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8章 天堂向左,战士向右(上)
    远处代表地平线的山峰之上,是暗灰色的天空。

    在那片几乎要压住整个山峰的厚重乌云之下,数不尽的绿色兽人正跨过山峰杀出来,整个峡谷都是人类士兵零散的肢体,泛着哑色光泽的武器、防具。

    从最初的防御战,已然变成了屠杀一般的末日景象。

    除了重型弩箭和仅有一个小队的法师能对兽人们造成比较有效的伤害之外,人类阵营根本拿兽人没辙。

    兽人如同打地鼠似的把一个个碉堡砸碎,将里面人类士兵揪出来,逐个逐个虐杀掉。整个峡谷里回荡着兽人们粗鲁而狂傲的笑声。

    在山顶指挥所里的安度因*洛萨脸上血色尽褪,他转头对着狮鹫军团的团长,沉声道:“汤姆*西莫斯将军,带上你的人跟我来。暴风王国需要一支断后的军团。”

    说出这番话后,洛萨高大的身躯也显得愈发地高大起来。

    在场的每一个贵族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是他们,逼着莱恩国王打一场敌我不明的烂账。

    是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领地而让安度因和整支狮鹫军团陷入死地。

    明明指挥室内是如此人气鼎盛,偏生每个贵族突然就涌起一股落寞的感觉,觉得,觉得是放弃了一位战友!

    被点名的汤姆*西莫斯将军是个三十多岁的金发国字口面中年男子,这是一位跟贵族气息丝毫不沾边的典型军人。粗糙的眉毛顺着脸颊肌肉的鼓起而飞扬,西莫斯将军一个立正,笑着轻轻把头盔戴上。戴头盔之前他还不忘把自己头盔上那根与普通士兵不同的头盔红缨整理了下,似乎是害怕兽人看不出他是个将军。

    “如果是跟洛萨阁下一起上路的话,想必不会寂寞。”他淡淡的话语中,有着几乎跃出声音范畴的坚定铿锵感。

    愿意当一秒钟的英雄!还是一辈子的懦夫!?

    当一个男人真正懂得这句话时,才会懂得手中长剑,那份沉甸甸的厚重源自何方。

    转头,对着伯瓦尔*弗塔根公爵,洛萨用力点点头:“如果我回不去的话,那就告诉莱恩,他的好友安度因*洛萨为他的王国战斗至最后一滴血。”

    伯瓦尔的脸部肌肉在抽搐,他猛然踏前一步,就想抽出剑鞘中的剑:“我陪你……”

    蓦然,安度因的手按住了伯瓦尔的手腕,让他拔剑都拔不出来。

    “战争才刚刚开始,死一个小小的爵士就够了。撤退的事就交给你了,弗塔根公爵!”安度因的声音是如此洪亮,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准备好赴死之人。

    伯瓦尔的嘴巴蠕蠕了好久,愣是半个字都吐不出来。最终,他毅然扭过头去,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痛苦。

    “都听好了,接下来的撤退行动,由我伯瓦尔*弗塔根指挥,谁争先恐后想先逃的,就等着我割下他的脑袋吧!”

    洛萨连这个都考虑到了。没有莱恩国王撑腰,安度因只是小小的爵士。但没有莱恩,伯瓦尔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爵。

    他的家世,他的身份,就是对那些已经没有多少战意的贵族的震慑。

    很快,整个指挥室里的贵族鱼贯而出。

    后山方向响起了贵族军官们的厉喝声,除去前方在小碉堡的士兵无法撤走之外,整个山峰上七成以上的士兵都开始有序撤离。

    看着远方的绿色狂潮,洛萨的双眸中有说不出的复杂。

    是落寞?

    是唏嘘?

    是不甘?

    还是慷慨赴死?

    汤姆*西莫斯去而复返,在洛萨身边立定,他的声音坚定有力:“狮鹫军团五千将士已经准备就绪。”

    说真的,洛萨完全不必亲自断后,作为这场战役的指挥官,他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那些开战前叫嚣上天,看到兽人之后却双腿瑟瑟发抖的贵族。莱恩一定会保住他。

    但洛萨没有,他沉静地戴上了战盔,带着汤姆*西莫斯步出指挥所。

    “卫兵,吹响我们的号角,告诉那些野蛮的杂种,我们来了!”洛萨嘹亮的声音,让守在门口的卫士们肃然起敬。

    “呜呜呜——”沉重厚实的号角声响起,让那些正沉浸在杀戮中的兽人不禁抬起了它们绿色皮肤的头颅。

    山腰往上一点,尚未被兽人攻到的地方,两座山峰上几个最为巨大的碉堡大门打开。数千名身穿亮银色盔甲的人类士兵如同汇聚到大海的江河,迅速汇拢成两个方阵,各守着一边山峰。

    在三十度倾斜的山坡上,缓缓向山下推进。

    “吼吼——终于有像样点的家伙来送死了!”有一个小氏族的酋长用兽人语如此笑道。

    狮鹫军团的战士,沿着最为平整的那一面山坡,缓缓向下移动,放眼望去就是一道道由浮动的大盾和铠甲构成的钢铁之流。

    整个军团看上去就是一团耀眼的、流动的水银。在比普通暴风城士兵大一号的筝形盾的间隙里,依稀能看到这些浑身覆甲、只剩下半罩头盔前面露出半张脸的重装步兵,眼神充满了坚定。

    最前面是清一色的盾剑士,从第三排开始则是手持长度将近四米的长矛的长矛手。他们将长矛架在前排伏低身子的袍泽肩膀上,正好从盾与盾之间的缝隙里伸出。

    第四排、第五排长矛手亦是如此。只是每一排竖起长矛的角度都更高点。

    这是经过计算的,对于身材高大的兽人来说,最低那排长矛正好达到他们的腰间。

    整个方阵犹如一只巨大的钢铁刺猬,让人生畏。

    犹如升起了一片长矛森林,密密麻麻的矛尖寒光闪烁。

    如果对阵的也是人类,恐怕这会是一场阵地对阵地的持久战。因为简单的弓箭对这道钢铁防线几乎无能为力。

    但兽人不同,它们狞笑着,大叫着,挥舞着沉重到极点的武器,就这样毫不畏惧地仰攻上来。

    巨大的战斧拦腰横扫,听到的尽是一阵噼噼啪啪的矛杆断裂声。长矛兵的矛杆都是特别选用的。一般人类用重剑去砍,都至少要砍在同一个地方好几剑才会被砍断。

    然而在兽人的巨力面前,折断矛杆如同折断筷子一样轻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