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二六章 烟消云散
    “我记得在那篆星楼内,还有祖师遗下的七座阵盘?据说至今都无人能启用,也未损毁过?”

    无独有偶,在日月本山,也有人在说着同样的的事情。

    宗法相人虽在万里之外,却如身临其镜。周旁正幻化出无数流星的影像,往藏灵山的山腰,轰击砸去。

    “我也记得此事,当初成为天柱之时,还特地跑过去看过。法相师兄你这里,已是慢了一拍。方才掌教已有钧令,命人妥善照管看护,并且调遣施洛神等几位阵法大家,前往确认了。”

    高元德站在后方不远处,微微笑着:“想必不久之后,就有好消息传来。”

    宗法相毫不意外,侧头陷入深思,只须臾之后,他就言语果断:“可将此事尽快传开,尤其神玄峰与神万峰,苍天皇氏,青天月氏这几家”

    高元德不禁双眼微凝:“师兄之意,是打算与北神玄宗开战?”

    “你这次倒是聪明了!”

    宗法相不禁失笑:“也可以是血剑山庄与黑杀谷,无论哪家都好,都无所谓的!只需祖师所遗之阵盘,确如你我所料,那么我玄宗必是有胜无败!”

    “可万俟师兄,只怕会全力阻止!”

    高元德摇着头,不以为然:“你知万俟师兄的性情,他是定不愿再启战端,使生灵涂炭,我玄宗弟子横死于征战中。”

    “他这是妇人之仁!”

    宗法相目中精芒吐露,犀利如箭:“如今这玄宗***斗日增。只有向外开拓,才能化解门内纷争。我必定会说服掌教,选一势力开战!”

    高元德不禁若有所思,“转移矛盾?这倒是个善法。宗主大人,说不定会同意,可南方的魔潮怎办?那数百万邪魔,已经兵临天柱山下!”

    “那些邪魔?”

    宗法相眼神不屑:“这个时候,哪里还用去管他们?我料三五日内,这些乌合之众,都必将星散!祖师大人的流星火雨之威,它们那些神威皇朝的余孽,远比你我更清楚!”

    他哂然一笑,微拂大袖:“倒是张信的安危,更让我心忧。此时他虽有月灵上师照拂,却未必能杜绝所有意外”

    这次他话音未落,就听高元德蓦然出言:“我过去走一趟吧,必令此子,安返日月总山。”

    宗法相的眼神微动,可他随后却还是摇头:“此事我另有人选,无需劳烦师弟的,其实神海峰也未必就会同意你我插手。”

    ※※※※

    “你说什么?要我退兵?本座为今次北上,筹备等候已有数载,如今箭在弦上,你让我退兵!”

    天柱山下,千眼神魔司空绝高坐于丈余高的宝座之上,怒意勃发。而此时他的浑身上下,正睁开上千只眼睛,都纷纷圆瞪着,怒视他身前一个虚幻的人影。

    那人一身紫袍,长发飘舞,年纪十七岁许,眉目如画,虽是身在司空绝魔威凌压之下,却毫无异色。只目光淡定,望着北面方向,那成百上千,正在迅速坠落的火光。

    “这可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令自上出。”

    “上出?”

    司空绝微觉错愕,可随即它的气息,却更为凛冽:“即便是他,也不能不给我一个理由。为纠集此间四百七十万众,本座付出了何等代价?”

    “我以为,你该记得的!”

    那紫衣少年轻声一叹:“身为神威皇朝的余孽之后,看了这些流星,难道阁下,还没有呼唤出那存于你血脉之内的记忆?”

    “流星?”

    司空绝微一凝眉,也看向了北面天空,然后他的脸色,也渐渐的转为煞白:“流星天灾?可这不可能。你们日月玄宗的祖师,早就已死了!”

    “这个我不知!也有人说祖师他,早已从此界飞升离去。”

    那少年一声轻笑:“问题是玄宗之内,已经有人能再现七万年前,日月灵皇的灭世神威!”

    “你骗我!”

    司空绝的眼神,难以置信:“据我所知,那观星术的终试,七万年来从未有人完成过!他留下的传承,早已断绝。”

    “你这早就是旧闻了,就在今日,藏灵山下,有人在入门试中,引动了那座大衍摘星阵,从而招下这流星火雨。你当能预判其威,已足可撼动藏灵上院。而似这样的阵盘,在日月本山的篆星楼内,还保存有七座。”

    说到此处,紫衣少年的神色略显复杂:“这些消息,你只需稍稍打探,就可得知究竟了。”

    司空绝不再说话,面色阴郁的陷入凝思。良久之后,他又再次开口:“此人姓甚名谁?既然是入门试,想必此子,还只是区区一个入试弟子?”

    “他名张信!”

    紫衣少年目光淡然的与司空绝对视:“如今已是日月玄宗诸多圣灵,最为重视的存在,没有之一!你如能在这时候对他动手,那么我也很佩服你。”

    说到此处,他又语音一顿,看向了另一侧:“看那边,薛智看来是要退避,他的消息,要远比你灵通!”

    司空绝蹙眉南望,果见那边兽潮汹涌,可方向却是不进反退。

    ※※※※

    “若儿你那天基防卫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那什么上帝之杖以外,其余的激光矩阵与透镜式聚光炮,究竟如何?”

    藏灵山下,张信正冒着被雷照等人察觉的风险,直接以心念询问叶若。

    好在此刻,这三位的注意力,大多都在周围荣阳等人的身上,还有部分,则在关注藏灵山,对他并没怎么样。

    叶若此时,也感觉到形势严峻,立时回应:“透镜式聚光炮系统,之前就跟主人说过的。就是利用凹透镜聚光的原理,聚集太阳光轰击敌人。又因我们在太空的建造能力,仍有局限,目前只能建造直径一百二十米的透镜。在晴天的时候照射地面,威力可相当于你们二十五级的术法;不过遇到阴雨,或者雾霾天气时,则威力还会出现相应的减弱。不过我最近正准备利用你们那位祖师大人遗留下的水晶,那些水晶透镜,有很大一部分保存完好。若儿只需用纳米机械,将之稍稍休整加工就可以使用了,预计能得到二十面左右,直径四百米到六百米的水晶透镜。照射的威力,则在三十五到四十二级的术法之间。”

    张信不禁剑眉微扬,心想如这聚光炮,真有四十级术法的威力,那倒也可解他的燃眉之急。

    不过他也大概判断出了,这种天基武器的弱点。除了阴雨雾霾之外,这些透镜式聚光炮,只怕也无法顾及地底。

    前者他倒不怎么在意,他的风系术法只需到了三十级,就可操纵风云变换。

    可后者却是硬伤,那妖邪魔灵的聚居地,多半都在地底深层。

    好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他不会再深入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