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四章 出人意料
    当高空之上,出现流星之刻,武试区内,早已是一片哗然震响。即便是那些正在擂台之上搏杀之人,也纷纷停下了动作,神色错愕震惊的,看着上方天空。

    “这个,这是巧合吧?我数了一下,总共是八十四枚,真是那张信做的?”

    “好磅礴的气势!你们注意没,那些陨石的个头?”

    “已经坠入天幕,在燃烧了。可我看最前面那颗,长宽至少还有十九丈!”

    “传说这条天河,是苍穹之痕!内有无数的苍穹碎片,这果是有道理的。”

    “还有心思想这个?这是流星,不会落在这附近吧?”

    “我艹!这么多陨石,全砸下的话,这附近的人都要死绝?”

    “难道真是张信召下的陨石?据说这陨星天降的规则,是周围二百里方圆内?”

    血阿鼻在一片慌乱的人群中,也正满脸阴郁的,看着夜空。

    “这定是巧合!”

    血衣少年的脸色,略显僵硬:“我看这些陨星,几乎每一颗,都可相当于五十级的灵术!那个张信,他怎么可能办到?”

    “你到现在,还要自欺欺人?这些陨石”

    血阿鼻正要说话,就听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大喝:“所有人等,往七里之外地窟入口撤离!由监考灵师引导,不可惶恐,也不得争先!”

    而就当诸多监考灵师现身,开始镇压此间秩序之时,在几百丈外的谢灵儿却正一脸迷乱的表情。

    “要疏散?那也就是陨石的落点,就在这附近了?这难道真是信哥哥做的?”

    “我不知道。”

    周小雪紧抓着谢灵儿的手,游目四顾:“我找不到婷姐,不知她在哪里?”

    “我在这!”

    当墨婷音出之时,她的身影,已出现在了周小雪的右侧,而此女的神色,却颇为复杂:“刚才第三场结束,我又去了一次阵台那边。刚好见的张师兄主持的大阵崩溃,然后仅隔数息,就有陨石从那天河之内脱离。”

    这句话,顿使周小雪与谢灵儿二女身躯微振,眸色怪异的互视一眼。都是本能的断定,此事必与张信有关。

    “原来真的是张大哥!”

    周小雪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崇敬来形容。她一时没想太多,只感觉她的张大哥,实在太厉害了!他居然能召唤出这样规模的流星雨

    “我倒是感觉,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谢灵儿则眼神暗晦,她原本还以为张信他去参加观星术的考核,只是为好玩而已,且多半是办不到的。

    可结果这家伙,居然闹出这样的大场面。本来好端端的武试,就因为她的信哥哥,一片的兵荒马乱。

    然后她又为张信担忧:“不知这些流星,会不会真的砸死人?宗门会不会让哥哥赔偿?”

    墨婷本是心事重重,可听到这句,却顿时忍俊不已,噗嗤一乐。

    ※※※※

    藏灵山巅,气质冲淡高远的司空月灵,也正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夜空中那几十团火色。

    然后过了整整十个呼吸,他才又镇定了下来:“原来如此,这就是我们的祖师大人,遗下的手段?”

    “看来那个谜题,应该是没什么用处,那只是一道屏障,用来封锁这座大衍摘星阵的屏障!”

    那白袍老者,也同样回过了神,神色更显兴奋:“否则何以解释,这七万年来,我玄宗却无一人,能激活此阵的真正奥秘?似张信身具天元灵体,又有一定算学造诣的,其实也有数位的。”

    “看来也如祖师遗下的那两本观星术同样,需得一定的条件才可解锁。至少这修为,不得超越张信现在。”

    司空月灵说到此处,忽然目显微光:“你猜我想到了什么?”

    “是日月总山的篆星楼内,祖师留下的七座阵盘?我曾见识过,样式与大衍摘星阵相同,等级却都高过三阶。”

    白袍老者的脸色,浮起了莫测的笑意:“这座大衍摘星阵,能召唤如此规模的流星火雨,那么其余几座阵,又当如何?是否能引下更强大的流星火雨之术?可这就有趣了,也就是说,这七座阵在张信的手中,能够摧毁七座藏灵山上院”

    “这仍是你我猜测,究竟怎样,还需待证实!不过以吾之预判,只怕多半不出所料。”

    司空月灵说完这句之后,又复上望:“可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这流星火雨。总不能真让这些石头,砸断了这座藏灵山!我一人可能不够,需得师兄助我一臂之力。”

    可白袍老者,却依旧做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状:“广林山大败之后,日月玄宗今日又将声势复振。拥此杀器,那些人只怕会主张与北神玄宗,再起战端。对于下面的那些弟子而言,这真不知是祸是福”

    话至一半,他就感觉到了司空月灵略显阴冷的视线,老者见状,顿时哑然失笑:“自然是要全力襄助!要想让此山免过这场浩劫天灾,那就需在这八十四颗陨石落地之前,将它们切割到重量不超一石!可哪怕你我联手,全力为之,都未必能够办到。只是,下面的张信,你不管了?”

    “他自有人会去小心看顾!”

    司空月灵神色浑不在意,径自将一口银白色的飞剑,御空而起:“他既有了如此价值,那么我玄宗之内,少不得有人出面回护。至少现在,少有人会希望他死去!”

    ※※※※

    “之前的任务,你可放弃了!”

    仍是那处竹屋,当中年神师目光怔忡的望那长空之时,他的身后却再有一团电光闪烁。

    中年神师也在此时,蓦然惊醒。

    “这又是为何?朝令夕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可其实这个中缘由,他已猜知一二。

    “可你更该明白,如今是不改不行。谁能想到,他会闹出这样的动静?”

    “确实出人意料!”

    那中年神师,却是不屑的一哂:“那么现在我该如何?该不会是要让我,全力护住此子的性命?”

    “还就是此意!这次也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此子”

    那电光中的声音略显纠结,可就在话音未落之时,他似忽生警觉。整团雷电,在须臾间消失散去。

    也就在片刻之后,一个白袍身影,蓦然出现在竹屋之内。

    中年神师见状毫无异样的,朝这位俯身一礼:“弟子见过师尊。”

    “你刚才在与何人说话?”

    这司空月灵的分神化影,有些奇怪的扫了这屋内一眼。不过在发现毫无异状之后,他又语气紧迫的吩咐:“原空碧还有半刻时间,才能返回山内。你先代掌其职,让山内所有人等,全数撤至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