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8章 收人头
    洛萨能清晰感到,自己手中宝剑因为他满腔的愤懑而颤动着,那沾满血污甚至还没来得及拭擦的剑刃上,流荧着他的意志。

    是对捍卫人类世界的决心?

    是对来自贵族束缚的不甘?

    是对即将到来命运的抗争?

    洛萨自己都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身躯内燃烧的不屈之魂正在告诉他,他和他手下的剑需要畅饮兽人的鲜血。

    看着洛萨带领狮鹫军团的战士呐喊着冲向那些慌忙爬上河岸的兽人幸存者,杜克笑了。

    没有谁能带着几十斤重的大锤和战斧游泳。

    兽人虽强,但遭到连环计然后又失去了兵刃的兽人,对着全副武装的狮鹫军团,能占便宜?

    他们依然咆哮着,哪怕赤手空拳都朝着人类战士发动猛攻。可惜,缺少了足以轻易砸碎盾牌的重锤和巨斧,他们的攻击不会比树林里的野兽强悍上多少。

    盾击!集体或剑或枪的突刺!

    每五、六个战士战士组成的小战斗群,极为高效地收割着兽人战士的生命。

    而刚刚加入战场的伯瓦尔的骑兵队,则是发挥了最大的杀伤,他们高速冲到下游,在河滩上肆意地砍杀着兽人。

    在兽人渡河处的上游一点的地方,湿漉漉的树林里,火势几乎无法蔓延。突然,一阵震撼的摇晃,好多一人合抱的大树被轻易放倒。

    在一群极为雄壮的兽人簇拥下,部落大酋长黑手*毁灭者来到河边,当最后一棵遮挡视线的大树被亲卫放倒后,眼前部落的惨况映入这位大酋长的眼底。

    惨!

    太惨了!

    数千部落勇士永远地倒在了这条不知名的大河边。他们当中很多是被上流冲下来的大量尖锐木桩扎死,少数是淹死,更多的是被标枪射死以及被河对面的人类士兵围剿死。

    河对岸,几乎是单方面的杀戮还在继续着。

    数十米宽的滚滚洪涛隔绝了黑手派兵前去救援的可能。

    “吼——”黑手在对岸发出了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除此之外,他完全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岸的兽人依旧狂热,依旧奋力,但依然无奈地被屠戮。

    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

    宿命中注定了会成为死敌的两人——日后的艾泽拉斯雄狮安度因*洛萨和如今的大酋长副手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他们两人的目光隔着整条河岸在虚空中对上了。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那种注定你我之间只能活一个的预感,难以言喻。

    当然,对于正站在奥格瑞姆身边的大酋长黑手来说,感觉上,安度因此刻看的就是他。

    看到安度因手里脚底下踩着一个不断挣扎的兽人的背脊,黑手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渺小的人类!如果你还敢杀戮兽人的勇士,我将来会把你的头颅割下来当尿壶!!”

    黑手喊得当然是兽人语。

    这无碍于隔岸相对的洛萨和狮鹫军团战士们意会到类似的意思。一时间,数百人把目光投到了洛萨身上。

    洛萨用左手擦了擦他满是血污的脸,对黑手咧嘴一笑,任谁都能看出,那是一个嘲讽的笑容。

    下一秒,他一手抓住那个挣扎兽人的脑袋,锋利的宝剑先是一剑断喉,尔后用力地来回几剑就把那个兽人的脑袋割了下来。

    左手高高将那颗依然淌着鲜血,面目狰狞的兽人首级高高举起,洛萨同样回以中气十足的咆哮。

    “去你的兽人!乌瑞恩国王万岁!暴风王国万岁!人类万岁——”

    几乎所有人类士兵都在模仿着洛萨,要么高举手中的首级,要么高举起染满鲜血的长剑,一时间,河岸这边完全成为了兽人的地狱,人类战士的天堂!

    “去你的兽人!乌瑞恩国王万岁!暴风王国万岁!人类万岁——”

    豪情万丈,气吞山河,人类拒绝入侵者的愤怒咆哮声直冲云霄。

    整齐的呐喊之后,就是各种各样的讥讽与嘲笑声。

    “哈哈哈!绿皮怪物都去死吧!”

    “来一个我杀一个!”

    “四肢发达的家伙,我们不怕你!”

    人类的挑衅,同样超越了语言。

    大酋长黑手绿色的脸庞……很黑,巨大的战锤一锤子砸到旁边一棵树上,巨大的冲力将整截树干都砸个爆碎,碎末还插伤了旁边的兽人。

    然而,他真的无可奈何。

    岸边,杜克没有再出手。他的法力几乎枯竭,虽然奥火回路依然源源不断地为他提供着法力,但他能清晰感到自己精神力的萎靡。

    今天,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哪怕兽人军团的总战力依然强大,他也知道,自己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极致。

    冥冥中,命运的长河上忽然亮起一点光芒。

    那点光芒对于整条长河来说是如此的微弱,甚至在整个艾泽拉斯亿亿万万生灵的命运之光当中都算不上明亮。

    但杜克毕竟在这片即将沦落到兽人黑暗统治的大地上投下了新的命运火种。

    或许这个火种会熄灭。

    或许这个火种在适合的时候,会有希望之火在当中延伸而出,把恶魔的爪子全都烧掉。

    不管怎么说,这是杜克第一次尝试改变命运的流向。

    似乎,还挺成功的。

    这一仗,暴风王国输了。

    不管是战术上还是战略上,洛萨率领的守军都是失败者。

    足足三千狮鹫军团精锐战士和同等数目的守备军,永远地沉眠在赤脊山的山口。而他们的失败,同样导致了暴风王国战略上的被动——无险可守。

    这一世,得利于石碑湖的湖水比游戏中更多,杜克玩了一把水火同攻。但这依然无法削掉兽人在战力上的优势。

    在短暂的失利过后,古尔丹派出了更多的部落氏族,多线同时入侵艾尔文森林。其攻势绝对比杜克所了解的‘历史’更为迅猛。

    不过那不是杜克能左右的了。

    狮鹫军团的战士们在数日后回到了暴风城。

    在这个时代,人们对于归来的军队有着非常直接的表达方式。

    凯旋的大军,人们会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和热情。

    至于战败的负犬,人们会给予最残酷的唾骂。

    他们本该予以谩骂和嘲笑的。

    对于狮鹫军团,他们的表情却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