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二七章 月灵上师
    “那激光矩阵呢?”

    “激光矩阵,由密布于外太空的三百六十五门浮游激光炮组成,可以无死角的覆盖天穹大陆所有地域。就似主人之前说的,这种武器,就好似是你们的三昧离火神光与大日琉璃神光。”

    其实叶若也没见过那所谓的‘三昧离火神光’与‘大日琉璃神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不过这不妨碍她的解说。

    “因为资源不足,若儿暂时只能制造出波长频率671nm至635nm的红激光。预估这种红激光炮射发到地面时的杀伤力,大概可与主人你们的三十到三十五级的术法相当,极限可以达到三十五级,在三秒内,很轻易的将两米厚的钢板烧穿。且这激光矩阵,不但反应极快,也很精准。”

    张信却不禁眉头微蹙:“威力是不错,可我大概猜得到,这浮游激光炮的弱点,与透镜式聚光炮相同?”

    “差不多吧?不过激光炮受到的影响,还要更大一些。而且”

    叶若的语声一顿:“这套天基防卫系统,需要至少八个月才能全部完成。即便降低要求,以形成基本的初始战力为第一优先,那也要三个月。主人如果急着想要自保能力的话,若儿只怕是帮不上忙。除非是若儿能在这半个月内,发射第二枚火箭升空,可以将时间大幅提前。”

    “三个月么?”

    张信眼神微凝,这个时间,实在长了点

    虽说今日事后,自己必会得神海峰的全力支持,宗门也会对己重视有加。貌似是安全的,可张信还是感觉很不靠谱,自己的性命,在很大程度上,需取决于他人,

    所以在这一到两个月内,他必须取得足够护身之力。

    可既然这天基系统急不来的话,那他就只能从其他方向着手了,

    “那就以尽快形成战力为第一优先!”

    张信此时,却又忽然想起一事:“对了,稍后我可再炼制一些零件给你。”

    刚才使用大衍摘星阵的时间,虽是短暂。可已将所有有关于抗‘干扰’的灵符,以及相应的法阵结构,完全记下。

    且不出意料的话,他今天就可以换一座更好的灵居,更好的炼炉。

    “零件?什么用处的零件?”叶若不解的问着。

    “可以帮你再次发射飞行器。”

    张信建议着:“今天研究这座大衍摘星阵的时候,我略有所得,或者能帮到你。如果我没料错的话,阵中篆刻那些符文,不但可助人抵御辐射,还可助你与卫星通信,甚至欺瞒灵师与妖魔的灵感。不过这次规模比较大,说是符阵可能更妥当,需要直径至少三米半的曲面,且结构极其坚硬。”

    “那就嵌在整流罩里吧!”

    叶若眼眸微亮:“我先设计火箭图纸!然后把整流罩的模样,发给主人看!”

    “你尽快!”

    张信心想自己现在的时间可不多,他估计自己最多半个月内,就会被送往日月本山。

    那个时候,若儿与基地的联系,会变得极其艰难。他可不认为叶若的探测器,能够进入到日月本山附近。哪怕是侥幸潜入,也没可能生存太久。

    那可是日月山,最严密的所在,也是灵师神师密集之地,光是常驻的圣灵上师,就达八十位之巨。

    好在如今这天上,还有着一颗卫星,以后的联系虽困难,却不会断绝。

    不过他现在要想做什么的话,那就得尽快了。

    “除此之外,再帮我重新设计一下庚甲术的结构图”

    “庚甲术?主人还没死心啊喵?”

    叶若有些不解:“构造出十二期的舰用合金装甲,这已经是极限了。主人要想更进一步的话,最好还是等您灵能入微的时候再说。”

    “那如果我能事先炼制出几件零件呢?”

    张信目光凝然的问:“如果那电池模块什么的关键零件,我事先就炼制妥当,这庚甲术能不能进一步强化?”

    这是他从灵师的法宝内置,得来的灵感。既然自己能炼出‘太乙紫金莲’,内置入金灵力士的体内,那么其他的部位为何就不可以?

    只是各个零件的接口,需要他在使用灵术时,进行一些更精微的操纵,

    可这难度比之他直接构造,不知降低了多少。

    如非是那‘核聚变发动机’,张信实在没法自己炼制出来,他接下来都不想再炼制类似于‘太乙紫金莲’的法宝。

    腾出来炼制一件防身之宝,岂非更好?

    “提前制作出来,然后再加载么?”

    叶若陷入了凝思:“这倒也是个思路,应该可以的!那我这就去为主人设计图纸,把那些可以外接的零件,都尽量摘出。”

    而此时张信,又想起了之前在鸦巢附近,叶若说的‘反物质’。

    从鸦巢回归,他正沮丧消沉,一时没想过去问,之后参加观星术的考核,也没时间去问。

    正想开口,张信就发觉眼前雷照三人,似已放松了戒备,他立时停住了与叶若的交流,闭口一言不发。

    而此时雷照,更袍袖一卷,以浩荡灵能将张信裹挟而起,随后直遁长空。

    ※※※※

    果不出张信所料,仅仅两刻钟之后,他就被带到了藏灵山上院的枢机殿内,见到了那位月灵上师。

    这位藏灵山监院,是宗门不到十二人的天域圣灵之一。张信前世身为上官玄昊之时,并无缘与之见面,亦不知其性情如何。

    他只听过一些关于这人的传闻,据说是性情寡淡,一心向道,独自镇守藏灵山上院三百年,深得部属敬崇。且与本山斗部八殿的纯钧殿尊庄玄照,互为挚友。

    可就在三年半前的广林山之战,他三次向这司空月灵求援,都无音讯。也不知是消息被人拦截,还是另有缘故。

    这次见面时,司空月灵却并未有任何的好颜色,只是目光灼灼逼人的注视了张信良久。

    “今日就是你,不但损毁了价值四万十四级贡献的阵盘。更将流星召下,损毁了我藏灵山二百四十四座灵居,三千五百二十四栋房屋。”

    张信闻言,唇角不禁微抽,很是认真的回应:“这应是祖师大人,假弟子之手,弟子不敢居功。月灵上师要赔偿的话,最好是去向祖师大人索要。”

    司空月灵闻言微乐,眼露笑意:“放心,不会寻你赔偿。不过你也该清楚,今日你既然做下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从此以后,就再难如寻常的弟子一般了。”

    “弟子明白!”

    张信从容自若:“弟子既能召唤陨石天降,那自然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司空月灵却微一摇头:“还不止如此!在日月总山的篆星楼,另还有七座祖师遗下的阵盘。就在事发之后不久,总山那边已经遣人验过。对比大衍摘星阵,发现这些阵盘的功用几乎相同,且能召下最多超出今日规模六倍的流星火雨。”

    张信顿时‘啊’的一声,极其吃惊的看着司空月灵。

    可其实此事,他早就知情。

    “所以这些时日,你自己需万分小心!需得谨记,时时刻刻都有丧命之险。灵能修行上,也绝不可怠慢。”

    “弟子明白!”

    张信说话时,也在暗暗叹息,心想自己哪里能小心得来?

    这段时间,自己必定是被日月玄宗保护,甚至有圣灵照看。可如对方能连这种等级的防护都能攻破,那么自己再怎么小心谨慎也没用。

    “你什么都不明白!”

    司空月灵摇了摇头,却并未纠结,继续悠然询问:“我听说这次入门试,你结怨甚多,招惹了许多麻烦,更将空剑宗的王绝斩灭?”

    “是有此事!”

    张信不但坦然承认,更大言不惭:“所谓不招人嫉是庸才,弟子如此出众。自然木秀于林,树大招风!”

    “好一个木秀于林!你敢说这其中,完全没有你行事轻狂之隐!”

    司空月灵的目光清澈,似已将此时的张信,完全看透:“我不知你为何要刻意装出这样的性情,却能知你本性绝非如此。”

    张信听到此处,立时心中一冷,几乎骤停。不过他几十年的城府起到了作用,面上毫无异状:“上师何出此言?”

    “真正行事肆无忌惮之人,可不会首鼠两端,你真当别人看不出来?安心,有些痕迹,我已经为你抹去。”

    司空月灵也是语声淡淡:“其实这都无关紧要,本座也不在乎你是如何想的,只是提醒,你日后要么装得更像些。要么就借坡下驴,收敛一二!”

    张信面色古怪,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才好,只肺腑之内,益发寒气郁结。

    而此时司空月灵,又将一个锦囊,扔了过来。

    “这是?”

    张信接过那东西,随后就又身躯微震,不敢置信的看向对面。

    这是一枚小型的虚空袋,空间虽只有他手中那枚的十分之一。可里面赫然还有两枚金系的神血石,以及一枚乾坤神符。

    他不明白司空月灵是何意,要说这是入门试的奖励,神血石的数量又太少了些,也没有虚空袋与逃命至宝乾坤神符。要说这是赠送,可也太过贵重了。无论是虚空袋,还是乾坤神符,都万金难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