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8章 邪恶将至的BGM
    走在颀长的暴风要塞走廊上,杜克和诺顿都无心欣赏华丽的走廊。尽管走廊上的壁画是如此精美,金饰是如此华丽,他们注意到的却是,每一个王家侍卫都换上了临战那一套铠甲。

    作为王家的仪仗队,每个侍卫都有一套特别用于礼仪的花架子铠甲。精美的雕花,颀长的披风,头盔上的鲜艳蓝色长缨,这些东西可以博取眼球,但知兵的洛萨深知道,战场上每一个束缚,都是生与死的一线之差。

    更何况是那么多?

    这一套铠甲,简洁到了极点。不光方便运动,连每一个花纹,都仅仅是用颜料手绘上去的。不是那种挥舞起来会产生“呼呼”空气流动的凸纹雕花。纯粹为了最后的美观,才在铠甲外面套一件一撕就烂的罩袍。

    侍卫们的眼光里充满了警惕,在他们脚边甚至准备了备用的照明提灯。

    暴风要塞——王宫和要塞二合一的堡垒。

    走到最深处,杜克赫然发现,站在大门前守卫的,除了十六名孔武有力的王家侍卫之外,还有两名有着强烈魔法波动的法师。

    天空法师!

    堂堂天空法师竟然也拉来守门口了,可想而知麦迪文那一手对莱恩的刺激有多大了。

    看到伯瓦尔带着杜克和诺顿前来,侍卫中的一个拿出两张画卷,其中一个法师轻轻在画卷上一点,立马两个全息立体头像出现在半空中。

    那是杜克两人的头像!

    在明亮的灯光下,足足八个侍卫瞪起大眼睛,看了杜克和诺顿足足五秒钟,然后同时点头放行。

    几乎是大门打开的瞬间。

    杜克两人就听到了莱恩和安度因的争执声。

    “索拉丁大帝在上,安度因,你是不是过敏了?我们认识麦迪文超过30年了。”

    “正因为我们认识他超过30年,我们都觉得他有危险?现在要么是我们两个,还有全场侍卫和贵族都瞎了,都疯了,看到一段幻觉。要么就是麦迪文出了什么事!?”安度因同样吹胡子瞪眼跟莱恩国王针锋相对。

    “那我们更应该找麦迪文问个明白,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卑劣的小人一样怀疑他!”莱恩一拳头锤在坚硬的长桌上。

    “他回应您的呼唤了吗?我的陛下!你刚才在魔法传讯中展露出召唤守护者的国王信物,他回应了吗?在以往,哪怕他再怎么独自旅行,也会有个魔法回信!”安度因发须怒张,如同一只双爪支撑在桌子上的雄狮,毫不留情地向国王咆哮。

    这时候,莱恩身边一位同样身穿宫廷法师法袍的老者插了一句:“魔法传讯没有问题,是守护者拒绝予以回应。”

    莱恩突然无言以对,他颓然地坐在王座上,烦恼地揉了揉眉宇,然后他看到了在伯瓦尔引领下走进这个内宫议事厅的杜克和诺顿。

    “好了,麦迪文的消息,在确认他出大问题之前先放一放。现在,诺顿法师的睿智我知道。那安度因,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连马库斯爵士也请来了?”

    安度因*洛萨似乎也收敛起自己的脾气,他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瞥了杜克一眼:“因为我发现,在黑色沙漏出现的那一瞬,他的反应是全场最特别的。”

    莱恩拧紧了眉宇:“好了,先再次问一下,此刻在这里的,除了杜克,有哪位知道这个黑色的沙漏是什么东西?象征着什么吗?”

    在桌子边,足足有十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他们或是公认的智者,或是历史学家,或是博学的老法师,然后每一个人再次凝神看了看之后,连带诺顿,都摇了摇头。

    下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杜克的脸上。

    杜克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没错,他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如果没有推断错误的话,这就是那个后世非常出名,彰示着第一次黑暗之门打开,兽人入侵艾泽拉斯大陆这个大事件的倒计时沙漏。

    但是,他能说吗?

    公开指责,国王和军界一把手的发小、世界最强的法师、艾泽拉斯的守护者麦迪文已经被燃烧军团老大萨格拉斯占了灵魂?

    提前一步,你是超人!

    提前一百步,你就是妖孽,会被送上火刑架的。

    穿越前,在中世纪这种事还少?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然后被活活烧死。如果他杜克被送上火刑架的话,那么谁敢保证他复活之后不会被发现?七大王国同时通缉?

    斟酌了好久,杜克抬头,沉声道:“在看到沙漏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幻像。”

    “幻觉?什么幻觉?”

    在这一刻,杜克请来了奥斯卡小金人的附身。

    在这一刻,杜克就是神棍!就是预言者!

    他的声音变得空灵缥缈起来:“不祥!死亡!与战争!”

    这个沙漏邪门,大家都知道,但死亡和战争,这两个词就严重了。大陆上,多久没发生过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了?北方那边,跟巨魔的冲突可谓年年都有。那大多是几十人规模的小冲突。被砸个哨所或者边防站被冲击什么的。

    但真没有千人以上的战斗。

    杜克却提出了‘战争’这个词?

    “我看到的幻像只有短短一瞬,那是英勇的暴风城士兵被一个身型巨大的怪物用比我身躯还要庞大的巨锤,一下子砸成肉酱。”

    杜克刚说完,有一个老者揶揄道:“你确定你看到的不是你的娜迦?”

    这已经是针对了。

    杜克瞬间将其划入白兰度家族那边的必杀名单当中,不过话语依然谦卑:“抱歉,那是一个跟你一样,有两只手两条腿的巨型怪物。不过你只能到他的腰。”

    没再多说,杜克向国王躬身行礼。

    如果没有麦迪文张狂的表现,这已经是诬蔑级别的发言了。

    莱恩把目光投向安度因,安度因却摊开手:“看,有如此危险预感的不是我一个。”

    这时候,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同样上前一步:“抱歉,陛下,请恕我直言。”

    “你说。”

    “在那一刻,我也感到了麦迪文对陛下,乃至对整个王国都有着蔑视和敌意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