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89 谜底(第三更,燃烧殆尽)
    要抵达金属管道断层的另一边,只能依靠建设机器这样的庞然大物了,尽管它现在的状态看上去也并不很好。网..它的身躯正冒出浓浓的黑烟,在最后的攻击中,三分之一的部分呈现解体的状态,每一次移动都会产生哐哐的声响,就像是硬币在空荡荡的储蓄罐里滚动,不时还能看到联动结构的部件掉落下来。尽管同样拥有坚硬的身躯,但是建设机器的内部构造比安全警卫更有机械感。它十分符合正常世界里关于“机器”的定义。

    但是,它和一般的机器不同,似乎拥有一定的“智慧”。也许驱动这个庞大身躯的软件部分拥有一定程度上的智能。尽管它不得不匍匐下来,但我站在它的面前,仍旧觉得就像是一只蚂蚁。因为建设机器的损毁严重,我已经分不出哪里才是它的头部了。我用力踢了一脚它的肢体,希望它能朝这边瞄一眼,但是它只是断断续续发出嘀嘀嗒嗒的声音,尽力伸长前肢,似乎想要跨过断层,前往看似高塔的枢纽。

    神秘信息在召唤它。

    我朝格雷格娅和崔蒂招招手,“我们爬上去。”我这么对两人说。

    建设机器自行其事,没有理会我们往它的身上爬。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它认为我们没有威胁,还是已经无法看到或感知到我们的存在了。我们进入联动结构被摧毁了大半的建设机器内部,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厂房。里面的导线不断摇摆,断面处闪烁着火花,这让我们有些担心这个庞然大物会不会在跨越断层的时候突然停止运作,就这么掉下去。

    我可没有席森神父那种神乎其技的超能力。摔下去的话就算自己能够活下来,也无法保证格雷格娅和崔蒂能够生还。就在这种提心吊胆中,建设机器的身体猛然向前移动,风景飞速向后掠去,它如同拼尽最后一丝气力,通过前肢摆渡到断层的另一端。然后,就悬挂在断层边缘,身体再一次大面积地瓦解。

    我们连忙从它的身体中爬出来。沿着攀住断层边缘的前肢向上爬。格雷格娅有些情绪化,她说听到建设机器仍旧发出的嘀嘀嗒嗒声,就忍不住产生一种悲伤的感觉。建设机器终于在我们爬上金属管的时候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它的下半截腹部已经完全脱离身体。整块向下脱落,前肢关节也随之断裂,剩下的半截身体也远远坠落在下方的金属管道中,发出闷雷般的声响。

    现在,只剩下一条前肢悬挂在我们身前了。原本和身躯连接的部位垂下许多神经和肌肉般的导线和零件。它不断摇摆着,如同孤独的秋千。

    我们和这台建设机器的相遇和分离十分短暂,但或许是曾经面对相同的敌人,找寻相同的召唤。走在相同的道路上,所以不由得产生一种同伴生离死别的惆怅。不过。我们还要继续前进。高塔状的枢纽,神秘信号和红光的源头。就在距离我们只有一百多米的前方。

    抵达枢纽下方时,才发觉这里竟然真的是一个建筑——棱形的方碑建筑,大约四十多米高,呈现宽底尖顶的结构,许多稍微细一些的金属管从上方的粗大金属管中延伸下来,弯曲着怪异的形状,插进这个建筑之中。说它是建筑,是因为我们在基座处看到了一扇门,或者说,这个由向内凹陷的间隙构成的长方形轮廓,就像是一扇门。…,

    我试图推动它,但大门纹丝不动,就在我和格雷格娅以为这只是一个装饰时,崔蒂在一旁发现了一个十四寸屏幕大小的暗门。大概是锁坏了的缘故,崔蒂一碰之下,就立刻向外敞开了。里面镶嵌着一个带细长屏幕,如同银行取款机的终端设备。屏幕下方的九宫格正绽放淡淡的红光,似乎是键盘,右侧则是一个卡槽,但我们没有任何卡能刷。

    我们都猜想,或许要通过这个终端来开启大门。按照席森神父的说法,我可以利用三十三区的某些终端连接安全网络系统,进行权限认证,虽然这个地方不是居民区,但应该同样属于三十三区的范围。如果我能获得权限,或许就能打开这个奇怪的建筑。

    不过,该怎么做呢?我根本就不懂得屏幕上的文字,只是碰运气般,凭借直觉尝试按动屏幕上的选项,几个不知其功能的选项消失,又有更多的选项出现,然后,终端弹出一个空栏,似乎在要求我输入密码。

    “密码不对的话会怎样?”格雷格娅突然问,我们相互看了一眼,纷纷想象着小说和影像中,因为密码错误而导致的程序反击。

    “有三次机会……大概。”崔蒂耸耸肩膀,如同开玩笑般说。

    无论如何,至少在达到三次的底线之前,我都想要尝试一下。于是,我就这么做了。

    第一次,在心里将九宫格键盘从上到下,按照正常世界里常用的数字规律分组,然后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第二次,按照手机的九宫格键盘,在心中划分字母所在的位置,输入自己的名字。

    没有机会进行第三次,第二次输入完毕后,大门出乎意料地向两侧滑开了。冰冷的白雾从里面倾泻出来,格雷格娅打了个冷颤,里面的温度让我们以为是一座冰库。我们没有立刻进去,在外边观望里面的景象,冷雾在浓郁的红光中迅速散去,温度以明显的速度开始回暖。

    大门后是一个宽阔的房间,摆放着各种古怪的机械,像是正常世界里衣服模特模型一样的人形伫立在其中,更在某个角落横七竖八堆积在一起。它们在视野迷蒙的时候,差一点让我们错以为是真人,但很快就发现了大多数人偶只有上半截身体。或是失去了双臂。室内的气氛,因为这些人偶的存在而显得有些诡异。

    没有看到活着的生物,房间一侧镶嵌着透明的观察镜,镜子的另一侧则摆放着一具圆柱形容器。容器中注满了黄色的液体,正不停从下方浮起旗袍。容器下方的基座有指示灯在闪烁。很明显,它正在工作着。

    没有看到操作员。看似桌台的地方,摆放有一支插在花瓶里,已然枯萎的不知名花朵,以及一根根长方形的物体。我在第一眼看到这些长方形物体时,就不由得回忆起席森神父跟我谈及的能够补充人体所需营养和水分的能量块。这下,我们的生存物资有保障了。

    格雷格娅大胆地越过门线。向前跨了一步,然而房间里的某种东西被这个举动触发了。整个房间的红光开始剧烈闪烁,格雷格娅吓了一跳,在她回过神来之前。我已经用力将她拽到身后。

    房间中部的天花板已经打开了,大量的零部件和导线垂落下来,很快就在我们的注目中拼接成一个一米高的金属人形头颅。这颗头颅的眼睛部分被一块金属般遮盖,就像是蒙上了黑色眼布的瞎子,连接头颅的那些导线和支架就是它的脖子。…,

    虽然是瞎子的外形。但它十分人性化地在空中做了个“嗅”的动作,随即将脸转过来,仿佛它就是用气味来确定我们的位置。

    明显是机器的东西拥有嗅觉吗?它逼真而流畅的动作,让我们下意识觉得是这样。

    虽然它尚没有激烈的行为。但是我仍旧对它充满戒备。即便它似乎看不见,但我仍旧将抓着武器的手背在身后。并示意两位女孩离开大门的正前方。

    机械头颅歪了歪脑袋,就像是在表达一种人性化的好奇。也许。它在好奇我们究竟是什么人,这个建筑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我不确定发射信号的那个神秘存在是不是还活着。

    我和机械头颅对视半晌,它开始发出一连串抑扬顿挫的声音,我知道那是统治局的语言。它停下来后,似乎在期待我的回答,可我仍旧只能保持沉默。就这么安静了一会,它再度发出新的声音,这一次则是和建设机器,以及神秘信号类似的嘀嘀嗒嗒的声音。同样,我也无法给予任何回答。

    再度沉默了半晌,机械头颅脸部表情猛然变得狰狞起来。它将嘴巴长大到普通人类根本做不到的幅度,和安全警卫般,有枪管从喉咙里探出来,只是这支枪管比普通安全警卫的枪管更加粗壮——中心一个枪口,外部六个枪口,如同花心一样分布在象腿粗的枪管前端。

    一支重型机枪!我第一时间进入爆发状态向侧边扑去。

    在变得缓慢沉重的世界中,枪管开始旋转,发出低沉的滋滋声,火光不断绽放,一粒粒子弹如同暴风骤雨般喷射出来,从我的背脊擦过。

    我并没有完全离开大门的正面,只是匍匐下身体,以更低的位置向建筑内部冲刺。这台机械头颅显然是建筑内部的守卫者。我觉得既然被这台机械头颅视为敌人,那么在确定我们完全离开前,它不会放弃自己的任务。一旦我们彻底离开,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再进入这栋建筑了。

    可是,这栋建筑里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哪怕只是那些能量棒。

    我觉得自己能对付它,因为它那仅仅由导线和支架构成的脖子并没有覆盖装甲,也许我能依靠折叠刀切断它们。

    机械头颅拥有比普通安全警卫更强大的火力,而且只用坚守一道大门,若换作其他冒险者,想要突破这条防线势必要费上不少工夫。不过在我引以为豪的速度面前,它掉转枪口的速度仍旧来不及阻止我的突袭。

    在它第二次锁定我的位置之前,我已经闯入建筑中,获得了更大的移动空间。我不停朝侧边奔跑,沿着弧线的路径接近它,一旦稍微停顿就会被追在屁股后的弹雨打成筛子。实际上,子弹击中地面和墙壁后反弹回来,同样给我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绕着这颗金属头颅转了半圈,我终于来到它的后脑勺处。失去目标后。机械头颅的射击停止了,它开始用一种人性化的疑惑表达自己的情绪。不过,在它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将身体交给本能。朝着那些密集的导线和支架挥出十七分割。

    支架十分坚硬,被挡住时的反作用力清晰传到手掌中,但是导线如我所想那般脆弱,纷纷在刀刃下断裂开来。

    机械头颅变得烦躁而激动,发出一连串尖锐的声音,但很快就抽搐起来,脸部高高上扬。随着导线全部被切断,这个头颅也垂死一般慢慢垂了下去。只凭借支架吊在半空的机械头颅。就像是断线的木偶,再也不给人危险的感觉了。…,

    我仍旧有些不放心,耐心地用折叠刀将头颅和支架连接的地方撬坏,将整个金属头颅给肢解下来。

    直到这时。我才对门外的两位女性喊道:“可以进来了。”结果,她们刚进门,就被肢解下来的金属头颅吓了一跳。一个逼真巨大的头颅躺在地上,这幅景象的确有些恶心。格雷格娅挑剔地拐向远处,绕到桌子边。好奇地盯着那些能量棒。

    “这些真的可以吃吗?”她问。

    “不知道,也许你可以试试。”崔蒂用轻松的口吻说:“然后告诉我们是什么味道。”

    虽然听出崔蒂的调侃语气,但格雷格娅似乎有些心动,她抓起一根能量棒。有些沉重地在半空舞了一下,但是对于是否要咬一口更加迟疑了。“就像铅块一样重。”她说。而且这些能量棒的外表也是铅灰色的。

    我亲自拿起一根,犹豫了一下。但在某种情绪的趋势下,一鼓作气咬下一口。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能量棒头部的一小块咬下来。但是,当这部分能量块接触唾液后,很快就分解成细碎的屑末,感觉像是在吃酥化饼干。不过,有一种不同于唾液的水份的感觉沿着口腔蔓延开来。

    我混合着这种湿润的感觉,十分顺利就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

    “什么味道?”格雷格娅催问道。

    “没有味道。”我说。的确,一点味道都没有,可是一旦吃下去,就像是喝了一口水,同时传来饱腹感。按照这个份量,只要十分之一的能量棒就能满足一个成年人一餐的食量。

    格雷格娅和崔蒂也尝试着吃了一口,虽然因为没有味道而皱眉,但很快就想到了它的优点。这个桌子上一共十三根能量棒,意味着我们获得了三人每天三餐,也足够坚持十三天的水和食物。

    我们将战利品分配后就分散开,进一步观察建筑内部的构造。我先是去了观察墙处,隔着透明的镜墙眺望被隔离起来的房间,但是,里面除了那个足以容纳一个人的圆柱形容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神秘信号似乎在和机械头颅的战斗结束后就消失了。我快步返回机械头颅所在的中心位置,向上眺望天花板的空洞,试图找出点什么,随后又翻动机械头颅,但都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我的猜测——神秘信号其实是这个家伙发出来的。

    在某种意义上,它的确受困于此处,但在我想来,这种神秘信号,更像是它以一种钓鱼的心态释放的诱饵。

    我没有把这个猜测告诉两位女性,因为我觉得她们会因此情绪激动。曾经有一台建设机器“死”在不远处,而自己一行也和两位同伴失散,如果最后的答案竟是如此阴暗而无意义,那还不如永远都不知道。

    “这些人偶看上去和外面的一模一样。”格雷格娅好奇地观察着形态各异的人偶,“它们为什么会被摆在这个地方呢?我觉得,这里的主人一定很寂寞。”

    “难道这里的主人不是这个金属头吗?”我踹了一脚金属头颅,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但实际上,我无法否认这个可能性。

    “当然不可能。”格雷格娅说:“它太丑陋了,而且也神经质。这种怪物怎么可能了解寂寞这种感情呢?”

    我看了一眼崔蒂,她盯着金属头颅若有所思。

    “喂!我们来了!”格雷格娅在原地转动身体,朝四周叫喊起来,“我们收到了你的信号,为了来到这里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请你出来和我们谈谈。我们不是敌人,我们只想离开这里!嘿,有谁能听到我的话吗?”

    她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中回荡着,回应她的是一片沉默。格雷格娅垂下头,肩膀轻轻地耸动着,我觉得她似乎在哭泣。也许,正如她自己说的那样,为了抵达这里,为了寻找一丝希望,这一路上,她经受着对一个普通女孩来说太多的危险和折磨。

    崔蒂上前,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的脸,只是用力地揽住她的肩膀。

    “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该走了。”我对她们说。(未完待续。。)

    由于本书网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