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35 凶铃
    335凶铃

    身材娇小的女生那种不轻易信任陌生人的习惯有些根深蒂固,其他学生已经对席森神父放下戒心,但是这名女生总是时不时就会跳出来表现出怀疑的态度。不过其他学生并没有因为她的做法也跟着怀疑席森神父的身份的真实性,从他们混合着歉意和无奈的表情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名女生在平时也是这个样子。发福的男生悄悄对我说:“她有些不太合群,有轻微的被害妄想,这可不是我故意污蔑她,她已经去过好几次心理辅导室了,听说在学校外也需要定时看心理医生。不过,一旦和她熟悉起来,就会发现她其实很好说话,而且有许多优点。”

    “你喜欢她?”虽然发福的男生说了一通娇小女生的坏话,但我却从他最后的话里敏锐发现一点端倪。

    发福的男生顿时露出尴尬和羞赧的表情。他没有直接承认,只是不时落在娇小女生身上的闪烁目光让我证实了这个猜测。我身为已经成家立业的男人,自然可以在这方面给他各种经过实践的经验,不过我不觉得他是有勇气按照这些经验去做的人。于是,我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到娇小女生的身边,对仍旧处于一种恍惚、思索和疑神疑鬼中的女生说:“你的同学想跟你说点事情。”

    她被我叫醒后,嗯啊地应了几声,随后朝发福男生那边投去视线,又转过头来,对我露出迷糊和讶异的表情。

    “是找我吗?”她指着自己,有些不确信地问到。

    “对。”

    于是,在娇小女生朝那边走过去的时候,我在她身后对发福男生竖起大拇指。

    之后,我不再理会这些人,走到门边眺望漫天大雾中朦胧如海市蜃楼的风景。我听到一种好似通电般的滋滋声,不一会,因为天气不好变得阴暗的酒吧里突然发亮,这片亮光快速闪烁了好几下,最后,那种滋滋声的电流声变得清晰起来,而酒吧的光亮也随之稳定。我们都为这个无端的变化大吃了一惊,不约而同看向控制安全网络终端的席森神父,他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做的。

    “发生了什么事?”女保安崔蒂喃喃自语,露出一丝焦躁不安的情绪,“关掉它!”

    “不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光从哪儿来的。照明系统为什么突然自己运作了?”健壮的男生很快就回过神来,他迅速沿着墙壁走了一遍,却没有找到可能存在的照明开光。

    这些光并不是从某个明显的发光装置,例如灯泡中发出来的。它就像是墙壁、天花板和地板中渗到店里的每一个角落。这光线有些昏暗,却不断在变幻各种颜色,光所组成的线条、光斑和图案好似跑马一样,不断从我们的脚下、四周和头上流过。紧接着,不仅照明系统,就连声音系统也不知不觉被启动了。

    有人在说话,一种电子音,说的是统治局的语言,虽然听不懂,但却觉得是类似“欢迎光临”的问候语。紧接着,在滋滋的疑似电流的声响中,响起沙哑又单调,宛如从上个世纪的破旧喇叭里播放出来的音乐。听节奏,令人联想到我们的世界里的慢摇舞曲。

    由不同颜色的光亮组成的图案相聚汇聚在尽头的高台上,可上面什么人都没有,空荡荡的舞台,只剩下不会动的金属管,一种永世沉寂的气氛顿时将我包围起来。大家都愣愣地站在原地,似乎连眨眼都忘了一般,沉浸在弥漫在店里的孤独和寂寞中。…,

    “真美啊。”酒红色头发的女生打破沉默道。

    “令人伤感。”娇小的女生用力捂住嘴巴,似乎快要哭出来了一般。

    “这下麻烦了。”与前两者的发言格格不入的声音插进来,席森神父一脸凝重地注视安全网络终端,上面正不断跳出一枚枚提示框,框上散发出刺眼的红色。虽然不明白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所有人都从上面体会到一种危险正扑面而来的感觉。

    “怎,怎么回事?”发福的男生紧张地说:“为什么系统会出现警告?这绝对是警告!”

    “马上离开这里。”席森神父一挥手,示意大家跟上,就头也不回地闯入店外的大雾中。

    我和近江当然立刻跟上,我听到身后安静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也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学生和女保安也跟上来了,有人在仓皇中碰倒了桌椅,发出挺大的一声。

    “快,快跟上!”崔蒂压低声音催促他们,“小心脚下,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触动安全系统的警告,但是学生们都被这一突发事件打懵了,只是随着我们浑浑噩噩地跑。我看了一眼近江,发现她由始至终都表现得格外冷静,即便是在那片令人充满伤感、孤寂和怀念的氛围中,也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我知道她并不是冷漠的人,所以不由得对她的自我控制力感到由衷佩服。至少我就做不到这一点,在逃离那片令人伤感的气氛后,一想到自己的世界也可能会在某个时候变成这样只能供以后人缅怀的东西,就不由得热血忿张,想要一拳打破那个末日的预言。

    我想变得强大,想要拯救他人,想要击败冥冥中规划了整个世界命运的力量。

    我紧紧握住拳头,指甲掐进肉里,好似破皮了,但是疼痛并不能让我心中的念想减弱分毫,只觉得自己一定会从这种痛苦中获得更大的力量。

    虽然在逃跑中,但是我一点都不害怕了。觉得无论再发生怎样的变故,都无法动摇这个时候的自己。我听到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心脏跳动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沉寂已久的强大引擎启动时发出沉重的咆哮。

    我将折叠刀从裤子口袋里掏了出来。近江似乎感觉到我的变化,转头朝我看过来,但是我只是当着她的面将折叠刀的刀刃甩出来。

    近江的嘴角挂起锐利的弧度,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这个笑容散发出恶念和快意的气息,显得有些骇人。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她口中念叨着,词语出现的频率就像是在计时,越来越急促。

    席森神父将我们带到某条宽敞的街道上,我们只是跟着他跑,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地图上的哪个位置。到了这里,席森神父的脚步渐渐变缓,最后变成只是步行的速度,他一直注视手中的终端装置,蹙在一起的眉头没有半点展开的迹象,脸色一直都很沉重,而且越来越令人产生不好的预感。我的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变得更加杂乱了,我回头一看,女生们为了跟上我们,用全力跑下这一段路后,已经气喘吁吁,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要不是有男生搭手,说不定就会立刻坐在地上。

    可是,大家都感觉到情况十分不对劲,危险的感觉迫使她们必须榨干身体里的每一丝气力,或许她们都明白,我们不会因为她们会掉队就停下来。…,

    “我们到了哪儿?”女保安崔蒂快跑了几步,来到席森神父身边,一副焦躁急促的语气发问。

    “快接近第一个临时落脚点。”席森神父说:“之前我试着拐了好几个路口,希望能够离开警报范围,但似乎危险一直跟在我们身后。”

    “到底是什么在跟着我们?为什么会有这种警报?”崔蒂不明所以地说。

    “可能是怪物,我一般称之为恶魔,我也觉得你也应该这么称呼它们。”席森神父终于停下脚步,虽然是在回答崔蒂的问题,但音量并不小,大家都能听到,“可能有一只恶魔触动了店里的管理系统,被安全网络觉察到了,所以提示这片区域正处于危险之中。安全网络系统已经派出安全警卫执行清理任务,但是那只恶魔一直跟着我们,所以最坏的情况下,我们要同时面对恶魔和安全警卫的攻击。”

    “安,安全警卫?你是指,这个个史前文明的,安全系统会攻击我们吗?”发福的男生一惊一咋地问到,他的呼吸还没有均匀,所以说话的同时发出大大的喘息声。

    “我们也是入侵者呀。”娇小的女生忧虑地说。

    “你确定我们甩不掉它们吗?”崔蒂将手枪从腰间枪套里取了出来,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一边问到。

    “没办法,我们走的不是直线,可是警告一直没有解除。”席森神父说。

    “为什么不是安全系统发现怪物……”崔蒂顿了顿,改口道:“发现了恶魔后,也将我们列为排除目标?恶魔也许已经离开了,是安全系统在追踪我们。”

    “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我们的运气还不错。”席森神父没有直接否认这个观点,“总比同时面对两种类型的敌人好得多。我希望是这样。”

    他又看了一眼终端装置上的地图,对大家说:“走吧,在它们还没追上来前,多走几步路。”

    灰雾在这条街道上并没有之前的环境那么浓郁,至少我们能看清街道两旁的房子了。只是依稀中分辨不出哪些是商店,哪些是居民房。这条街上建筑的样式都差不多,没有一栋高过三层楼,更多的是一两层的房间,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在白色、灰色和黑色中过度,明明是四四方方的盒子状,却给人一种拥挤而走形的感觉,就像是好几枚方块状橡皮泥用力捏在一起。

    街道上,大概是人行道的地方,同样有类似电话亭和路灯的摆设。不过我很快就知道,那根本就是电话亭和路灯。因为原本熄着的路灯正沿着我们的身后一座座亮过来,之所以我们会回头注意身后的场景,则是因为从那边响起了突兀的铃声。

    铃声是从电话亭中响起的,伴随着一路照亮的路灯,笔直朝我们袭来。每个人都切实感受到一种被锁定的危险感,觉得那阵阵响起的电话铃声和路灯就是追着我们而来的不详。

    街道上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人在这条街上行走。借助路灯的光线,我们的影子向前延伸,虽然身边有同伴,可仍旧让人不禁产生一种形影单调的惊惶情绪。越是急促地向前奔跑,回荡在街道上的脚步声就越是清晰。我还是第一次在这种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听到自己跑步时的回音。

    身后的人实在跑不下去了,男生被女生拖慢,然后一行人都停下脚步,眼睁睁看着电话铃声和路灯和自己越来越近。…,

    “怎么办?”近江突然问。

    “不能抛弃这些孩子。”崔蒂这么说着,主动回头跑去。

    “反正迟早无法避免战斗,我想在这里看看统治局安全系统的力量。”我说,“席森神父,你说过,它们的重心不在地面上吧?”

    “很危险。”席森神父只是这么回答我。他回头看着朝学生们飞奔而去的女保安,最终停下脚步。

    “我不喜欢逃跑。”近江这么说着,扛着巨大的电锯率先向回头路走去。

    我对席森神父报以微笑,他耸了耸肩膀,和我一起跟在近江身后。那些学生看到返回的我们,纷纷露出激动的表情。追逐而来的铃声和路灯的亮光以恒定的速度向这边蔓延,当我们和学生们汇聚在一起的时候,路灯已经先一步跃过我们,向身后街道的尽头亮去。这下子,整条街道都被照亮了,灰雾也在这光亮中变得更加稀薄,然而更远处的雾气仍旧厚重,让人不禁觉得有一种力量在俯瞰着这条街道。

    现在,这条街将成为一个战场。

    这时,我才注意到,并不是每个电话亭都一直在响起诡异的铃声。当前一个电话亭的铃声响起时,后面的电话亭就停息了。有什么东西正通过电话线路寻迹而来。

    “它来了!”酒红色头发的女生尖叫起来,这时铃声在我们左侧的电话亭里停留下来,一直在响,却不再向前了。

    女保安崔蒂摆出标准的射击姿势,双手握枪瞄准那个电话亭。因为从电话亭的透明窗体望进去,根本就看不到半个影子,所以更让人觉得会有什么怪东西会突然跳出来。说实话,虽然她一脸凝重和自信的表情,但我不觉得手枪可以解决这么诡异的对手。

    其他学生也纷纷颤抖着身体,女生们大概是害怕吧,不过男生多少掺杂些好奇和激动,毕竟在现实里只有在恐怖电影中才能看到这种异常的场景,电影里的主角和配角行动时,观众总会自然而然将自己代入进去,又以旁观者的角度对这些角色怒气不争,觉得他们面对危险时有太多的不明智之举,又想像自己如果是他们一定会做得更好。我觉得男生们的激动多少有几分类似的情绪在起作用,因为他们已经身临其境,成为角色之一了。

    我不是近江这样能够时刻保持冷静态度的人,心中也怀有英雄的梦想,看电影时也会将自己代入,就像普通人一样觉得自己在身临其境时能做得更好,所以情绪自然也免不了在战斗前就沸腾起来。不过在经过对恶魔和巫师的战斗后,我多少总结出一些让自己能平静下来的方法。例如抽一支烟。

    我撕开新烟盒的包装,询问席森神父和近江要不要来一根,他们两人似乎都没有战斗前抽菸的习惯,于是我自己抽了一根。用打火机点火的时候,盯着摇摆不定的火苗,好似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这簇火苗,于是,我的内心就好似被这温柔的光抚平了,变成一种旁观者的冷静。

    就在烟被点燃的时候,铃声霎时间中断,四周又陷入死寂之中。尽管整条街道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可是那光却在被灰雾过滤后变得昏黄,在这种淡淡的昏光中,整条街道让人心中升出一种正在凋零的错觉。这么说是因为,这条街早就伴随着统治局的覆灭和统治局居民的消失死掉了。…,

    我听到一种类似“咕噜噜”的声音,仿佛又东西正从两侧的建筑里滚动、碰撞,像是在跳跃,又像是在冲刺。我能通过声音想像这些东西的形状,它们是圆形的,如同一颗颗弹跳球。说来也奇怪,它们竟然不是从街道两端进入,而是直接翻过建筑群而来。近江和席森神父当然也提前注意到这个异常的动静,就在其他人开始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时,最先抵达的不是这些让人觉得是圆球的东西,而是通过电话亭追踪而来的东西。

    许多灰色的微粒像沙子一样从电话亭里喷了出来,继而又在半空中聚合成一条清晰可见的摇摆不定的线条。只要眼神好一点的人都能看到,组成这些线条的其实是由微粒组合成的一种字符,和安全网络终端里的统治局语言有些类似,但不少字符在结构上十分混乱,要形容一下的话,那就是现实电脑中程序编译错误时形成的乱码。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想像,所以这些线条在我眼中,就变成了类似于代码条的实质化之类的东西。虽然一开始就觉得这个未明的敌人是恶魔,但这个时候,它的形态更让我确信自己之前想像的数据恶魔真的存在。

    它和被森野召唤出来的恶魔完全不同。

    枪声打破死一般的寂静,女保安崔蒂的枪口冒出淡淡的火光和烟雾。

    ----u----c----t----x----t------[uc電子书]正文结束[uc电子書]----u----c----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