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八十章 角力(十四)
    罗敦静静的坐在王帐一角的单独帐幕当中。

    这些九姓贵人,不管是突厥贵人,还是乌头黑果父子俩,都没有将他们放回去的意思。不过执必家贵人,是打着斩草除根的主意。乌头黑果父子,是怕放虎归山,坏了统合九姓部族的大计。

    至于转移到其他地方关押,也是不现实的事情。此间是云中之地,不是自家草场,关押在王帐营地之内,是最为安全的所在。云中恒安鹰扬府坐视不理,数百千余越精锐战士重重守卫,怎么也不会出问题。

    对于罗敦这位老友,乌头还是给了足够优待。独居一顶帐幕之内,设了胡床软垫,知道罗敦好口福之欲,送来的都是上好吃食,要酒也是管够,现在帐幕内就放着一坛汉家酒和两皮袋马奶酒。

    可待遇再好,仍然是阶下之囚。

    帐幕中这些吃食都放得冰凉,罗敦却碰也碰一下。

    这些年来,罗敦性子渐渐柔软,贪图享受。可在关键时刻,仍然是十余年前,敢以小部之力,帮助乌头,与强大突厥开战的那个强悍族长!

    当你是朋友的话,什么都可以,什么都能不计较。自己儿子,送上战场,战死就烧成灰自己带回族中埋了。你要九姓会盟,我就全情相助。就是要拿性命去,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现下你背叛了我,就是仇敌,仇家的东西,哪怕饿死,也不会沾一下唇!

    坐在此间,罗敦想得最多的,还是十余年前的那场战事。

    仁寿三年,西突厥达头可汗,已经侵吞了东突厥之地,有一统突厥故地之势。而现在突厥始毕可汗的父亲启民可汗,正依附隋朝,在河套之地苟延残喘。

    而在这个时候,达头可汗的暴虐统治引了治下东突厥各部族的大反乱。而那时九姓部族也趁势而起,掀起了反抗达头可汗统治的战事!

    而那个时候,老徐敢也加入了这场战事当中。原来只不过把他当成一个身手不错的汉家行商,却没想到,指挥大军,临敌冲阵,这老徐敢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当时在老徐敢的帮助下,九姓部族接连击败达头可汗的大军,威震阴山南北,眼看就要自立成为一大强族。

    可那个时候,得到隋朝支持的启民可汗开始反攻了。隋朝马邑郡守臣居中联络,让九姓部族支持启民可汗,当时老徐敢竭力反对,可作为一个汉人,他却势单力孤,这反对声音被压了下去。

    结果就是启民可汗在击败了达头可汗之后,反手又是一击,曾经声势煊赫的九姓部族联军,大败亏输,而罗敦的爱子,也战死阵中,盖达乌头的雄心壮志,烟消云散。

    老徐敢黯然离去,退居神武,专心培养爱孙。罗敦以享用自娱,盖达乌头雄心丧尽,在阴山背靠大隋勉强维持了十来年之后,随着大隋衰弱,终于选择举族投效了突厥人。

    而那位背信弃义的启民可汗,势力不断膨胀,当病死传位给儿子始毕可汗之后,留下的已经是一个庞大强悍的突厥帝国。

    曾经竭力支持启民可汗的大隋,却在内斗当中衰弱下去,直到现在接近分崩离析的地步。而始毕可汗已经在遣部下大族谋夺马邑郡雁门郡,准备打开南下中原的道路!

    成王败寇,不过如此而已。

    罗敦嘴角浮现出一丝冰冷笑意,随即又无所谓的摇摇头。

    还能怎样?当带着儿子骨灰回返族中,在哀歌中将他葬下的时候,自己早就已经死了。这些年来,活着的只是躯壳而已。

    唯一牵挂的,就是晚年收养的那个小狼女步离,但是步离已经去投奔了徐乐,老徐敢教养出来的孙子,应该能保护好她吧?

    月光从破旧的帐幕中洒下来,将老罗敦身形映照得如一块苍老的岩石。

    外间脚步声响起,接着帐幕掀开。高大的烈烈,正按着腰间直刀,沉默的走了进来。

    罗敦连眼皮都没抬起,浑然将烈烈视作无物。

    烈烈站在那里,看着罗敦,脸色阴沉。在他身上,散着浓烈的血腥味道,眼神之中,更有一种豁出去一切的疯狂。

    烈烈从来都将自己看得甚高,在梁亥特部族当中,也的确没有比他更出色的人物了。

    在罗敦心灰意冷,以美食自娱之际。烈烈却不甘心在阴山之中,以一个捕狐为生的小部族族长身份终老。

    始毕可汗父亲启民可汗,以河套之地不过数千帐残兵败将起家,到现在他儿子已经坐拥万里,控弦之士四十万有奇,威逼大隋,随时有入主中原建立一代霸业之势。

    烈烈以为,就算是他做不到启民可汗始毕可汗父子两代的功业,至少也可以为一个可以称汗挂着狼旗的大部族长!

    所以他选择了追随黑果,投效突厥。

    可白天一战,烈烈才现,自己引以为豪的本事,在徐乐面前,什么都算不上。自以为铁打一般的神经,在徐乐单骑冲撞过来之际,一下烟消云散,心中只剩下逃命这一个念头!

    虽然侥幸苟全了一条性命,但已经大大出丑。千余越部战士们看过来的眼神,再没有了以前的尊敬。作为梁亥特部新任族长身份,两名突厥贵人甚至懒得单独召见抚慰一下。

    如此巨大的落差,让烈烈心态在一天内,就近乎崩溃。

    他风也似的赶回了梁亥特部,将几名最为亲近罗敦的族人全部拿下,甚至都没有用其他任何收服手段,也没和他们说一句话,就下令全数将他们斩杀!

    这个时候,唯有疯狂,才能掩盖他心底的惶恐。

    在以血腥手段压服了梁亥特部族人之后,烈烈又疾疾赶来,以梁亥特部族长之尊上宿值守王帐。

    此时此刻,已然没了退路,唯有让千余越部还有站在他们背后的突厥人,觉得他是条好狗,还有利用价值,才能继续生存下去。自己这点实力,才不会被吞并,才能在这乱世当中活下来!

    至于执狼旗而称汗的梦想,在烈烈心中,一天之内,就烟消云散。

    黑果让他来杀罗敦,烈烈二话不说就听命行事,没有半分犹豫。

    罗敦一言不的那种轻蔑意味,让走进帐幕,本来还准备说几句假惺惺不得已话语的烈烈眼皮就是剧烈跳动,再也没心情充什么场面,只是缓缓的将腰间直刀拔了出来。

    刀锋寒凉入水,上有血痕,正是今日烈烈亲手斩杀了一名梁亥特部族人留下的痕迹。

    烈烈举步,慢慢迫向危然端坐的罗敦。

    罗敦终于抬了一下眼皮,却半点没有乞怜之意。只是冷笑一声:“是老头子我瞎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