衣服,反正是要被破坏的。

    张信又好奇此女,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他与此女的交手,是四年前的事情,经历了这四年之后,紫玉天总不会停步不前。

    所以他当时很震惊,虽说此女因禁命符牌的缘故,能为应该不到全盛时的七成。可因其本身的修为战境,毫无疑问是在超绝之列,哪怕只有七成,也极其可怖。

    前世的他,为拿下这紫玉天,是伤透了脑筋。

    可那个宗法相,居然就将这么一个实力堪比顶尖神师,甚至还胜出一筹的强横存在,赠送给了自己。

    魔奴跟随,那是只有出身四阀七姓的大族嫡系弟子,又或者圣灵子孙才有的待遇。

    可这些人,只怕也少有能拥有自己这样,一位圣魔级的魔奴。而魔族中的圣魔,等同天柱

    这使张信兴奋莫名,没想到自己掌握力量的日子,会来的这么快。

    估计现在的紫玉天,能有他前生八成的战力,如此一来,许多事情就可提前着手进行了。

    不过一时之间,他也不知该对这紫玉天说什么好。思忖了片刻之后,才开口道;“你可住在我旁边的居室,出入灵居的符牌,估计东天守已经给你了。你如有什么想要的,可以跟我说。”

    那紫玉天就如木头傀儡,闻言后微一颔首,然后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离开,自然也没提什么要求。

    张信不禁摸了摸鼻梁,有些惭愧。心想这个十三级翼妖,自己确实是养不起。

    他手里两万多点十级贡献点,就在刚才被他挥霍一空,且即便换算成十三级贡献也不多,只有二十多点,还不够塞这位十三级翼妖的牙缝。

    叹了口气,张信又继续开始了之前被打断的服药过程。

    他首先使用的,就是那‘黯池雪莲’。

    这服用的过程极其痛苦,无量的阳炎之力贯冲全身,让张信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燃烧。

    不过当一日之后,张信苏醒之后,他的灵能量,果然激增了近三千点。说明这颗‘黯池雪莲’的品质极佳,这已是五级‘黯池雪莲’能强化的最大数值!

    之后张信,又取出了三枚紫色的丹丸,名为紫天丹,是一种八级的神丹,正是传法堂赐下的东西之一。此物的作用与‘黯池雪莲’类似,可以强化肉身,也可增长灵能,以前者为主。更难得的是,这是八级丹药中,少有的几种不限修为,不限体质,下至未开窍的普通人,上至圣灵,都可服用,是当之无愧的至宝级神丹。

    整个天穹大陆,这东西一年出产不到十枚。而今年就有三枚,落在了他的手里。

    服用紫天丹的痛苦,更远在‘黯池雪莲’之上,可张信依旧是一丝不苟,连续的做出了一个个奇怪的姿势。以这种方法,引导着全身气血的流转。

    此时他任何一个错误,都会导致紫天丹的药效分布不均。

    可以想象一下,左臂的肌肉,比右臂的多个几十斤,又或左足的骨骼比右足长一寸,那很难看的。

    三颗紫天丹,张信每隔半日就服用一次。可他之后,却将这套怪异姿势,又往返循环的,连续做了三天。

    直到他感觉体内的最后一丝燥热,也完全消退,而周身那暴涨的力量,也已控制裕如,这才止住。

    “若儿,看来你主人这具肉身,在体术方面的资质,还真不错。这无极不灭身,居然已是第三重了。”

    张信一边感应着自身体内的情形,一边尽情舒展着四肢,同时又感慨着:“不得不说,这个三百七十五号x基因,还真给力。”

    这基因不但对灵能有用,对自己的肉身肌体也是一样。

    这要是他前生的时候,想要彻底控制住自己这份力量,那得至少一个多月,现在却只需三五天时间就可,

    然后他又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放在了自己的身前。

    东天守临去之前,警告他不要再外出,可张信现在哪有空出去?他巴不得能在这里呆更久。将自己换来的各种丹药与奇珍异宝,都全数服用炼化,得以将他选择的几本顶级功法,修炼上去。

    之前的‘黯池雪莲’与‘紫天丹’,可还仅仅只是开胃菜。

    剩下的那些东西,许多都需极高的肉身素质,否则不足以承载药力,导致肉身崩散。

    所以他首先服用的,就是‘黯池雪莲’与‘紫天丹’,一举将自己的‘无极不灭身’,强化到第三重圆满,使自己的肉身,在短时间内大幅强化!

    接下来张信,首选的就是‘大都天雷诀’。他对祖师留下的‘天元**’,很是好奇,可这门功决还未经验证,修行之前,还需仔细研究,力求万无一失。

    可‘大都天雷诀’却无此虞,许多人都修行过。张信身为上官玄昊时,雷法也是接近登峰造极,有足够的经验处理。

    而此时张信的手中,除了一枚雷杏果,一枚含雷草,三瓶‘雷龙髓’之外,还有两枚八级的太乙青空,一枚十级的雷天丹。

    前二者都是他在帝流浆之夜得手的五级奇珍,张信因未修雷系功法,是故直到现在都没服用。

    ‘太乙青空’则是他以手中的贡献值换得之物,是将他那两万多点十级贡献损耗一空的罪魁祸首。

    雷天丹则是传法堂的奖励,可以辅助灵修,进行雷法的修行。

    这种丹药,其实最好是用在中级或者高级雷法的修行。毕竟此物药效虽彰,可用过一次之后,就不会再有效果了.

    可张信现在却顾不得这许多,他现在是不惜一切,要将自身的‘大都天雷诀’,迅速推升到第九重圆满!

    一旦能修至这一境界,那么他只要不是碰到圣灵人物,就可再拥有一层近乎完整的战境增幅。

    也就是雷系灵师,相对于其他几系灵师的优势所在。

    此外还有《万里雷行》,这门雷系功法,他也必须修至第六重不可。

    就保命的需要而言,这甚至比第九重的‘大都天雷诀’,还要更重要。

    这听来可能有些不可思议,平常灵师修行功法,必须得小心翼翼,百般尝试,并且花费大量的时间参悟不可。

    可他有前世的积累,早就知前道何在,对雷系灵术的掌握,直追圣灵。

    故而只需有足够的奇珍灵药支持,就可在初级与中级这两个阶段,突飞猛进!

    可就当张信在全神贯注,搭配着辅药的时候。他的耳旁,忽然响起了叶若的声音。

    “主人!有人进来了喵,就在门口那里。”

    张信吃了一惊,看向了那居室门口,却只见眼前直到房门的这片空间,空无一物。那房门,更没有打开的迹象。

    这本身也很荒唐,他现在居住的这座灵居,可是有着十二级的阵法禁制。

    而这间居室,也只有他的符牌才能进入。

    就更不用说此间,还有数位最顶级的神师坐镇。

    “就是有人!”

    若儿用百分百确定的语气说着:“我用w波段雷达扫描到的,那个人使用了光学欺骗与电磁波伪装,还有温度声音,也被掩饰了,可却瞒不过若儿!”

    “w波段?那是什么?”

    张信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

    “是微米波,频率80-100,波长范围0.的电磁波。”

    “原来如此!”

    这一霎那,张信身后的独霸刀蓦然出鞘,斩向了叶若所指之处。而就在那刀光轰至之时,那方本该空无一人的地方,却有一道红影与剑光显现。刀剑相交,立时就是一连串‘叮当’的轻响,火花四溅。

    而那剑光之后的红色身影,则是满脸不可思议之色:“你是怎么发现的?”

    可随后迎接她的,却是来自一侧,那如疾风骤雨般的金属弹丸!那尊侧立在右面墙壁旁的雷电五型,此时双臂更电光缠绕,小电磁炮在瞬间准备就绪。

    张信一出手就全力以赴,毫不留情。四道二十级的风斩横削而出,确保那红衣少女,没有任何的躲避空间。

    也在这一刻,这居室的左壁轰然破碎,紫玉天浑身骨铠,手执着两口银白色的狭长骨刀,悍然杀入。

    红衣少女早已是脸色苍白,她祭起的一面模样仿佛龟壳般的红色盾牌,已经在张信的风灵斩与电磁炮轰击之下不堪重负,表面甚至已出现了裂纹。

    再当紫玉天袭至身前之时,少女更是陷入绝境。不过也在这刻,司空皓的声音蓦然传来。

    “全都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