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5章 惹毛酋长的人有危险
    周围,正在激烈地发生爆炸。

    强烈的冲击波瞒过了兽人术士的感知,他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傲慢无比的人类居然会做出背后捅刀子这样的卑鄙事。

    当然,他更加不会想到,是某个系统精灵自作主张干的。

    所以,当他感到一把锋利的剑,避过了他左边背后的肩甲骨,斜斜刺入他的心脏时,他脸上尽是不信!

    “你……”他很想骂,但是系统精灵怕他不死,一口气把剑锋在他心脏了搅了好几圈,几乎剜成肉末……

    一切皆在爆炸的掩饰当中,不为外人所知。

    旁边早已退开的兽人,原本一面期盼地看着己方的术士大发神威,他们很快就发现不对了。

    原本气势汹汹的【暗影箭】飞到一半就失去了准头,头一歪就射到了山地上,将好大一片区域染成深黯的黑色。但那个神秘人类的火球一个接一个轰炸在巴尔撒的身上。

    大概在三分之一火球轰完之后,巴尔撒的防护力就开始消退了。

    三分之二过后,巴尔撒体表的魔力已然全部消散,但流淌在体内的高纯度魔力依旧在抗拒着【炎爆术】的低纯度魔力。

    这在一众兽人战士看来,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个人类好残忍哪!明明可以一个强力火球解决巴尔撒的,非要炫酷地弄出一百多个火球出来,一个一个丢上去。

    这分明是虐杀啊!

    随着最后一个火球丢中巴尔撒,这个满腔不甘、浑身焦黑的兽人术士终究是咽气了。

    为了掩饰自己干坏事,系统精灵非常乖巧地赶在火焰完全吞噬巴尔撒之前,一把将巴尔撒的法杖用【法师之手】抢过来。

    恢复理智的杜克,回过神来的第一瞬就发现,自家系统精灵献宝一样把对方的法杖作为战利品送过来,杜克先是一愣,随即发出“哈哈哈哈”的狂笑声。

    狂傲的笑声再次刺激了兽人的神经。

    法术的战争,他们不懂。

    这无碍于知道,对方玩了一手斩将夺旗。

    刚才也是这个黑袍人类,让他们即将猎杀人类那边大人物的美梦变成泡影。不知不觉,这些勇猛的兽人战士……怕了!

    “哈哈哈!还有谁?还有谁!?”杜克似乎受到【傲慢】余波的影响,极为嚣张地挥舞着兽人术士的骷髅法杖。

    看到下面千千万万的兽人犹豫不前,杜克狂笑着,一手扬起自己的黑色披风,转身将身影没入要塞之中。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居然没有一个酋长,甚至没有一个兽人敢上前一步,试探一下杜克是否离去。

    突然,一个巨大凶暴的身影从兽人大军的后阵冲来,如同被猛兽惊飞的鸟雀,兽人们纷纷受惊似的左右散开。

    “你们在干什么?我的命令是让你们进攻!进攻!再进攻!消灭看到的一切人类战士!你们在这里发呆什么?人类都杀光了吗?人类酋长的人头呢?”

    来的是部落名义上的大酋长——黑手*毁灭者!

    “不,我们……那个……”在那个小酋长断断续续的陈述当中,黑手终于听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了。

    “什么!?你们这群玷污了部落荣耀的废物!”没有再给那个小酋长辩解的余地,巨大的战锤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可怖的弧线,难以言喻的巨力轰在那个小酋长的头上。

    这位尚算勇武的兽人酋长,整个上半身被硬生生砸成肉酱。

    挥舞着沾满血肉的战锤,黑手愤怒朝山顶方向一指:“伟大的部落不需要怯弱的兽人——给我追!”

    在大酋长的愤怒驱使下,一度停滞的绿色洪流再次开始涌动。兽人几乎砸毁了所有能看到的人类建筑。在穿过山顶要塞的通道来到后山时。兽人看到了人类军队的尾巴。

    他们正以并不快的速度,进入山下的树林。

    从有树林的地方开始,那就是艾尔文森林的地界了。

    “追!”

    身后就是大酋长,兽人们一来失去了退路,二来他们也为自己刚才的胆怯而羞愧。他们愤怒地咆哮着,挥舞着战斧和战锤,从山上倾泻而下。

    兽人的异动,很自然惊动了正在后阵的洛萨,他跟刚回合的西莫斯将军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里的凝重。

    西莫斯开口:“真是可怕的一位阁下,不光自己无比强大,还居然将那群绿皮怪物的行动模式摸得如此清楚。”

    洛萨刚想说什么,赫然发现一支骑兵向他赶来,洛萨一眼就看出,那是贵族的骑兵队,带头的赫然是伯瓦尔*弗塔根公爵。

    “喔——索拉丁大帝在上,洛萨!你活下来了!”伯瓦尔毫不掩饰自己的狂喜,他勒着喘着粗气的马,翻身就跳下来,给了洛萨一个用力的拥抱,两位真汉子的盔甲撞击声,听起来是这么地悦耳。

    “我也以为自己会死的。”看到伯瓦尔冒死赶回来助阵,洛萨同样感动非常。身为撤退队伍的最高指挥,身为一个地位崇高的公爵,伯瓦尔完全可以一走了之,或者派部下来接应就行,但伯瓦尔来了,而且把所有贵族的私人骑兵都搜刮了过来。

    环视四周,看着相当凄惨的狮鹫军团战士,伯瓦尔的眼眶有点湿润了。

    “你们干得很好了。”伯瓦尔将视线放到那支从山上倾泻而下的洪流:“你们先撤,我趁着对方落山进入树林之前,帮你们反冲锋一波。”

    骑马向高地冲锋,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常规状态下,若是要掩护狮鹫军团,这就是唯一的办法了。

    这时候西莫斯说话了,指着那个在绿色洪流之前施施然飘下山的黑点:“看来,没那个必要了,那位阁下来了。”

    伯瓦尔注意到,洛萨脸上有着明晰的、松一口气的表情。

    “哪位阁下?”

    洛萨叹气:“他在法师传讯里自称‘百手死神获加’,是那个杜克*马库斯的老师。”

    西莫斯补了一句:“一个非常厉害的高阶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