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三三章 初至日月
    “师叔说了这么多,可却还没说自己,倾向于哪一边?”

    张信眸光闪烁,他眼前这位,可是第十天柱!也是能决断宗门命运的人物之一。

    “我倾向于万俟师叔!”

    原空碧直言不讳:“能够拿下黑杀谷的话,固然是好。可我感觉,如果战事僵持三年不能解决,门内只怕会出大事。”

    张信诧异不已,心想他眼前这个素来以霸道任性闻名于世的家伙,居然会倾向于万俟天藏?

    他也是过了好半天,才收拾住了心情,

    “其实我刚才就想问,这件事与我有关么?”

    “你是这次黑杀谷之战的关键,决定成败,这场风波迟早要蔓延到你身上,甚至可能将你卷入冲突。所以此去,绝不能因那是我日月玄宗的本山,而大意轻心。”

    原空碧的神色凝重:“且我虽赞同万俟师叔,可也能感觉得到,日月总山那边,只怕已是群情汹涌。宗法相之策虽是冒险,却更得人心,许多圣灵人物也会鼎力支持。与黑杀谷开战,只怕已是大势所趋。我要你回总山之后,将那里的一切见闻,都告知于我。”

    张信闻言,顿时心领神会,这位想必是打算以自己为耳目,看日月本山内详细虚实。

    可他随后却稍稍分神,看向南面的天空。在这众多神师法座的环绕之下,他虽不敢与若儿联系。

    可却知今日此刻,正是叶若的第二枚火箭发射之时。

    他们这次,能否如愿将那四艘太空飞船,成功送入太空,就得看二十分终后的成败了。

    可惜那时,他与叶若都已不在此间。要想知道结果,必须等到两三个小时后。

    ※※※※

    当乾坤斗转阵启动之后,雷照四人虽是小心戒备,如临大敌,可一直到他们传送至日月本山时,都是平平安安,并未出什么事情。

    不过张信到此处,还未来得及去体会重回日月本山的感觉,就被一大群穿着戒律堂黑袍的修士团团围住。

    “你们放肆!”

    此时阵内的四位神师,都是面色铁青,眼神阴翳难看无比。

    那些黑袍修士的为首之人,也是一位紫袍神师,见状却是和善的一笑:“几位法座勿需误会,我等在此,只是为排查玄昊党人,勿需误会!”

    听得此言,雷照这四人却依旧是阴沉着脸。

    不过那位紫袍神师,却是毫不在意:“五位可将随身物品出示,验过之后,就可离开。”

    张信顿时暗觉不妙,他现在的袖里,可还另有一只来历不明的小乾坤袋,里面包含着上官玄昊的大半家产。

    除此之外,还有做为叶若程序载体的那枚项链。

    可好在雷照等人也毫无动作,就这么负手矗立,冷眼看着阵外诸人,摆明了要对抗这次搜检。

    此外张信还注意到,在这些人身后,还有一群斗部八殿的门人,以及三位神师法座在那里等候,也同样是神色铁青。

    这边僵持了足足三十多个呼吸,天空中才忽有一道声音:“上师已用法眼观照过,这五人都与玄昊党人无涉,尔等不得无礼。”

    那紫袍神师蹙眉半刻,终还是让开了道路,可同时这位也不甘的抱怨冷哼:“就是因你等这些人,仰仗身份特权,将宗门法纪视如无物!我玄宗风气,才会日渐败坏。”

    雷照都只当没听见,带着张信离开这座承载乾坤斗转阵的高台。

    一当他们从阶梯上走下,下面的那三位神师热情迎上。

    其余二人他都不认得,只知居首的那位,正是斗部八殿之一,巨阙殿的副座东天守,

    “为免意外,你们到来的事情,少有人知,可在此之前,宗主与几位天柱已向戒律堂照会过。雷东这个家伙,居然还是像条狗一样追上来。”

    东天守的心情,也明显不佳,口出恶语:“说什么为清肃玄昊党人,我看是别有用心!”

    雷照也怀疑那位,是在故意给他们难堪。不过他却更有城府得多,不愿在旁人面前表示不满,直接问道:“宗主准备何时接见张信?”

    “原本是准备定在今日,可就在你们临来之前,又出了变故。”

    东天守微一摇头:“北地仙盟的总执事,率其盟内十位圣灵长老,前来拜山。掌教大人,不得不亲自接待。”

    “北地仙盟的白帝子么?他亲自来了?”

    雷照吃了一惊,随后眼神凝然:“是为了我日月玄宗,近日准备对黑杀谷开战之事?”

    “这是其一,也为兴师问罪。说是要为空剑宗王绝等人之死,讨要一个公道。要我们玄宗,将张信交出,任由他们处置。否则即日起,北地仙盟与日月玄宗解除同盟。”

    说到此处,东天守淡淡斜睨了张信一眼。

    张信则毫不在意,心想这时候,可正值日月玄宗如日中天之时。那位宗主他真要敢答应这事,只怕这门中十三峰系,直接就会革了这宗主的性命。

    雷照也没怎么在意:“那么他们谈得如何了?”

    “还在谈!之后这位又提出,由王绝之兄王恨,与张信战上一场,生死不论,了断恩怨。说是他们二人,刚好都是三级灵师修为。不过宗主大人,也没答应。”

    东天守淡淡的说着:“他们的目的,还是为干扰我宗如今的战守之争。”

    “王恨?”雷照轻笑:“是空剑宗那个所谓的妖孽么?据说不久前的血猎中,杀了我们不少弟子”

    他二人正说着话,张信却忽然出言:“他要约战可以,不过却需拿出足够的赌注!本座总不能白白出战。”

    此言道出,后方的司空皓与芮晨茅刚三人,都微一蹙眉。

    雷照虽觉意外,可在凝思片刻之后,却也没阻止张信。

    东天守则是定定的看了张信一眼,然后大笑:“小家伙,还真狂的可以,不是虚张声势!此事我会向宗主大人提及的,不过宗主他们答不答应,就非我能知。”

    说完这句,东天守他又继续与雷照几人说正事:“总之他们还在谈,不过看那位白帝子的气势。似是我玄宗一旦对黑杀谷宣战,他们这次必定会彻底倒向北神玄宗,情形很是棘手。之后还有张信,宗门之内,仍有不少人对他心存疑虑,希望近日,张信师侄能够再次使用大衍摘星阵,召唤流星。”

    “可以!”

    张信不假思索,他刚好也想再看看,那大衍摘星阵的详细。

    前次才不过一个时辰,他都还没来得及将整个阵图记忆在心,那阵盘就自己崩溃了。

    对他老说,召唤陨星这本身也没什么难度。

    雷照却笑:“此事不急于一时!该由哪方出面主持,阵盘,场地与张师侄的安全,总得有个稳妥之法。”

    “这正是题中应有之义!必须万无一失才好。”

    东天守也同样颔首,他能从张信这里得到这承诺,就已满足了:“宗主已在日月峰附近,为张信师侄安排了一座灵居,师侄可要现在前往?”

    张信却反问道:“既然宗主不准备召见,那么弟子现在,能否前往篆星楼?”

    他这句道出,东天守等人,都流露出会心的笑意,显然对张信的回答早有所料。

    而此时雷照,更将一张卷轴取出:“那就一起过去吧,刚好我这里,还有你的一份秘术,需要上交。估计传法堂的这份奖励,你也等急了。”

    原本这东西,是该在一个月多前送到的。可就因那场变故,拖延到了现在。

    也让传法堂的重赏。迟迟未能兑现。

    ※※※※

    篆星楼建在日峰之上,与位于月峰上的祖师堂遥遥相对,由此昭示日月玄宗,对这传承之地的重视。

    历代以来,传法堂首座的地位,也都是仅逊掌教半筹的。在日月玄宗各个典礼中,日月掌教,传法堂首座,祖师堂首座,都是并肩而立。

    张信由雷照携带在身边,一路看这日月本山的风景,眼神略为复杂。

    正如初试之时,王封对他所说的,日月本山的气象,是天柱山的万倍不止。

    在高空可见,这日月山十五峰,四天山,被无数的湖泊环绕。从各处峰顶到山下,虽有无数的灵居错落其间,却都是近乎完美的融入在这青山绿水中,没有半点不谐之感。

    高空中则是各种被妆点修饰到美奂美轮的浮空小岛,数目以千计,如众星拱月般,环绕着日月本山的十五座高峰。

    而云空之中,虽有成百上千的遁光出入,却都有一定之规,井然有序。

    这一眼望去,无论是哪个角度,都是绝美如画,

    张信前生在日月本山呆了五年之久,可此时再见,心绪却是感慨莫名。

    不过他很快就收住了心绪,转而以贪婪的眼神,望着四处景色,不让雷照察觉异状。

    “所有初至这日月本山的,几乎人人都似你这般。要说景致之美,天穹七大玄宗,无过于我们的日月山!”

    雷照哈哈大笑,语声自豪,随后他的遁光猛然下挫:“到了!”

    只是须臾,二人的身影,就已在一座巨大的塔楼之前停住。张信仰头上望,只见这楼,虽只是九层屋檐,却高达九百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