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八章 无影无形
    红月看到我后,微微一愣,脸色有些发青,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同时我注意到和我一起出来的三个人,差不多和我一样的年纪。

    同时红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玄黄武观的代表——苍乐!”

    他们三人中,走出了一个,站在红月的面前,单膝跪在地上。

    “我,玄黄武观的苍乐,以玄黄武观的名义宣誓!无论是否成为巫神,我都会用一生去保卫通天城,捍卫通天城的尊严!”

    说完,站起身,退开。

    我对他特别留意,一身橘黄色的宽松道袍,样式基本与道德武观类似,同样是在领口以及下摆绣着太极的图案。俊美的面孔,薄薄的嘴唇,尤其是眼睛,仿佛黑夜中闪耀的星光一般,怪不得让傅华甘愿为他做这么多事情,卖相不俗!

    接着,红月说:

    “通天武观代表——道心!”

    在苍乐身边的青年,走了出来,同样跪在红月的身前,低声的说:

    “我,通天武观的代表,道心。以我的灵魂以及祖先,第一代通天武观观主的名义起誓,一生效忠通天城!”

    说完,站起身,退回到原处。

    对于这个叫道心的,因为有可能与他战斗,所以我也特别留意了下。一身紧身的劲装,勾勒出男性充满着爆发力的身型!尤其引起我注意的,是他的拳头以及手臂,有一种心揪的感觉!

    “道……从其他武观中,脱影而出的,玄密武观代表——穹机!”

    他们三人中的最后一个,走了出来,跪在地上,低沉的说:

    “玄密武观的代表,穹机,愿意效忠通天城,决不改变。”

    他是唯一一个让我感觉特别奇怪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给我的感觉,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个人在他身上似的,或者说,我感觉在他的身体内,有着众多的意识!

    “道德武观的代表——黑夜!”

    听到终于叫到我,慢慢的走了过去,来到红月的身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跪在地上,而是站立不动,缓缓的说:

    “黑夜,代表道德武观参加这次的比赛!”说完,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退了回去。

    四周传来阵阵低声议论的翁翁声,时而有人转过头去看一边的道德武观的人。这些议论的人,有窃喜的,有吃惊的,有疑惑的……

    红月的双眼力露出强烈的怒火,看着我一字一字的说:

    “黑夜!你自己找死!”说完,对着身后左面的中年人说:

    “杀了……”尚未说完,在道德武观的人群内,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

    “请问作为这次比赛的公证人,代表城主的红月小姐。凭什么要杀我们道德武观的代表?他不是通天城的人,仅仅是我们道德武观这次比赛的代表!自然不用去起誓效忠,如果非要效忠的话,我代表道德武观效忠!”

    红月抬起手阻止了身后的中年人,看着说话的傅华,缓缓的说:

    “不错,我是没有权利去杀道德武观的代表,在这里,我向道德武观道歉,为刚才的行为道歉……但是,如果想要进入通天城的道观,成为巫神,那么必须要在这里——战厅内起誓效忠!除非他比赛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第一,那就另当别论。

    至于谁是道德武观的代表,我不在过问,因为这个机会给的是你们道德武观,你们选的参赛者,也代表着你们道德武观,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再次问一遍,道德武观的参赛代表,是否就是黑夜?”

    道德武观人群中的柳副观,眉头一皱,似乎准备说些什么。但是傅华肯定的回答已经出口。

    “道德武观的参赛代表,就是黑夜!不会改变!”

    红月深深的看了傅华一眼,不在言语……

    随后,红月示意身后的中年人上前,中年人点了点头,走了出来,站到我们四个参与比赛的代表面前,严肃且古板的说:

    “通天城的精鹰们,你们是从各个武观精心挑选出来的代表,不论你们由于何种目的,参与了这次的比赛,但是,能够被挑选出来,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一会的战斗,是生与死的战斗,你们不要有任何的顾忌,哪怕前一刻你们相识,但是在这一秒,你们就是仇人!

    胜利者只有一个!如果怕死,就要主动投降,对于主动投降的人,我可以保证他的绝对安全。现在在我的手中,有四个球,每一个球上都有一个数字,分别是1,2,3,4!当我仍起的时候,你们可以任意抢夺,因为,比赛的顺序,是属于机密,我们只是事先按照数字,进行了排列,所以目前我也不知道你们各自的对手是谁。

    当你们拿到数字球后,我就会宣布你们各自的对手!”说完,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把四个球高高的向上仍了起来!

    第一个动的,是穹机,他的身影迅速的在地面上消失,与正在上升的数字球的速度持平,仿佛是固定在了半空中一样,伸手抓住了一号球,轻轻的落在了原处。挑战的眼神,看着我们三个。

    这时,半空中的三个数字球不在继续上升,开始迅速的落下。同时道心的身影也快速的从地面上弹起,抓住了二号球。

    另外两个球快速的落下,身边苍乐轻轻一跃,抓住了两个球,回到了原处,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冲他笑了笑,拿起了四号球。

    看到我们已经人手一球,中年人低沉的说:

    “1号对3号,2号对4号。两场比赛,一起进行,分别由我月十三,以及另一位,月十四担任裁判!现在你们四个有没有准备弃权的?……没有的话,1,3号跟随月十四到东面进行比赛,2,4号跟我去西面。”说完,径自向西面走去。

    我没有闲心去注意苍乐以及穹机,而是看着开始起步的2号,道心,尤其是他的拳头,心里暗自留意,跟着月十三走了过去。

    直到与刚才起步的位置有些距离的时候,前面的月十三停了下来,转过身,低沉的说:

    “比赛……开始!!”

    身边的道心,在听到开始后,没有马上进攻,而是转过身,正面对着我,说: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们三招定输赢,尽早结束,好让获胜者可以去观察另外一组的比赛,如何?”

    “可以!”我回答。看的出来,他似乎是属于**力量类型,就是不知道他的术法如何……

    听到我同意后,全身猛的散发出强劲的能量,接着双脚一蹬,弹跳而起,在半空中毫无花俏的一拳向我打来,强劲的拳风以及恐怖的速度,我快速的后退,准备等他力竭的时候发出致命的一击。

    突然,一股异常奇怪的看不到的能量以超乎我想象的速度,在我刚刚察觉到的瞬间,无视我的海潮防御,狠狠的撞到了我的身上。

    强大且突然的能量撞到我的身体上后,仿佛被一阵风轻轻的推开一样,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同时,耳朵里,眼睛里,鼻子里,传来了撕裂灵魂,撕裂心肺的疼痛。

    仿佛耳膜破裂,眼球爆碎,鼻咕坍塌一样的感觉,强烈的疼痛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根本不能聚集精神,面前的快速s型向后退开。

    但是,还是晚了一步,道心的拳头也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胸口,仿佛听到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我的身体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耳朵在疼痛的同时,依稀有些声音传来。

    “月十三裁判,是我获胜了吧。”低沉且自负的声音响起。

    这是我输的最快,最莫名其妙,最凄惨的一次。我不服,从内心感到强烈的不服,我怎么能一招就会被打败呢。强烈的求生意志催动着身体快速的复原,那一拳并没有打爆我的心脏,经过上次在魔王城客栈,被乾坤功不停摧残复原之后的心脏,其强度,已经远远的超乎想象!

    这时,月十三的声音响起:

    “比赛结……”

    “你喊的太早了。”我喘息着站了起来,眼中露出阴毒的目光,盯着道心,对月十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