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章 骗局(上)
    似乎没有心情和我过多的交谈,傅华从怀里快速的拿出一张符咒,递给我,说:

    “你自己用这个出去吧,想象着通天城的任意位置,只要在这里的阵势上用这个符咒,都可以把你送到!”说完,不在理会我,快步的向着苍乐的方向赶去。

    我看着手里的符咒,判断着傅华的话是否可信!

    这时,突然有一道凌厉的目光盯在了我的身上,接着一阵破空声传来,红月的声音响起:

    “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想跑……”

    我眉头一皱,把符咒放到了怀里,拿出傅华早上给我的那几个遁术符咒中的一个,能量灌输进去,一团光雾闪现,消失无影……

    张三是个小小的门兵,虽然职位小,能力低,但是能够成为通天城大门的门兵,他也感觉很自豪了,虽然,仅仅是人迹罕至的北门。

    张三也不是没想过自己的前途,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去正对着妖族五色城方向的南门,因为那里每天都有无数的妖族进进出出,可以让他威风威风。

    或者去靠近魔族魔王城方向的西门,再不就是去可以看到怒海,听到海涛声的东门,不过可惜,这些也只是他的一些梦想罢了。因为凭着张三的本事,根本没有任何的立功机会,为了这个,他苦恼了好一阵。

    今天,张三认为他的运气到了,因为在他前面不远处,突然冒出了一团黑雾。凭着张三较专业的眼力,反映不是很快的脑筋,和他认为天生敏锐的直觉,他觉得,这是个奸细!一个准备逃跑的奸细!

    于是,他义不容辞的把手按在了北门许多年没有用过的警报器上……

    可惜,张三的运气,的确是到了,不过,是厄运!他睁大着眼睛看着家的方向,似乎在想象着家里的温暖,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我甩了甩手上的血渍,踢碎了地上这个准备按报警器的门役的头骨。回头看了看通天城,冷笑一声,迅速从北门离去。

    我快速的飞驰着,感受魔界那略微带腥味的风,那种魔性的风,让我着迷的,让我难忘的风。

    耳边传来的“呼呼”声,似乎正是那风的呼唤,风的语言。

    几天之后,我来到了妖谕江,只要过了这里,就不在是通天城的范围。很奇怪通天城为什么没有人来追杀和阻拦自己,不过,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尽快赶回魔王城,好不容易通过了杀妖狼的考验,不能轻易放弃。

    突然,我的身子微微一顿,随即马上恢复,继续前进。但是,此时的我,已经默默的把海潮防御散布了全身。

    因为——四周有妖气!

    尤其是我刚才顿的那一瞬间,那股妖气微微一涨,但是看到我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前进后,妖气消失。

    这应该是一个的高手,如果不是我九字真言中兵字决对于能量的敏感,恐怕我绝对不会发现这游离在空气孢子中的微微妖气!

    这种蓄势待发的妖气,似乎已经以我为目标,锁定了我。如果我刚才真的停了下来,恐怕会在妖气的相互牵引上,使对方的妖势更强,从而找到最佳的进攻点和最颠峰的一击!

    我心中一动,身体瞬间停了下,然后转身迅速向着逆反的方向跑去。

    那股一直隐忍的妖气,也在我骤然停下后突然迸发,从旁边的妖谕江中喷出一排瀑布一样的水流,冲天而起。仿佛如同真正的瀑布一般,从天空流淌下的瀑布!

    接着,两只深蓝色的水兽从瀑布中穿了出来,闪电般向我追来。

    同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

    “目标出现,全部行动!”

    话音刚落,在我前方的地面突然开始龟裂,露出一条深深的地缝裂痕,并且裂缝越来越大,刹那间的工夫,在我的脚下已经出现了一个幽幽的深渊,一个阻止了我前进的深渊!

    如果在高处看的话,可以看到在地面上,在我的面前,一条宽度数十米,深度无法估计的沟壑在瞬间出现!

    地面的抖动让我有些站不稳,看着前面逐渐扩大的深壑,没有犹豫,蹲下身抓起一块石头,脚下猛的用力一蹬。

    腾空而起,向着深壑的另一边横跨而去。在半空中的至高点,速度慢了下来,正要把手里的石头仍出借力,突然三道人影仿佛可以站在空气中一样,出现在我的四周,合力向我打来。

    这一刻,我身在半空,下面就是幽暗的深渊,且刚才跳跃的冲力已经枯竭,根本不可能躲避他们三个的进攻。于是支撑起沧海魄,硬生生的抵抗了他们的攻势,同时借着他们的劲力,迅速的向后退开,接着仍出手里的石头,踩在上面退回到刚才起身的地方。

    那三个正要追来的人被我脚下的石头,突然的爆炸,弄的满身灰尘。看到我回到了原处,并没有继续追来,退了回去。

    我刚刚从半空中落下,尚未来得及喘息,在我的左,右,身后,这三个方向的地面,也开始猛烈的抖动,瞬间龟裂,形成深壑,与前方深壑一样大小的壑渊!

    我看着四周的一切,冷汗渐渐的流了下来,顺着鼻沟滴在了地上……

    在我的四周,出现了四个深深的,幽暗的地缝,峭壑阴森,连接到一起,成为一个“回”字的形状。

    而我所在的位置,正是那“回”字中的小口!一拄孤簇一般,竖在了中间!四周则是众壑纵横,宽达几十米的峭壑,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大!

    一阵阵阴风从我脚下的沟壑吹了上来,带着鬼哭一样的呼啸声,在我的身边不停的打着转,寒冷刺骨!

    同时,在四周深壑的外围,每一边都快速的闪出数十道人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紧紧的盯着我,似乎只要我略微有跳跃的举动,就会杀戮而来!

    我望了望脚下的深壑,一片漆黑,接着留意到下面的壑壁,非常陡峭,时而突出的石尖,锋利无比!

    这时,刚才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妖狐黑夜!在‘回’阵中,是不可能逃脱的,你认命吧!你四周的四条深壑,是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存在的九幽阴壑,一旦掉了进去,嘿嘿……”

    “是残天让你来的吧”我低沉的说。

    “残天?他算什么东西,不过的确是他告诉我们,你就是妖狐!同时,那个叫珍尼的女人,嘿嘿,也在我的手里,只要我一声令下,马上就可以让我的属下去好好的享用你的女人了,渍渍,还真别说,你那娘们还真是水灵,嘿嘿……”

    我听到这里,笑了出来,威胁我么,于是说:

    “你们的消息还蛮充份的,不过,你真的认为就凭这个阵就能困住我?可笑……临!”

    说完,运起临字决,其实,早在刚才我就已经运用临字决了,那些从深壑里吹出的阴风,在我的身边旋转已经很久,只不过他们没有发现而已。

    当我的临字出口之后,身边的旋转阴风仿佛找到了宣泄口,狂暴的旋转着,仿佛一只黑色的阴风魔兽,不停的吞噬着四周的一切能量,同时把在旋涡中的我带着飘了起来……

    被旋涡带着飘起的我,异常苍白的脸略微红润了一些,但是双眼却更加的寒冷,死死的盯着前面刚才阻挡我的那三个人影。

    三人似乎抵抗不住我眼神中的杀气,身不由己的各自退了几步。

    同时,我临字决的旋转能量已经到达了极限,随时可以发出惊天的一击,缓缓的,低声的说:

    “犯我者,杀!”

    沙哑的声音再次的响起,不急不慢的说:

    “你真的那么无情,不管你的女人了么……看看你的面前吧。”

    声音刚刚说完,在我的前面很远处,出现了一层粉红色的光蕴,荡漾着层层的涟漪,随后珍尼出现在里面。

    里面的珍尼惊恐的看着四周聚集的满脸淫笑的大汉,不住的后退,但是可惜,已经退到了墙角,被冲过来的人一把撕碎了身上的衣服,接着画面消失……

    我一直盯着画面里珍尼的眼睛,漠然的说:

    “没了么……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要用来打击我的?都拿出来看看,如果你能找到我那不知死没死的父母,说不定我还要感谢你呢。”

    沙哑的声音微微有些惊讶,说:

    “你不在乎?”

    “犯我者,杀!兵!”用行动,进攻,杀气来回答他的疑问。

    已经聚集到极限的临,在兵字决的控制下,化身成为五个自己,仿佛是分身一样,刹那间出现,带着阴风,向着四周的人影攻去。

    “九字真言么……发动‘回’阵!!”

    刚刚说完,那四条深壑内突然喷出一排排黑色的气体,形成一个底面是方阵的竖起的黑色长方形,直冲云霄,仿佛四面黑色的墙一样。当我的分身碰到气体后,发出闷闷的轰鸣声,消失无迹……

    同时,在‘回’阵的外围,数个人影纷纷爆体而亡……

    接着,在四周喷出的黑气中,渐渐的出现了一条粗壮的,长长的虚痕,缠绕着这个竖起的黑色长方形,跃动欲飞!虚痕逐渐的清晰,露出了朔大的头颅,竟然是——一条龙蛇!!!

    深幽且充满着残忍,暴戾的眼神盯着我,似乎在等我主动的进攻,然后毫不犹豫的吞噬……

    虽然没有那恐怖的第三只眼睛,但是如此庞大,真实的龙蛇,所产生的气势,同样让我震惊!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

    “说出你的条件吧……”

    那沙哑的声音似乎笑了,说:

    “为什么这么问?我不太明白……”

    “费这么大工夫来提前弄出四条深壑,不要说什么九幽阴壑,如果不是刚刚弄出来的,怎么可能在峭壑壁上没有植物……准确的把握我的行踪,恐怕你应该是同傅华那个贱人一起的吧。她给我的符咒,现在想想,那遁身的符,应该是固定在北门出现……

    无知的用珍尼以为能威胁我,也只有傅华看到了我在玄武前救了珍尼,所以才幼稚的以为能够让我分心或者被要挟吧,从这点,我就可以断定背后指示你的人,就是傅华!甚至我怀疑,你就是傅华……

    让我大胆的假设一下——从我进入通天城后,所有的一切,恐怕都是虚假的!从开始的幻象,什么北斗,什么梵魔,恐怕也是你们故弄玄虚!甚至那个珍尼的师傅,也都是在你们的指使下,向我发难的吧。

    还有玄武,什么侄符大神,还有那场比赛——都是假的吧!!!”

    我深深的指责自己,本来当时已经感觉背后有蹊跷,如果能够把所有的事情串联一下,恐怕就明白了,甚至我都开始怀疑酒肆的老汉,至于珍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