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七章 比赛开始
    绿儿脸色有些难看,站在那愣了一会,开始慢慢的扭动起来,一边跳着舞,一边用悲哀的声音唱道:

    “翩翩黄鸟,雌雄相依,念我之独,谁其与归……”

    唱到最后,仿佛想通了似的,声音不在悲哀,而是平静,平静的唱着,平静的跳着,仿佛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那里翩翩起舞,又仿佛就是那黄鸟,念其之独,谁其与归。

    那美妙的躯体,在我的面前展现出无尽的青春气息,每一下波动,每一下随着歌曲的舞动,都深深的吸引着我。

    一舞终了,绿儿娇喘着站在那里,似乎在等我下一步的要求。

    我看着她因为喘息而起伏的胸部,满足的站起身,来到她的面前,一把抱了起来,仍到了床上。

    绿儿的眼中有些惊慌,但又强忍住。我看着她眼中的惊慌,低声在她的耳边说:

    “不知道谭天现在是死是活……”

    绿色神色大变,张开嘴刚要开口说话,突然娇呼一声。因为,我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你,谭天……现……在怎在样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句话完整的说完。

    我看着恢复了生气,而不是刚才一脸平静的绿儿,笑了。这样才够味道,如果一脸的平静,那就没有意思了,低声说:

    “谭天死是没死,不过恐怕……等我一会高兴的话,再告诉你!”……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这不,一夜的缠绵,在最后的时刻,我用沧海魄能量压住了绿儿的中枢神经,使她暂时的昏迷,随后仍在了地上,自己在床上闭目休息,准备接下来的比赛。

    早上起身后,看着地面上昏迷的绿儿,踢了一脚,化解了导致她昏迷的能量。绿儿幽幽的睁开了眼睛,一脸的疲惫,没有在意为什么会在地上,低声的说;

    “谭天,他怎么样了?我昨天一直在师傅房间里跪着,只听说他,他昏倒了……”

    我有些惊奇的看着她,说:

    “你对那个谭天还蛮痴情的,恩,他没死,被他师傅救了。”

    听到这里,绿儿喘了口大气,露出了安心的表情,然后站起来默默的穿着衣服。

    穿完后,低着头平静的说:

    “你……您惩罚完了么?需要我今天晚上再来么?”

    我来到她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看着那泪眼汪汪的妙眸,温柔的说:

    “不用来了,并不是我惩罚你,是你师傅,是傅华再惩罚你。”说完,轻轻的擦去她的眼泪,走出房间。

    我站在阁楼外的园子里,看着天空上的云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是一个卑鄙的人,很多时候,我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卑鄙。但是,有的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一样会卑鄙。

    打着生存的大旗,做着许多卑鄙的事情。也许珍尼说的对,我很虚伪,很无耻,说什么为了生存,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被别人侵犯,为了自己的**,一切说白了,都他吗是为了自己。

    不过,不这样又能如何呢?

    这里是魔界,我是妖,我是魔!欲之所归,魔之所想,妖行天下!

    这里,我就是道德!!

    想到这里,转过身看着走出来的绿儿,心中闪过杀机。从昨天看,她对自己很有敌意,不能保证日后不会在暗处害自己,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杀了她!

    我慢慢的走向绿儿,看着她美妙青春的身姿,渐渐的抬起了右手……

    这时,突然感觉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于是放下手走到绿儿的身边,示意她先不要走,同时,傅华走了进来。

    傅华今天穿的是一身翠绿色道袍,在成熟气质的同时,自然的表露出惑人的风采!尤其是衣领和下摆处的红白太极图案的点缀,仿佛点睛一般,出尘脱俗的飘逸……

    进入园子后,傅华妙目流韵,似乎先看了一眼我的右手,随后风致嫣然的说:

    “绿儿先回去吧,听说你谭天师兄醒了,你不去看看么?”

    绿儿一脸的惊喜,随后又有些暗淡,幽幽的说:

    “是,师傅,我这就去……去看看。”说完,低着头,没落的走出了园子。

    看到绿儿的身影消失,傅华笑着说:

    “这是答应你的三个遁术符咒。”说着,拿出三张土黄色的符咒,递给了我,接着说:

    “一会就开始了,我们先去空间阵,通过空间阵进入比赛场地的时候,会临时决定对手,记得你的承诺!”

    我接过符咒,放进了怀里……

    随后,同傅华一起去了道德武观的地下密室,看到地面上那由无数个符咒组成的巨大的阵,以及四周闪烁着,游离的一些能量,我才知道,原来比赛的场地是一个由奇门盾甲术法制造的一个独立的空间。

    只有通过固定的‘门’,才可以进入的空间。而这个‘门’,就是三大武观的密阵!

    这次一同去参观比赛的,是傅华,柳副观以及八名长老,算上我一共十一人,站在阵的最中心。一阵刺眼的闪华之后,全部消失……

    再次出现的位置,是一处极为庞大的圆形广场中心点!

    五个大小相等,但是内部结构却炯异的阵,以中间的紫红色阵为中心,其他四个规则的围绕着。

    仔细去看,会发现这些阵,都是由刻在地面上的符咒组成,每一个阵,都有上万张被刻在地面上的符咒,这些符咒交错在一起,形成了这里的阵!而我们出现的位置,正是外围四个阵的其中一个!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中间的紫红色阵,同样也是由上万张符咒组成,似乎除了在颜色上不同,其他地方和另外的四个阵基本类似!

    这就是圆形广场中心点的五个显眼的巨阵,但是如果和整个过场相比的话,却略县逊色,我粗略估计,广场的大小,大概是这五个阵合在一起的百倍大!

    这么大的广场,完全可以容纳十万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拥挤!

    在我被这广场的规模所震撼的时候,四周的其他阵,也陆续的闪光,陆续的有人出现。奇怪的是,彼此却不做任何交谈,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中间的紫红色阵内,朦胧的出现三个身影,三个充满着五光十色光蕴的人影!

    渐渐的清晰起来,这时,在四周阵内的所有人,全部跪了下来,悄然无声。同时我也在傅华的拉扯下,蹲了下来,看着中间的那三个身影!

    微微一愣,因为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竟然是红月!再看她身后的两个中年人,其貌不扬,但是我隐隐感觉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对空间的牵引力。

    红月妙目流盼,四周看了看,脸夹上露出两个美丽的酒窝,笑着说:

    “各位都是通天城的中流砥柱,通天城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与你们的支持和奉献是分不开的。

    而我们之所以有通天城,是由第一任城主以及三大观的第一任观主,携手创建了这个家园,当然,其他的武观也一样再后续的建设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在这里,就让我代表所有的通天城人,对三大观以及其他武观,说一声‘谢谢’

    而为了更好的保护我们的家园,从几千年前,我们就有一个规定。就是每一百年,我们都要内部举行一次各个武观之间的比赛,同时,对于最终的胜利者,我们将会安排进入通天城内部的道堂进行提升!!

    当从道堂出来的时候,他就会成为我们通天城,这一代的巫神!”

    听到这里,我看了眼旁边的傅华,原来获胜者得到的奖励,并不是什么护卫,而是可以进入道堂,获得这个巫神的名号。

    红月接着说:

    “现在,各武观的人都已经到齐,那么,这次的巫神选拔比赛,将由我来代替城主,为比赛公证!下面请四位参加比赛的代表,到我的面前来。”

    傅华在旁边推了推我,我没有动,而是突然问:

    “我们脚下的阵,有什么作用?”

    似乎对我突然问这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同时看到其他武观的代表已经走了出来,于是快速的说:

    “这里就是一个传送增幅的阵,在这里用符咒,可以传送到通天城的任何地方。你快去吧,他们都过去了。”

    我站起身,走上前去。同时在其他的阵内,也陆续站起一人,和我一样,向红月的位置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