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十八章 纵论天下
    震惊过后,宋缺恢复了冷静,目光一凝问道:“你究竟是谁?怎么会有这么深厚的传承?”

    “我传承久远,就不必细说了,至于说我是谁?”楚阳笑了,“你可知白糖作坊?”

    “怎能不知?这几年,我岭南遍布种植甘蔗,初始我还不解,后来才知是为了制作白如雪之糖,畅销天下。可几经调查,却没有查出背后之人,没想到是你!”

    宋缺恍然道。

    “你可知食盐?”

    楚阳说着,大手一抓,摄来了两个石块,双手一按,岩石剥落,成了两个石墩。自己做一个,扔给了宋缺一个,然而他这一手,又让宋缺瞳孔一缩。

    “食盐味苦而涩,哪怕如此,贫穷百姓也吃不起。然而从六年前,市面上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雪白食盐,没有苦涩之味,而且十分便宜,天下之人,皆有能力购买,让不知多少穷苦百姓跪拜感恩。”

    宋缺眼睛眯了眯,看向楚阳的目光有了一丝温和。

    “你可知大棚种植?生猪饲养?新式农具?沤肥之法?你又可知活字印刷?白纸制作?”

    楚阳不疾不徐道。

    “什么?”

    宋缺陡然站了起来,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这些东西,都是最近几年突然出现,风靡天下,特别是活字印刷,白纸的新式制法,让读物真正的普及,惠及天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些东西,全是眼前人所做。

    “你又可知联合商铺?悦宾楼?楚氏武馆?”

    楚阳再次淡淡说道。

    宋缺猛然一颤,露出震撼之色,哆嗦道:“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何等聪明,自然想到了深处。

    楚阳说的这一切,涵盖了方方面面,若是有不轨举动,定然天下震荡,就是掀翻当今统治都有可能。

    若是这些东西被不同的势力掌控也就罢了,最多不过是一方巨头而已,然而却都归眼前的少年所有,这就恐怖了。

    他又猛然想到,这些东西,都不过是六七年前突然出现的而已。

    还有一点让他都感觉到恐惧,楚氏武馆,已经开遍天下,收徒受武,收费极其低廉,不知培养了多少武者。

    而悦宾楼的盈利?

    联合商铺的经营?

    他还知道,每一个联合商铺之下,都会开设学馆,以前只是以为他们培养经营人才罢了,现在想来,大错特错。

    楚阳忽然站起身,望向北方大地,深沉道:“你以为这个天下如何?”

    宋缺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震撼,叹息道:“江山天下,美景天骄,造化神秀,然而中原大地,却屡遭蛮夷入侵。纵观历史,时时边疆被叩关,打草谷,役穷苦,令人悲愤。往前延伸,五胡乱华,我等汉人被当做两脚羊,成为食物,几乎被吃的断绝血脉,何等悲哉?”

    “这就是中原大地的苦难!”楚阳道,“我中原之国,地大物博,开民智,壮山河,兴社稷,远超域外文明,为何屡遭侵袭?”

    “王朝建立,兴盛一时,每到后期,君王昏庸,佞臣当道,弄的天下乌烟瘴气,民不聊生,最后揭竿起义,一场大战下来,埋葬旧王朝,开创新天地,也往往这个时候,会耗尽元气,被蛮夷入侵。”

    宋缺了解历史,也看的透彻,然而身在局中,却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可如之奈何?”

    楚阳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当下又如何?”

    宋缺看向楚阳,发现这位年轻人神情淡然,却充斥着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不由道:“隋文帝一统天下,本开创盛世,然而隋帝杨广贪婪女色,好大喜功,开运河,征高丽,已经耗尽了国库,若是再有一次,天下必将分崩离析。”

    “开运河是错吗?”

    楚阳问道。

    “当然是错!”宋缺道,“运河之底,不知有多少枯骨?”

    “隋帝杨广的命令是谁来执行的?”楚阳不等宋缺回答,继续道,“开运河,通南北,行调度,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这是大善之举。然而执行者呢?却是那些世家子弟,官宦人家,他们才不会管贫民的死活,强行征调,弄的民怨沸腾!这只能怪隋帝杨广用人不当,查人不明而已。”

    “这……!”

    宋缺脸色变幻。

    “去年一征高丽,杨广亲征,共率领人员多达一百二十万。”楚阳声音高昂,“而高丽不过弹丸之地,哪怕用人堆,也能灭掉,为何兵败而回?”

    “今年二征高丽,人员多达一百五十万,又为何兵败?”

    楚阳声音激昂。

    “杨广穷兵黩武,不善用人,以文官指挥武将,战略失当。”

    宋缺道。

    “真是这样吗?”

    楚阳冷冷一笑。

    宋缺忽然沉默。

    “隋帝杨广贪婪好色,对于帝王而言,这算不了什么。他也好享受,也没什么了不起。可他独断专行,大开科举,打破了世家大族垄断知识的局面,为贫民开启了一条晋升之路,这才是根源。”楚阳一语揭露了残酷的现实,“那些所谓的传家氏族,千年世家,怎能答应?泥腿子就是泥腿子,生生死死都是泥腿子,就要受他们奴役,受他们支配,他们没有成为士大夫的资格,没有和他们并行的权利。所以,开运河,就强行征调民夫,不从就杀,反正坏的是帝王名声;征高丽,我就内斗空耗国运,反正国家亡了,他们不过再选一个帝王而已。”

    “我说的可对?”

    楚阳陡然喝道。

    宋缺一颤,幽幽一叹:“这样的局面,能解决吗?”

    “我现在做的是什么?”

    楚阳反问。

    “真能让我们汉民摆脱屈辱的轮回?”

    宋缺略微颤抖道。

    “开武馆,强身体,壮胆魄;设学馆,开民智,增智慧;联合商铺,让商品流通,交互利用,广开源路!”

    楚阳没有说下去,“到时候,免一切农税,生活富足,练武强身,读书晋升,如何不强?”

    “等等,免农税,国家如何运行?”

    宋缺抓住了关键一点。

    “商税!”

    楚阳神秘一笑,以联合商铺为例,给宋缺上了生动一课。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宋缺朝楚阳一躬身,心悦诚服。

    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的光芒。

    “宗派呢?”

    他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楚阳答道,“不服管教者,杀!”

    宋缺点点头,“如慈航静斋这样世外宗门,佛门清静之地,也要管辖吗?”

    “世外宗门?佛门清静之地?”楚阳嗤笑一声,“她们真的是尼姑吗?”

    “慈航静斋,天下第一圣地,为佛门女尼,菩萨传承,有何不妥?”

    宋缺询问。

    “既然为尼,既然为佛,当应如何做?”

    楚阳反问。

    “佛子慈悲,普度众生,世外之地,静修参禅。”

    宋缺毫不犹豫道。

    “她们慈悲吗?她们普度众生吗?她们清净吗?”

    楚阳一连串的反问。

    “当然!”宋缺应道,“寻常时候,她们宗内潜修,超然物外,每当乱世,必然选出最杰出的弟子行走天下,为万民选出帝王之人。”

    哈哈哈!

    楚阳仰天大笑,指着宋缺嘲讽,“你一阀之主,绝代大宗师,智慧超群,怎会说出这样白痴的话来。”

    “如何讲?”

    宋缺脸色一沉,十分不快。

    “超然物外,为何还要出来显摆?乱世行走,就是普度众生?为何不提前出来,行解决之法?代替万民选帝王?她们见过几个民?又能代表几个人?佛门弟子,插手皇权纷争,不过是攫取利益,最终站在高位,俯视天下罢了。”楚阳哼道,“说的难听点,不过是披着佛门的皮,行着娼妓的勾当,在天下群豪间左右逢源,让一个个英伟男子跪在他们石榴裙下,听凭他们吩咐行事,达到目的之后,就抽身而走。”

    宋缺脸色狂变。

    “不对吗?”

    楚阳脸色一冷。

    “她们、她们……!”

    宋缺最终没有说出什么。

    “道门第一人的宁道奇,被她们养成了一条看家狗;邪王石之轩有着统一魔门之才智,被她们视为大敌,为了除去,就派出了最杰出的弟子碧秀心,杀人不成反被擒。可笑石之轩,堂堂一代邪王,智慧超群,竟然爱上了仇人,取其为妻,还生下了女儿。当时慈航静斋为什么没有追究?因为邪王已经废了,不足为惧。更可笑的是,碧秀心为了破解邪王的不死印法,想找到弱点,竟然耗尽心力而亡,这是何等可笑的事情,何等荒谬的爱情!然而邪王竟然因为她之死,心灵上留下了破绽,修为上再也没有寸进。”

    “还有你宋缺!”楚阳目光一凝,射出了两道锋芒,心灵之力也同时释放而出,继续道,“石之轩不足为惧,宁道奇成为看门狗,天下强者之剩你一人,结果呢?”

    宋缺脸色狂变。

    “梵清惠一出,便让你魂不守舍,从今以后,让你再也无法站在慈航静斋的对立面。”楚阳冷笑道,“待天下大乱,其传人现世,行走天下,有宁道奇护着,你宋缺看护,代天选帝,也不就顺理成章?一旦成功,慈航静斋就站立皇权之上!”

    宋缺一颤,惨无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