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42章 世外高人【第十更,求月票】
    落日前的余晖洒在林立的高楼大厦上,将大半个公园都笼罩进了阴影里。

    正值一天中锻炼的黄金时段,公园里人也渐渐多了。

    公园正中有一块十一人足球场,两块五人场,都已经满员了。

    虽说这里场地租金不便宜,但却总不乏前来踢球的球迷。

    尤其是周围入驻了不少外企,也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外国人组队前来比赛。

    今天,就有一队欧美球迷组成的球队,跟一队中国球队在比赛。

    铁丝网外,锻炼的过路人不少,但驻足观战的人却不多。

    这可能跟足球场上,中国球队比分落后有很大的关系。

    零比一,中国球队刚开场没多久,就被对方的高大前锋打入了一个进球。

    之后想过要反扑,但却始终运转不流畅,只能被动挨打。

    这让原本还在铁丝网外加油的球迷,多少有些意兴阑珊了。

    从场面上不难看出,这群中国业余球迷在身体对抗方面,处于下风,传接球失误过多,很容易就被对方断球后形成反击,这很致命。

    而那群外国球员看起来似乎配合得更为娴熟,场面上占据了优势。

    终于,到了上半场临近结束前,外国球队再度发力,利用一次断球反击的机会,发动了一波攻势,很快又再一次攻破了中国球队的球门,将比分改写为二比零。

    足球场上荡开了外国球员的欢快笑声,也夹杂着中国球员的无奈叹息。

    他们都尽力了,但却还是技不如人。

    这让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都很沮丧,踢球也提不起劲了。

    隔着一道铁丝网,一名身穿黑色训练服的跑者也摇头一声叹息,再次跑开了。

    他看起来就跟其他的跑步爱好者没什么两样,只是大热天的,却戴上了训练服的帽子,这让他看起来说不出的怪异。

    上半场比赛最终以二比零结束,外国球员有说有笑地走到了场边去休息,中国球员则是个个耷拉着头,看起来被打得毫无脾气。

    “这群外国人口气虽然大,但实力却不差,果然厉害。”

    “他们身体太出色了,我们根本干不过他们。”

    “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活该他们嚣张。”

    “也不能这么说,难不成我们真的以后看到他们都躲开?”

    “就是,在我们的地方,我们还得躲着他们?像什么话?”

    “不然还能怎么着?难道跟他们干架?”

    “有点体育精神好吗?什么干架?”

    “大家都别争了,再想想办法。”

    比赛局势不利,球员们心就很难统一起来,矛盾也出现了。

    这群外国球员是附近外企的员工,平时也爱踢球,但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霸道模样。

    双方一周前,因为场地发生了一些争执,于是就约好了踢一场,谁输谁让。

    可没想到,这群外国人不仅口气大,实力也不差。

    他们自问也算是北京业余圈里小有名气的球队,而且平时也经常凑一块组队比赛,默契和实力都有,可碰到了他们,还是没辙。

    难道就这么认栽了?

    想一想,所有人都觉得不甘心!

    身穿十号球衣的队长,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用力将手中的矿泉水瓶给扔到了铁丝网上去,发出了乓的一声,连成一排的铁丝网都震动了起来。

    这吸引了在铁丝网外慢跑经过的那个身穿黑色连帽训练服的跑者。

    他已经跑了一圈,又回来了。

    看到球场内,这群一个个跟斗败了的公鸡似的,靠在铁丝网上自怨自艾的球员,跑者终于还是没忍住,走了过来。

    啪啪!

    跑者用力地拍着铁丝网,“诶。”

    里面的球员顿时一个个都看了过来,都很奇怪地看着他。

    “你们这样踢不行。”跑者说。

    这话可就让原本满心郁闷的球员不高兴了,甚至有人还语气不善地指着他,“你说什么?”

    跑者却不为所动,“还想不想赢?”

    一句话,让球员们都动心了。

    “你们根本踢得毫无组织性,看得我真是……”

    球员们面面相觑,听着跑者的语气,简直就是看不下去才过来的。

    这家伙什么来头?

    “我跟你们说,那个大块头,不能踢中场,你们难道没注意,对方专门逮着他这个点打,中场传接球失误这么多,运转不流畅,就是因为他!”

    众人听后,齐齐看想了大块头。

    这可是他们队内身体素质最好的,唯一一个能跟那群外国球员对抗的球员,而且他一直都是踢防守型中场的,表现很不错。

    “你懂个屁啊!”那个大块头呸了一口,不屑地说道。

    跑者也没打算争辩,“信不信随便你们,反正我的意见就是,大块头不能踢中场,他最好的位置是在前锋,他身体对抗好,跑动能力强,把他顶上去,缠住对方的中卫。”

    球员们听他说得头头是道,都不免有些诧异。

    这家伙大热天却戴着帽子,什么来路?

    “你说得是挺有道理,但大块头虽然看起来人高马大的,但脚法不行,得分能力弱,能打前锋?”十号队长回了一句。

    跑者呵呵一笑,“你说得没错,但凡事哪有十全十美的,你到职业球队去,哪一支球队哪一个位置能找到完美契合战术的球员?”

    众人顿时语塞。

    “他打前锋,不需要他进球,不需要他得分,只要他发挥出自己身体对抗好,跑动能力强的特点,压制住对方的防线,那就行了。”

    跑者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至于说进攻嘛,前锋不行,可以中场插上,只要前锋能发挥作用,中后场全线压上,他们身材高大,但移动缓慢,速度不行,你们有优势。”

    “我看你们的技术并不比他们差,配合甚至比他们还要默契,只是没发挥出来,后防线压上后,抢到球,就地反击,还怕没有机会?”

    一众球员听了,不由得都半信半疑了起来。

    听他这么一说,确实是挺有道理的,可跟他们平时打法不大一样,行不行?

    “总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走啦!”

    说完,跑者拉了拉帽檐,又重新开始跑步去了。

    “嘶,这家伙看起来挺眼熟的,谁啊?”

    “眼熟?他带着黑帽子,你看得出是谁吗?”

    “不是,我是说真的,真的很眼熟。”

    “会不会是职业球员?”

    “有可能。”

    “那我们怎么办?听不听他的?”

    众人顿时齐齐望向队长。

    十号队长想了想,咬牙道:“好,就照他说的办。

    …………

    …………

    下半场重新开始后,中国球队主动压出来打。

    原本大块头中场被顶到了箭头上,贴在了外国球队的后防线上,而中后场则是整体压上逼抢,这让外国球队有些措手不及。

    一乱,机会就到了。

    没多久,中国球队就抓住了一次机会,由撤回中场的九号前锋后插上打入了一球。

    可十几分钟之后,中国球队又在前场断球后,打出了一次反击,十号队长打入了一脚弧线球,将比分扳平。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十分激烈。

    到了比赛临近结束前,改打前锋的大块头关键时刻,抢下了对方的回传球后,传到了身后,九号前锋再度插上,单刀破门,将比分逆转。

    当比赛结束哨声响起的那一刻,中国球队的所有球员都疯狂地庆祝了起来。

    他们守在铁丝网里,看着外面的跑道,等待着黑衣服的跑者再度出现,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顺便认识一下。

    可一直等到了夜幕降临,黑衣跑者都没有再出现过。

    这让球员们都感到很遗憾。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啪的一声,有人用力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我的妈呀,我想起来啦!”

    “想起什么啦?”

    “干嘛自己打自己呀?”

    “有病啊?吓我一跳!”

    “不是,我想起来啦,我想起他是谁啦!”

    “谁是谁?”

    “黑衣跑者,我想起他是谁啦!”

    “谁啊?”球员们齐声追问。

    “高寒,他是高寒!”

    一瞬间,所有人都傻了。

    …………

    …………

    “我回来啦!”

    高寒大汗淋漓地回到小区顶楼的复式套房里。

    这时候,母亲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父亲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回来啦?”父亲好不容易才把视线从他钟爱的电视剧上挪开,“怎么去了那么久?”

    “好久没运动了,跑着跑着就忘了时间。”高寒笑呵呵地回道。

    “那快点回去洗澡,马上就可以吃饭了。”母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催促道。

    “好的!”

    高寒站了起来,转身出门,拿出钥匙,开了对面的大门。

    一层两套,都已经装修好了,一套给父母,一套自己住。

    装修是承包给北京一家有名的装修公司,设计得挺好的,父母亲那边是中式,高寒这边是现代,毕竟口味不同,喜欢的风格也不同。

    进了房间,洗完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再出来时,正好电话就响了。

    “喂,林夏。”

    “高大教练,听说你今天做了一件大事。”电话那边的林夏笑嘻嘻地说道。

    “大事?没有啊,什么大事?”

    “别装了。”

    “真的,什么事?”

    “你不知道?”林夏很奇怪。

    “说来听听。”

    “难道,刚刚在公园里,指点一群业余球员,打赢外国球队的,不是你?”

    “呃……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林夏一听就知道,肯定是他,没跑了。

    “一个在京城日报的朋友跟我说的,说是人家把你给认出来了,打电话给他们爆料,还把你传得神乎其神,就跟世外高人似的,只是随便点拨了他们一下,就帮他们反败为胜了。”

    “呃……没这么夸张吧?”

    “嘻嘻,那你等着看明天的报纸吧。”

    高寒苦笑,他只是路过,看不下去,随口说了几句而已,怎么就搞得好像成了少林扫地僧一般的人物啦?

    “咳,你就好啦,能休息,还能做这么多事情,可怜我,每天都上班,都快累死了。”

    “那干脆别上班了。”

    “不上班,哪来的钱吃饭?谁养我?”

    “我养你啊!”

    一阵沉默后。

    “……死高寒,你调戏我!”

    “呵呵……”

    “你都回去那么多天了,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啦?”

    又是一阵沉默。

    “你要敢再调戏我,我就跟你拼了!”

    “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