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三二章 战略之争
    张信却半点都轻松不起来,心想既有圣灵坐镇,那何不让这两位直接送他过去?

    “还有雷照师兄他们四人,也都是玄宗内诸多顶尖神师中,最可靠的几位,如今又各持异宝。无论任何情况发生,他们都能护住你安然无恙。”

    原空碧语中,饱含森冷之意:“如这次还有人敢动手脚,玄宗必定可让他们后悔此生!”

    张信听明白了,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承担了一部分‘诱饵’的职责。

    心中暗暗苦笑,张信却面不改色:“原师叔找我说悄悄话,应该不会就只为说这些?”

    “你果然很聪明!”

    原空碧眸色复杂的瞪视了张信片刻:“你这十几日闭门不出,只顾着修行,却不知日月总山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吧?”

    “怎么说?”张信的剑眉微扬:“可是与我有关。”

    “就因你的流星火雨,第一天柱宗法相,正与其朋党,极力鼓吹向黑杀谷宣战。要夺回这一南方要地,日后可避免受制于人。”

    “与黑杀谷开战?真能够拿得下来的话,这不是件好事?”

    张信对宗法相的主张,是举双手颇为赞成。黑杀谷控扼着南方那几条地窟,却屡屡给予妖魔方便。

    三年半前,如非是这家的配合,广林山之战,本不该被妖邪突袭围困,

    “可前任第一天柱万俟天藏却认为,如今清肃宗门,才是第一要务,而非是盲目扩张!只有先净化内部,才可免除昔日上官玄昊的悲剧。”

    张信手托着下巴:“唔~,清肃宗门么?这也是好事!”

    原空碧气不打一处来,干脆不理会张信的话,继续说着:“这两方如今都各执一词,一方是认为近年门内弟子日多,圣灵的数量,也远远超过了一千年前,增加了两成之多,所以门中资源日渐紧张,导致内斗频频。”

    “也就是说,这位第一天柱,是想通过战事,将门内的矛盾转嫁?然后如果能占领一些灵山,宗门内的问题,就可迎刃而解了?”

    “宗法相也同样认为门内如今,藏污纳垢,所以不反对清肃宗门。可却认为即便要清肃,也需等战事完结之后。只有如此,玄宗才不会伤筋动骨。三日之前,这位更直斥万俟天藏,说他是欲自损根基。”

    原空碧叹着气:“可万俟天藏另有见解,说宗门这几千年来,在东西两面的扩张,已将北方各家宗门,压迫到了极致。再继续下去,可能会落到昔日北神玄宗那样众叛亲离,被各家针对的处境。又以为宗门这些年来占据的百余座灵山,乱象频发,战事不绝,非但未能壮大宗门,反而牵扯了宗门很大一部分力量。他认为现在的首要之务,是继续稳固东西方向的五家上院,并且加以深耕培植。这些地方不但水土丰饶,且都蕴有大量灵能,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足够支撑宗门未来一万年的物资需求。”

    张信静静倾听到此处,又发表见解:“可即便要休养生息,那黑杀谷的位置,也是至关重要。这里必须攻下不可,否则日月玄宗难得安宁。”

    那里有几条地下暗河,可以使天柱山南面六千里外的妖邪大军通过水路,在短短两天内,就抵达天柱山下,且沿途不会有任何的阻碍。

    之前的广林山,则时日更短,妖邪围困广林时,只用了一天半,就完成了大军集结,使当时正与北神玄宗大战的日月玄宗,措手不及。

    只有在那处建立灵山,或者直接将黑杀谷的几座灵山强夺过来。才可真正将那些妖魔,拒于门户之外。

    “所以万俟天藏也不反对拿下黑杀谷。”

    原空碧平静的解释:“他只是以为,在宗门内部不稳,隐患重重的情形下,攻打黑杀谷并不明智。那时非但南方的那些魔神会介入,北神玄宗也不会坐视的。更会激化与北地仙盟的矛盾,使北地仙盟的成员,倾向于与北神玄宗结盟。所以即便我宗能攻下黑杀谷,也未必就能将之占据。此地战事,可能持续三年,五年,甚至更久。一旦五年之内不能了结战事,他料我宗内部,可能爆发极大危机。就如三年之前,我宗对北神玄宗,明明占据极大优势,可最后却一无所获。”

    张信陷入沉吟:“此言亦有远见!”

    原空碧则有些不满:“怎么感觉你这人,毫无主见?”

    “只听原师叔你的一面之辞,我哪里知道哪方的观点更对?我甚至都不知道如今门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

    张信面色自若:“难道就没人提议,攻打南面的那些魔渊么?”

    可这句问出后,却招来原空碧鄙薄的眼神,就好似在问他是否白痴,

    张信倒也知南面之地因妖修肆掠,较为贫瘠。如今宗门上下,都只想要能看得见的好处,暂时也没有圣灵去坐化镇守了。

    向南面开拓,又如何能及得上抢夺那些成形的灵山?

    可他仍觉悻悻,为此暗暗叹息不已。

    摇了摇头,张信道:“万俟师叔祖,不是已经晋升圣灵了么?”

    日月玄宗的规矩很奇怪,门内所有一应战守诸事,以及每年的财政收支,都由这十位天柱弟子以及宗主共同决断,

    甚至可以直接指挥斗部八殿,包括所有斗战尊者在内的所有门人。

    这规矩是由祖师定立,然后再在他两位弟子手中维持了数千年,由此成为日月玄宗的成规之一。

    据说是那位祖师认为,只有如此,才能保持宗门的朝气与锐气。不能让一些只想着餐风饮露,专心修行的圣灵来理事。

    这也起到了效果,短短七万年,日月玄宗就是当世七大玄宗之一。甚至在整体实力上,已经堪比第三位。

    而之前高据第四位的北神玄宗,也被打到节节败退。

    “可他为人刚直厚道,在弟子中深孚众望,在底层的拥趸之多,可谓是直追昔日的上官玄昊。十大天柱内,更有三人受过他的大恩提携,还有两人与他交情深厚。他要出面的话,便是现在身为第一天柱的宗法相,也难压制。”

    张信则微一摇头,心想这宗门大事,哪里能由交情来决定?所谓的十大天柱,确是风光,可他们的后面,都还有着一大堆人在支撑。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十大天柱也是十三宗系与四大门阀的傀儡。

    不过也有较为自由的,比如宗法相与万俟天藏,还有上官玄昊,背后的人物都性情淡泊,对他们的能力,也还算信任,能放手让他们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