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60 再见桃乐丝(一)
    我率先朝门口走去,并回头催促两位女,她们想说点什么,可是被我紧盯着的时候,只能闷声闷气迈步,不过,我的步履绝对谈不上快我明白她们的想法,而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这栋建筑从外面看来如此之大,若说里面仅仅有这点空间的话,大概不会有多少人会相信虽然没找到前往其它空间的道路,但如果真有什么人藏在此处的话,就算听不懂我们的话,也能从我们的动作了解我们的意图

    我同样不希望之前的神秘信号仅仅是那颗金属头颅的诱饵而已也许有什么人被困在这里,而那颗金属头颅也充当着看守的职责,这样的可能也是存在的崔蒂看起来已经从我的动作里理解了我的想法,她在我转头的时候,给了一个不怎么明显的眼神

    直到我即将踏出房间的时候,一种类似收音机接收不到信号时发出的杂讯声突然响起来尚不知情的格雷格娅吓了一跳,我和崔蒂也齐齐转过身去,这一次的动静十分清晰,判断声音来处容易了许多——是从那个金属头颅里发出来的

    格雷格娅如同受惊的兔子般跑到崔蒂身后,视线落在金属头颅上,不由得喊道:“它在看我们它原本不是面对这个方向的”

    我在击毁这颗金属头颅后,就算在探查房间时,注意力也未曾完全离开它我能确定,这颗金属头颅的确没有移动,只是格雷格娅的错觉而已即便是现在金属头颅也完全没有运作的迹象,声音与其说是它发出来的不如说,是从它体内的某种设备发出来的就像在尸体里藏了一台老旧的收音机

    我警惕地走到金属头颅前踢了几下,杂讯声还在持续时机如此巧合,很可能是被某个存在故意控制的但是对方并没有立刻现身,而是试图用声讯进行联系,也许有什么难处,但我觉得对方并不是没可能在拖延时间

    虽然事实也许不是这样但我走回来说不定是个错误

    这么想着,我转头对两人说:“立刻离开”

    “可是……”格雷格娅有些迟疑,但是崔蒂毫不犹豫就照着做了,拉着大学女生向门口跑去然而,还没有跑出几步,一直敞开的大门猛然关闭度比开启时快多了不由得让人产生这是一个陷阱的想法

    或许这里的确是个陷阱,不仅是金属头颅,而且对方还用各种小手段戏耍我们

    我们三人背靠背聚集在一起,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看似装饰或废品般的人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肢体开始转动起来没有四肢的人偶也会转头,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后直勾勾地盯着我们,而被固定在支架上的人偶则像是抽搐一样摆动,就连杂乱无章堆放在一起的人偶也挣扎地爬起来,有些成功站起来了,颤颤巍巍地,但大部分的人偶相互牵扯、绊倒、滚成一团,从人偶堆的上方滑到在地上

    这无法不让人产生一种灵异的感觉,格雷格娅的背部紧紧向我这儿挤了挤她的背后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但体温却很低她既紧张又害怕若能理思考的话,面前的景象并没有出认知有无数的理由可以解释,可是此时的她已经被感捆绑起来随着多的人偶将我们包围,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就算这些人偶会攻击我们,我也不觉得它们比金属头颅危险我和崔蒂都检查过,这些人偶身上并没有配备武器何况,它们只是“活”了过来,还谈不上恶意,也许只是想瞧瞧我们这群陌生人,顺便友好地招待我们,例如玩点游戏呢——后面这话当然只是开玩笑…,

    经过几场硬仗,我已经可以在当前的情况下不产生各种情绪了如同做着吃饭散步之类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弹夹拉出来,又压回步枪中,瞄准了这些家伙从它们身体的色泽来看,似乎也是统治局特有的坚固材料做成

    人偶们的确没有发动进攻,就算包围我们,也保持着至少三米的距离而且,能够站起来,走到我们面前的人偶其实并不多,大多数人偶就如同年久失修的机器,零件开始罢工了不过,当它们一致开合生硬的嘴唇,发出嗒嗒嗒的撞击声时,这种会令人联想起嘲笑的动作和声音的确会让被围观的人产生不舒服的情绪

    我毫不客气地朝试图跨入三米范围的一具人偶开枪,通过连锁判定的追尾攻击,只需要三发子弹就能解决一个制造它们的主人显然并没有把好料用在它们身上

    之后,再没有一具人偶踏入三米的范围,我觉得它们的主人正通过某种类似摄像头的装置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但我并没有发现这种装置

    “嘿你还想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我大声对空气喊道:“我们没有恶意,反而是你,为什么驱使那个金属头攻击我们?如果是误会,我希望可以聊聊,也许我们可以做笔生意”

    我将话说完后,沙沙的白噪音仍旧持续了好一会,才传出些许存在音调规律的声响不像是在说话,而是移动发出的声音又过了一会,杂讯声降低了一些,这一次可以听得加清楚了,从通讯设备的另一边传来碰碰的声音,似乎对方在试音

    那个家伙先说了一段建设机器所用的机械语,似乎发觉不对,又在半途转成统治局语言类似的声音,随即又停顿了一会,再响起时,已经是正常世界人类所用的语言了而且,还是中央公国的语言

    “听得到吗?高川”

    这个时候,我有些发懵因为我完全都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景这个神秘的主人竟然用中央公国的语言说出了我的名字,而且音色十分纯正听起来像是女孩的声音——这个声音让我下意识觉得对方和我熟识

    “听得到吗?高川,是高川吗?我这里看不到你”得不到我的回答,对面的声音又重复了一次

    “是的,我是高川你是谁?”我开口了,因为觉得对方没有敌意,所以为了表示自己的坦荡,我也将对准人偶的枪口垂下

    “你们在说什么?”崔蒂用惊疑不定的语气对我说:“她用的是你们国家的语言,是你们的人?你们还有人进来这个地方吗?”

    “不知道,不是我们的人”我不确定地说,因为对方似乎认识我,可这个声音是第一次听到,“她在跟我们打招呼”

    “好像是个女孩?”格雷格娅的神经似乎因为出乎预料的变化而有些放松下来“十三、四岁的女孩?”

    “你在说什么?我这里的接收不怎么好你等等……现在应该好了”女孩声音又清晰了一些杂讯声几乎微不可闻了

    “我是高川你是谁?”我再一次问到

    “我是桃乐丝”声音说

    我在记忆中搜索桃乐丝这个名字,不用太久我就想起来了,实际上,在进入统治局的前一天,我还跟这个名字打过交道呢——记得吗?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小熊布偶的主人就叫这个名字在“另一个世界线的记忆”中,这个名字的主人拥有一个相当可怕的数据——…,

    桃乐丝,战斗力估值:1200

    在这个世界里我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但我下意识认为她就是那个“桃乐丝”

    “你怎么认识我?”我说:“我们从来没见过面”

    “我们见过,只是你不记得了而已”女孩这么说到:“就像你认识的系色一样,我的情况和她类似不过我进入这里的方法有些麻烦,所以被困住了你得帮我,对了,你找到我的小熊布偶了吗?它定位了你的位置,让我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和你联系上多的事情还是等我们见面之后再说你来得刚好,如果再慢一点我这里就会变得麻烦”

    她的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想知道的东西都被含混其辞但是仍能够判断出一些东西——她自称和系色同学的情况类似,指的是在我面前以异常消失的那位系色吗?不过,正如系色同学当时的情况一样,她如今的情况也不容拖延

    她已经做出见面的邀请,那我也不会拒绝

    “见面?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我问

    她没有立刻回答,不过,镶嵌在一侧墙壁上的暗门被打开了,一道黑黝黝的台阶出现在我们眼中“下去,会有一台升降机直达我所在的地方”她说

    我将答案翻译给两位女听

    “三十三区?”格雷格娅插口道

    “说话的是谁?是高川你的同伴?”我还没回答,桃乐丝已经问到,她能听懂英语不过,她表现得似乎才刚刚注意到她们,却让我有些怀疑桃乐丝用英语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

    我看了一眼格雷格娅,她用期盼的眼神凝望着我

    “是的”我这么回答到

    “就算是调制后的人格,也还是和以前一样,总能和不相干的女人扯上关系呀,高川,还残留着过去的残渣吗?”桃乐丝用所有人都能听懂的语言,以一种过来人的口吻,略带嘲讽地调侃着

    格雷格娅和崔蒂顿时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朝我看来,不过我的情绪并没有因此产生波动这个桃乐丝又说了莫名其妙的词语:调试和人格系色同学曾经将这个世界用“网络游戏”来形容,这已经相当充满荒谬感,比“世界线”不好理解这个自称和系色类似的存在,说的话令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她的口气倒是信誓旦旦,似乎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如果交谈的对象不是我,势必会被人当作精神病人即便是现在,格雷格娅和崔蒂仍旧露出懵懂又警惕的表情对方之前说过,她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这里的景象,所以她们将异样的目光收敛后,释出询问的眼神:要照她的话去做吗?她值得信任吗?

    但是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桃乐丝提供的路径,似乎是我们抵达三十三区唯一的方法

    “这些人偶和那个金属脑袋是你控制的吗?”崔蒂插口问到

    “金属脑袋?你是说那个守卫吗?”桃乐丝说:“它是所有能够和你们联系上的设施里,能力最弱的守卫那个东西不受我控制,我有能力但情况不允许,所以只在它的体内植入一个触发装置,如果它被打倒就会启动我觉得这个外强中干的玩意对高川无法造成威胁至于那些人偶……”她顿了顿,这个时候,包围我们的人偶开始让开一条路,“你可以把它们看作是一种群集终端无数的个体叠加起来能够获得足够的能力但只有在触发装置启动后才会运转它们提醒我,你们已经来了,同时也要为我们的联系搭载环境和提供能量我们的联系快要中断了,这些人偶太脆弱了,能量也所剩不多,等待的时间太久了”…,

    桃乐丝这么说的时候,一些人偶猛然冒起火花如同报废的机器一样瘫痪下来当我们以为这就是桃乐丝所说的“脆弱”时,她以急促的语气向我们发布警报

    “你们要赶快了,安全网络系统正在进行权限排查我要立刻下线了”说罢,就再没听到她的动静,人偶则一具接着一具冒出火花和黑烟,不一会,房间中就充斥着一股刺鼻的焦味

    “什么情况?”格雷格娅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和崔蒂

    “她说了安全系统网络?”崔蒂迟疑地问:“她是黑客?”

    席森神父说过,即便是统治局的安全网络系统也不是没有办法入侵桃乐丝能够遥控这里的设备甚至在守卫机器中植入触发装置,显然对安全网络系统十分了解她的表现若说不是黑客的话谁都不会相信

    “不管怎样,我们必须马上走”我说:“跟安全网络系统扯上关系的话证明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两人都赞同我的说法,于是我们越过人偶的报废躯体,进入黑黝黝的暗门中我们沿着阶梯向下走了几步,身后的暗门就自行关闭起来阶梯里并没有因此变得黑暗,台阶散发出淡淡的荧光,看上去我们就像是走在一块块悬浮在黑暗深渊的光板上盘旋而下的阶梯十分狭窄,只容一个人通过,我义不容辞地走在最前方,格雷格娅被保护在中间,我能感到自己的衣角正被她拽在手中

    阶梯里不像金属管道群的内部和外部那样充满异味,但大概是很久没有运作的关系,让人觉得发霉般的沉重越是向下走,地面就越加湿滑,沾满灰尘的表面淌下污水,仿佛走在下水道里一样即便如此,并没有闻到下水道的臭味在格雷格娅不小心摔在我背上后,我们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不过,落在身后的阶梯开始一截截地失去光芒,当我们注意到的时候,整条来路已经彻底陷入黑暗之中我们甚至不确定,在看不见的地方,那些阶梯是否还存在这让我们都不由得生出无法后退的想法

    我们就在这条狭窄的,向下盘旋的阶梯里走了半个小时,这才看到桃乐丝所说的“升降梯”升降梯就在阶梯的尽头,入口和阶梯一样狭窄,在我们看到它时,舱门已经自行打开了,升降梯里的灯光也随之亮起

    里面的空间倒是和正常的电梯差不多大小,搭载五六人绰绰有余,说不定能挤上十几人

    当我们踏进升降梯的时候,阶梯上方传来一阵阵轰鸣声和震荡,震感让升降机也随之颤动格雷格娅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崔蒂眺望着上方,自言自语说:“被破坏掉了吗?”我也是同样的想法,不过,这很可能是桃乐丝为了在安全网络系统的排查下隐藏踪迹而不得不做的保险

    随着爆破和塌方的声音向下滚来,电梯门也缓缓关上随后,我们感受到了向下加的失重感电梯下降的度越来越快,令我们的心脏好似跟不上下落度般,产生一种提到嗓子眼的错觉格雷格娅的呼吸变得沉重,她的身体素质是我们三人中最弱的

    桃乐丝所在的地方距离枢纽建筑相当远,电梯高下降的状态持续了将近半小时才渐渐开始放慢

    当它最终停下开门,我们也准备好走出去的时候一对手掌猛然从门外插入刚开启的一道缝隙中,门外不期而至的东西让我们都大吃一惊在我们做出反应之前,外面的东西已经以十分暴力的方式将合叶门朝两侧撑开,它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电梯的大门如同薄铝般变形

    这种充满攻击的视觉感,立刻让我产生了反击的冲动我将格雷格娅和崔蒂挡在身后,端起步枪瞄准了前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