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6章 烧烤怎能没有孜然?
    洛萨拍了拍年轻的伯瓦尔的肩膀:“我们走。详细的事回头再说。既然获加阁下能如约将兽人拖那么久,那么他的后手必然也是有的。”

    “后手!?”伯瓦尔的好奇心快爆了。

    “先走!”洛萨说一不二。

    狮鹫军团和伯瓦尔的300人骑兵队,赶在兽人大军冲下山之前穿过了山下一片树林,顺着来时搭好的浮桥和木桥,渡过一条水位相当低的河。

    感受着春天湿润的空气,看了看低下的水位,洛萨若有所思。

    兽人,来了。

    当洛萨和狮鹫军团最后一名战士走过浮桥、踏上对面河滩的一瞬间,本已震耳欲聋的兽人咆哮声浪霍然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兽人们刺耳的怪叫声狠狠地扎痛了洛萨、伯瓦尔等人的耳膜。

    比在赤脊山更恐怖的绿色浪潮从那片刚走过的小树林里挤出来。每一个树木的间隙,都有提着武器的咆哮兽人杀出来。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洛萨不得不扭头才能将兽人那条不断高速拓宽的战线收入眼底。

    依然是那个气吞山河的气势。

    年轻的伯瓦尔没太大感觉,但洛萨和西莫斯眯起眼睛、认真地看着那些鬼画符似的杂乱旗号,随即再次变了脸色。

    “见鬼,这些绿皮增兵了。”

    洛萨尽管不是太分得清,他依然本能地感觉,起码多了三成他没见过的旗子。跟西莫斯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不管是按照约定,还是军事常识驱使,他们都不能再撤了。

    狮鹫军团再一次执行断后任务。

    一千五百名士兵在刚离开河滩的地方,沿着河岸组成五百人一列的三横列。

    受伤不算太重的战士挣扎着从车子上爬下来,几乎是用撑的,愣是站到了自己的袍泽后面,组成孱弱的第四横列。

    就在这时候,洛萨蓦然发现,杜克已经飘过整个树林,轻轻地飘到他的面前。

    洛萨知道这是法师的【缓落术】,但用缓落术用得如此精准,眼前这位神秘的法师阁下,实力深不可测啊!

    “你好,获加阁下。”洛萨主动打招呼。

    “你好,洛萨爵士,看来我们似乎建立起初步的互信了。”在杜克说好的后手当中,也是让洛萨在稍微远离河滩的河岸上整军列阵的,杜克用苍老的声音转口问道:“你似乎不担心我现在才害你一把?”

    “没什么,大不了将刚捡回来的性命以同样的理由再丢一次罢了。”洛萨露出一个豪迈爽朗的笑容:“而且,我不信你会害我,因为我们都是人类。”

    “对,因为我们都是人类。”

    很奇异地,这两个年龄上相差了至少二十岁的人轻易找到了共同点。

    “刚才跟那个施法者的战斗如何?”看到杜克出现,洛萨满面笑吟吟的。结果是肯定的,问题是赢多少而已。

    杜克也没说话,将兽人术士那把散发着邪气的骷髅头法杖一手丢出来,法杖上的冤魂似乎吸收到凶兽的血液,变得没那么凶暴,但依然是凶气逼人。

    “拿回去给暴风城的高阶牧师处理下。我想你们那边会有人感兴趣的。”

    “嘶。”洛萨、西莫斯、弗塔根三个同时偷偷倒抽一口凉气。

    法师的战争的确无比神秘。

    但谁都知道,能打败对方是一回事。

    干掉对方又是另外一回事。

    干掉已经比打败难度高了不止一倍。

    现在,这个神秘的获加竟然在成千上万的兽人虎视眈眈之下,上演了一幕法师版的斩将夺旗?

    这是何等的伟力啊!

    想到之前杜克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压制了两波兽人的狂攻,救下整个狮鹫军团,再联想到这次阵前击杀对方强大的施法者。

    三人不由得将杜克的评价拔高了无数层。

    但是,杜克的表演尚未结束。

    眼看冲得最快的兽人已经冲到河滩上,即将下水,洛萨等人的心又忽地吊到半空中。

    这条临边长河的水并不深,对于人类来说,没到腰间的水在高大魁梧的兽人眼里只是大腿那么深,根本不是事儿。

    如果任由兽人冲锋的话,用不了几分钟,兽人大军前锋就会渡过河跟狮鹫军团接战了。

    感受到三位军界大佬的视线,杜克轻轻一笑,然后朝兽人那边举起了右手。

    虚空中,二十四只法师之手立现。

    它们跟杜克的右手掌有着同样的姿势。

    六秒钟的念咒看似很漫长,不过在大军对阵之下,也就等于短短一瞬。

    在洛萨等人的注目当中,十二个火球打飞了,歪歪斜斜地飞到了天空上,绽放出一个个烟花似的大火团。

    另外十二个则射到了对面的树林里,瞬间把树林点燃。

    这十二个火球很好地演绎了什么叫做**,火势居然一下子蔓延开。

    喝了恶魔之血的兽人很暴躁,很勇猛,但不等于是完全失去理智的狂战士,还是有太多东西会让他们本能地惧怕,比如烈焰。

    数不清的兽人眨眼间变成了会奔跑的人形火炬。

    他们或是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又或者在比较有脑子的家伙带领下,发疯似的冲到河里扑灭自己身上的烈火。

    洛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嘴巴蠕蠕地,终究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现在还是春季,我们刚才经过树林的时候,那里还是很潮湿的啊。”

    杜克白了洛萨一眼:“我可以把数里之地暂时化作冰原,为什么不能稍微蒸干一下那个小树林?”

    西莫斯也好,伯瓦尔也好,洛萨也罢,他们完全呆掉了。

    好恐怖的魔力总量!

    这家伙真的是人吗?

    没错,杜克用的正是【达松的酷热熔炉】,他的法力并不足以让整个树林酷热到自燃,但稍微蒸干一下,还是办得到的。

    这就是他继承了来自太阳王的【奥火回路】的最大好处了。尽管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天空法师,但三个月的闭关,让杜克拥有了远超大部分天空法师的恐怖法力总量,甚至跟很多晨星法师相比,在魔力总量上杜克也丝毫不虚。

    杜克一招火计,的确牛逼哄哄的,目测上去,至少有两、三千兽人葬身火海。

    然而跟杜克之前算无遗策的表现相比,看着大几千兽人冲到河里逃过一劫,洛萨就不禁眼角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