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3章 【傲慢】
    恐惧像是潮水一样涌入他的思绪,或说是一个满怀恶意的强盗,狠狠地踹开杜克心房的大门,肆意地闯入。

    杜克的呼吸一下急促起来,瞳孔也一圈圈放大。

    然而,他就是对系统精灵急促的警示声充耳不闻。

    好多绝望而令人心悸的场景在杜克脑海里浮现,比如恐怖片中那些可怕的惨白骷髅兵挥舞着生锈的弯刀一下子砍过来。

    又比如行走在小河边,骤然被一条巨大的黑色章鱼触手扯到河里面去,自己在冰冷的河水中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杜克挣扎着试图摆脱这个这一幕幕可怕的幻像,可是这种来自于记忆深处、经过打造的恐惧幻觉已经完全支配了杜克的五感。无论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都是真真实实的感觉。

    这种恐怖的感觉轻易扰乱了杜克的思绪,他觉得自己的精力在枯竭,大脑一阵阵针刺似的痛楚,不知何时,从额角到颈项,再到后背,全身上下如同掉到水里捞出来似的,全湿透了。

    看到杜克拙劣地手舞足蹈,刚刚吃瘪的兽人们发出了轰然大笑。

    崇尚武力的兽人最崇拜是英勇的战士。

    他们本能地讨厌施法者,却对部落里的萨满祭司,乃至于这些新生的术士予以足够的尊敬。

    本以为这又是一场术士华丽的虐杀盛宴。

    本以为被恐惧控制的那个法师会可笑地跑到兽人的斧头之下,用他瘦小的身板挨上一记。

    然而,状况突然变化了。

    那些本应该消失的法师之手,依然保持着猛攻,投掷出大量的标枪。

    可惜,看似战无不胜的标枪战术失利了。

    这个兽人术士居然拿出一把斧头来,叮叮当当地格飞掉所有有威胁的标枪。如果杜克还清醒,他一定会醒悟:在成为暗影议会的术士之前,几乎所有的兽人术士前身都是萨满——能打能施法的萨满。

    相比起单纯的兽人战士,萨满才是部落当中的多面手。

    杜克格外奇怪的反应,也让术士巴尔撒疑惑不止。他实在不明白,已经在他的恐惧法术中陷入混乱的杜克是如何操纵那些法师之手的。

    很显然,这些法师之手依然保持着相对独立的运作。

    无数道紫蓝色的光辉霍然从法师之手上射出,狂暴的奥术飞弹弹幕击中了正在施法中的兽人术士。

    可连系统精灵都没预判到的是,法师之手射出的法术,居然在击中那个兽人术士的黑袍子之后向四周弹开,然后烟消云散。

    法术是神秘学,也是能量学。

    一如高等级的神秘可以压制低阶的神秘,更为低阶和能量密度小的奥术飞弹,受到了术士身周那股邪恶的黑暗能量的排斥与拒绝。

    “宿主!宿主!快点醒来!小的我扛不住了哇!”系统精灵在杜克的精神世界里呱呱大叫着。

    “孱弱的人类,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在被恐惧的情况下反击的,但是,一切结束了!去死吧——”兽人术士以兽人语大吼道,一抬手就是一个【献祭】法术投过去。

    伴随着毁灭的烈焰,邪恶的恶魔力量在无止境地向四面八方蔓延,这股力量不光感染了那些早已吸入恶魔之血的兽人,让他们变得更狂暴,更嗜血。

    同样,也影响了杜克。

    突兀地,杜克感到自己被小瞧了。

    被一个他只视为经验怪物的家伙小瞧了。

    他的精神状态是如此奇异,他甚至没留意到系统提示。

    “受到不明恶魔能量的刺激,你触发了负面灵魂状态——七大罪之【傲慢】。你的言行举止会失控,你和受到你【傲慢】威能影响的敌人都会不屑使用任何防御手段,在所有攻击手段里,你们会自动选取威力最强的,如果任何一方击杀对方,会对敌方造成双倍士气打击。你们免疫士气降低,你们自动受到等同于【鲁莽诅咒】的效果,你们不会逃跑并免疫恐惧。”

    “哈——”杜克蓦然身躯一震,兽人术士惊愕地发现,原本正在焚烧杜克身体的毁灭烈焰竟然被杜克全部聚拢到手上。

    杜克蓦然掀开了他的兜帽,展现在兽人眼里的,是一个有着嚣张狂傲的表情的白发白须老者,他的高高地掀起了嘴角。

    杜克开口了,那是一种既不是人类通用语也不是兽人语的奇异语言。

    偏生双方都能听懂。

    这应该是某种超越了肢体语言的心灵沟通了。

    “听好了!绿皮的杂种们,我叫获加!百手死神获加!”

    “艾泽拉斯世界是本大爷的游乐场,没有你们这些丑陋怪物参一脚的份。”

    “告诉你们,连古尔丹的后台老板基尔加丹我都弄死了无数次!古尔丹算个屁!”

    “识趣的就给我哪里来滚回哪里去!否则我获加大爷就会告诉你们,什么是后悔和绝望。”

    一番话轰过去,兽人们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基尔加丹是谁,他们不懂,但古尔丹的强大,几乎每个兽人都清楚。

    这个瘦弱的人类居然说‘古尔丹算个屁?’,兽人们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纷纷发出愤怒的咆哮。

    但杜克的傲慢丝毫不减,他高高仰起下巴,以看渣子的目光俯视着千千万万的兽人。

    古尔丹的力量来源于恶魔,准确地说是来源于基尔加丹,这可是一个绝密,连古尔丹手下的暗影议会当中都没有太多术士知道。

    偏偏眼前这个术士就是一个,他伸出强有力的臂膀一把揪住身边一个酋长:“这个嚣张的家伙交给我,你让你的人不许出手。”

    现在的部落,大酋长是黑手。但只要是有点脑子的酋长都知道,实权实际上在古尔丹及其暗影议会手中。那位酋长点点头,对下面的手下咆哮了几声。

    顿时全场死寂!

    “孱弱的人类!现在就由我巴尔撒*加隆来告诉你,毁灭之力的可怕吧!”

    杜克举起一只手,用食指勾了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