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九章 出其不意
    “原来如此!这些乌鸦维护后代的本能,还凌驾于他们的食欲与攻击本能之上?”

    若儿语声恍然:“主人说的口福,是说它今天会有很多吃蛋吃?唔,这个感觉,就好像是棕熊去掏蜂窝。”

    “对的!无论是蜜蜂也好,还是马蜂也罢,无论如何都奈何不得棕熊的一身厚皮。”

    就在道出这句的时候,张信已经驾驭着雷电四型,冲入到那处窟洞内。借助磁悬浮系统,只五十个呼吸时间,就已跨越七里之地。

    远处已隐隐可望见那前方,崔神州与司马长生等人的身影。

    而此时无论是这二者,还是更远处的李孤舟,都是满眼的错愕与不可思议。

    “怎么是这个方向?”

    “他就不怕把那些黑灵鸦引进来?”

    “这个张信,其实是不想救人吧?”

    此时不但崔神州周围,那众多日月玄宗的入试弟子,都是面色青白。在李孤舟的身后,也有人在惊呼议论。

    李孤舟同样在茫然不解,他预想过许多可能,甚至猜测张信可能会采用前次进入地窟第四层时的方法,直接从上方攻下。

    可他唯独没想到,这位竟然就从位于鸦巢那边的出入口,直接攻入进来。

    这个家伙,就不惧被那些黑灵鸦围攻?即便张信不惧,可崔神州这些人,只怕九成九都要葬身在那些黑灵鸦之手。

    一声冷哼,李孤舟暂时压住了眼内的惊色,身影同时往后飞速滑退:“放火!”

    可就在他话落之刻,张信身下那尊金灵力士,就已从两旁肩侧,吐出了两道赤红火蛇。一枚枚指头大小的炮弹,轰击在那些堆积在甬道两侧的油桶上。

    瞬时间阵阵爆震声响起,这处洞室内,大片的砂石崩塌而下。

    而此时此刻,就只有崔神州稳立如故,那司马长生等人,都在这爆炸声与这连续不绝的震荡中步伐踉跄,身影蹒跚。更有无数的碎石四射飞溅,将他们砸到头破血流。

    好不容易,待那爆炸终于停住,司马长生才重新立稳,惊魂未定,就见前方又一团团酷烈的赤红火焰,沿着洞道席卷而至。

    不过此时,他们的耳旁,又传出了一声轻斥。

    “大风锥!”

    张信已从雷电四型的肩上跃下,身影伟岸如山的立于众人身前,同时双手结成法印,袍袖衣袂都剧烈飘舞。

    仅仅顷刻,就有阵阵狂风平地刮起,将那汹涌喷来的火舌,吹得倒卷而回。

    在所有人眼中,他们身前就好似多了一层无形的墙壁。以张信身前三丈处为界,使那些赤红火焰,都不能越雷池一步,更似如漩涡一般的卷动着。

    “张师兄!”

    崔神州的眼里,既有欢喜欣慰,也有愧色担忧。

    不过他还未说完,张信就径自一拂袍袖,打断了他的话语:“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你们可以先走了!就从后面的鸦巢离开,这半刻时间内,都可保证安全,”

    后面的司马长生闻言,顿时眼神一亮,然后就毫不犹豫的转身,往地坑之外行去。

    崔神州却仍有迟疑,眉头紧皱:“可要帮忙?那李孤舟来者不善,联手血阿鼻等人,刻意将我等逼迫至此。想必此处,必定伏有杀着!”

    “笑话!这个千页峡内,谁还能奈何得了我狂刀?”

    张信哈哈大笑,语气一如往日的张狂肆意:“前面这些渣滓,我弹指就可灭之!所以啊,你在也帮不上忙。”

    崔神州听懂了这位的意思,李孤舟暗伏的手段,如果能够起到效用,那么自己等人即便在场,也无济于事。可如是李孤舟的后手,终还是奈何不得张信,那就正如这位所言,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将之狂扫。

    可这语气,还真使人心塞,让崔神州感觉自己的自尊心,有些小小受挫。

    不过在他的认知里,张信就是这样的‘口无遮拦’,话虽难听点,可其实是一片好心。

    “话说回来,崔兄你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张信语气毫不客气的询问:“从这里跑去参加武试,可要不少时间,”

    崔神州闻言回望身后,发现猎团中的大部分人,虽都已随着司马长生离去。可仍有十几人,随他留了下来。

    都是团中的支柱精英,有着最后撤离断后的自觉。

    眼见此景,崔神州只略一转念,就又再次开口询问:“能撑得住么?”

    他这次问的,却是张信的灵能量。这是至少十六级的灵术‘大风锥’,灵能损耗,是同级风刃术的十倍,需要的灵能量,不下于许多二十级的灵术。

    “怎么可能撑不住?”

    张信有些不耐的斜睨了身侧一眼:“狂刀之能,岂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能想象?这区区大风锥,一两个时辰都没问题。”

    可这些家伙要是走得慢一点,他的风系灵能,会在二百个呼吸之后损耗殆尽。

    崔神州闻言,则不禁唇角微抽。他感觉自己,完全无法与这家伙交流。只能微微一叹,而后大踏步的往那边窟口的方向行去。

    “期待武试之前,张兄能尽量赶回”

    可崔神州道出这句时,却知这希望极其渺茫。李孤舟等人蓄势而来,绝无可能就此结束。

    故而他深知今日张信前来,是究竟付出何等代价。

    可有些话,他感觉自己存在心里就好。

    “少嗦!”

    张信亦似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身躯则依旧在那火焰漩涡之前,傲立如故。

    而此时随着崔神州离去,此间的其余人等,则都不约而同的朝张信郑重一礼。深深一个鞠躬之后,才转身撤离。

    大约二十个呼吸之后,此处除了烈焰狂卷的声音之外,就再无其他。

    崔神州的猎团成员,都实力不俗,撤离的速度极快。只这片刻,就已到了一里之外。

    不过就在这表面的寂静之中,张信却能感觉到,前方那些坍塌的甬道中,所有的泥土,正在向两面排开;那些堵塞住道路的巨石,则纷纷爆碎。

    而在他的正面,更有一股股狂烈风力,蓦然对撞过来。使他的身影,不得不一退再退。之前那条无形的界限,也悄然后移到了十丈之后。

    巨大的风压,也令火焰的温度剧烈攀升,张信周围的洞壁外表,赫然已开始融化!

    此外张信,也感觉到自己的灵能量,在这对抗中迅速的流逝消失着。

    他判断在这火墙的对面,至少有着七位风系灵术等级达到十级的灵师存在!

    而自己的大风锥虽是强力,能够以一敌十,可却后力不继。这种情况再维持下去,可能仅需六十个呼吸不到,自己的一身风系灵能,就将损耗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