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30 命运接驳(四)
    330命运接驳(四)

    八景做了一个和几个星期前那座一样的魔法阵,也许在纹路上有些许改动吧,但是那些花纹和图案十分复杂,我从来都没有仔细观察,所以也无法确定。和那个时候一样,大家在她的指挥下将各种仪式器物和祭品按照某种规律依次放好。身为“疯狂科学家”的近江也亲身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大概是被提前知会这种看似毫无科学规律的魔法阵将会成功的缘故吧,她饶有兴趣地观察这座魔法阵的每一条线路,还向八景和森野这两位神秘学爱好者询问每个细节的功用。不过,无论是八景还是森野,都无法给她一个清晰具体的答案。

    “神秘学本来就不是苛求本质的力量。”尽管近江并没有因为她们无法说明这座魔法阵的具体运作过程以及期间所产生的反应而表示轻蔑,但森野有些不忿地鼓着两腮解释道。

    “这点我当然知道。”近江微笑着说:“所以我什么都没说,不是吗?”

    森野没有理会,气哼哼地走到一旁。虽然她一副不近人情的态度,但就和过去一样,并不会让人产生反感的情绪。我一直觉得这种特质正是她那异常的交友能力的来由。

    “举行仪式的时间在凌晨正点。”八景对忙活一通,却一头雾水,始终无法理解这座魔法阵的大家说,“在那之前,大家先把精力养好吧。”

    于是,大家便在魔法阵周边找了一块像是某种被肢解的机器的金属架,稍微清理后坐下来。席森神父从我身边撑着上方的金属板,一口气坐到上边,然后,他的声音从上方落下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开启节点的方法,竟然是用连创造者也不理解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该不会是杜撰的吧?”

    “是啊,是我自己想到的。很漂亮吧?”八景没有任何局促地承认了,而且还一副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的样子。

    这个问题根本就没人想要回答。我怎么都看不出这个血淋淋,充满腥臭又格外诡异的魔法阵有什么漂亮的地方。就连森野本人也是避之不及的样子,她说:“比上一次的魔法阵还恶心。”

    “这个样子才契合神秘学的黑暗气质呀。”八景理所当然地说。

    “我还是更喜欢华丽的。”森野露出遐想的表情,“在血红色的魔力波动中,散发出微甜的香气,纤细而充满质感的恶魔从中缓缓上浮,令人想起妖艳的罂粟花,危险而华丽的美感,这才是神秘学的真髓!”

    “你根本就不是喜欢神秘学,而是喜欢经过美化的幻想故事吧?”八景再一次开炮了,和过往一样,两人虽然都是神秘学爱好者,但在细节上一直存在着严重分歧。八景是所谓的“现实阴森派”,咲夜则是“华美设定派”。其实,我也一向弄不清楚,她们到底是喜欢神秘学,还是喜欢神秘学所引申出来的各种视觉假想。

    于是,我和白井都习惯性将两人的争论屏蔽在大脑外。席森神父伏下身子,轻声问到:“她们一直是这个样子吗?”

    “啊,没错。放心吧,很快就会结束。”我这么回答道。席森神父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好像在同情我,不过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令人同情的地方。如果他觉得我被迫掺杂于两个女生的争吵是一种痛苦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正因为时不时会出现这种关于个人喜好的争论,才令耳语者充满了家常的感觉。…,

    我很享受这种嘈杂,但却不刺耳的争吵。

    坐在我身旁的近江盯着魔法阵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真让人觉得她是否已经推敲出这座魔法阵的奥妙。不过,就算她是“疯狂科学家”,仅凭观察也不可能解析这种即兴创作的就连创作者本人也不理解的神秘学作品吧。所以,我对自己一瞬间的想法感到好笑。

    “你真的有把握吗?这个箱子里装着武器吧?可是你也听说了,一般的武器在里面的用处不大。”我捅了捅近江的腰部,将她从沉思中唤醒。

    “啊,没关系,里面装的大多数是工具。”近江恍过神来,看向我说:“而且,一般的武器就算对非人的家伙没用处,可是我们的敌人不一定都是非人,不是吗?杀人的话,用这里面的东西足够了。”

    “统治局里面可以找到灰石,说不定还能获得魔纹,另外,席森神父建议我进行统治局机构的安全认证。”我说:“不过,我这次进去主要为了观察一下里面的情况,所以会尽量避免太过危险的情况。”

    “按你自己的想法做吧。”近江说:“统治局的技术应该是一种对灰雾的使用技术,我想要得到将灰雾作为能源使用的系统构架资料。时间机器要制作出来不是问题,关键是驱动它需要某些特殊的能源,或许灰雾是一个好选择。同时具备物质性和非物质性的特性,让它作为能源的前景十分客观,你也知道当一种状态转变为另一种状态时,会产生多大的能量吧?”

    “就像蒸汽机?”

    “我更喜欢质能方程式的比方。”近江温柔地笑起来。

    随后一段时间,大家似乎都渐渐失去了闲聊的心情。虽然人的一生中面临某种关键时刻的机会不少,但是每当越是接近这个时候,心中总是不免变得紧张。在沉默中,我明显感觉到了向四周蔓延的紧张气息,就连席森神父也不例外。虽然没有转头去观察,但从身后偶尔传来的动静,就好似我亲眼看到一般。唯一例外的,恐怕就是近江了,只有她身上丝毫看不出这种普遍的情绪。我不由得觉得,她的心理状态好得有些异常。

    “你不紧张吗?”我打破沉闷向她问到。

    “为什么紧张?”近江有些愕然地看着我。

    “这是关键的时刻,我们将会穿越节点到达另一个未知的世界,或者节点开启失败,为了这一刻下了那么大的功夫,抱着那么大的期待,失败了不是会很令人失落吗?”我尽量用语言来归纳我们这些人可能会面临的情况。

    当我说出来的时候,气氛明显又紧绷了一下,就好似有人摒住呼吸,导致气流的微小异动被敏锐地察觉到了。

    “进入或不能进入,又有什么区别吗?”近江充满疑惑地摇摇头,可我并不觉得她在掩饰或做作,她真的对我们在某个结果产生前会为之紧张的思想和态度感到不解,“无论是哪种情况,无法对自己造成本质性影响的话,都是没有意义的,不是吗?”

    “本质性影响?”森野的声音插了进来。近江的用词让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也就是说,它并不对自己造成改变。就像现在,进入或不进入,都只是一个过程罢了,如果这个过程无法令承受这个过程的人产生改变,那么又有什么意义呢?”近江解释道。…,

    就是在这种与众不同的解释中,我开始逐渐了解自己这位叫做近江的妻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一开始,我觉得她只是比普通女性更有行动力,但是现在,我觉得并不仅仅如此。一个不为外物所动的人,同样也可以看成是一个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近江跟这种感觉十分相近,她的思考、思维方式以及行事原则,乃至于情绪,都不顺从“多数论”这样的原则。她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就像是独立于这个世界一样,充满了“外来者”的格格不入的感觉,从而让人产生一种遗世独立和超凡脱俗的错觉吧。

    是的,只是错觉而已,她始终是以一种彻底的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我不由得这么联想到,就像是网络游戏中“玩家”,在尽量逼真的情景中,尽量以扮演角色的态度去参与各种事件,但无论怎么去投入,“玩家”的身份却始终让其与其他npc之间存在一种看不见的沟壑。这是自身所处的位置不同的关系。

    系色同学曾经说过,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虚拟现实,也许,这话放在近江身上才是最准确的吧。我不觉得自己身旁的人是npc之类的角色,她们同样会哭会笑,会愉悦也会悲伤,我能清晰感受到其中的真实,和我自己并没有决定性的不同。但是,近江似乎存在着这种决定性的不同。

    这种似乎源于本质上的区别或许是错觉,但是不仅仅我,其他人也感受到了,所以又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

    “唉,这个女孩可是我遇到的最难打交道的研究者了。”席森神父在我头顶上咕哝着。

    还好,没让我们在这种折磨人的沉闷中等待太久,凌晨正点的报时不约而同从每个人的手机中响起。

    森野一副“得救了”的表情,发出嘿哟的声音,轻快地从金属架上方跳了下去。我们也立刻行动起来,将魔法阵中的蜡烛逐一点燃,然后由八景亲自站在魔法阵边缘,打开皮革笔记本,用同样是她自行独创的根本就听不懂的语言念颂咒语,而咲夜就在一旁,往她身上洒“圣水”。这个场景若在平时一定会令人发笑,可是此时遍布在众人身边的严肃紧张的气氛,已经将这个可笑的场景浸染了。

    大概花了一分钟左右,八景似乎念烦了,当然,她自己是不会承认的,只是我从她微微松动的表情上猜测如此。她十分突兀地使用一个重音将咒语终结,快速从口袋中抓出沙子一般的东西洒向魔法阵中心。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好一会,平地上只听到风穿过建筑和树木时传来的沙沙声,月光也因为天上不知何时变得厚重的云层遮挡,整个仓库区都陷入一种死寂的氛围中。

    没有任何动静的迹象,至少持续了三秒钟,或许更短,只是在我们的期待下,这个等待的时间变相被拉长了。

    就在大家面面相觑,以为这次仪式失败了的时候,魔法阵的中心,成年人腰部这么高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亮点。在这个漆黑的夜里,任何光线都无比显眼,大家几乎是同一时间注意到了它的存在,一个个都摒着呼吸凝视着它的变化。

    白色的光点迅速扩大,变成了足以让一个人走进去的大小,从正面可以清晰看到螺旋状的波纹,但从两侧和背面却完全看不到这个白色的螺旋光涡。真是不可思议,这种表现形态给人强烈的不现实感。…,

    我不由得看向席森神父。

    “没错,这就是节点。”席森神父的瞳孔明显放大,虽然脸上没有激动的神色,但是口吻却异常欣喜。

    得到他的承认后,森野她们都不由啧啧感叹起来。

    “那么,我们也该进去了。”席森神父说着,走到第一个的位置。我将背包挎在肩膀上,和近江一起跟在他的身后。

    这时,其他人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要小心呀!阿川。”咲夜终于忍不住叫起来,她脸上担忧的神色再也掩饰不下去了,用一副祈求的眼神凝视着我。

    我向她摆摆手,随同席森神父一起走进白光漩涡之中。

    白光的漩涡中没有上下左右的分别,也并没有旋转的感觉,只是一片黑暗将我笼罩,就连意识也似乎被橡皮擦抹去了一部分,仿佛在做一个很长的梦。我没有完全丧失意识,但也知道自己并非清醒着,在这片模糊的黑暗中,时间也失去了意义。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闭上了眼睛,但是当第一缕光线映入眼帘的时候,光景几乎在眨眼之间就扩散到全身四周。

    我看到陌生的天花板,突如其来的转换,让之前做梦一般的感觉仿佛只是错觉。巨大的视觉信息蜂拥而来,让我不由得产生一种作呕的感觉。我盯着天花板,觉得之前的经历就像一道清晰的直线,中间被人用橡皮胶擦去,留下黑乎乎的一块。

    当我从地上爬起来,身体似乎有些生锈,但同样很快就回复灵便。我注意到席森神父业已站在身后,同样在打量四周的环境。近江不知何时已经蹲在一旁,触摸着地面上白洁光净,能够清晰映出人像的瓷砖。

    “是普通的瓷砖。”她说。

    一旁的坑道和座间让我意识到自己正呆在一间厕所里。虽然一提到厕所就不禁令人联想到浓重的氨气味和黄色的斑痕等等不干净的东西,但是这间厕所却意外的干净整洁,顶部还有样式华丽的吊灯,一直在亮着,就好似从来没有人用过,每天都有人进行清理和保养。

    当我表示身体已经恢复入常的时候,吊灯突然闪烁了几下,光线也变得昏黄起来。这就像是某种信号,我们顿时都听到了,从厕所外边似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吼叫声。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发出来的声音,也让人下意识认为,绝非是来自自然界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后,第一个在我脑海里升起的念头就是“怪物”。我们没有继续交谈,沉默地在厕所里呆了一小会,就在这段时间里,那种恐怖的吼声只是出现了一次,之后就完全沉寂下去,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寂静包围了。

    直到厕所的座间里发出滴水的声音,打破这种压抑的沉寂。我们三人陆续走出厕所,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处走廊上。走廊上除了我们之外,一个人也没有。一侧是排了号的房门沿着走廊向前方延伸,另一侧则玻璃拖窗。

    我们来到窗前向外眺望,看到的一副阳光明媚的风景。绿色的茵毯,矮小的树木,有一个小池塘,泉水从人鱼石雕肩膀上的水瓶中流出,树荫下设有长椅,还错落着一些单杠,沙坑,秋千和跷跷板之类社区游乐设施。

    我们大概是处于三楼的位置,正好可以眺望到正对面外墙处的街道。除了空无一人,环绕着孤寂的气息之外,和现实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就连这座建筑的材料也都是现实中随处可见的物质。这样的场景跟我想像之中的异世界截然不同。

    “这里是一家精神病院。”近江突然说。

    我和席森神父诧异地看着她,她解释道:“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景色,大概是孤儿院又或是精神病院,不过,我觉得更可能是精神病院。如果从那扇门出去的话,就可以看到招牌了。”她指着外墙处的大铁门说。那扇大铁门被从里面用锁链仅仅捆住,看样子如果没有相应的工具很难解开。

    “和我想像中有点不一样。席森神父,这里就是统治局的世界吗?”我不由得再一次向席森神父征询。

    “第一次进来的人都会产生这种错觉。不过,这里的确是统治局。”席森神父脸色凝重,似乎每一次视线的转向,都在警惕地观察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和阴影,试图找出藏在里面的东西,“统治局机构的主体藏在地下建筑里,不过就算是地面上,也存在许多危险的东西……等等,那是什么?”他突然指着一个方向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