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24章 撞墙了
    “好的,瓜迪奥拉拿球,挑传到右路。”

    “路易斯·恩里克,扣过了安东尼奥·洛佩斯,传入禁区!”

    “里瓦尔多,漂亮的转身,直接打门!”

    “好家伙!”

    “里瓦尔多的这一脚转身打门,太精彩太突然了!”

    “伊比奇在他面前,就仿佛像是一根木桩子。”

    “但是,马德里竞技的防守也非常严密,我们从慢镜头可以看到,哈维·阿隆索回撤得很深,伊比奇和他形成了防守夹角,里瓦尔多转身绕过了伊比奇后,射门角度已经很小了。”

    “这时候,门将希门尼斯正好卡住了里瓦尔多最后的射门角度,所以巴西球星的打门正好就打在了他的怀里,马德里竞技完成了一次非常漂亮的联防。”

    “我们看到,巴塞罗那的进攻投入力度很大,积极地想要从两翼打开局面,但不管是左路还是右路,马德里竞技的防守都很牢固,巴塞罗那很难创造真正的威胁。”

    “比赛已经进行二十四分钟了,比分依旧还是零比零。”

    “巴塞罗那创造了六次射门的机会,其中有三次出现在大禁区内,三次是远射,但都没能创造出真正意义上的绝对得分机会。”

    “马德里竞技有过两次射门,但两次都没能打正。”

    “从这一份数据不难看出,巴塞罗那在场上拥有明显的优势,马德里竞技只能采取防守反击,但想要攻破马德里竞技的铜墙铁壁,巴塞罗那看来还得再想想办法才行。”

    …………

    …………

    “马德里竞技的防守组织得相当严密,球员彼此间的联防扣得很紧啊!”

    媒体区里,德拉莫雷纳看到里瓦尔多起脚射门后,不由得连声惊叹。

    从慢镜头来看,马德里竞技完成了一次精妙的防守配合。

    虽然伊比奇被过了,但哈维·阿隆索挡住了里瓦尔多的一部分射门角度,使得里瓦尔多可选择打门的角度很有限,而希门尼斯的位置也很讲究。

    “看来,他们练过!”

    哈维尔·马塔亚纳听后,忍不住就哈哈直笑,“那是,练了一个多月啦!”

    “一个多月?”德拉莫雷纳有些讶异。

    “谁说不是呢?”马塔亚纳点头,“从打完半决赛的皇家马洛卡之后,高寒就意识到了防守的问题,就加强了防守训练,尤其是团队在局部区域内的联防。”

    虽说,只是亲自见识过一堂训练课,仅仅只是管中窥豹,但却让马塔亚纳赞不绝口。

    “我跟你说,何塞,你要是看过马德里竞技平时的训练,你就会发现,他们在球场上表现出来的,还不到平时的一半!”

    “真的假的?”德拉莫雷纳更吃惊了。

    有这么神奇吗?

    “没办法,马德里竞技队内可没有里瓦尔多、克鲁伊维特、路易斯·恩里克和奥维马斯这样的顶级巨星陪练。”

    马塔亚纳这话倒也合情合理。

    防守顶级巨星,跟防守一般的球星,那是完全不同的。

    就好像里瓦尔多刚才的那一个转身,在那种情况下,还能盘球转过身来,再直接起脚打门,个人能力真心没得说,只有顶尖球星做得到。

    要是换做一般点的球员,估计就没戏了。

    “高寒在调教防守方面,确实是有一手。”德拉莫雷纳不由得想起了去年的马德里社区邀请赛,高寒所率领的中国城队的防守,也叫他印象深刻。

    “对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中国城队升级了吧?”德拉莫雷纳突然问道。

    “嗯,升级了,提前拿到了第九级别马德里第三小组的冠军,下个赛季升入第八级了。”

    马塔亚纳回道,他现在也算是中国城队的球迷了。

    这支球队为高寒私人所有,但却得到了马德里竞技的大力支持,跟床单军团合作,不仅能得到马德里竞技的荣誉支持,每年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补贴。

    虽说才第八级,但也不容易了。

    林夏和楚瑶则是默默地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这两位西班牙足球媒体圈的大佬的讨论,听着他们赞赏高寒的那一番话,都让她们觉得与有荣焉。

    尤其是林夏,心中更有一种成就感。

    “要是巴塞罗那再找不到有效的办法,继续这么踢下去,费雷尔得疯了!”德拉莫雷纳笑呵呵地调侃道。

    “估计他现在就要疯了!”马塔亚纳更是唯恐天下不乱。

    …………

    …………

    “……皮球还在巴塞罗那脚下。”

    “瓜迪奥拉,传给科库,分到左路,奥维马斯。”

    “阿吉莱拉和马科斯·塞纳夹击,没有机会,回传。”

    “科库,一脚长传,克鲁伊维特头球!”

    “哎呀,没顶上力!”

    全场一阵惊呼,之后是夹杂着惋惜和劫后余生的庆幸。

    费雷尔在场边发泄地一挥手臂,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tmd!”

    刚才这个球,就算克鲁伊维特顶上力,想要制造威胁也很难,因为距离球门太远了。

    科库这一脚传球的落点是在点球点附近,在这个地方顶头球,难!

    “我们的左路很难再打进去了!”助理教练走过来,细声地提醒道。

    奥维马斯刚才一接到球,就被阿吉莱拉和马科斯·塞纳联手压制在边路,根本无法动弹。

    别说是像开场那样,一对一地突到底线再传中了,就算是护住球都难。

    “谁知道那个该死的巴西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费雷尔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郁闷地骂道。

    马德里竞技的防守是马科斯·塞纳和阿吉莱拉的组合,开场之后,马科斯·塞纳对阿吉莱拉的保护不够,让床单军团队长过多暴露在了奥维马斯的进攻炮火下。

    那一段时间,也是巴塞罗那进攻最有威胁的时候。

    可随着高寒的提醒,马科斯·塞纳逐渐进入了比赛状态,表现得越来越生猛。

    现在整个马德里竞技的右路防守,冻结奥维马斯的主力,就是马科斯·塞纳。

    这家伙甚至把整个大禁区前沿右右半场的大片区域,都变成了自己看管的禁区!

    “听说是高寒不久前从巴西自由转会引进的,在打皇家马洛卡的时候一炮而红,一举坐稳了主力,表现也是越来越出色,相当不错的一名球员。”

    费雷尔听了,又气又郁闷地爆了一句粗口,但却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现实。

    巴塞罗那的进攻撞墙了!

    高寒所给出的六十分钟,已经过去了一半,但比分依旧还是零比零。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德里竞技逐渐站稳了脚跟,球员陆续进入了比赛状态,床单军团的防守则是越来越牢固。

    “都不知道这混蛋是怎么训练防守的!”费雷尔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但对于怎么解决这个难题,他也没主意。

    破密集防守,这是全世界所有球队的共同难题。

    …………

    …………

    “巴塞罗那现在最重要的是耐心!”

    在球场的看台上,作为加泰罗尼亚某电视台的现场解说嘉宾,克鲁伊夫对着话筒说道。

    “破密集防守一直以来都是所有球队的难题,对比赛双方的考验不仅仅是在技战术层面,还在心理层面,甚至后者更为重要。”

    坐在他旁边的电视台解说员听后,问道:“约翰,那你认为,现在费雷尔应该怎么做?”

    “保持耐心,这很重要,不能因为久攻不下就患得患失。”

    “嗯,还有呢?”

    “马德里竞技的防守确实组织得相当严密,从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他们那位年仅二十三岁的主教练确实干得相当漂亮,但这是一场决赛,时间是九十分钟,我绝不相信,他的球队能够守住这九十分钟,从头到尾保持着这样一份执行力。”

    “有道理。”

    “马德里竞技在中后场囤积了七名球员,守住己方三十米区域,将这里打造成了铜墙铁壁,这使得我们的前场进攻很难在这片区域内打出配合,球员的个人发挥也受到了限制。”

    “原本里瓦尔多和科库的远射也很有威胁,但他们也都很难获得起脚的机会。”

    “嗯,从场面上看,确实如此。”

    “所以,现在应该有耐心,别盲目压上,先撤回来,控制住球,耐心地寻找机会,等待对手主动犯错,还有就是利用定位球的机会,我们队内有不错的定位球手。”

    电视台解说员想了一想,“但马德里竞技的态度似乎非常坚决。”

    “这是心理战术。”克鲁伊夫很肯定地回答,“既然已经打入了决赛,那他们肯定也想赢,所以,只要我们保持耐性,让对方忙中出错,一定能够抓住他们的破绽!”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现场解说员无奈地说道。

    虽然说得挺好的,可实际上,克鲁伊夫并没能给出具体的应对之策。

    从这一点不难看出,马德里竞技的防守确实组织得相当严密,也非常到位。

    面对这种严密的防守,就算是克鲁伊夫,一时半会也都没能给出有效的举措,只能寄望于对手主动犯错。

    当然,这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这种攻与守的胶着战同时也是对双方心理的考验,谁先承受不住,先犯错,谁就输了。

    所以,克鲁伊夫希望球队保持耐心,是从战略层面上给出建议。

    但以目前巴塞罗那上下的心理状态,能承受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