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0章 叼叼的乱入
    法师之手——0级法术,被画为戏法,连魔法学徒都可以轻易耍出来。

    但一百只法师之手呢?

    有那么一瞬,汤姆*西莫斯将军几乎以为是暴风城的王家法师团全员到齐了。对于国王和贵族心里的宝贝疙瘩,西莫斯还真不敢指望王家法师团会出现在这里。

    曾经在军界上层有这么一种说法,除非敌人打到暴风城下,否则别想看到王家法师团全员出动。

    法师老爷是神秘的、强大的、高贵的。他们的伙食和住宿要最好的,哪怕全军都在啃草根,法爷们都必须吃上白面包。而且他们休息时容不得一丝吵杂。

    法师的稀缺性,导致了法师极少上战场。

    今天整个战场里的那个法师小队,还是伯瓦尔*弗塔根公爵跟几家贵族联合凑出来的。在决定撤退时,更是第一时间撤走。

    为什么战场上还会有法师呢?

    而且看样子是自己人啊!

    擦了擦满是血污的眼睛,西莫斯赫然发现那些插在兽人身上的东西很奇怪。都是一些经过打造的菱形锥子,它们明显要比弓箭的箭头要大,却又达不到匕首级别。

    然而就是这些锥子,却让数百名兽人痛苦地捂着眼睛的部位在地上打滚,而两倍于这个数目的兽人倒飞着摔下山坡,眼看是不活了。

    这也是魔法吗?

    下一瞬,一个醒目的黑影从山顶上飘然降下。

    他有着一身奇怪的黑袍,整张脸陷入兜帽当中,看不清面目,而他身周一百多只奥术能量做成的【法师之手】,竟然随着他一边降下,一边无比凶狠地发射出奥术飞弹。

    不,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奥术飞弹了,那完全是弹幕了!

    比暴雨还密集,比箭雨更狂暴,那些是只有正式法师才能发射的【奥术飞弹】。作为一位资历丰富的将军,西莫斯一眼看出,那绝对不是王家法师团的新手大地法师能放出的。

    每一发紫蓝色的奥术飞弹,不光速度快,而且威力强大,一发奥术飞弹糊脸,哪怕是兽人那种一剑砍上去都说不定会卡剑的硬骨头,依然直接脑壳都被掀飞。

    更可怕的是,这些奥术飞弹竟然是下降中的法师之手上面发射出来的。

    移动射击!却丝毫不乱。

    这是怎样一种法术控制力啊?

    而且不是一只法师之手,而是一百多只!?

    西莫斯眼睛都值了!

    有那么一瞬,他几乎以为是那个该死的、神秘兮兮的守护者麦迪文阁下又重新回到了莱恩陛下的麾下,为整个艾泽拉斯而战。

    他无比确定,那绝对不是麦迪文。

    麦迪文从不藏头露尾,而且麦迪文很少会用这么低级的法术。

    尽管麦迪文很少出手施法,但印象中,麦迪文也是狂轰乱炸主义的。

    那么……他是谁?

    西莫斯将军的好奇心几乎撑爆了他的胸膛。

    这时候,那个黑袍法师的兜帽中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西莫斯将军,带你的人撤,这里交给我。”

    战场上,军人只接受军令。

    西莫斯将军几乎本能地想拒绝他,可是他打了一个激灵,他看到了他的部下。尽管一张张脸上依然写满着坚定,但每一双眼睛里都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与哀伤。他们的袍泽已经大多长眠于此。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绝对愿意随同死去的战友,一起长眠。

    但有这个必要吗?

    西莫斯将军很清楚,这已经是狮鹫军团最后的种子,打光的话,狮鹫军团也就永远地消失在暴风王国的战斗序列当中。

    一咬牙,西莫斯将军大吼:“法师阁下,感谢您的援手,可是狮鹫军团最后接到的命令是死守这里。”

    黑袍下的杜克一愕,他没想过西莫斯竟然死脑筋,不,应该说他硬气至此。

    要如何说动这个家伙呢?

    杜克也急了,轻轻在左胸前一点,一个法师徽章闪亮起来。

    “乌瑞恩陛下有令,你们已经很好地完成阻击敌军的任务。现在你们立即后撤,下山之后,会有后手掩护你们。”

    西莫斯将军浑身一颤,他参军多年,他怎能听不出其实眼前黑袍人在假传圣旨?暴风王国有着严格的军事制度,当中的秘密,绝对不是外人能知道的。

    他几乎想破口大骂黑袍老者。

    但那个王家法师团成员的徽章绝对是真的,最关键是,他看到了身边那些年轻的脸庞上蓦然浮现出来的求生意志。

    他忍心让这么多的棒小伙子死在一场无望的断后战里?

    “后手是什么?告诉我,否则我无法冒着让一万大军和两万民夫被追击的风险,接受陛下这样的传令。”

    杜克也急了,终究以【法师传讯】把其中一个后手告诉了西莫斯。

    西莫斯一听,顿时精神为之一振:“暴风王国的勇士们听好了。大部队已经成功撤离,我们现在有序后撤!”

    西莫斯的大声高喊,无疑给狮鹫军团的将士们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在杜克暴风骤雨似的魔法飞弹豪雨压制下,这边山头的狮鹫军团开始整齐地后撤了。

    另一个山头上,血战中的安度因立即发现了不妥。

    “见鬼!西莫斯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后撤!?”这一瞬,洛萨杀了西莫斯的心都有了。

    两座山头,互为屏障,然而一旦其中一座山失守,那么另一座山就会很容易陷入敌人的反包围当中。

    兽人翻山越岭如踏平地的本事,洛萨算是见识了。

    前一瞬还在弓箭手射程之外的兽人,一眨眼后就已经从弓箭抛射的距离杀入平射的距离,再一眨眼,连长枪都用不上,已经要用刀剑近战了。

    可是,安度因马上发现,对面山头的兽人并没有追击,反而有种溃散的迹象。因为兽人的绿色皮肤,在阳光下非常显眼。

    洛萨还没反应过来,霍然发现,自己面前的兽人也不对劲了。

    兽人的脚下出现大面积的冰封,而冰封赫然以兽人和人类士兵的战线为界限。极度的脚滑,让兽人们的攀山能力大幅度被削弱。

    有强力法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