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五章 风水之符
    在正对面的墙壁,有一个巨大的太极,一个红黑色的太极!

    四周的墙壁上,则是一些似乎年代比较悠远的字画,人物画,错落的挂在墙壁上,有一种不规则,但却看着舒适的神秘感觉!

    站在门口的我,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但是却没有向前移动,因为我认为我目前的位置,是最佳的位置!

    似乎有些不满我站在那里没有上前的行为,坐在左面第一排的红脸老者沉声说:

    “阁下就是黑夜了,站在门边岂不是让我们道德武观有怠慢之嫌,或者是不敢进来么?”

    我微微一笑,说:

    “怠慢与否,阁下自知,不过我这个人,喜欢在我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如果说我不敢进去,那就当不敢吧。”

    “不识抬举,哼!”红脸老者盯着我的眼睛,慢慢的说。

    我看着红脸老者一眼,说:

    “对于对我有敌意的人,我一向不会去抬举他!似乎你就是其中一个吧!”

    “你!”说完,站起身来。这时,傅华说话了:

    “苍长老,注意你的身份,黑夜是我请来的客人,是道德武观的客人,你自己不要脸就算了,别给道德武观也丢脸,坐下!”

    红脸老者的脸色更加的深了,最后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不在言语。但是可惜,他已经进入了我的必杀名单里。有机会一定杀了他!不是为了他辱骂自己,而是为了他对自己有敌意!

    看到红脸老者坐了下来,傅华接着说:

    “我再强调一次,黑夜是我请来的客人,是道德武观的客人。你们开口前,想想自己的身份!虽然观主现在一直在闭观,但是我既然是副观主,我就有权利对你们进行惩罚!”

    四周很静!

    突然,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响起,我注意到,是左边第一排,第一个位置的中年人说的。

    “傅华侄女不要激动,这里都知道你是副观主,都很尊重你的,但是这次你强烈要求用外人来作我们道德武观的代表,去参加比赛,似乎有些过活了。既然傅大哥不在,我这个做长辈的也应该阻止你!”

    傅华看了说话人一眼,说:

    “残副观主的疑问,我先前已经解释过了,对于让外人参加比赛的好处,我不再强调。另外,我想知道,柳副观主的意见。”

    说完,看着右边第一排在残副观对面的老者。

    老者一直都是闭着眼睛没有睁开,从我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现在听到傅华的话后,依然如此。内堂的每个人似乎都在等老者的回答,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讨论,可以看出,真正有说话分量的,取决定性作用的,就是老者的这句话!

    “傅华的话嘛,很有道理……”过了好一会,老者才缓缓的开口。

    听到这里,傅华面露喜色,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僵在了那里。

    “但是,残天的话,也同样有道理……不好作出选择,所以,我不参与了,你们最后,有什么结果直接告诉我就可以。”说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

    “呵呵,既然柳副观已经不在参与,那么我们就让在座的长老一起表态吧,不赞同外人代表道德武观参加比赛的长老,都站起了来吧。”话刚说完,超过三分之二的长老站了起来。

    傅华脸色有些难看,看着一直紧闭双眼的柳副观,再看了看四周站起的长老,深吸了口气,脸色恢复正常,嫣然道:

    “没想到这么多的长老都不赞同哦,不过,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老糊涂了,还记得这个令牌吧!”说完,从身上拿出一块黑色的令牌,上面有一个血白双色的太极!非常的明显!

    看到令牌之后,那些站着的坐着的长老全身一震,纷纷跪了下来,原本闭着眼睛的柳副观,睁开眼睛看着令牌,微微一笑,也起身跪在了地上!残副观犹豫了一下,看着傅华拿着令牌一直盯着他,于是同样跪在了地上!

    看到这些人全部都跪了下来,傅华送了口气!

    我看到这里,终于知道刚才傅华在外面那么有自信了,原来有这个令牌,看样子,这个令牌的权力还是蛮大的!

    “我以观主的名义,宣布这次的通天,道德,玄黄三大武观,联合举行的通天城百年一次的奇门选拔赛,我们道德武观的参赛代表,是黑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到残副观面色有些阴郁,接着说:

    “此令一出,道德全观必须遵从,柳副观,对于不遵从的人,会如何处置,你给诸位说下!”

    “是,太极令牌一出,如武观内有不遵从者,以判观治罪!杀!”柳长老缓缓的开口,最后那句杀,仿佛实质一样,让我忍不住再次退了一步!

    傅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残天说:

    “残副观,你可同意观主的决定?”

    “属下……同意!”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了这四个字!

    接着傅华收起了令牌,说:

    “既然这样,大家都起来吧!”

    听到这里,跪在地上的长老纷纷起身,那些刚才站着的大都一脸的阴郁,不再言语!

    这时,柳副观咳嗽了一声,说:

    “请傅副观……完成道德令的使用规则!”

    傅华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手里的令牌瞬间化成黑色的粉末散落在屋子的各个角落……

    柳副观看到这里,微笑的说:

    “傅华侄女,这是观主定下的规矩,我们三个副观每个人都有一枚道德令牌,用这个令牌,可以行使一次绝对权力!但是一次之后,就要在众长老以及其他两位副观的面前,把道德令牌毁掉!残天的令牌已经使用了,现在你的也一样使用了,所以,要毁掉的!”

    傅华听到这里,同样微笑着说:

    “是啊,我和残天叔叔的令牌都已经毁掉了,现在惟独只剩下柳副观你的那块没有使用,是不是,残天叔叔?”

    残天哼了一声,不在言语,不过看神情,似乎也微微动容,看样子是知道柳长老刚才没有表态的真正意义所在!

    柳副观没有言语,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上,再次的闭上了眼睛!

    看来事情已经结束,我看了看傅华,准备要离开,突然,残天那阴阳怪调的声音再次响起:

    “傅副观,虽然我们都同意了让这个外人作为代表,但是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实力,如果实力很差,那我们明知道去就会输掉,恐怕不太说的过去吧。不如找个弟子和他比试一下,也让我们这些人心理放心点,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傅华看着残天,嫣然道:

    “的确不过分,不过我们总不能说比试就比试吧,另外不知道残副观心中要比试的人选是那位呢?”

    “谭天,就让谭天来考验这个外人的实力吧。半个小时之后,在道德武观的广场,在全武观弟子的注视下,让他们进行一次比赛,当然,无论输赢,我都会赞同道德令牌的决定!只不过是想多了解下这个外人的实力,说不定可以指教一下,毕竟是代替我们道德武观去参加比赛嘛!”

    傅华考虑了一下,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所有长老全都散去,准备去看我这个外人的热闹!

    我看着走过来的傅华,心中开始计算如何利用这个机会再多敲诈一些好处。

    “黑夜,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尽力帮你争取到的这个机会!虽然是为了我,但是这也是你证实自己实力的好机会啊,而且,如果你赢了谭天后,说不定……”

    我打断了傅华的话,说:

    “你会作遁符吧?”

    “……”傅华开始沉默。

    “我要10个能够遁出极强结界的遁符!”

    “……这样的遁符很难制作,我只能给你三个!这是极限了。”

    “我比赛前要拿到手!”我接着说。

    “可以,比赛前一定给你,不过前提是你能赢谭天!他可是这一代新弟子中的佼佼者!”傅华皱着美丽的眉头,说。

    我笑了笑,说:

    “带我去道德武观的广场吧。”

    傅华看了我一眼,说:

    “你最好不要掉以轻心,谭天的实力,不是那么简单的!”说完,走在我的前面,示意我跟上。

    很不简单么?或许吧,不过……可能一会会有比较戏剧性结果……

    当我和傅华来到武观广场的时候,看着这个广场的四周站满了身穿道袍的武观弟子,似乎都在低声的讨论着。没有去听他们说什么,直接走到了广场最中心。

    突然,四周传来一阵强烈的欢呼声,大都是女性的声音。同时在前方的人群中闪出一条小径,一个可以称的上‘完美’的男人缓缓的走了出来。

    充满着阳刚,但不失俊美的面孔,挺拔的身影,宽肩,窄腰,仿佛一头豹子一般。尤其是闪电一样的眼神,再加上嘴角那一抹懒散的微笑,这些结合到一起,成为了他独特的气质!

    同他一比,我完全没有任何的外在条件,苍白的近乎病态的肌肤,平凡的面孔,不是很高的身型,身材也是很一般,没有他那样阳刚的比例。更没有他那样闪电的眼神,以及那迷人的懒散微笑。

    怪不得有那么多支持者,就这外在条件,足以使他成为众人的焦点!

    似乎有些卖弄,在出来之后,仍然转过身对着四周的道德武观弟子打招呼。最后才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露出了很吸引异性的微笑,说:

    “刚才听到师傅说要来和你比赛,主要目的是测试下你的实力,你放心的进攻吧,我不会伤到你的!”说完,两手一伸,表示自己的大度以及自认为的风采。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和我玩虚伪,你还不配!

    似乎看到我的冷漠,谭天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慢慢的说:

    “既然你不领情,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了!”说完,冷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咒。

    这时,我迅速拿出刚才傅华给我的那风水引山龙的黑色符咒,能量瞬间进入符咒内,果然感觉到里面一共有十个层次,于是把能量留在第一个层次,狠狠的按在了地面上,同时快速的退开。

    谭天一愣,奇怪的看着我突然按在地面上的符咒。这时,在人群外看着我和谭天比赛的傅华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会用符咒!而残天则面色大变,快速的从位置上站起,狠狠的看了一眼傅华,说:

    “这是风水阵的封印符咒吧,你居然把这东西给了他,让他用这个比赛,那还比个屁!”说完,不等傅华回答,飞快的向广场赶去,傅华哼了一声,也跟着赶去。

    同时残天的声音响起,虽然离广场我们所在的距离有些远,但是仍然很清晰的传到了这里。

    “谭天,马上认输,快!”

    谭天听到这里一愣,他不明白师傅这是怎么了,还没比赛,自己还没发出一个术法,居然让自己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