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炎魑血球(上)
    沃而木曾说过,魔忍是背叛了魔界,成为了神界的看门狗,守护着北大陆的神界入口。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我猜测神界一定不会那么放心的把自己的门户交给魔忍看守,恐怕是一直监视着魔忍吧。

    如果不是为了利用魔忍来牵制魔界,他们应该早就被神界灭族了吧。如果神界知道一向是自己看门狗的魔忍居然打着第三部奇门盾甲的主意,心里一定有些滋味……腾佐伊朗,不要怪我黑夜小气,你虽然可能死了,但是我会送魔忍一份大礼作为你毒术的回报……

    “……魔忍在南大陆出现,我本来以为是来追杀叛忍森达的。但是看来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这第三部奇门盾甲了。而且他们居然修炼毒术……黑夜,祭坛还有魔忍活着么?”

    刀的双眼闪现出一丝杀机!

    “我出来的时候,还有。”

    刀想了一会,突然问:

    “……黑夜,为什么魅魑不进攻你,你可以顺利的出来?”

    “因为我没有去抢夺‘心脏’。”我缓缓的回答。

    “很不充足的理由,不过你既然不说,我也不再追问。有没有兴趣去看我怎样拿第三本奇门盾甲?”

    “你似乎很想让我和你一起去?”我笑了。

    “我需要你帮我!”刀坦然的回答。

    “而且,如果你帮我,我可以告诉你如何去‘看’那本奇门盾甲。要知道,怎样去‘看’,这可是只有通天城的城主才知道的秘密。同时也是第二部奇门盾甲上记载的秘密。”

    其实在得知那心脏就是奇门盾甲之后,我就已经有了想回去再探的念头,于是点头答应。

    这么多次的交往,虽然嘴上没有明说,而且也一直在防备。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心里,已经把刀归为‘认识’的一类了。

    我和刀几乎是同时起步向着我出来的洞口飞跃驰去,消失无影……

    在奔跑中,我思考片刻,低声问:

    “刀,告诉我,北斗和梵魔到底是什么?”

    听到这里,刀突然站定,紧紧的盯着我,好一会才严肃的说:

    “黑夜,我不知道你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这两个名字,但是请你忘记吧,也不要再提了。因为……这是子无虚有的。”说完,接着向前面跃去。

    子无虚有么?我没有说话,既然这些人都不肯告诉我,那就让我自己去揭开他的面纱吧,到底是什么,到时候我就知道了。想到这里,起身向刀的方向追去。

    随着我们逐渐的接近祭坛,温度开始升高。四周的墙壁颜色微红,仿佛散发着热量,看来魅魑一起出现,对四周的影响很大。

    我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谨慎的前行。同时,一阵阵怪异的,刺耳尖叫声从前方的祭坛传来,直震耳骨,仿佛实体能量一般,夺人心脉,让人心神恍惚……

    “炎魑是没有嘴的,所以这一定是炎魅的叫声……不妙啊。炎魅只有在炎魑受伤的时候,才会发出这带有能量的叫声,而且如果接着这样下去,他们就会合体,成为真正的——魅魑!”旁边的刀有些忧虑。

    “神界有记载,魅魑一出,赤地千里!那是灾难!到底是谁能另炎魑受伤,让炎魅发出预示着合体的尖叫呢?”

    “黑夜,你离开的时候,里面有几个人?”刀皱起了眉头,看了我一眼。

    我想了想,难道另外一个魔忍没死?不可能,明明已经化成灰痕。突然想起刚才看到腾佐伊朗那奇怪的眼神,心脏的跳动加快,难道……

    “我可以确定,在我离开的时候,祭坛只有一个魔忍,而且还是一个受了重伤的魔忍。他说他叫——腾佐伊朗。”

    刀听到这个名字后,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

    “腾佐这个姓氏,在魔忍中属于低级阶层,不可能有能力让炎魑受伤,哪怕是腾佐家的家主,恐怕也没这个实力。难道又有人进来了……黑夜,今天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得手,如果发现不好,你就先脱身,不要管我。”说完,没有等我回答,向洞口冲了过去。

    我不知道他说这话的目的是什么?我能救你一次,但是绝对不会救第二次。而且,那次根本就是自己多余了,他完全有能力自己自救。所以他最后那句话,是提醒我么?

    沉默,追了上去。

    在炎魅尖叫声的带领下,我们慢慢的在洞口的位置停了下来,看着洞外的祭坛,并没有出去。

    第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温度!!本来刚才的温度已经极高,但是和这里比,还是差的多。虽然没有走出洞口,看不到祭坛的全貌,但是我们所在洞穴的墙壁已经开始逐渐龟裂,可见温度之高。

    我们蹲下小心的移动着,我的速度比刀要慢,在他出去后,才逐渐的把身子露出了洞口。同时发现祭坛和我刚才离开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祭坛里已经面目全非,四周的墙壁出现了明显的粗大的龟裂痕迹,连成一片,仿佛随时可以坍塌似的。而且有的地方,出现了几个深坑,从那深坑里冒出的丝丝白烟可以看出,那是身体或者能量的撞击造成的。

    那两条龙蛇的雕像,虽然没有坍塌,但是也残缺不全。四周的一些残断的支柱,也七零八落,散了一地。除了最底下的炎池没有什么变化之外,其他地方可以说惨不忍睹。而且,我特别注意到两条龙蛇之间的“心脏”消失了,我心里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