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37 猎杀恶魔
    真是太可怕了。

    这只恶魔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只是外形丑陋,行动迟钝,除了会喷出强烈腐蚀xing的黄水,身上掉落的ro块具有强大的繁殖xing之外,似乎就没什么优点了。面对统治局安全警卫的攻击,它就像是一个缓慢移动的靶子。它的外表因为呈现融化的状态,所以会给人一种脆弱的错觉,没有被狂风骤雨般的饱和弹yào攻击撕碎令人ting惊讶。在被打成筛子之后,仍旧没有死亡的迹象,这一点同样让人心底发máo。可是,它竟然能够发sè威力巨大的震dàng冲击bo,简直是看似无害的乌龟突然lu出白森森的牙齿。

    我的心脏还在砰砰直跳,心有余悸,在被击中的建筑中,穿透飞扬的尘土寻找那个可能存在的身影。如果被直接击中的话,席森神父铁定是活不下来了,不过席森神父的超能力是控制气压。说到底,恶魔的这一炮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力量应该仍旧是以空气为媒介进行传播,所以能够控制气压的席森神父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打倒。

    该说是幸好被攻击的是席森神父吗?如果恶魔选择其他人为目标,至少崔蒂没多大可能幸免于难。

    在发sè一发炮弹之后,恶魔又恢复原本慢腾腾的模样。它的身体在原地摇摆,显得弱不禁风,不住被安全警卫的密集sè击打得踉跄,可这种模样反而衬托出它的可怕,这个家伙到底被击中多少发子弹了?它的身体原本就被削掉了三分之一,可现在缺失的部分仍旧只是三分之一。我不知道它何时会再来一发,它看上去就像是在为第二个目标该选谁而犹豫。

    我可不想被它当成靶子,所以当它向我转过身体的时候,我立刻跑像近旁的一层式建筑,借助墙体隔离它的视线,再从另一边的窗口出去。我尽量藏在恶魔的背后,向被挖了一个大的建筑跑去,很快我就看到那个魁梧的身影从miméng的沙尘中走了出来。

    而在另一个方向,近江和崔蒂也已经汇合。近江仍旧是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抓住电锯的轻松又冷静的模样,她和我的目光对上,轻轻点头示意。崔蒂则一副惊恐后怕的表情盯着被震dàng炮摧毁的建筑,昏黄的路灯灯光下,她的脸就好似被冻僵了一样。

    我们都没有用声音打招呼,生怕在这个时候惊动那只恐怖的恶魔。这点和想要吸引恶魔注意力的初衷有些偏差,可我们实在是被这只恶魔的攻击吓了一跳。

    席森神父的教服式外套变得皱巴巴,好几处地方出现明显的破口,就像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一样。他的表情和衣装一样狼狈,但似乎除了一些擦伤之外,并没有严重的伤势。他的脸上同样还残留着心有余悸的表情,站在街道对面朝我们打手势。

    他的意思是:主动攻击这只恶魔。

    崔蒂用惊诧又惊惧的目光在席森神父和恶魔两者之间转来转去,有些犹豫不决。她的害怕和犹豫可以理解,可是如果不去进攻的话,这只恶魔似乎很难在安全警卫的攻击中死掉,选择逃跑的话,就将等于将后背暴lu给这个恐怖的家伙,让它能够悠闲地锁定我们其中一个,用强大的震dàngbo炮将我们逐一击破。

    若果真出现这种情况,在我们完全逃离它的攻击范围前,至少会死一个人吧。而且,既然这只恶魔能够通过电话亭的线路追踪我们,难免不会在我们远离之后重施故技。只有在这里干掉它,说不定还要干掉四只安全警卫,才能保证暂时安全。…,

    当然,虽然席森神父认为安全警卫对我们有敌意,但是在恶魔存在的情况下,它们并没有主动攻击我们,如果我们在干掉恶魔后和它们发生冲突,一定会被安全网络系统列入黑名单吧。

    我能想像,在干掉这四只安全警卫后,更多的安全警卫会如同捍卫领地的蚂蚁般蜂拥而来。

    就像席森神父当初警告的那样,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不过,我终究还是不能把那些大学生当作弃子,也仍旧觉得自己等人可以应付事后的麻烦。

    于是我二话不说,抓紧折叠刀,在地上做出蹲居式起跑的动作。

    恶魔背对着我,距离只有十米远,安全警卫的子弹好似蓝sè流光般从右侧sè来,仿佛恶魔的身体具有某种吸引力般,一个不漏地消失在它的身体中。之前一直没有出现流弹,若是恶魔仍旧乖乖挨打,那么等会也应该不会出现吧。

    我对自己鼓劲,深深吸了一口气。随着空气被吸入肺部,心脏也好似被这口气紧紧压成一团。

    另一边的近江拉响了电锯的马达,崔蒂也开始开枪sè击,席森神父同样施展出超能力,召唤出一阵又一阵的狂风和旋风,尝试借助气压和风的力量将被马达声和子弹吸引了注意力的恶魔困在原地。

    没有太大的效果,恶魔本身的移动就慢,在空气的压力下,也不见得比之前更慢。

    “神父!停下!”我喊道。

    在气流放缓的刹那,我蹬ti起跑!

    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脏的跳动开始变得沉重而缓慢,就像是绑着一块巨大的石头,然而这些器官的运作却比平时更加ji烈。我并不是第一次进入这种状态,可是每一次都觉得十分新鲜。

    世界变得缓慢,我甚至有心情转头看了一眼安全警卫的方向。在这种高速疾驰的状态下,视野也似乎变得比往时更加清晰。那些子弹仍旧以恐怖的速度在半空飞行,挡在弹道前的空气被挤压,在子弹的尾端则留下长长的皱折痕迹。

    这些子弹如同针状,大概不是火yào推动的吧,弹壳包围着蓝sè的荧光。当它们sè进恶魔的体内就会产生细微的爆炸。在大多数事物都变得缓慢的视野中,唯独这些子弹的sè击仍旧是那般密集迅速,虽然能够看到细节,但转眼之间,密密麻麻的血ro已经从恶魔身上炸开。

    尽管如此,这些爆炸并不能完全抑制恶魔血ro的繁殖,这些新生的血ro在黄水的滋润下,不断填补蜂窝状的伤口。按照这种破坏和弥补的速度,恐怕在数个小时内,恶魔都难以被摧毁。

    我要做的就是打破这个平衡,如果我手中的折叠刀能够杀死灰雾构成的法术,那么应该也能对灰雾构成的恶魔产生影响。哪怕是不能杀死它,只要能抑制这种血ro的繁殖力,统治局的安全警卫就能消灭它。

    恶魔被近江那边传来的电锯声吸引了,我清晰看到它的腹部开始鼓动。近江也似乎正打算往这边赶来,崔蒂的手枪子弹接二连三打进恶魔的ro里,然后被渗出的黄水和蠕动的ro块消化掉。就在这一切刚开始的时候,我终于顶着变得如海水一样沉重的空气来到恶魔的身边。

    它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更像是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敌人已经来到自己身边。它的破坏力惊人,可是反应力和感知力却极为低下,除了能够通过电话网络进行移动之外,我不觉得它比地狱犬的威胁更大。就像是重复过千百次的感觉,大脑不必思考,让身体自然带动手臂,折叠刀在我的眼前切割十七次。…,

    在缓慢的世界里,折叠刀挥出的速度就却像是快镜头一般。我不知道在外面的人看来到底是怎样的光景,但那一定很可怕。

    虽然,被我切割的部位并不是正在承受统治局安全警卫饱和攻击的后背,但是,如果这把折叠刀真的能对灰雾所构成的事物产生影响的话,无论伤口在什么地方,都应该能够起作用。

    当刀刃斩进这具宛如融化般的**,我能够感受到一种越深入就越坚韧的抵抗,这让我如果要切断它的头颅或四肢,就必须ā上更大的力量,而又势必让挥刀的速度降低。可我并不需要亲自斩杀它,只需要让折叠刀所具备的神秘干扰xing抵消它的再生能力。

    我在高速移动的剩余时间用完前,不断攻击恶魔的头部、颈部、x膛、手臂、腹部、跨部、大ti。我从他的侧面来到正面,将匕首扎进它之前用来的发sè震dàngbo的嘴部,又来到它侧面,重复之前的十七分割。

    要做到这种事情当然不容易。

    危险来自于因为高速移动而让崔蒂无法识别,因而无意中朝我sè来的子弹。当我用折叠刀将子弹击落时,体会到子弹那小小身躯上传来的沉重力量。

    有那么一小会,我、恶魔和统治局安全警卫几乎在一条直线上,如果说普通手枪的子弹只是让我的手腕感到沉重的话,那么偶然穿透恶魔的安全警卫的子弹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了,你们得知道,就算在缓慢的视野里,它是唯一的例外。我不知道它到底会从什么部位穿透恶魔的**,我和恶魔距离如此之近,让我必须冒着被近距离击中的危险在微毫之间躲过它。除此之外,还可能有偏离恶魔**的流弹。

    幸运的是我在这种高速移动的状态,反应力和动态视力都具备相应的水准,让我能够在全神贯注的时候更容易看清这些子弹的轨迹,产生出更敏锐的危机直觉。

    所以,我仍旧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最后向近江的方向脱离时,我注意到恶魔鼓动腹部的动作停顿下来,也许恶魔之前鼓动腹部的细微动作是发sè震dàngbo的准备动作,现在它无法完成了。

    它很痛苦,它本来就是一副痛苦的模样,只是被我的折叠刀切割后,那种痛苦的意志似乎被进一步放大了。我不知道它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感受,因为我觉得它一直在追求痛苦,说不定我的攻击正合了它的胃口。

    真是恶心的怪物。我不由得想到,追求痛苦,散播痛苦,某种意义上和追求快乐,传递快乐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最终获得的东西截然相反。正常的人类又有谁希望自己痛苦呢?因此,这才是我们视之为“恶魔”的关键所在吧。

    在这一点上,它比那只拥有人xing化情绪,会因为自己被伤害而恼怒的地狱犬更符合“恶魔”的称谓。

    高速移动的时间结束,好似鱼儿离开水面的窒息感将我淹没。那种想要呼吸却因为内脏衰竭而无法进行的感觉,那种虚弱得让人不禁联想到生命透支的后怕,无论复习了多少次都无法习惯。来自身体的直觉最真切地反应出自己受到的伤害,尽管如此,却有一种模糊的念头却在告诉我,我还可以继续下去。

    一具身体在背后支撑着我没有在这种强烈的虚弱感中倒下,我看不到那人的脸,但熟悉的温度和轮廓都在告诉我身后的是谁。是近江,她手中的电锯扔在嗡嗡作响。我之前看到她冲了上来,可是还没来到恶魔面前时,我已经结束进攻。…,

    她向后退了一步,我感觉到支撑物变成了冰冷坚硬的行李箱,然后电锯从我身侧飞了出去,以呼啸之姿贯穿了前方的恶魔。

    恶魔本来就站不稳的身体被贯穿的力量带动着向后倒去,又被从后背冒出的锯片支撑着没有倒下,飞速旋转的链锯持续溅起屑沫状的血ro和喷泉一般的黄水,又在黄水的腐蚀下冒起白烟。因为恶魔体失衡倒下而失去标靶的安全警卫的子弹划破空气,sè进街口尽头的浓雾中,远远传来钉上什么东西的声响。

    不知道是折叠刀的切割奏效了,还是电锯的伤害成为了压垮恶魔的最后一丝稻草。恶魔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末路,在安全警卫的饱和攻击中不断挣扎,可在电锯彻底被腐蚀前,它根本就无法移动身体。从背后穿出的锯片扎进地面,就好似一根神圣的木桩将它钉死在原地。

    我不知道安全警卫在这段时间到底发sè了多少弹yào,可它们似乎永远都不会顾虑会有弹yào耗尽的一天。重新汇聚到恶魔身上的子弹给恶魔造成的伤害,正在迅速压倒恶魔的再生能力。恶魔好似回光返照一般,向半空发sè了一发让整条街的空气都在颤抖的震dàng炮,之后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就好似填充身体的血ro都被掏空,只剩下勾勒结构的线条。这些线条又重新扭曲为一串串灰sè的代码,似乎想要逃回电话网路中。

    安全警卫的子弹也开始失效,直接穿透代码线,bo及周围的建筑。幸好我们早就躲开了可能会被殃及的线路,这才能以旁观者的角度感叹这种子弹的威力。被子弹击中的建筑都变成了蜂窝,然后墙体就这么垮了下来。

    在四个安全警卫停下sè击前的短短时间里,街口末端的建筑被彻底摧毁了两座,倾塌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完全失效,安全警卫停止攻击,嘴巴一合,将枪口又吞了回去。灰sè的代码串在原地一阵盘旋,随后就钻进不远处的电话亭中,安全警卫对此没有反应。那座电话亭的铃声再次响起,但只响了一声,就似乎被什么东西截断了。紧接着,整个电话亭好似装了几十斤的炸yào,发出轰然一声,在火光中被炸飞到半空。

    看到这种爽利的场面,虽然不明白安全网络系统到底做了些什么,但还是令人想吹声口哨。如果现场允许,我想要co根庆祝胜利的烟,不过我知道,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现在该轮到我们为那四个安全警卫头疼了。

    安全警卫在原地呈现待机的状态,似乎在接收来自安全网络的指示,紧接着,那长长的脖子就整齐地朝我们扭过来。它们的脸像面具一样,拥有像极了死人脸的呆滞和苍白,看上去并没有眼球之类的组织。尽管如此,它们仍旧是“活”的,我想这里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充满冷酷和恶意的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嘿,我们刚帮忙杀死那只怪物!”崔蒂大叫一声,但是安全警卫不为所动,好似在观察我们一般,诡异地扭动头部。

    虽然没有马上开战,但我觉得它们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四个人里,也许只有席森神父在安全名单内,也许连他也会因为安全网络系统的权限unlàn状态而被列为攻击目标,因为他并不是原居民。

    “席森神父,这些家伙有什么弱点?”我问到。

    “几乎没有缺点。”席森神父ro了ro脸颊,“这种安全警卫大概是最低级量产型号中的最完美形态。它们的身体很硬,对环境的适应力也很强。武器你也看到了,就是那种奇怪的枪械。看到它们的四肢了吗?它们和猩猩一样灵活,几乎可以在各种环境下攀爬跳跃,要阻止它们,除非将它们埋进钢筋水泥里。唯一能够谈得上弱点的地方,也许就是它们的关节,如果可以的话把它们的头部摧毁也能停止它们的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