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79 幕间死亡(十三)
    孤儿院的资金一直都被挪用,孤儿们的生活表面上光鲜,内里却十分不堪,院长本人是个种族歧视分子,其他工作人员也或多或少有诸多不良的习性。有许多证据证明,这座孤儿院的孤儿们遭受过虐待,期间不乏有孤儿非正常死亡,大部分存在心理失常,并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根治。

    总而言之,就算没有患上绝症,七个孤儿都同样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更何况三个女孩都得了绝症。

    这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文件中并没有记载。只是,这座孤儿院最终被付之一炬,真江死亡,凶手是刚上初中的高川。其余五个女孩作为当事人,同样受惊过度,精神失常,加上有两人患上了特殊的绝症,所以六人全被安置进这座封闭的病院中接受治疗。

    而令人在意的是,高川本人,对于“自己是杀死真江的凶手”这一最初的论断保持沉默,而发掘出来的证据也大都证实了这一点。尽管如此,五个目睹了现场的女孩,对当时情况的描述却和高川的供词,以及报纸上的报道完全不同,彼此的证词之间也存在些微的差别。有的说高川救了真江,有的说高川是自卫杀人,有的说真江才是纵火的凶手。这导致法律途径结案后,对于许多人来说,当时的真实情况仍然是个谜团。

    文件干巴巴的资料为我展现一幕痛苦的故事。我的心情复杂,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心口,让自己欲吐不能。这些孩子有着和我,以及我记忆中那些女孩的名字,但她们的命运却是截然不同。而我看着照片中的孩子,却发觉自己仿佛在看一出陌生人的悲剧,所有的悲怜、同情和愤怒都基于为这些陌生孩子所遭遇的一切打包不平的心态。

    这就是我的过去?真是荒谬。我这么想着,听到自己发出嗤笑声,那声音却仿佛被硫酸烧过。在我的记忆里,自己童年是那么平凡而幸福,有父母,有许多朋友,那些笑声和温言还仿如昨昔。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努力回忆父母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是的,它们老老实实呆在那里,然而若要问自己,父母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时,我却只看到两张模糊的没有任何特色的脸。

    我的手开始颤抖,轻轻将文件合上。我试图让自己想点别的,可是脑海里却只有一片苍白。

    “高川?你还好吧。”达拉斯有些迟疑地问到。

    我想说点什么,可是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就这么沉默了一段时间。我拍了拍文件,对达拉斯说:“我能把这个留下来吗?”

    “呃——当然,如果你觉得这对你有用的话。”达拉斯开始有些愕然,但很快就笑着说:“希望这些东西对你有用。”

    “是的,它是有用的。”我强打起精神还了他一个笑容。

    “所以……我们是拍档?”达拉斯带着试探的表情说。

    我盯了他半晌,才在他有些僵硬的笑容中,将手伸了出去。

    “好吧,拍档。”

    “很好,很好。”达拉斯用力和我握了一下,又紧张地搓搓手,“我想知道你下一步的打算。你知道,我必须把系色救出来,如果她还活着的话,顺便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证据,那一定是个大新闻我知道你一定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是吗?”他盯着我说:“例如乌鸦。”

    “是的,乌鸦。”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朝窗边看了一眼,指着夸克对他说:“你能在那个方向看到什么?”

    “什么?”达拉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转头看向那边,好一会才把头转回来,试图从我的表情中看出什么,有些犹豫地说:“窗口?”

    好吧,我知道了,他同样无法看见那只乌鸦。我有些失望,但是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窗口……”我假咳了几声,考虑该怎么将话题继续下去。虽然达拉斯将这些文件交给我,但我仍旧不能完全相信他,他说过自己曾经是个诈骗犯,进过监狱,谁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在演戏呢?不过我现在的确需要他搞来更多的情报,说交易也好,合作也罢,我决定告诉他一些他会感兴趣的事情——例如一座樟木林中的坟墓,以及被人挖开的荒坟。,

    我向他描述那个夜晚自己遭遇的事情,也不管他是否相信,着重描述了那些诡异而危险的怪物们。不知道达拉斯的真正想法如何,至少他表面上看来兴致勃勃。

    “天哪,那可真是太刺激了,我喜欢。”达拉斯兴奋地站起来踱来踱去,“是幽灵的报复吗?我还以为这是只会出现在恐怖故事里的情节……也就是说,这个地方的确有不干净的地方?”

    “也许吧。”我不置可否,一座巨大的封闭性质的病院有藏污纳垢的一面并不是多奇怪的事情。比起为什么会出现那些怪物,我更在乎自己看到的那些怪物到底是真的存在,亦或者仅仅是我的幻觉?还有夸克,只有我能看见它,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必须弄清楚,我有预感,很快要发生大事了”达拉斯刻意压低了声音,可仍旧显得十分激动,“也许这些事情并不是一次两次发生了,他们有如何控制的经验,不过这一次可不同,有我们在,在关键的时候加点佐料,那么一切都会和以前不一样。一台精密的仪器会因为一颗小石头的存在而发生故障,我们要做的就是那颗小石头”

    “就是这样。”我趁这个时候提出自己的要求,“我需要你弄清楚那个被挖走的尸体是怎么回事?是病院高层的意思,亦或是私人的小动作?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达拉斯一副思索的表情说,忽而又醒过来,问我道:“你呢?继续找那块墓地?你确信谜底就是这个?”

    “没错,我有九成的把握。”我说。

    “选一天,我和你一起去如何?”达拉斯说:“搞情报需要机会,可是你的行动可以确定一个时间。你说要准备什么我就去准备,我不会拖你的后退。你看,我可是强壮极了。”他将手臂曲起来,拍了拍肱二头肌,“两个人比一个人的力量大,不是吗?”

    “我可不这么觉得。”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你就算四肢健全也只是个诈骗犯,而我——”我点了点自己的心口:“我就算残废,也是个战士。我能打,有经验,是战斗的专家。我也不想在逃跑的时候还得考虑你跟不跟得上,那可不单单是跑步的问题。”

    “得了吧,老兄。你上次吓了我一跳,可这次不行。”达拉斯摇摇头,笑了一声,仿佛在嘲笑我的自大,“你还只是个孩子,看看你的身材,不是我歧视谁,可你走路还得靠轮椅你是个战士?你参加过什么战争?好吧,你说你有一颗战士的心,不过真正的战斗还是得靠**,一个强壮而健全的**,成年人的**。”他再度秀了一下自己的肌肉,说:“我每天都在健身房至少花上一个小时。”

    “那么,要不要来试试?”我一点都不在意他吹嘘自己的**,但仍旧决定要给他一个比上次更深刻的教训。

    “试试?”他笑着反问,看来他根本不把上一次交锋的失利当一回事,还觉得自己是在以大欺小。

    “上一次是谁全身僵硬?”我反讽地笑着说了一句。

    “那可不同我当时根本没有准备。”达拉斯争辩道:“谁会知道你竟然藏着那么危险的武器差一点我的这里就被穿了个洞,你知道吗?突然来这么一下,谁都受不了”他越说越气愤,指着额头说,“如果我有一把手枪,当场就会把你崩了”

    “那么,我们都不用武器。”我摊开手,耸耸肩膀,说:“只要你能把我****在地就算你赢。”

    “****在地……”他犹豫地审视了我一眼,“不,那太暴力了,把一个孩子揍翻在地?拜托,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只要能打中我一拳就算你赢。”我毫不在意地说。

    “一拳?呃……”他露出一副迟疑的表情,可下一刻就将拳头挥了过来。

    明明说我只是个残废的孩子,不愿出重手,到头来却耍这种小手段,还真不愧是个诈骗犯。不过,如果他觉得突然袭击能够打个我措手不及那就大错特错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加上那一夜的战斗,身体各方面的协调性已经处于一个极佳的状态,战斗意识也在逐步苏醒。虽然现在身上仍旧酸疼,但是要应付一个略懂拳脚的大人也是绰绰有余。

    在他出拳的前一刻,关节的转动,以及肌肉的松紧,已经将他的意图给暴露出来了。

    达拉斯似乎练过点拳击,不过只是懂得如何出拳发力罢了,实力就连业余选手都算不上。这种直来直去,没有半点掩饰和欺骗的交手再简单不过了。

    我根本不需要思考。这一拳将会在什么时候打出,拳速多少,目标是哪里,在这些答案在大脑里统计出来之前,我的身体已经自然而然地做出了反应。

    我右手快速转动轮椅,通过身体的摆动变换方向,左手在达拉斯的腕关节上用力敲了一下,然后抓住那只手臂。当轮椅原地打转,和他错身而过的时候,那只手也被我顺带着拽了过来。

    达拉斯立刻发出一声痛嗷,出拳的右手笔直垂下来。

    “该死的我的手,我的手断了……”他疼得脸色发白,满头是汗,坐在地上一脸慌张地抱着右手。

    “没断,脱臼而已。”我再次抓住他的右手,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用力将手臂推了一下。

    达拉斯再次痛叫一声,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右手又能动了。他再次看向我的时候,脸上浮现尴尬的表情。对于一个残废的孩子来说,之前他的小把戏可做得不太地道。

    对我来说,他现在的样子比之前可爱多了。

    “还要再来一次吗?”我心情舒爽地问。

    “不”达拉斯斩钉截铁地说,接着再度恢复那副尴尬的表情,乖乖举手投降道:“好吧,我认栽。难以置信,你的这一手是怎么学来的?你还只是个孩子。”

    “得了吧,中东和非洲的孩子十岁就懂得怎样才能把敌人炸上天了。”我推着轮椅来到窗边,看着窗外风和日丽的庭院说。

    “那不一样,你一直住在这座病院里”达拉斯咕哝着,仿佛想到了什么,“不过,既然你有这样的身手,那么系色说过的,你曾经冲进那座高塔里救她的事情应该是真的了。”

    “很遗憾,我没那个记忆。”我不咸不淡地转回视线说。每当这里的人们谈起我的“过去”,我总是没有半点真实感,觉得他们谈论的是另外一个人。那种感觉十分不好,让人感到孤独,所以我并不喜欢身边的人谈起“过去的高川”。

    “好吧,你不记得了……”达拉斯喘了口气,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就这么着吧,你去找墓地,我去查盗尸的事情,下一次联络……”

    “等你有了进展再联络。”我打断他的话,说到。

    他发出啧的一声,算是勉强同意了我的决定。如果不是我当场给了他一个惨痛的教训,或许他还没那么爽快。

    “等我消息吧,别死了。”达拉斯离开前扔这句话。

    我静静待在女孩的房间里,文件照片中的男孩和女孩的面孔在脑海里盘旋不去。我推着轮椅来到玩纸牌的女孩们身边,占据了空出的位置。同样叫做咲夜的女孩将纸牌一一派发,当我拾起面前的纸牌时,女孩们却停止了自己的动作,齐齐朝我望来。

    “桃乐丝呢?”我对她们问出了藏在心中的话。

    在文件中,孤儿院烧毁后,除了真江死亡,被这座封闭病院收留一共有六人,然而我打听过,这个房间里只安置了包括系色在内的四名,这里面没有桃乐丝。高川的房间就在她们的隔壁,那么桃乐丝呢?

    名叫“八景”的女孩伸出手,似乎想拿我手中的牌。她们是在玩抽鬼吗?我这么想着,将手中的牌摊开。她毫不犹豫地抽出其中一张,却没有拿走,而是将牌面出示在我的面前。

    这些纸牌并没有具体的图案,只有一条又一条,一滴又一滴的抽象墨迹,被八景出示的这张纸牌同样如此。我专注盯着那牌面很久,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根本弄不懂她这个动作的意思。这个叫做八景的女孩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我将视线转回她的脸上,想从她的表情和眼神瞧出点究竟,然而那张清秀的脸依旧木然,眼神依旧深沉而空洞。,

    其余两个女孩也是一样。从文件中的描述中可以推断出,她们刚来到病院也许心理有些失常,但仍然可以开口说话。那么,在她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她们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我感到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六个女孩,一个死了,一个生死不明,一个下落不明,三个无法进行正常交流。我没有证据表明这份资料不是伪造的,但如果它是,如果那个男孩“高川”是真有其人,那么,他不是我话,那么他到底去了哪里呢?而我来到这个世界,取代了这个男孩的存在,这是否又意味我必须代替那个“高川”为她们做些什么呢?

    “你们想告诉我什么?”

    “你们要报仇吗?”

    “你们是为了找回自己的兄弟姐妹吗?”

    没有人回答。

    我尝试拿过那张纸牌,八景放手了。我转身出了这个令人窒息的房间,接下来的两天我开始补充武器,修复自己的电动轮椅,但在大部分时间,是漫山遍野地勘察这座封闭病院的地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执意要夜里暗探荒坟,也许是因为油画里的场景是夜晚吧。这一次我选择正大光明地前往所有的樟木林,寻找隐藏在其中的坟墓,当然包括那座众所周知的公墓,完全没有半点收获,却觉得本该就是这样的结果。

    除此之外,我还数次通过偏远的树林区前往病院的外围围墙。我想看看有没有可能在围墙上开个洞,打通前往外界的通道。不过就和预料中的一样,想用手头的工具凿穿这又厚又高的水泥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另外,除了围墙上有电网之外,靠近围墙的区域没有任何遮蔽物,还有警卫和警犬来回走动,白日里允许人们靠近围墙,但是到了晚上,围墙区的警戒等级就会提高。这样一来,在墙上打洞,亦或者架梯子翻墙,成功几率几乎接近冰点。

    我反复想了很多次,排除光明正大地从正门出入之外,真想离开这座病院,最有可能的方法就是在树林里挖隧道越过那堵高墙了。

    .。.。

    更多到,地址

    id="booktex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