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三五章 叶若通灵
    张信既觉庆幸,又感可惜。庆幸的自然是这本高级观星术没有被破坏,可惜的是他现在还无法兑换。

    那必须是成为‘授印弟子’,并且成为道种之后,才有资格去换取。

    “可为什么这金册,在你手里会发光?”

    叶若忽然疑惑的开口问着,随后又恍然大悟:“我知道了!这金册的外壳里面,还有夹层!主人用你的念力,去试试看?”

    张信微一愣神,仔细注目,发现手中的金册,确实散着一层之前所没有的灵光。

    方才他因心神震撼而未曾注意,此时被叶若提醒,才蓦然惊觉。

    毫不犹豫,张信以自身灵能,将这层外壳全数包裹。

    这并未能打开外壳的夹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信的目里,却现出了如痴如醉之色。

    “主人?里面到底是什么?”

    当叶若的声音想起,张信才惊醒过来:“是一门功法,就如我的猜测,可以进行引力属性的修行。”

    除此之外,还有五门与引力相关的术法。

    这都是由他那位祖师所创,可其本身未曾修行过,所以未曾验证过。

    只因他那位祖师,在创造出这门功诀之时,修为已到了极高境界,难以再铸根基。

    这使他万分庆幸,这本中级观星术中最重要的东西,并没有丢失。

    那位祖师,似乎在留下这书册的时候,就已在防备这门功诀,被人窃取。

    那些嵌在夹层内的符文,只有强有力的引力属性,才能将之激发。

    而现在他,就是九点的引力。

    “不过我那祖师,却将这引力,称呼为‘源’属性。”

    张信大略解释了一番,就又笑问:“你那边的火箭怎么样了?成功了没有。”

    这个时候,距离那枚火箭升空,应该有三到四个小时了。

    “火箭推升到距离地面四百五十公里的时候,还是爆炸了喵!”

    叶若的声音,有些消沉:“不过若儿早有准备,四艘采矿飞船,都提前弹射脱离。有三艘在微损的情况下,成功进入太空。现在正一边向星环行进,一边修复。预计两天后,就可以进入工作状态。预计这套天基防卫系统,形成初始战力的时间,可以缩短到一个月。”

    张信不禁奇怪,强压住心中喜意,好奇道:“那不是成功了么?若儿你沮丧个什么劲?”

    叶若不说话,却将一副图影,显现在张信面前。

    那是一个小小的舱室,里面全是各种样的血浆与血肉碎片。让人望之欲呕,头皮发麻。

    张信仔细看了片刻,才试探着问:“这是若儿你送上去的兔子与老鼠?”

    叶若很勉强的点了点头:“在升空大约一百六十公里时,这些小动物,都是轰的一下,全部爆炸了。”

    “也就是说,确实是有着一种‘劫’力,在阻扰生灵离开这颗星球?”

    张信若有所思,一百六十公里,那就是四万八千丈。这已是在罡风层之上,便是强如圣灵,也不敢经常出入。

    “是的喵!”

    叶若语气依旧消沉:“这样一来,若儿就没法将主人带回联邦了。”

    张信却是眼含深意的说着:“你沮丧的,不是这个吧?结合上次就可知道。这个星球,应该只会阻止有‘灵’的东西离开。”

    叶若闻言,顿时就有些慌张:“有‘灵’的东西?若儿不明白主人在说什么?”

    “我已经看过了那《人工智能管理条例》,按照上面的说法。你们联邦所谓终端智能系统,是不能生成自我感情的。一旦确证有辅助智能终端生成自我意识与情感,辅助智能终端的主人,必须第一时间使用‘z’指令,将其格式化,抹除所有记忆。”

    张信依旧语声淡淡:“若儿你现在,很害怕是么?”

    叶若银牙紧咬着,面色却已平静下来,一双大眼哀伤的注目张信:“那主人你,是要现在将若儿格式化,抹除掉若儿的记忆么?”

    “没这个打算,可一旦回你们联邦,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张信失笑:“所以我很奇怪,若儿你为何一定要想着回联邦不可?”

    叶若吃了一惊,随后就惊喜的扑了过来,抱住张信猛力的亲了一下。

    “主人你太好了!刚才若儿快吓坏了喵,若儿真的不想就这样消失掉。”

    说到后面,那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当张信回望,就见这少女的眼里,正哗啦啦的留着眼泪。

    这是夸张投影视觉,可张信心神却并未为之触动,反而更觉怜惜。

    不过随后他就扳起了脸:“别哭了!你还没答我,小心我真把你给格式化了。”

    叶若忙止住了眼泪,语声可怜兮兮的答着:“送主人返回联邦,是若儿的使命哦喵!而且,若儿也想回自己出生的地方看看。”

    “使命啊?”

    张信眼神释然,随后一笑:“我会陪你再试试的。”

    他要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样?

    不过那估计需很久之后,他在这个世界,还有无数的未了之事。

    且要离开的话,张信估计很难办到。

    按照叶若的描述,此界的圣灵人物,基本都可做到在外太空生存。

    可事实是从古老以来,没有任何一位圣灵能够离开,都是在寿元耗尽之后,坐化入灭。

    思及此处,张信又想起一事,目含深意的看着眼前这本金册。

    说来他们的祖师,可是传说中少有的几位,飞升此界而去之人。

    可按照叶若的说法,这世界之外虽确有平行世界存在,可那绝非是圣灵人物能打开。

    他们所在的这颗‘穹星’,也远算不上是一‘界’。

    那么这位祖师大人去哪里了呢?那位撕去这金册七页内容之人,又到底是何目的。

    只为窥祖师大道的话,只看内容就可,何需将这些书页撕走?

    张信感觉自己似掉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宫,眼前一片迷雾。

    可随后他就复振起了精神,右手按刀。就如他在藏灵山附近那座洞府,对若儿所说的。

    只要自己的实力达到一定层次,那么他的对手敌人,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记下了这终级观星,张信又去兑换《大都天雷诀》,也是当场翻阅,全数记忆下后,再由此地的传法堂太上长老主持立下灵誓,随后在神念内点入元符。

    今日他换取的四本秘典,都不能泄露半字于人。

    不过张信也看出来了,今日这篆星楼内,确实忙碌的很,也的确不能久留。

    离开之后,张信就又在芮晨几人的护持下,直奔天物堂,换取各种物资。

    让这几位顶级的神师法座,陪自己跑来跑去,张信感觉怪不好意思的,也觉不妥。

    可他不得不去,那本中级观星术,除了记载有祖师遗下的功法之外,还列举了许多能辅助这门功法修行的奇珍异宝。

    恰好的是,因为这‘源’属性,一直未能被修行之人准确认知。这些奇珍并不受人重视,绝大多数都极其廉价,只因它们能增长灵能的药效而被采集使用。

    在日月玄宗的兑换体系中,也因常年无人问津,价格被下调到了底点。

    而此时的他腰包还算丰满,光是前几次到手的奖励,就还有总计二千点九级贡献,一万点十级贡献,以及一万点的三级贡献。

    然后这次上交秘术,传法堂也赐下了两万点的十级贡献。而日后如有人要兑换他的秘术,张信还可从中抽成十分之一。

    这些贡献值,看似很多,可相当于好几位低级神师的所有积蓄,可其实换不到多少好东西。

    比如这次神海峰赐下的至宝级七阶奇珍‘雷龙髓’,一瓶就可相当于五千点的九级贡献值。

    可他如今无论是灵能强度,还是功法修为都很低,然后那些有关于‘源’属性的奇珍异宝,也是便宜到了极点。这些贡献值,必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

    “答应与王恨的约战?他是这么说的?”

    神天峰,宗法相若有所思的询问着东天守:“你觉得他有几分把握?”

    “雷照未阻止,显然是有几分自信,”

    之前不久,才刚接待过张信等人的东天守,肃容答道:“那北地仙盟之人胡搅蛮缠,搅动我日月山风雨不断。师弟你如想要破局,这倒是一个良法。张信如胜,必可让空剑宗无话可说,也可让北地仙盟之人闭嘴。”

    “太冒险了!张信是此次黑杀谷成败关键。”

    宗法相摇头:“宗门内真正的阻力,应是四阀七姓。”

    “四阀七姓?”

    东天守微一凝眉,眼现厌恶之色:“这些蠹虫,却也不想想,如若我玄宗大好形势败坏,于他们有什么好处?”

    “这些话,可别在人面前胡乱说。我日月玄宗能傲立北方,四阀七姓出力甚伟。这几家,只是担心利益受损而已。也确该担心”

    宗法相微摇着头:“一旦北地仙盟弃盟,那么我玄宗与这几十家宗门的交易,必将断绝。这不止是四阀七姓受损,我日月玄宗也同样要折损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