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一章 (2)
    “我告诉你们,赶快放了我,让我上去把主人迎下来。我现在可是主人的奴仆了,主人给我的名字,叫黑四!你们要是敢放肆,一会主人下来,杀光你们,把你们晾干当食物!”黑四得意且有些颤抖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黑四的声音消失后,下面的人似乎在议论着什么,一阵阵哗然争吵的声音响起。

    “臭婊子,你编的故事还真像回事,吗的,十六那白痴我早就想吃他了,就他那身体,别说一下子把他骨头弄碎,就是给他穿透,都他吗容易的很。我看就是你们快活的时候,被你给杀了吧,你不是一天到晚找人快活么,草,今天全部落一起来快活你!!吗的,敢杀我弟弟,草!”

    漫骂声,怪叫声,与黑四的惊恐尖叫交融在一起,让我忍不住想继续看下去。

    “等一下!”一个似乎很威严的声音响起,说他威严,是因为这个声音响起后,下面非常安静,甚至连黑四颤抖的叫声,都为止一顿……

    “你说说你看到的人,他是男是女,长的什么样子,要完完整整的告诉我!”

    黑四紧张的声音,颤抖的说:

    “酋长……您,我……他是个男人,黑发,脸色苍白,似乎不是任何部落的,他的眼睛,我看到后,感觉很冷,从心里散发着寒气,我看到他在十六的胸口轻轻划了几下,然后就伸了进去,仿佛没有任何阻碍,把十六的心脏抓了出来……跟着就让我带他来部落,我看到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根本就不敢反抗……”

    威严的声音轻轻的‘恩’了一声,说:

    “是不是随后你就带他来到了洞口,他让你先下来杀一个,然后把其他的人引上来?”

    “是,是的”黑四颤抖的声音,说。

    “酋长,这婊子在撒谎,她杀了我弟弟,于是编了个谎言,要是真有那个人,他还不早就下来了。”

    “恩,你们让开些,我想这个人应该已经来了……”威严的声音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说。

    “酋长,你也相信……”

    “你给我闭嘴,让开!”

    接着下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议论。看来这个酋长的地位是这里最高的,而且,也很聪明……

    “上面的朋友,下来吧,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是你既然来了,就让我们部落好好的招待你吧。”

    我松开手,跳了下来。

    这是一个不算很大的洞穴,四周许多个通道,同时有一股恶臭,闷骚的古怪味道,让人作呕。

    在我的四周,许多全身**的男男女女,甚至还有些孩子,谨慎的盯着我。

    看到我出现,黑四连滚带爬的来到我的脚下,献媚的说:

    “主人您来了,杀光他们!”

    我踢了她一脚,踢到一边,说:

    “你命令我么,在那蹲着。”说完,不再理会她,而是望了望前方坐在一个人身上的老者。

    同样,他的目光也一直盯着我,我们对视了许久,他双眼寒光一闪,说:

    “十三,上去杀了他,他的身体归你了。”

    “嗖”的一声,在老人身边站出一个人,全身黝黑消瘦,双眼精光闪闪,尤其是手指上指甲,锋利无比,他把指甲放在嘴里裹了裹,狞笑的上下打量着我,添了添嘴唇,沙哑的声音说:

    “酋长已经把你归为我的食物了,这么白的皮肤,让我看的真嫉妒啊,还有,操一操有这样皮肤的人,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真是现在想想就兴奋~~~”说完,双眼露出贪婪淫秽的目光,盯着我身上每一个部位。

    随后突然张开嘴,露出森森的黑色牙齿,伸出手指上的锋利指甲,向我冲了过来,速度飞快,转眼间来到我的面前。

    看着他这野兽一般的进攻,我嗜血残忍的笑了笑,在他及身的刹那间,抓住他的两只手,闪身用力向后一拉,‘咔吧’一声,折断了双手,巨痛引发了十三的凶性,狠狠的一口咬向我的左手。

    接着,我按住他的脖子,狠狠的一扭,在骨碎的声音响起后,用力一拽,把他的头和尸体彻底的分了开,喷出了一身的腥臊血液。

    对着在一边蹲着的黑四说:

    “这个尸体,归你了!”

    同时,手里拿着十三仍在滴血的头,对着他们的酋长轻轻的仍了过去。

    酋长的面色有些难看,缓缓的说:

    “你不是西大陆的人……只有来自东大陆的,才会穿衣服,才会皮肤苍白。你们东大陆就是一群蛮夷,一群废物,穿那衣服,只能降低身体的灵活,有个屁用。皮肤那么苍白,根本就不能帮助保护自己,真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不过,你既然到了我们的部落里,到了我们的洞穴里,就让你出不去!!”

    我没有继续的站在那里听这个酋长说话,刚才把十三的头从身体上硬生生撕下来的感觉,让我兴奋,尤其那鲜血喷发的瞬间,不可否认的,我喜欢上了这里的战斗方式,喜欢上了那敌人的热血喷在身上,敌人恐惧的表情。

    这一切,强烈的刺激着我的兽性,我张开了嘴,同样添了添嘴唇。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冲了过去,展开了血腥的撕杀!!

    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居然主动杀向人群,酋长微微一愣,喊道:

    “杀了他,谁杀了他,十三,十六,和那婊子全归他!!”

    这一句话,让无数的人疯狂了,三具尸体,可以让一个人吃上一个月。在这食物极其紧缺的部落,一个月的食物,对他们来说,除了用‘巨大的诱惑’这五个字来形容以外,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看着这些疯狂的人群,我更加的兴奋,越反抗,越坚强的人,杀起来越有快感,甚至比强奸腾佐织香时的快感都要强烈数倍。

    我兴奋的张开嘴叫了起来,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嚎叫~~~~

    一口咬在身边一个女人的脖子上,咬断了血管,狠狠的一扯,在尖叫中,鲜血喷出,散落到旁边想要来杀我的人眼睛里。在他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他的头已经和身体分开……

    杀戮正在疯狂的进行着,不是盲目的杀戮,而是先杀小孩,再杀女人,最后杀男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用手把一个男人的头拽下来的时候,四周的人群已经倒下了一大半,剩余的人恐惧的看着我,尖叫的向后面的通道跑去……

    我的全身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这里面有我的,但大部分是别人的。紧紧的粘在了身上,让我很不舒服。但是同快感和兴奋相比,这又算的了什么。

    这一刻,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妖兽,一个嗜血的地道的妖兽,应该得到的尊严以及自豪。从开始我就发现自己比较嗜血,看见血就特别容易兴奋,到现在,我终于知道,这就是妖兽!

    一个妖兽必备的天性,嗜血,残忍,让一切生物恐惧!

    可能没有高超完美的智慧,可能没有高尚道德的情操,也可能没有超级无敌的妖术魔功,但是,一定要有一颗无情的心,一个残忍嗜血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才是一个完美的妖兽!

    我的眼睛,第一次闪出了两种不同的目光,左眼血红,右眼紫黑,很明显的光!!这是我在地上血液中的倒影,看到的。

    地面上无数的尸体,渐渐干枯的血稠,以及我两只诡异的眼睛散发的两种不同的目光,残忍狞笑着盯着已经开始颤抖的酋长,拖着地面上血迹,走了过去,来到了酋长的身边,仔细一看,笑了出来。

    怪不得他没有向其他人一样,都跑进了通道,仿佛受惊的耗子一样,小心恐惧的看着我,似乎只要我略有杀戮的举动,就会逃散一般。

    因为这个酋长,并不是我开始看到的,坐在一个人的身上。

    而是——长在了下面那个人的后背上!!

    从那接触点来看,是被人先用强猛的火焰燃烧,最后在被烤的滴出人油的时候,硬生生的把他们连在了一起,致使这些肉重新生长后,紧紧的长在了一起。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跑,因为——他身下的那个人,已经被我嗜血的屠杀吓的昏迷了……

    我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酋长颤抖的脸,把双手厚厚的血渍擦到了他的脸上,狞笑的说:

    “这次你要怎么感谢我,给你们弄来这么多食物,够活着的人吃很长时间了吧。”

    酋长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尤其是看到我的两只不同颜色的眼睛后,更是如此,低声自语: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我听后,哈哈大笑,说:

    “我本来就不是人,我是妖,我是魔!我是妖兽,嗜血的妖兽,残忍无情的妖兽!!”

    说完,微笑的看着不停的敲打着身下那个人的酋长,接着说:

    “我帮你把他叫醒吧……”同时,我的手,放在了他身下那人的头上,手指一使劲,“喀吧”一下。跟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在他的头上按出了五个血洞,用力一扣,把那块连带着头发的头骨抓了出来,拉出了许多粘稠的白色细丝,仍在了酋长的身上。

    酋长惊呆了,看着身下的那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嘴唇哆嗦的说:

    “你,你到底要怎样……”

    “终于肯合作了么,我的要求很简单,告诉我你知不知道火妖!!”我轻轻的,在他的身上擦着手上的粘稠,说。

    酋长脸色一变,颤抖的说:

    “我不知道……火妖,从来没听说过,真的!”

    我摇了摇头,如果他的脸色不变的话,说不定我的怀疑会小一些,但是现在,我的怀疑已经很强烈了。

    做了这么多,从开始的在他脸上擦血,到残忍的杀了他身下的那人,最后特意把头骨扣出来仍在他身上,这一切,都是为了彻底的让他恐惧,只要他恐惧了,那么就不可能再仔细的完美的掩饰自己的秘密。

    这个时候,只要稍微的涉及到他的秘密,他就会很不自然,不能控制的在脸上表露出来!

    所以,刚才脸色的一变,暴露了他内心的秘密,他对火妖这个名字很敏感……

    我的手慢慢的从他的身上划到了与身下那个人的连接处,用指甲轻轻的划着他们之间的连接痕迹。酋长的身体随着我的每一下轻微的移动而强烈的颤抖着,几乎是哭音的说:

    “我真的不知道火妖,真的不知道……”

    “看来你还是不说实话,难道这个秘密比你的生命还要重要?”说完,我的手指在连接处,狠狠的戳了进去,酋长惨叫着似乎想要反抗,我嘿嘿一笑,手指顺着连接的伤痕向下一划,然后踩住下面的尸体,狠狠的推了酋长一下,在他的惨叫声中,硬生生的,把他彻底的与身下的那人分开。

    看着倒在地上,已经疼痛的陷入昏迷的酋长,我走了过去,再次的问:

    “我再问你一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火妖!!”

    昏迷的酋长只是嘴皮子微微动了动,但是没有说话,于是狠狠在他的伤口踢了一脚,这个方法果然有效,酋长马上猛的睁开眼睛,喘着气虚弱的说:

    “我知道,我……我,他们……唉,我真的不知道,你让我瞎编我现在也没有力气编了,你杀了我吧……”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我有些疑惑,心中一动,想到了他的伤口,于是说:

    “妖!”酋长一愣,虚弱的看着我,说:

    “您要什么?我全给您……”

    我眉头一皱,接着说:

    “火!”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听到火这个字,酋长马上脸色大变!随后似乎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问,苦笑的说:

    “我真的不知道火妖。因为我以前被人用火烧过,所以一听到火,就会想起我当时的经历……”

    我看着倒在地上,一脸委屈的酋长,叹了口气,一脚踢碎了他的头,低声自语:

    “废物!”

    同时看着四周在通道内惊恐的人群,阴森的说:

    “从今天开始,我是你们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