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五章 还有机会
    与张信对视了足足几个呼吸,血阿鼻才主动移开了目光,继续走下擂台。

    而一当他走下最后一级阶梯,就对几个主动迎过来的部属吩咐着。

    “让人去跟紧他,看看接下来这家伙会做什么?不知为何,我对这张信,总还是没法完全放心,”

    可他虽是这么说着,语气却并没怎么担忧。反是透着几分志骄意满,有恃无恐的意味:“还有鸦巢,也要给我继续查,一定要弄清楚,那边到底发生了何事。”

    “公子您是不是多虑了?他现在都已被淘汰,能做什么?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张信他再怎么不甘,也是无可奈何的。”

    “说来我等,还没恭喜公子!那张信在千页峡内三月,几乎所向无敌。可他本事再强,这次还是栽在了公子手里。总榜魁首,如今已唾手可得”

    可这语音未落,血阿鼻猩红的眼眸,就已向声音的来处盯视了过去。

    那位吃了一惊,气息顿窒,随后语声艰难的回复:“属下领命!必不会漏过张信一举一动。”

    “这张信如今,只怕是已恨我们公子入骨,确该小心!”

    旁边一人,也顺着血阿鼻的心意说着,语中却带着几分为难:“要查明张信举止行踪容易,可是鸦巢~我听说那边已经被封锁,就是日月玄宗的自己人,也不能进入。”

    “此事你们可尽力而为”

    血阿鼻说话时,也微微摇头。他对这事,自己也不报什么希望。

    别说是他,便是动用整个血剑山庄之力,也未必能够知晓其中的真相。

    可血阿鼻还是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张信既未身亡,那位藏灵山监院又到底是为何缘故主动出手?真就只因那尊奇异的金灵力士,才如此重视?

    ※※※※

    片刻时间之后,墨婷与周小雪就也汇聚到了张信身边。她们的首个对手,都已落败,也都担忧张信的状况。

    在见张信安然无恙,毫发未损之后,这二女都是轻松了口气。可紧接着,又为他发愁。

    “要是有不知道的人,看了你们现在的模样,估计都以为天塌下来了?”

    张信只觉浑身的不自在,自从他回来之后,就面对着各种样的视线,有同情怜悯的,有惋惜不解的,也有幸灾乐祸,讥嘲讽刺之人。

    可最让他感觉无语的,还是崔神州,与谢灵儿她们。有时候朋友的自责愧疚与关心,反而更让人不好受。

    摇了摇头,张信语气万般无奈:“在你们眼中,我就这么可怜?要说在入门试的收获,往年谁能比得上我?”

    谢灵儿闻言莞尔,可还是满眼的惋惜:“信哥哥说的是没错,可我一想到那最后一颗神血石,可能会落到那血阿鼻的手里,就感觉不舒服。”

    “可我不还没输么?”

    张信决定转移自己与其他人的注意力:“第三试考的只是一技之长,不一定需要武试才行。我在炼器术这方面,还是很有些造诣的,再还有小吞天”

    说话之时,张信特意把视线,往小雷犀的前角上望去。尤其是独角上的那些金纹。

    小雷犀的前角,本是有着六条金色的纹路,可因他用特殊的涂料遮蔽修饰过,在别人眼中,就只有五条。

    一头皇兽级的灵宠,无论怎么说都太引人注目了,甚至是惊世骇俗,对于还未成长起来的小吞天而言,也很不利。

    所以张信才特意将部分金纹隐去,一头拥有顶级王兽血脉的灵宠,虽也会遭人羡嫉,可至少小吞天,不会被人刻意针对。

    如果将这涂料抹去

    可这念头只在张信脑海稍稍一转,就被他放下了。一是因这对小吞天不利,二则是按照那驯兽师的考校规矩,自己首先要过的,就是兽语一关。

    故而他又把话及时收住:“还有提炼术什么的,说不定我狂刀能够拿下一个甲等评价,不一样是总榜榜首?总之我先到那边看看再说,你们还有几场武试,就不用陪我了。”

    说完这句,他就潇洒从容的挥了挥手,径自往这武试营地的东侧行去。

    那边正是考较‘百艺’之地,炼丹炼器什么的,都需到那边考核。

    而此时他身后的周小雪,则是敬佩万分的,看着张信背影。

    “感觉张大哥,懂的东西好多。炼器术,提炼术,驯兽术,都有极高造诣,甚至还懂一些炼丹术与织造术,就不知大哥他准备选哪一样考核?”

    “我却更喜师兄这份洒脱。”

    墨婷的眼里,亦闪着几分异泽:“遇到这样的重挫,却居然能面不改色,风度依然。”

    谢灵儿则是暗暗‘嘁’了一声,不以为然。要说聪慧,她可能比不得小雪墨婷,可要说直觉,她却颇为自信。

    他的信哥哥,此时多半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在她们面前故作潇洒

    可此时的她,也没有揭穿的兴趣,只语声悠然的说着:“要能有四级的练器材料就好了。”

    谢灵儿此言道出,在场的崔神州与周小雪墨婷三人,则都不禁一阵沉默。

    常人要想靠炼器术拿下最顶级的甲等评价,那是等如天方夜谭。可换成张信,却未必不能。毕竟这位,已经炼制过一件三级法宝,极有希望更进一步。

    可这前提,是他们的手中,必须要有合适的材料。

    ※※※※

    就在谢灵儿她们说话之时,张信已经走入到了擂台区东侧的一条街道。

    日月玄宗已经在这里搭建了无数的临时石屋,绝大部分给各宗弟子临时住宿,还有一部分则是用于各种技艺的考核。

    而此时叶若,则一边看着两侧的房屋前的牌匾,一边好奇宝宝似的问着张信:“主人主人!这个灵厨术是什么?炒菜做饭也可以通过三试考核的吗?”

    “怎么可能只是炒菜做饭?所谓的灵厨术,那是一些特殊烹饪技巧的统称。”

    张信随口解释着:“灵兽与灵植的某些部位,直接服食的效果,要远超炼丹。还有那些邪兽,也不是完全无法服用,不过却需以特殊的方法处理,所以就有了灵厨术的产生。掌握这种技艺之人,可以烹饪出一些特殊的食物,效果不下于各种灵丹,能使灵师在修行中得益。通常这些食物,也很美味的,是极致的享受。”

    “那么这灵酿术了?是酿酒吗?”

    叶若又询问着:“唔,未入阶的灵酿,是合格;一级的灵酿,是丙等,三级的灵酿,是乙等,四级是甲等,这是评分的要求?”

    “灵酿术脱胎于酿酒与丹术,可却比炼丹炼器还复杂。制作的酒水,也必须对修行有益。后面你倒是猜对了”

    张信语声有些苦涩的回应:“为防监考灵师蓄意偏袒,所以这入门试的百艺考核,都是明码标价。只要达到了要求,那就可以获得相应的评分。而甲等的成绩,就可相当于武试的前四。不过这几万年来,在百艺考核中得到甲等评分的,总共不超四十人。”

    说到此处,他的身影,已在一间大型石屋之前站定,目光则有些无奈的,看着那位于石屋门前的告示牌。

    与其他的石屋同样,这里的告示牌上,也同样有着评分的‘价码’,

    而此时张信注目的,就只有第一行炼器术甲等评分:七日内炼制出一件四级法宝,或者一件四级灵装,三级法器。

    张信心内,亦满含惋惜。他知自己的炼器术,其实还差了些火候,即便有着足够的材料,也多半是要失败的。

    可自己万一成功了呢?

    再要是入门试的时间再长些的话就好了,只需再有一个月时间,他就可能在炼器术上再做突破。

    而此时叶若,却完全未注意到张信的心绪,正手指头挠着脸蛋:“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主人只要在任意一项技艺上,拿下甲等的评价,就可以获得那颗神血石是么?”

    “算是吧!”

    张信已从那告示牌上收回了目光,准备迈步走入这石屋。

    刚才他已有了决断,准备就考这门。要凸显出张信与上官玄昊的不同,那么这炼器术,无疑是首选。

    只是下一刻,他就又听叶若笑着道:“那这次若儿,还真能帮上主人!”

    “帮我?”

    张信吃了一惊,也顿住脚步:“你怎么帮我?”

    他语音未落,视界之内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箭头。张信转身,顺着这箭头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须臾之后,就又眉头一挑:“观星术?”

    “主人你再看下面!”

    叶若继续提示着:“是不是很有趣?”

    不用叶若提醒,张信就看向了那门前的告示牌,随后就有一行字迹,跳入他的眼帘。

    观星术甲等评分:使用宗门提供的阵盘,召唤陨石天降!

    注:需以完成乙丙二等评分为前提。

    观星术乙等评分:借助观星术,成功预测最近一次的日食与月食,又或三月连珠之时。

    观星术丙等评分:借助观星术,成功预测下一次帝流浆发生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