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通天巡逻(下)
    “这是经验。”我看着刀的眼睛.

    “你从里面出来,看到祭坛了?”刀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不是祭坛,你所说的祭坛是什么样子,描述一下。”

    “恩,我没有去过,不过我掌握的资料,里面应该有——魅魑。同时魅魑守护的应该是一颗……应该说是心脏吧!”

    “你说的魅魑我见到了,全身冒着红色火焰,头上有六个角的魔兽吧。”我想了一想.

    “对,它们本来是上古五行之火妖一脉的残余,被封印在祭坛的炎池里,后来被用来守护那颗……恩,应该说是心脏。”

    “为什么说应该是心脏?”我问道。

    “如果我说那不是一颗心脏,只不过是外表似的话,你会相信么?”刀苦笑.

    “到底是什么?”我皱起了眉头

    “……你还不知道么?”刀有些无奈,接着说:

    “我来通天城,就是为了它……”

    “第三部奇门盾甲!!!!!!”我动容。

    “……是的。”刀嘴角一扁,无奈的回答。

    我有些好气,问:

    “第三部奇门盾甲是那个心脏?”

    “我也没说奇门盾甲是书啊。”

    我无语……终于知道为什么魔忍要抢夺心脏了,早知道刚才就顺手拿走,我有些后悔。

    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刀安慰:

    “那东西不是轻易能接触的……”停顿了一下,表情有些阴郁,接着说。

    “接触它的人,会被它吸收血肉,精,气,神,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其吸收,而且一旦接触,就不会送开,最后等待的只有死亡。”

    “那你如何去偷?”我问。

    刀笑了,摇头。

    “这是机密,不能说。不过你如果想知道,一会可以和我一起去。”

    “通天城巡逻的已经进去了,你还有机会么。”

    “既然通报的都被你杀了,而且看起来他是没有复活的机会了。另外,在今天之后,这里的防御一定会更严密。所以,只有今天。”说完,看着我,等待我的答复。

    我同样也看着刀的眼睛,突然问:

    “祭坛墙壁上的雕画是依据什么刻画的?”

    刀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直看着我,过了一会,慢慢的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祭坛的雕刻感兴趣,同时我所掌握的资料里,也没有对墙壁上的雕刻有记载……但是在上古的时候,魔界的很多地方都喜欢用雕刻来记载一些发生过的事情。而且还包括一些妖魔的图腾也是这样,你可以当他是虚幻的。不过……”

    看到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接着说:

    “不过在上古时期,存在着一个人数极少,比较特殊的种族,他们生活在妖魔的势力中,虽然不是妖魔族人,但是却很受重用,他们一族的名字,叫做——天哭!他们有着比较……比较‘复杂’的能力,其中一个能力,就是可以看到未来。所以有些图腾和雕刻,是通过他们的所见,而记载着未来的某件事情……我想问一下,你看到了什么?”

    我听到这里,心里越发沉重,没有回答刀的问题,而是走到李克尸体的旁边。拿出怀里腾佐伊朗的乌光能量球,把外面的海枯结界撤除,按进了李克的尸体里……

    尸体开始变化,从胸口的血洞里可以看到,里面的肉已经变成了黑色,同时一阵恶臭,尸体变成了一滩黄水。

    我的脸更加阴郁了,狗杂种,居然骗我,如果不是自己小心,可能就被他害死了。这时的我却不想想,自己是怎么对待他的,恐怕腾佐伊朗的想法应该是和我一样的怨恨对方欺骗自己吧。

    刀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一直看着我用乌光球体把尸体化成黄水。直到最后,才走了过来,蹲下身子仔细的看着地上的液体,缓缓道:

    “黑夜,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的乌光球体是那里来的,但是你以后一定要注意,你知道这是什么?”抬头看了我一眼。

    “这是毒术!和普通的投毒不一样,这是把毒物养在自己的身体内,吸食自己的精血,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催发体内的毒物喷出带有毒性的能量。由于在身体内眷养毒物是极端的痛苦,而且一旦有了毒物,生命就会缩短,很少有活时间长的,基本都是毒物嗜体而死,残不忍睹,所以很少有这样做的。”顿了一下,接着说:

    “另外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把自己修炼成毒物,同样可以达到毒属性能量的效果。但是……死亡率极高,往往没有练成就被毒发而死。不过,无论什么方法修炼而成,这个术都有一个很吸引人的优点和一个致命的缺点。

    优点就是,无论在什么条件下,哪怕只剩下一口气,都可以毫无阻碍的,随心所欲的施展,另敌人防不胜防。缺点嘛,就是一旦在聚集毒性能量的时候,如果被其他能量直接在身体上打散,那么在一段时间内,不可能再运用第二次。不过,一般使用毒术的人,他最隐秘的,就是施展毒术的位置,所以,除非能看见,否则很难打到正确的位置。”

    “杂种,用毒术害我!”我森森自语。

    “谁?”

    “……魔忍。”我随意的看着刀,淡淡的回答。

    “!!魔忍!”刀显然很吃惊,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