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通天巡逻(上)
    我和刀迅速对视一眼,飞快的闪进两个不同的洞口。但是习惯的,我还是在刀没有看到的情况下,换了一个洞口。

    石门的轰轰声还在继续,渐渐的露出一道“工”字形状的光束。随后几道人影走了进来。从脚步声来听,似乎很从容,并没有像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时,那样的谨慎慢行。难道是通天城的人?

    因为,如果不是经常到这里来,那么不可能会有这么从容的脚步,仿佛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的感觉。如果是陌生人,或者是心怀不轨的人,进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控制脚步,缓慢且谨慎的观察,然后再决定是否前进。

    看来很有可能是通天城的人。如果是通天城的人,那么能进入这里的,应该都是属于高手的吧……

    我靠在墙壁上,体会着那份潮湿,沉住气,低着头,尽可量的不散发出一丝端倪,仿佛与墙壁上水气融合一般。

    仔细的用耳朵听着。

    脚步上逐渐的逼近,从脚步上听来,应该是三个人。突然,脚步上停了下来,虽然我看不到,但是能够猜到,他们不是发现了那奇怪的脚印,就是发现了我与刀刚才战斗的痕迹,尤其是刀最后因为气愤,划在墙壁上的那几刀.

    果然,声音传来。

    “看来真的有人进来了,能够知道如何打开原始天门的入侵者,很久没有见过了。刚才我还不大相信……很期待……”这是一个低沉的男声,从声音来看,应该是对自己很有自信的高手!

    “真倒霉,为什么在我们巡逻的时候遇到这事,唉,打打杀杀的事情我最讨厌了。”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需不需要上报一声?队长!”另一个声音说。

    “……恩,暂时不要,我们先看看是什么人,或许没有到达祭坛就被魔兽杀了,就算到了祭坛,魑魅也应该早就苏醒,我们去看看热闹吧。”

    我眉头紧皱,四个人么?最后的那个队长,我完全没有发觉一点气息,连脚步声都没有发现。这个队长,有些难缠……

    “这几道刀痕应该是刚刚留下的,在水雾土天然而成的墙壁上,如果刀痕留下的时间超过半个时辰,就会被水雾土上的水气掩盖住。但是这几道痕迹现在仍然是清晰的很,所以我感觉这里似乎有人,你们检查下,注意安全。”

    脚步声,跳跃带起的风声,在外边快速的响起,我暗叹口气。看来是躲不过了,就看先发现谁了。不过这里水气充足,就算杀了起来,自己也不会吃亏,惟独就是他们四个人。如果先发现自己的话,刀再不出来,看来只有我主动去把敌人引到他所在的位置了。

    打定主意,沧海魄潮起渐渐的运起,谨慎的吸收着墙壁上的水气。突然,感觉有人跳到了我旁边的洞口。似乎没有什么发现,于是向我这里走来。

    潮起已经在身上聚集,双脚已经开始聚力,只要他一出现,我就会把潮起转换成潮落炸开,然后快速的冲上去,先解决了他……

    脚步上接近了,很近了,我能感觉到,只要他再迈一步,就可以出现在我的视线内。

    突然——

    “这里有血腥味,很浓烈的血腥味,而且是……东方位置。”女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应该是发现了我刚才经过的时候,做的手脚。

    “……不要检查了,直接从东口进入,全速赶到祭坛。恩,李克你去通报,然后迅速赶回来。”

    破空声骤起,除了在我洞口外面的那个人没有走之外,其他的应该全部都进入所谓的东口了……安静,周围非常的安静。

    引蛇出洞么?我有些疑惑。

    可惜好像没什么大用,别说我是知道洞外有人没走,这个明显的破绽。就算洞外的人真的走了,我也不会马上就出去,最起码要等我完全放心后,或者说最起码要等刀先出来后,我才会出来……

    过了一会,声音再次响起。

    “可能是我多疑了,按刚才的计划,行动吧!”接着,“搜搜”两声,而且第二声要比第一声要大一点,应该是那个队长与别人在跳跃的时候共同发出的。

    我暗叹,看来,这次是真的走了,洞外这个人是命不该死。

    可惜,并不是这样,可能是因为我聚集水气引起他的错觉,又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洞口这个似乎叫李克的通天城巡逻人员,并没有按照队长的吩咐马上去向上通报。

    而是坚定的迈出那一步,我的潮起防御爆裂,变成无数的锋利碎片,以他为目标,快速的飞去。

    同时脚底一颤,身影追随着潮起碎片,在他吃惊,抵挡碎片的同时,我闪到了他的身后,穿透了他的胸膛,连带着他仍然跳动的心脏,一起抓了出来。

    果然和祭坛那古怪的肉状物体很像,这一刻,我才真的肯定,那肉状物体就是一颗心脏。

    捏碎!

    不要怪我,不要怨恨我。如果你不迈出那一步,也不会这样。这一切,都是你的命。

    如果你按照你们队长的吩咐,直接去通报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潮起聚集的水气在瞬间把我的手清洗干净,没有一点血迹。我转过身子,看着在身后出现的刀,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表情,缓缓的说:

    “你怎么会来的?”

    刀没有回答,而是望着地上的尸体,说:

    “你可以不杀他的,只要把他弄晕,或者你可以不用这么残忍的杀死他……”

    “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说完,我来到尸体旁边,一脚踩扁了他的头,溅出了一些红白相间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