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零章 极致危机
    身影蓦然再退十丈,张信感觉压力稍减。随后就趁着这短暂的轻松时刻,将一枚紫色的丹丸放到了口中。

    这是三级的紫芝丹,是周小雪以一株三级的‘紫芝草’为主材,炼制而成的丹药。

    因限于经验与修为,现在的周小雪,只有借助这些奇珍异草之力,才可炼制出二级以上的高品灵丹。可在制作这些紫芝丹时,她却将自身炼丹天赋,以及对药理药性的掌握,都展露无遗。不但将这株‘紫芝草’的药效,却百分百的化入到这些丹丸内,并且以各种辅药佐之,将之再上推一个层次。

    此时张信只需将这紫芝丹咬开吞服,就可在接下来一刻时间之内,恢复七成的灵能量。

    这效果虽远不如他乾坤袋里的那些‘灵仙露’,可在这千页峡内,周小雪出品的紫芝丹,毫无疑问是最顶尖的恢复类灵丹,

    也就在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就蓦然感觉到前方的那三条通道,都已全数打通!

    前方的风力压迫,也在这瞬间倍增!

    而此时远处,也传来了李孤舟的笑声:“真不愧是张兄,无论是之前的天竹村覆灭,还是之后帝流浆之夜,你张信每每都能让人感觉意外,看来今日也是一样。”

    张信闻言,则是翻了翻白眼,默然无言。他其实不介意与李孤舟废话一阵的,也可顺便为自己与后面的崔神州等人争取时间。

    可现在他光只是与对面的风系灵师对抗,就已是竭尽全力,根本就无余力开口。

    不得不说,这个李孤舟,确实是准备周全,也足够歹毒。

    在张信的视界内,已经有一部分火焰的旁边,出现二千到三千的数字!

    这是叶若提供的温度标记,提示着这些火焰的危险。

    张信心知这必是对方,又添加了更多火油的结果,除此之外,还洒入一种类似于火磷粉的粉末。

    这也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傻乎乎的,用这种方法与对面的风系灵师抗衡。

    只因自己一旦停下了大风锥,接下来这些火焰,必定会以潮涌之势,吞没他身后的数里地窟。

    可能那温度达不到现在他面前这样的三千度高温,可也必将是普通的灵师们难以承受的程度!

    念至此处,张信不禁暗暗腹诽,以崔神州的聪明,怎么就想不到在后面使用一些冰壁术与石壁术?

    这可能是因后面那些人,不愿断他后路,可张信现在一点都不感激。

    “我其实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解决的那些黑灵鸦?原还以为,这次还可以从你那里,再逼出些贡献值的。血兄他可不仅仅只是想要一个总榜榜首而已”

    张信正准备继续沉默,却发现自己正面的压力,竟然稍稍减缓了几分。

    这刻他却不喜反怒,这可并非是对方的灵能不足,显出颓势。而是那李孤舟故意如此,让他有余力说话。

    被人羞辱到这个地步,自从他在这具躯体内复生以来,还是第一次!

    可张信面上却分毫不显,反而不屑一哂:“狂刀无所不能,岂是你这样的废物能够猜想?你那些鬼蜮伎俩,本座洞若观火,区区黑灵鸦,更何足道哉?”

    “原来如此!”

    火墙后的李孤舟,同样以笑声回应:“那么无所不能的张兄,之前又可曾想到过,我李孤舟今日,能够让你痛失入门试的总魁,失去一枚本来唾手可得的神血石?既然在下的伎俩,在你眼中不足为道,那我也很期待,你张信会如何将李某为你准备的手段化解。”

    张信气息一窒,胸中微觉痛楚,对面这个家伙,还真是戳到他痛脚了。

    这一刻他几乎动念,想让身后的金灵力士冲入火墙内,将李孤舟一戟砍死!

    不过张信的理智,到底还是占据了上风,压制住了冲动,此时他仍不知对手,到底是布下了什么样的手段。在未确证之前,就让雷电四型这个最强战力离开自己的身边,无疑愚蠢!

    不过这金灵力士杀过去不行,可还有电磁炮!随着张念一个意念,那雷电四型的双臂就已电光闪烁,然后在一个瞬息之内,连续轰出了六发爆裂弹,引得对面,再次连续震响,坍塌下大片的泥沙碎石。

    不过这炮击的效果不佳,张信感觉身前的压力,依旧稳定如故!由此可知对手,多半都毫发无损。至少那些风系灵师,绝没有什么伤损,

    而对面的李孤舟,则是在爆炸声落之后,语含嘲弄:“张兄这是恼羞成怒,还是心痛了?可这区区的一枚神血石,在李某眼中可还远远不够。在天竹村内醒来的那天,我李孤舟就已发过誓,迟早要你后悔当日的所作所为!”

    “不知死活的蠢货!”

    此时张信已懒得与李孤舟说话,转而问叶若:“若儿,那洞壁里面的东西,查清楚了没有?”

    “没有!若儿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够把这层洞壁钻透耶。毕竟只是仿生型探测器,没有专业的电钻系统。”

    张信视界里,叶若满眼的愧疚:“主人千万小心,若儿感觉这洞壁里面,灵能反应越来越大了,可能已等不到若儿的探测器进入。唔~这都是若儿没用”

    “探测不到就那算了,若儿你又不是万能,羞愧个什么劲?”

    张信没好气的说完,然后一声叹息:“我感觉今天,好像是必须要动用大招不可了!”

    “大招?是主人说的极招绝式么?”

    若儿又提起精神,好奇宝宝似的询问:“还是说,那个天元霸体?”

    张信正欲答话,却忽然感觉心头处蓦然发紧。极度的惊悸感,在体内扩散弥漫。

    再看眼前,只见一枚黑色的箭影,蓦然从前方一面石壁内射出。似无形无质,仿佛幽影般的穿出土层。

    “幽影神箭?”

    就当张信的面色大变之际,他的眼前也亮起了一盏盏的红灯,刺目惊心。

    “警告!警告!请主人尽力闪避,若儿已检测到大量反物质袭来!”

    同时那前方洞窟的深处,也再次传出了李孤舟刺耳的笑声;“你大概是想不到吧,居然有人能将这东西送入千页峡!所以今天,我不止能让你张信后悔当初,更可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就在那幽影神箭射出之前,三里之外的某处,窦灵国也同样生出了心惊肉跳之感!而旁边新近上任的戒律司司主张夜,也同样是脸色凝重,这位甚至本能的往前数步,浑身灵能鼓荡。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干预之前,旁边忽有一道紫色的身影,蓦然从斜刺里踏出。

    “张司主,敢问阁下这是意欲何为?监考灵师不到不得已,绝不得干涉插手,这可是你们日月玄宗自己定的规矩”

    张夜闻言眼神微凝,看向了眼前。认出这人,正是天竹宗的一位神师,名唤章洪。

    这次藏灵山武试,天竹宗原本只是由一位九级灵师带队。可在那座‘天竹村’被张信夷平之后,此人却是从万里之外兼程赶至。

    而这次早在他与窦灵国到来之前,此人就已在这附近等候。

    对方的语气不善,分明有阻拦之意,可此时张夜,却半点停手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灵能鼓荡,使一口长剑飞空出鞘。

    “本座怀疑这入试弟子李孤舟等人或有违规之举,需得仔细检查,此举合情合理!”

    在这狭窄的洞道中,瞬时是火花连闪,铿锵声连续不绝,似如雨打芭蕉。那章洪竟在这千页峡内,悍然以飞剑相应,一口青色的剑器,与张夜斗到旗鼓相当。此人甫一动手,就毫不留力,一枚笔筒样式的法宝飞空而起,随后无数尖刺,如狂风暴雨的从内喷薄而出,虽皆为木质,力却可洞金穿石!

    张夜沉着自若,信手一挥,使一枚宛如月牙般的刀刃悬于身周。当这刃光闪动时,那些射过来的尖刺,莫不被碎为齑粉。在他前方,却好似有着无数的无形利刃,在不断的斩击切割,与那些尖刺针锋相对!更有着一道道青色的刃光,在五十丈外闪耀,逼到那章洪不得不极力躲避。

    只是双方这一交手,张夜却已暂抽不出余力,干涉三里之外。

    就在距离不到四十丈的另一处,窦灵国也同样难以抽身。且这边的动静之大,甚至还超出了张夜与章洪之战。此时窦灵国手中的一条黑色长鞭,伸展如龙,正连续不断的往前挥击抽打,发出阵阵爆鸣。更有一枚被无数电光笼罩的飞梭,在前方穿行轰击。

    可他的对手,却也毫不示弱,身躯不断在土层中穿梭着,在这地底下的环境,此人竟似如鱼得水,让人完全无法查其存在!使窦灵国空有一身强悍雷法,却都难伤其分毫。

    只唯独兵器法宝上,这位神师逊色了数筹。虽是御使着一枚玉质飞剑,与窦灵国的长鞭飞梭交锋周旋。可其实只是单纯的逃避,绝不敢与那长鞭雷梭有分毫接触。只能对窦灵国,稍做牵制而已,使之不能不分出部分心力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