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角力(十)
    第七十六章角力(十)

    夜色当中,城墙之外,两人人影轻轻巧巧的溜了下来,在略带坡度的夯土城墙之上,带出了一道烟尘。

    响动声虽然轻微,但在这寂静的夜色中也传了开来。城墙上脚步声响起,却是有巡兵赶过来查看。

    两条人影飞速的窜到城墙下羊马墙的阴影当中,屏住气息。

    云中城的夯土城墙,已经在塞外的寒风中磨砺得坚实无比,带起的烟尘不过是些微而已,转眼间就已经平复消散。等巡兵过来疑惑的探头观望,什么都没有发现。

    巡兵在城头低声嘟囔几句,又慢悠悠的走开,脚步声越去越远。

    夜中风寒,这一夜还漫长得很呢。

    羊马墙阴影当中,藏着的正是徐乐和步离两人。听到巡兵脚步声去远,这才探出头来。

    离开庙宇之后,两人在夜色中越过内寨栅,再爬上城墙,再溜下来。也不过就耗费了小半个时辰时间。

    云中城戒备森严是不假,巡守军士也没有躲懒的。但总不可能将寨栅和城墙上都堆满了人,徐乐和步离两人动作都是轻盈迅捷,捡着巡逻的空隙之间就轻松潜越了过去。

    战时真正两军围城攻防,夜间也基本上保持两三个垛口就有一兵值守的密度。所以小城难攻,大城反而易拔,原因无他,就是兵力很难匹配上大城的城墙长度而已。

    但是平时,谁吃饱了撑的才在城墙上保持这么大的警戒密度。夜间值守烧柴取暖,还得管一顿宵食,随时还要有热水供应,在在都需要花费,军士们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再加上徐乐和步离都是动作轻盈敏捷之人,潜越过云中城墙,其间历程,最多算是个有惊无险罢了。

    徐乐和步离两人脑袋探出羊马墙,回头看看,再向前看着那一派茫无涯际的黑暗。

    面前四五里处,就是遮护云中城的矮山防线。矮山之上军寨几点火光,隐隐约约闪动。

    矮山和云中城之间,大片草原各族和汉商组成的各处营地,都已经完全沉浸在黑暗当中。

    越过这道矮山军寨防线,又是十几里地,才到千余越部聚落营地。

    这一夜有得奔忙了………

    徐乐从衣衫上扯下布条,扎紧裤脚和袖口,活动活动筋骨,准备来一场夜间长跑。

    步离不解的看着徐乐。

    徐乐转头迎着步离亮闪闪的目光,笑着轻声解释:“没时间去找马了,万一惊动了人,反而坏了事情。月白风清,气候怡人,跑一跑正是活动筋骨,要是跟不上,我背你。”

    步离默不作声的看看徐乐,再转头看看远处,突然就按住羊马墙翻身而过,拔腿先行。

    小狼女长发在夜中飞扬,跑得那叫一个快!

    徐乐嘟囔一声:“跟我说句话就这么难?”

    话语声中,也腾身而过羊马墙,紧紧的跟在小狼女步离身后。夜色当中,两人脚下溅起点点烟尘,越去越远。

    天地广袤,背后云中城如线,前面是千余越部聚落营地。徐乐和步离两人就是微不足道的两个小黑点而已,但两人脚步,没有一点迟疑!

    ~~~~~~~~~~~~~~~~~~~~~~~~~~~~~~~~~~~~~~~~~~~~~~~~~~~~~~~~~~~~~~~~

    千余越部王帐之中。

    张万岁满脸都是汗珠,不时抬手擦着额头。

    倒不是帐中闷热,这千余越部王帐的确是破旧得很了。寒风从缝隙中不断吹入,反倒是冷得像冰窖一般。

    也不是张万岁害怕站在帐中各处,按着刀柄,一脸凶悍模样的执必部青狼骑。

    张万岁也是尸山血海当中滚出来的人物,心肠早就硬了,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也从来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青狼骑虽然强悍,可张万岁也随王仁恭和他们真刀真枪的见过阵!

    满头热汗,只是因为执必落落开出来的条件,太过于匪夷所思!

    执必部可以帮助王仁恭两路夹攻云中刘武周。但王仁恭必须贡上四万石粮食,一千副甲胄,一百具马铠,大隋军中制式马槊一百杆,长矛二千支,十炼直刀二千柄,箭矢十万支。其他军资器械甚多。

    这些粮秣军资虽然数字不小,但咬咬牙齿,还能挤出来。开皇年间,大隋国力到达顶峰,为了防御边患,运送到边地各鹰扬府的军资器械堆积如山。单单是马邑鹰扬府,满足执必部的胃口也在能力范围之内。

    可执必部另外的条件,却是要命!

    云中城王仁恭本来准备舍给突厥人了,恒安鹰扬兵自然要全部归于他的麾下。而云中盆地的百姓,也是能迁走多少便迁走多少。

    在王仁恭看来,去年突厥人才在马邑大败亏输,对云中城这根钉子毫无办法。现下能得此地,已经是给他们莫大的恩惠,突厥人应该跪下来感恩戴德,任他驱使才是。

    可执必落落开口,云中盆地及云中城要隘,自然都是他们执必部的。恒安鹰扬兵残部,到时候可以交给王仁恭,但云中盆地百姓,却一个都别想迁走!

    除此之外,执必落落还开口要了神武县,同样是连地盘带百姓!

    云中盆地之所以为盆地,就是四面被群山环抱之意。云中城堵住的是北面山口,而神武县堵住的是南面山口。神武县若是落入突厥人手中,马邑郡的根基桑干河谷一带富庶所在,就全部在突厥人马蹄之下,再无什么可以阻挡!

    当王仁恭真要南下争胜中原之际,那马邑郡等于就全部落入突厥人掌中。而雁门郡本来就已经残破。这两郡沦陷,则中原北翼门户大开,突厥大军,已然取虎视中原之势!

    这却如何使得?这不就是开门揖盗,眼睁睁的看着再来一次五胡乱华之事么?

    冷冷说出了执必部与王仁恭携手对付刘武周的交换条件之后,执必落落就只是阴沉不发一语,等着张万岁的回答。

    张万岁擦了半天汗,终于颤抖着声音开口:“要神武休想!就算是太守独自发兵北攻云中,也就是打得稍稍辛苦一点罢了。要是连神武都让给你们了,太守如何面对马邑父老?”

    执必落落冷淡一笑:“那执必部就联手刘武周,整个马邑,也都不在话下。”

    张万岁直着颈项抗声以对:“刘武周如何做得这种事?”

    执必落落笑意仍然阴冷:“王仁恭做得,刘武周如何又做不得?也多谢你们这些人将这个强盛大隋弄得分崩离析,才给了我们突厥人机会!若是二十年前,就是草原也任由你们隋人来去,现下已经不一样了!我就只等你一刻时间,若是不应,就从某的面前滚出去,记着,是滚出去!”

    张万岁茫然住口,他也算是个剽悍的厮杀汉,王仁恭虽然高傲,对他也勉强还算得上客气,今日却被突厥人如此下最后通牒,已经是多年未曾遭遇的奇耻大辱。

    大隋立国以来,威风横绝于海内。十二卫精兵纵横草原,打得突厥自相分裂,东西两部汗王纷纷入见大隋天子,争相讨好,以得大隋青眼而幸。经历五胡乱华数百年血腥之后,汉家如此扬眉吐气,一洗数百年的颓风,就是乡间野老,也为之而豪。

    他出身雁门,年少时候也曾纵横草原,见过大隋百余鹰扬兵出巡,就能让各部贵人纷纷匍匐于马前的盛景。

    此时此刻,张万岁耳旁嗡嗡的只是响动着一个声音。

    这个强盛大隋,怎么转眼间就到了如此分崩离析的地步。他们这些人,都要到突厥人面前忍受这般折辱。要知道,在二十年前,还是大隋铁骑纵横草原,不要说执必家了,就是举着金狼旗的阿史那家,也只是在开皇天子面前摇尾乞怜!

    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