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九章 人间浩劫
    张信面色平静的与那荣阳对视了一眼,随后冷然一哂,满含不屑:“我可以计算给你看,或者由你再选定题目。可问题是,你看得懂么?又有什么办法,来确定我的答案正确?我估计你这蠢货,连题目都不会出。”

    “噗嗤~”

    原空碧顿时忍俊不止,发出了一声银铃般的笑声。韩智也微微摇头,转而神色肃然的与荣阳对视。

    “如今我日月玄宗内,能测算日全食日期之人,只有包括我教宗主在内的三位天域圣灵。荣阳道友,这莫非是质疑我教的圣灵上师,为张信徇私舞弊?”

    荣阳一阵面红耳赤,他可以不在乎原空碧的讥讽,可张信的那句‘蠢货’,却真把他给伤到了。韩智的质问,则更让他无言可对。

    熊梦亦是眉头紧蹙,他也不得不承认,韩智之言极有道理。

    那几位站在灵师顶点的天域圣灵,岂会将一颗神血石放在心上?这区区一次入门试的胜负,则更是等如浮云。他们真要出手助张信,必不会使出这样浅显的手段,也不会给自己等人,任何抗拒的余地。

    且这张信,想要扭转乾坤,拿回入门试总魁的话,也还有最后一关要过。这位需得从天上,召唤陨石降临

    在熊梦看来,这无疑就是个玩笑。

    “既然诸位无有意见,那么在下这就返回藏灵山去取阵盘。”

    韩智长身站起时,又再次看了一眼张信:“观星术的终试,限定是七日!七天之内,必须招引陨石降临于阵盘周围一千里方圆内。在阵盘到来前,你自己做好准备!”

    张信只知观星术的终试,需要召唤陨石,却不知还有时间的限制。

    不过他却没怎么在意,若儿说将星环上的石头推下,就只要六个小时就可以。换算成天穹大陆的时间,也就是三个时辰,这绰绰有余了。

    至于那一千里方圆的误差,就更是夸张。若儿有九成的把握,让陨石落点,精确到百米之内,

    他们祖师大人设定下的苛刻规矩,在他的眼中,其实是相当的宽松。

    ※※※※

    当韩智赶往藏灵山的时候,张信依旧呆在那石屋内做着‘准备’,可他也不知自己该准备什么,就只是在几位神师法座的监视之下发着呆。

    说发呆其实也不准确,他正在默想着若儿给出的几个算数题目。

    今有垣厚五尺,两鼠对穿。大鼠日一尺,小鼠亦一尺。大鼠日自倍,小鼠日自半。问:何日相逢?各穿几何?

    又有今有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雏三,值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雏各几何?

    这都是叶若从《基础观星术》内,为他摘出的两个算学题,再稍加改造而成。

    可他之前骂血剑山庄的荣阳是蠢货,现在也没感觉自己聪明到哪去。看起来很简单的几个题目,已经让他头晕脑胀。

    难道自己,其实也是个笨蛋?

    张信死死的咬着牙关,眼神迷茫,有心去向叶若请教,可还是忍住了。一是感觉这些题目,他自己做出来更好;二则是现在的状态,也不方便。

    此时叶若,已进入潜伏沉睡的状态。他可不敢在这近距离面对**位神师的时候,还与若儿她交流说话。即便是后者,已掌握了模仿灵能频率的技术。

    而此时张信不知的是,他要挑战观星术终试的消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整个武试营地内迅速扩散着。

    这里的十数万弟子,也渐渐沸腾。

    “信哥哥要申请观星术终试!”

    谢灵儿才刚走下擂台不久,就从周小雪与墨婷的口中,得知了此事。

    反应也与他人并无二致,震惊不已:“我记得观星术的终试,是要召唤陨石降临,而且还有前置的申请条件吧?”

    她是之前与小雪她们抽空去寻张信的时候,偶然看到过观星术的考核条件,当时还颇为惊奇的。

    “前置的条件,是要预测下次的日食或者月食,还有帝流浆的时间。”

    周小雪对张信,更加的崇拜了:“据我所知,张大哥他已经通过,再过不久,那召唤陨石的阵盘,就要从藏灵山的库房里面取来。”

    “我有些不懂,张师兄这到底是何用意?”

    墨婷则是一脸的茫然:“是要以这观星术,扭转乾坤?”

    可张师兄他,总不会真从天上,招下来一颗大石头?

    “我觉得信哥哥的事情,还是别猜最好,他有时候很任性的。”

    谢灵儿摇着头:“反正这次,多半是有好戏看了。”

    说完之后,她又憧憬着道:“要是真能招下陨石就好了,看血阿鼻他还怎么得意?不过我听说这只有我们日月玄宗的祖师,才能办到。”

    墨婷则微一摇头,心想这岂非天方夜谭?而随后她又神色一肃:“刚才你与皇甫诚说话了?”

    “是有这事!”

    提起此事,谢灵儿的眼中,不禁浮起了一丝欣慰之色:“他主动找我,很诚恳的向我道歉,说以前是嫉妒蒙蔽了心智,我也就原谅他了。”

    以前的好友至交能够迷途知返,让她极为开心,再要是张信能够拿回总魁,那就圆满了。

    可周小雪闻言,却微微蹙眉,她本能的感觉不妥。有心劝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墨婷,直言快语:“皇甫诚人品低劣,我担心他与你和好,是别有用心。这是你的私事,我不好多说什么,可日后灵儿你与他打交道的时候,定需小心堤防,你即便不在乎自己,也需想想张师兄,别牵累了他。”

    谢灵儿听到第一句时,就神色不悦,有些不满。可当听到最后一句,却还是愣了一愣,随后陷入凝思。

    这句话她听进去了,她愿意与皇甫诚和好,可正如墨婷所言,该有的防备还是要有。

    周小雪闻言,亦是眼露欣然之色,墨婷的这些话,她是万万不敢跟谢灵儿直说的。

    无独有偶,百余丈外,另一处擂台下的皇泉也与谢灵儿同样,正处于愣神的状态。

    “我没听错?他要申请观星术的终试,而且已经完成了前提条件?”

    “这消息确凿无疑!”

    皇图苦笑着道:“我真不知他现在,是什么样的打算?难道这家伙,还真有把握召唤陨石天降?”

    “他能不能做到我不知!不过这件事,倒是蛮有趣的,很好玩。”

    皇节的语气,很是轻松:“许多同门。都打算在武试之余,抽空去见识一下。看看祖师大人留下的阵盘,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有人玩笑说,这可是几万年里仅得一次的机会.可以目睹祖师遗物。”

    皇泉却神色凝然,看向了擂台东面,良久之后,才轻开檀口:“确实是很好玩,有时间的话,我们也去看看。”

    ※※※※

    “何为观星术?那是日月玄宗建派之祖留下的一门技艺,可预测日月变化,星辰轨迹等等。不过也有人说,这是一门绝顶功法的基础部分。”

    同一时间,在血阿鼻的身侧,正有一位血衣少年,在为他解说着那‘观星术’的来历与缘由。

    “说是有人能真正悟透,并且有足够资质的话,就可以借助他们那位祖师留下的大衍摘星阵,召唤陨石陨星。”

    “陨石?流星么?我也不是没见过,可有什么用处?”

    天穹大陆上很少有流星,血阿鼻幼时见过一次,还没坠地,就彻底燃烧殆尽。

    近年中他所知的,稍微大一点的流星,就在更南面,据说陨石重达二石,砸出了一个百丈大小的坑洞。

    可血阿鼻不明白,这有何意义?有哪一位高级灵师,会将这样的流星,放在眼里?

    “可如是这陨石重量增加百倍千倍呢?”

    血衣少年摇着头:“按照我们血剑山庄的古典记载,在七万多年前的时候,整个北地经历一场规模浩大的灾难。成千上万颗重达万石的流星,从天而降,掀起了无量烟尘弥漫于空!不但将日月光华全数遮蔽,也令整片北地全数冰封。在那短短七年中,包括我们人族在内,死伤的生灵高达十亿,有些种族几乎因此灭绝。而据说这天灾的源头,就是当时盘踞于日月本山附近的‘神威皇朝’。因神威皇朝之主屡掀魔潮,北进人族据点,屠戮数百宗门,毁去数百灵山。日月玄宗的那位祖师在震怒之下北上,从星空中召下九千颗陨石,将‘神威皇朝’生生夷平!据说那位还能从天空降下类似于大日琉璃神光的术法,寻常妖邪触之即灭。”

    “竟还有这样的事情?”

    “你回去查查就知道了!”

    少年笑了起来:“不过此后那位虽建日月玄宗,却并未坐化,而是飞升而去。所谓的日月山的主体,是由那位座下的两大弟子坐化,日月玄宗也从此成为北方磐石,使妖邪再难北犯。那个时候,日月玄宗就已是北方盟主,联络诸教北拒北神玄宗,南抗妖邪魔灵,一直都和气的很,不像现在。”

    血阿鼻听到此处,不禁眉头微扬:“我还是第一听说此事,观星术有这么厉害?这听起来,简直就似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