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07 梭哈
    灰袍巫师的注意力被站在仓库门口的咲夜吸引住了。更新看上去我醒来得正是时候,俩人还没有开始战斗。

    虽然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严重的伤势竟然不治而愈,但是梦中所看发生的一切清晰得永远都不可能忘记。我明白自己从那个螺旋的阶梯上接过了什么,从另一个“高川”身上得到的东西,从我的身体里激发出来的东西,这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然而我却觉得那是自己最宝贵的宝物。那并不仅仅是贯穿了时间和空间,烙印在这个身体和灵魂中的精神。

    所有的痛苦都已经不翼而飞,我清晰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无论体质还是意志,都像是经过千锤百炼的钢筋,比起过去的自己有了天壤之别。这并非错觉,因为当我按在地上的手指用力的时候,轻易就在水泥地面上扣出一条沟壑来。这种力量超越了常识,可我一点都不感到惊奇和意外,就像自己本来就应该这么强大。我看了一眼左腕内侧,那里有一枚棱形的花纹。我不知道这个图案有什么特殊意义,只是下意识觉得它一定非常重要,自己之所以获得匪夷所思的力量,它的存在一定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我悄悄爬起来,看了一眼沐浴在夜光中的咲夜。若是以前的我,势必会在缺乏光线的影响下,觉得她的身影十分模糊,可如今我却清晰看到她身上衣服的料质和纹理,甚至是她脸上每一块肌肉的颤动。当我的视线和她交汇时,她的身体轻轻摇晃,努力忍耐不露出惊喜的表情,这让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咲夜和我搭档已久,拥有十分丰富的临场经验,就算是白天,一般人也很难通过她的表情揣摩她的想法和心情,何况是深夜之中。尽管如此,对此时的我而言,哪怕是再微小的变化,也像是通过放大镜看到一样清晰。

    我没有立刻站起来,生怕太大的动作会引起周围环境的变化,从而惊动身前不到一米远的灰袍巫师,但是通过改变匍匐的姿态,我已经做好了偷袭的准备。

    不需要我提醒,咲夜开枪了。灰袍巫师和之前一样,用灰雾法术构成的盾牌挡住子弹,其实他可以先发制人,不过大概在打倒地狱犬和我之后变得太自信的缘故,面对女孩的攻击却露出一副不紧不慢的高压姿态,甚至让咲夜换了两次子弹。

    也许在他看来,意识到枪械无用后,眼前的女孩就会变得慌张起来吧,他可以好好品味一下戏耍猎物的味道。不过咲夜在进入战斗状态之后,完全不似表面上那么弱小怯懦,一旦感觉自己陷入绝境,甚至会将生命当作筹码,进行破釜沉舟的进攻。灰袍巫师也许很强大,可是在咲夜眼中,既然我仍旧活着,那么他所带来的压力根本不如他自以为的那般大。

    咲夜十分冷静地后退,继续引诱灰袍巫师的注意力,让他渐渐远离地上会出现影子的位置。当灰袍巫师走进连夜光也照射不到的黑暗中时,我贴着地面,如同野兽一样四肢用力,朝巫师发起冲锋,这一瞬间,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爆发力有多强。从挤压身体的气压来判断,大概在发动的刹那就达到百米六秒的速度了吧,据说橄榄球的超级跑锋能在四秒五以内跑完五十米,这已经是目前人体的极限,而现在的我则超越了这个极限。…,

    空气在这一刻变得水一般稠滞,灰袍巫师的动作就像是慢进的镜头,他的食指缓缓向前点出,但是这个动作刚做了一半,我就已经扑到了他的背后。他似乎感觉到不妥,想要转过身体,可是在他刚有动作的时候,我已经一拳打出。

    从踏地的一瞬间,速度静止,转换成巨大劲力通过腿部传到腰部,再从通过腰部抵达手腕,一**的力量好似海浪一样堆叠在一起。我参加过多种热门格斗技的培训班,但是这种清晰感觉到发劲过程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就像肌肉的每一丝运动都在慢镜头中放大,我顿时意识到这一拳是自己挥出的所有拳头中最完美的一次。

    当我听到地面发出碎裂的声音时,旋转的拳头轰在灰袍巫师的头部。巨大的反作用力反馈回手腕,若是普通人的身体势必会受伤吧,但这股力量随即扩散到我的全身各处,甚至沿着腿部灌入地面,又一次发出噼啪的声音。这一切不需要思维的控制,全在本能中就完成了。

    灰袍巫师就像是被一辆飞驰的卡车撞中,飞出去砸在二十多米外的墙上,宛如肉饼般挂在那里,过了小半会才慢慢滑下来。..虽然那里没有一丝光,可我仍旧看得很清楚,他的兜帽整个瘪了下去,缓缓从中流出红色和白色的液体,足以让人联想到那惨不忍睹的样子。我觉得这个家伙死定了,不过对方是能够使用奇怪法术的“巫师”,难保会有什么死而复生的伎俩,传说中不都是这么说的吗,巫师必须要用火烧成灰烬才能确保死亡。于是我决定趁这个可怕的家伙还没爬起来,照传闻中的方法做。

    不知道八景到底得到了怎样的预言,在她准备的物资中竟然有两罐汽油。咲夜见到我要搬汽油,连忙上来帮手。

    “他死了吗?”咲夜露出忐忑的神色,“我们这是在毁尸灭迹吗?”她已经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了,但没有劝阻,尽管为“杀人犯罪”感到不安,但她却坚决做这个同谋。

    “只有烧死他才算完结。”我毫不迟疑地说,提着汽油罐快步走到灰袍人身边。那股红白色的液体已经浻浻流出一大片,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咲夜的目光闪烁,她不太敢看下去,匆匆将汽油洒在灰袍上,并刻意在那片液体上浇了一些。我并没有感觉到这具尸体有复生的迹象,不由胆大了一点,将死者的兜帽掀开。

    咲夜好奇地瞄了一眼,立刻发出干呕的声音,转身跑开一段距离,双手撑在膝盖上直喘气,好似被死者的惨状一下子吸干了精力。

    我当然也觉得恶心,但仍旧忍耐着观察了一下,发现那破裂的头部戴着一张奇特的头套,脸部的位置是由某种白色角质制作的面具,最令人印象的地方是一对獠牙,还有足有手掌长的鹰勾鼻。这个家伙之所以不掀开兜帽,正是因为这面具的恶容太过吓人吧。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在这个“巫师”的身上搜出任何东西,好似一袭灰袍就是他所有的装备了。当我试着将那个面具头套摘下来,却发觉根本不可能,它好似另一层皮肤般紧贴着这个人的头部,如果要生撕下来,说不定会将脸皮都剥掉。

    这么残忍恶心的事情我可做不下去,只好遗憾地站起来,将剩下的汽油均匀洒在尸体。我退到咲夜身边,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却发现它和身上的衣物一样,几乎被烧成灰烬。一旁的咲夜贴心地递来另一包骆驼牌香烟,小心翼翼地为我点燃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足足消灭了半支烟,然后将剩下半截弹到尸体上。熊熊火焰升起,火光在仓库中跳跃,就好似深陷一片火红的地狱。我和咲夜将剩下的物资和木箱逐一扔进火中,火势变得越来越凶猛了,很快就热得让人不得不退出仓库。亲眼目睹这座仓库一定会成为火灾的牺牲品后,我和咲夜赶在被人发现前,驾驶八景为我们留下的一辆电动车迅速离开了这片地方。

    夜越来越深沉了,本就宽阔平坦的马路愈发显得漫长,许久才能看到一道车光从身边飞驰而过。咲夜坐在后座上,紧紧抱住我的腰,将脸贴在我的肩膀上。我也好,咲夜也好,其他人也好,这个夜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激烈的战斗和匪夷所思的转折让大家感到疲惫。如今事件已经告一段落,但我知道远远还不到完结的时候,反而只是刚刚开始。

    这个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对耳语者的每个人,甚至于系色同学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经历吧。

    恶魔,巫师,先知、召唤,凡人,传说,现实……在大家的眼中,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虽然未来难以测料,但是我却充满了信心,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不奢望自己会成为英雄,危险不由自主,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无法理解,但遭遇这一切并非被人强迫,这就足够了。既然大家都不可避免地步入到这个奇异的世界中,身为副社长的我就必须保护他们,活出自己的精彩。

    “咲夜,今晚开心吗?”我问道。凉爽的夜风从前方吹来,路灯的阴影不断落在身上,转眼又抛得远远的,前方的道路如此开阔宁静,让我的心情渐渐开朗起来。

    “只要跟阿川在一起,什么时候都开心。”咲夜轻轻的声音传入耳中,她似乎又恢复回那副怯懦的模样了。

    “那么,今后也要一起吗?继续这么危险的工作。”我说。

    “嗯,无论阿川去哪里,要做什么,我都会一直在阿川的身边。”咲夜说,“只要阿川在,我什么都不怕。”

    我并不想劝她改变这个想法,因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只是对她说:“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你死在我面前,除非我先一步死去。”

    “可我不想死在阿川之后。”咲夜嗫嚅着说:“不过,要是死了也能在一起该多好啊。”

    “是啊……如果无论活着和死亡都能在一起,那该多好啊。”我这么回答道,不由得看了一眼左手腕内侧的棱形花纹。自从梦中醒来后,我觉得真的存在某种无论生存还是死亡都伴随着自己的东西,而自己已经得到它了,它就藏在这具身躯和灵魂中,尽管现在的自己无法理解那是什么,可是总有一种预感,有那么一天会得到答案。

    我扭转电动车把手,将功率加到最大,乘着夜风朝跨江大桥的另一头驶去。

    八景和森野将负伤的白井和系色同学送到距离大桥最近的市第三医院进行急诊,当我们抵达医院的时候,半夜的医院只有一小半房间还亮着灯,急诊室的大招牌发着惨白的光,我和咲夜在跟门卫说明来由后直接被放行,停车场已经关闭了,所以我们只能在一楼急诊走廊的侧门外停车。向值班室里的护士询问后才知道八景他们刚到没多久,系色同学还没苏醒,正在八景的陪同下接受检查,至于白井则直接被推进了手术室,对于伤势的具体情况,这名护士也不太了解,不过她的温言细语很快就让我和咲夜心中的焦急缓和下来。…,

    向护士告辞后,沿着她指示的路线来到三楼,远远就看到森野正坐在走廊尽头的长椅上,弯腰将手臂搁在双腿上,双手拇指烦躁地交缠在一起。从她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担忧和自责,陷入沉思的她连我和咲夜走到面前都不知道。直到咲夜喊了她好几声,她才突然惊醒般抬起头来。

    咲夜温言安慰了几句,森野立刻伏在咲夜的肩膀上闷声痛哭起来。

    “因为我,白井才变成这样。”森野说:“如果我再坚强一点就好了,他肯定不喜欢看到我哭的样子。”

    “没关系,他是白井嘛。”咲夜拍打她的后背,轻声说:“只要你没事,他一定会没事的。”

    森野只是发出啜泣的鼻音。

    “是不是不召唤恶魔,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呢?”森野闷声说:“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就是像这么做,但又不想白井受伤……”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我以为白井是不会受重伤的,因为高川同学在,可是高川同学什么事都没有……刚才,刚才我有点怨恨高川同学。对不起,我真是个可恶的女人。”说罢,推开咲夜,用力揉了揉脸,对我和咲夜露出一张勉强的笑脸,深深给我鞠躬,说:“对不起,我实在太不知所谓了,这明明都是我的责任。”

    “你的怨恨我可以理解,我也不想推卸自己的责任。我是副社长,允许你进行恶魔召唤是我和八景的决定,没有保护好白井是我的失职。”我抽动了一下脸,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安慰她才好,觉得无论是忏悔还是同情都不合适,心中没有任何悔恨,但也无法像她那样露出笑容。我顿了顿,干脆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森野的肩膀,将她交给咲夜,自己走到一旁抽菸。

    禁止吸烟的警告就贴在墙壁上,若是白天一定会有人出来阻止我,不过在这样的深夜可没人会突然跑出来理会这种事情。我知道在这里吸烟不对,但是心中的思绪翻腾,若不抽菸就会觉得特别烦躁。有时事后处理比事件本身更加折磨人心,这样的结果并非第一次遇到,不过总是无法习惯下来。

    咲夜和森野交谈了几句,我放任脑海一片空白,没有听清楚她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咲夜让我留下来等手术完成的话倒是听到了,随后两位女生就下楼不知道去了哪里。森野独自一人呆在手术室好一阵子了,她的心中一定挤压着不少负面情绪,这个时候让知交好友陪同外出散心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没有异议。

    不一会,八景出现在楼梯口处,我第一时间发现她,便扬扬手以做招呼。

    “系色同学那边如何?”我问到。

    “还行,身体上没检查出任何问题,各种数值都显示她十分健康,甚至从来都没有这么健康过……”八景顿了顿,说:“但是她一直没醒过来,因为我无法说出她昏睡的真正理由,所以医生也无法立刻做出判断。我觉得她很快就会醒过来。”

    之后,我们沉默了好一阵。

    “你也看到了吧?那只恶魔有一半钻进了她的身体,有预言说会出现什么不良后果吗?”我问。

    “没有,只能在她醒来之后再做观察了。”八景摇摇头,一副不想再谈论这事的表情,我便知道在系色同学醒来前,任何猜测都没有意义了。…,

    “那个灰袍人……”八景说了半句,像是在搜罗合适的词汇,停顿下来。

    “我怀疑他是巫师。”我弹了一下烟灰,说:“我杀了他,然后将他烧成灰烬。仓库也被烧毁了,应该不会留下手尾。不过仓库是你租的,后面会有麻烦吗?”

    “没关系,我能解决。”八景说,“那种灰雾是什么?那个巫师使用法术时的灰雾和恶魔的灰雾是同一种物质吗?”她默认了“巫师”的说法。

    “不清楚,这个问题应该问你,你不是热爱神秘学的先知吗?”我反问,“不过,尽管今晚的行动有些瑕疵,但总体来说是耳语者的一大进步。不过,对于系色同学是否就是预言中给我带来命运转折的人还不能确定。她经历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你觉得她还会加入我们吗?”

    “她一定会加入的。”八景用一种坚信不疑的语气说:“至于预言的问题……我们还有许多时间,不是吗?接下来的活动,我觉得应该以‘巫师’为核心展开。”

    “要找到他们吗?”我理解她的想法,“这些人是聚集在一起,还是各自行动的呢?从正常的情报渠道根本就找不到关于他们的信息。我们对他们一点都不了解。”

    “既然开始了,就一定会有发展。”八景说:“你觉得今晚那名巫师的战斗力如何?”

    “一般人对付不了,有枪械也不行。”我回想了一下这个晚上的战斗,慎重地说,“他的法术变化多端,很难搞,体质怎样不太清楚。他太大意了,我觉得他的真正实力根本就没能发挥出来。”

    “你是怎么杀死他的?”八景的目光从手术室的招牌上转过来,有些好奇地问。

    “还记得我提到过的梦吗?”我不打算隐瞒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跟她讲述了自己在梦中的遭遇和现实中的变化,并出示左手腕内侧的棱形图案,“本来应该有三枚,可是现在我只有一枚,我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不太理解图案的意义。不过,我觉得如果棱形继续增加的话,自己也会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吧。耳语者的成员中,我是唯一能对抗巫师的人。”

    “那么,增加这种图案的方法是什么呢?”八景问。

    我将烟头拧熄,没有回答,因为我也不太明白,尽管本能觉得自己知道答案。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八景就在各自的思绪中安静渡过。五分钟后,手术室的红灯熄灭了,并发出清脆的铃声,医生和护士结伴从室内走出来。由八景上前询问情况,医生说:“手术进行得很顺利,他的内伤比外伤更严重,需要静养,而且不能肯定是否会留下后遗症。”

    这个答复比我预料中的还要残酷。

    我和八景向医生道谢后,目送他们走下楼梯,另有一名护士将白井送入病房,并警告我们必须留在外边,在他醒来前禁止打扰。我和八景沉默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对森野解释这样的结果。虽然按照预言,森野的恶魔召唤是必然,白井的重伤也就成为必然,但我们都觉得自己负有责任,这是耳语者建立以来最严重的人员伤亡,当初顺从预言进行行动的决定是不是有待磋商呢?可是,八景的预言从来没有出错过,该发生的必然会发生,企图彻底扭转预言的行为在过去四年里都被证明得不偿失。

    我知道,后悔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而且,这件事,这个结果,都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地方。因为当时就是因为阻止森野进行恶魔召唤的几率太过低下,不可控制的因素太多,才选择了这个行动方案,无论重复当时的情况多少次,都会是同样的决定。

    “造化弄人吗?”八景自言自语道。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