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三章 流星天降!
    “辐射流强度二百西弗!温度七十四点三五度。”

    叶若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带着几分大梦将醒的味道,且满含疑惑:“主人,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记得了?”张信闻言吃惊不已。

    “不记得!”叶若仔细思索了片刻,然后微微摇头:“没有记忆了,若儿的记忆库里,出现了一秒的记忆断层。”

    张信眼神,更加的古怪:“刚才你报到一千九百西弗的时候,就彻底没了动静。”

    以前若儿说的许多事情,让他颇感荒诞不经,可是今日,他是亲自体会了这悚人惊闻之事。

    “一千九百西弗?”

    若儿也吃了一惊,然后又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就是这样啊!若儿以前每次尝试从这颗星球脱离的时候,总是出现莫名奇妙的辐射流,然后若儿也会进入休克的状态。再醒来的时候,是总有一段记忆缺失。还有还有,刚进入这颗星球的时候也是一样,按照若儿的计算,明明可以飞出去的喵!”

    张信一边倾听,一边凝思,随后若有所思道:“若儿你说的这辐射流,应该就是我们的‘天劫’。”

    “天劫?”叶若暂时压住了沮丧:“那是什么东西?”

    “是灵师冲击神师,神师进阶圣灵,还有法域,天域,神域这三阶圣灵时,所需经历的劫数。形式各异,冰火雷电等等无所不包。有人说,这是凡人问鼎长生与天道权柄的代价;也有人说,这是大道自然,对我们灵师的惩戒。”

    张信若有所思的说着:“不过这些劫数,都有一个共同点,都会在元神层面,面临极大的压力。我以前身为上官玄昊时,从九级灵师进阶神师境,就曾经历过一次。可以判断这两者的形式,基本相似。只是这一次,比我前次的经历,要大得多。”

    大到仅只这一个呼吸,就差点将他元神碾灭!

    他没想到,进行这陨星召唤,也要经历天劫。

    “听不明白!”

    叶若想了想,还是一头雾水:“可主人你没事么?没有丢失记忆什么的?”

    “刚才差点死掉!”

    张信也是心有余悸:“不过好在我们家祖师,似对此早有预料。这座阵盘,正可助我化解。其实也不是化解,而是模拟吧。”

    “模拟?”

    “就是模拟,就好似若儿你模拟我的灵能特征。可具体在模仿什么,我还不太清楚。可能是天劫本身的性质,可我不太确定。”

    张信说到此处,又摇了摇头:“暂时不说这些,接下来这几天,我们只怕是有得忙。”

    他要忙的事情,包括测试这‘劫力’的强度,以及法阵模拟的形式。还有测量自己的引力灵能,对天上那些陨石的影响及力度等等。此处还需测量这些陨石本身的重量,以及结构与具体的成份等等,由此计算‘轨道’,使这陨石,能够准确的坠落在这千页峡附近。

    只是在他道出此句之后,却又发现眼前情形有异:“这是?”

    就在这片星空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奇异光团,似由无数的黑白小点构成。

    张信有些好奇,试探着用手触了触。随后就见那光团化开,衍生出十个标点。

    “一,十,三,九,五,八,七,七,九,六”

    在最后还有一句疑问:“试问后二数为何?”

    “这是什么?”

    张信再次吃惊问了一句,眼神茫然不解。

    “这个?应该是简单的数字规律题吧?只是我们联邦小学生的水准。”

    叶若有些不确定的说着:“答案是十一与五?”

    “十一与五么?”

    张信心想自己惊奇的,其实并非是这个简单的谜题,而是那位祖师大人,留下这谜题的用意。

    再还有,这谜题究竟是藏在大衍摘星阵的哪一部分?是与衍算有关的那部分符文?

    可就在他的意念之内,才闪过这两个数字。张信眼前的这团灵光,却又再次化开,然后整座阵盘,开始疯狂的运转,并且爆发出了一团强光,映耀夜空。

    “这是?”

    张信第三次问出这二字,而此时他正眼神不可思议的,看那上方星空。只见那条星环之内,赫然有一枚枚的陨石,绽放灵光。

    遥遥望去,赫然可见一枚枚的符文,显现在这些陨石的表面。也无一例外,都在顷刻之后,从它们既定的轨道中脱离坠落。

    数目足达八十,且每一块的宽长,都达二十丈。

    张信倒吸了一口寒气,然后急急询问:“若儿,能否给我显示外太空的卫星影像视频?就是这个部位!”

    “卫星影像?那至少得五个小时之后。不过基地那边,确实观测到外太空有大量陨石下坠。”

    叶若一边将几个画面,显示在张信的眼前,一边语气无措的问着:“究竟出什么事了?”

    张信都没来得及看叶若显示的影像,就发现自己身下的这座阵盘,正在寸寸崩解。

    再注目自己视界中,那些正坠落的‘陨星’,张信不禁轻声一叹。

    “若儿你问我,我去问谁?我只知道,这次可能是惹大麻烦了,也可能是福非祸”

    ※※※※

    “这是?”

    当那座大衍摘星阵强光散射,寸寸崩解之际,全神关注的张夜,第一时间就皱起了眉头:“法阵崩解?出什么事了?”

    “看情形,应该是超出负荷?”

    雷照亦是眉心深锁,满眼的匪夷所思。可问题是,张信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这座十五级的阵盘,也不堪重负。

    这也与他的预判不符,在他的预想中,张信应该是有七成可能,从天上召下陨石。

    窦灵国此时,却还有心思开玩笑:“这家伙可惨了!四万点的十四级贡献值,他除非有一日能身证圣灵,否则怎么赔?”

    “我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果然如此!”

    原空碧对自己的预感,有些得意,随即又有些遗憾的说着:“可如此一来,那武试总魁,他是不可能拿下了,总还有些不爽!”

    她一边说,一边目光冷冽的往另一侧方向望去。而就在她目视之地,血剑山庄的监考神师,荣阳的神色,正恢复平常模样,“这情形,有些古怪。”

    “确实古怪,不过荣兄此刻,也是松了一口气吧?”

    熊梦的心绪,其实并不如何舒服。

    王绝与血阿鼻二人联手与张信为敌,可前者惨死于张信之手,后者却不但安然无恙,如今更已有了十成把握,拿下那武试总魁。

    不过他知这事,怪不得血剑山庄的人,故而还能勉强压住胸中的酸意与苦涩。

    “我猜那可能是阵盘本身出了问题,毕竟已隔了七万年。很难说那阵,是否出了什么变化”

    话至此处,他却听不远处,忽然传来了阵阵惊呼。

    “看天上!”

    “怎么多出了这么多的星辰?”

    熊梦吃了一惊,蓦然抬头往上方望去。荣阳则紧随其后,也在这霎那,面色顿变。

    而此时这周围,依旧是议论之声不绝。

    “刚才忽然就从那天河里面掉下来!”

    “那是流星!好多”

    “该不会是?是刚才张信?”

    “这怎么可能?巧合,一定是巧合!”

    三百丈外,以雷照为首的四人,则是相互间面面相觑,各自都神情诡异。

    “他还真召下来了?”

    窦灵国仍有些失神:“可这未免也太夸张了,真是这个家伙”

    “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张夜冷声打断,面色则阴沉似水:“我判断这些流星的落点,就在这附近。一旦这八十多颗陨石砸下,足以将附近百里方圆之地完全夷平!这处附近,所有五级以下的生灵,都将无一活口!”

    而此时韩智,也正面色苍白的自远处飞来,同样语声急躁:“知事大人,属下预判那些流星,最多还有一刻半左右,就将落在这附近百里!还请大人,布置疏散!”

    原空碧则是铁青着脸,不过就在她刚欲开口之时,雷照却忽然出言,“真正麻烦的,不是这里,而是藏灵山!这些陨星的落点,确实就在此地附近二十里内,多半会在下坠到距离地面一万丈之后,被藏灵山的法域吸引过去。”

    原空碧不禁柳眉微挑:“师兄你能确定?”

    “有至少九成把握!”

    雷照负手于后,神色说不出的认真:“我已看到那些陨石外的符文了,那应是内嵌于这些陨石核心的符阵,符文映射于外,可以改变这些陨石的轨迹。”

    “九成把握也不能冒险!此间疏散之事,就交由两位师兄了。在下方地窟有一所在,地层异常稳固,正可避难。张信就由雷师兄负责,我先返回藏灵山。”

    说完之后,原空碧就再未迟疑,直接化做了一道冰蓝遁光,飞往藏灵山方向。

    雷照见状,不禁暗暗感慨,他这师妹,在形势危急之时,还是蛮可靠的。

    随后他又神色复杂的,看向那高台之上,那正一脸无辜的张信。他有十成把握,可断定这天上规模如此浩大的流星火雨,必与此子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