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19章 得相信科学!
    自从豪尔赫·门德斯意识到高寒的能力后,他就动了跟高寒合作的心思。

    经纪人跟主教练合作,这不是没有先例,恰恰相反,这在欧洲职业足坛非常普遍。

    例如前不久英超联赛爆出的黑金丑闻,又或者是意甲联赛尤文图斯的总经理莫吉,本身就是意大利最大的球员经纪公司的幕后老板。

    这样的先例太多,这样的组合优势太大了。

    但门德斯也清楚,高寒是香饽饽,想跟他合作,自己就必须要展示一下实力。

    他思前想后,最后认为,没有比德科更适合的敲门砖了。

    最起码,他不止一次听到高寒提起过德科。

    于是,他立即返回了葡萄牙,千方百计地通过渠道,动用资源,终于抢到了德科的经纪代理权,同时也跟波尔图扯上关系。

    正是因为有了足够的把握,所以他才重新找到了高寒。

    而且,他非常明白一个道理,锦上添花永远不如雪中送炭来得可贵,来得有诚意。

    所以,他选择在赛前找上门来。

    高寒也是聪明人,自然能够明白门德斯到底做了多少事情,但唯独有一样东西,他不明白。

    “为什么?”高寒很费解,“为什么找我合作?”

    从出道到现在,不过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哪怕是到了现在,都还是费雷尔所瞧不起的新人。

    虽说门德斯在欧洲足坛声名不显,在西班牙也没什么资源,但以他在葡萄牙的人脉和资源,想要找人合作,应该不难吧?

    那么多名帅和老资格不选,偏偏选择高寒?

    高寒这人虽然自信,但却不自恋。

    当一个好处,无端端地送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就会忍不住问一问自己,为什么是我?

    我凭什么得到它?

    门德斯似乎也早猜到了高寒会这么问,想都不想就给出了回答。

    “原因很简单,我的团队欠缺一位像你这样,善于甄别人才的专家!”

    高寒一听,又笑了,“你应该有自己的球探吧?而且,你可以花点钱,组建自己的球探系统和渠道,为什么找我合作?”

    “那不一样!”门德斯摇头。

    停顿了一下,葡萄牙人深吸了口气,这才紧紧地盯着高寒,一字一顿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我有一种感觉,你跟那些球探完全不一样。”

    高寒心中一突,难道自己做得太明显了?

    但表面上,他却始终维持着笑容,“怎么说?”

    “我记得,马科斯·塞纳原本并不在我要推荐给你的名单里,后来之所以加进去,纯粹是为了凑数,所以不管是他的资料,还是录像,都很少很少。”

    高寒点头,确实很少,比赛录像甚至不到一分钟,而且还非常模糊。

    “我敢保证,同样的这些东西,放到世界上任何一名主教练,任何一名球探身上,他们都不可能判断出马科斯·塞纳的潜力,这绝对绝对不可能!”

    “可你,不仅仅一眼就判断出来,当场决定给他试训的机会,甚至马上安排他首发。”

    高寒心中暗叫果然,自己在马科斯·塞纳这件事情上,做得太突兀了。

    但当时也确实没什么办法,球队需要这么一个人才,恰好马科斯·塞纳出现了,总不可能白白错过了吧?

    门德斯不知道高寒心里的想法,但他看向高寒的眼神里,却明显带着一丝敬畏。

    但更多的却是狂热和渴望!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只有两种情况。”

    高寒心中一定,微笑道:“说来听听。”

    “要么你早就知道马科斯·塞纳,并且考察过他,了解他的一切情况,但这不可能,根据我的了解,马德里竞技在南美,只有阿根廷有一定的人脉,在巴西几乎没有,更别说是考察到马科斯·塞纳这种连巴西本土都未必听说过的球员了。”

    高寒点头,这确实很有道理。

    “后来我又想,会不会是巴塞罗那时听说过?”

    高寒又点头,这也有可能。

    葡萄牙人却又摇头,“但后来我觉得不可能,巴塞罗那在巴西确实有人脉,但他们只关注巴西国内的顶尖球星,谁会留意一个已经一年多没踢过一场比赛的球员?”

    高寒听到这里,直接就笑了,“那你想说什么?”

    真没想到,就这么一点点小事,却让门德斯推断出这么多,做了这么多事情。

    这小子确实有点意思!

    “我最后判断,第二种情况。”门德斯红着眼,激动地看着高寒。

    可高寒却依旧还是嬉皮笑脸的表情,“什么?”

    “你一定有什么秘诀!”

    这下高寒直接就笑喷了,“我有什么秘诀?”

    “我不知道。”门德斯摇头,“但我后来又跟马德里竞技上下的人了解了一下,我发现,到目前为止,你几乎没有动用过马德里竞技的球探系统去考察球员,包括比利亚、哈维·阿隆索、马切纳和巴勃罗·伊巴涅斯等人,都是你根据马德里竞技球探系统原有的资源所作出的判断。”

    “比利亚打过马德里社区邀请赛,你亲眼跟他比赛过,这可以例外,但其他人呢?”

    “还有,安东尼奥·洛佩斯和托雷斯算是原本就马德里竞技青训营里小有名气的球员,可加比呢?莫拉尔和卡马拉呢?”

    门德斯不依不饶地说出自己的证据,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告诉高寒,别想再忽悠我!

    “那你觉得,能有什么秘诀?”高寒呵呵笑着问道。

    门德斯顿时愣住了。

    是啊,能有什么秘诀?

    难道他想说,高寒有什么特异功能?

    别傻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得相信科学!

    但他确实觉得,高寒到了马德里竞技之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非比寻常。

    几乎所有的证据都同时指向了一个方向,那就是他的判断没错!

    “我不知道。”葡萄牙人摇头叹息。

    高寒脸上笑意却更盛,他真的觉得,门德斯这人不简单。

    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很精明,很彻底的生意人,而且不讨人厌。

    如果真的能够跟他合作,倒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那你说来听听,打算怎么合作?”高寒又问道。

    可门德斯却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拜托,你这都不知道,就跑来跟我合作?”高寒笑喷了。

    这家伙是不是撞坏脑子啦?

    “但你可以告诉我!”门德斯却很认真地回答道。

    这也行?

    高寒觉得好笑,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技术入股呢?

    “听你的意思,你需要我帮你甄别球员的能力,是吗?”

    “对!”门德斯立即点头,“这对经纪人来说,至关重要。”

    高寒能够理解,如果能够提前预判出球员的实力和潜力,那不就代表经纪人能够提前掌握一些未来巨星的代理权?

    要知道,巨星的代理权,绝对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别的不说,就说罗纳尔多那两个吸血鬼一样的经纪人,简直就是坐在家里数钱啊!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有一套算法,能够根据球员的情况推导出这名球员的实力和潜力,你信不信?”

    门德斯双眼一亮,“成功率和准确度大概有多少?”

    他没回答信不信,直接问成功率,显然是深信不疑。

    “百分之……八十以上!”高寒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能说太高。

    这万事无绝对啊!

    可没想到,门德斯却整个人跳了起来,“什么?”

    “太低?”高寒一愣,是不是说低了,“呃,其实那只是推导一次,如果多推导两三次的话,成功率会更高,起码百分之九十以上,甚至……”

    “上帝啊!”门德斯又跌坐在了座椅上,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高寒。

    百分之八十,已经是高得离谱了,竟然是推导一次的成功率?

    还百分之九十,甚至更高!

    我的天,我的心脏啊,我要疯了!

    虽然这很疯狂,但门德斯却深信不疑,因为他知道,高寒从出道到现在,从没失手过。

    有了高寒的这一份甄别球员的能力,还怕扳不倒何塞·维加?

    还怕自己不能成为葡萄牙,乃至欧洲第一经纪人?

    高寒瞧着葡萄牙人那近乎癫狂的反应,心中有些苦笑,好像自己说高了。

    幸好没说实话,要不然,这家伙还不得疯了?

    “豪尔赫。”高寒轻轻地敲了敲会议桌,“豪尔赫?”

    “啊。”门德斯反应了过来。

    “你觉得,我以这个跟你合作,怎么样?”

    “好!”门德斯哪里会不好。

    “那怎么合作?”

    门德斯到底也不是一般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眼珠子一转,“我可以邀请你担任我公司的顾问,除了每年的年薪外,我每次咨询都支付一笔顾问费。”

    高寒摇了摇头,这不等于是自己给他打工?

    这小子可真够精明的!

    门德斯愣了一下,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小把戏被高寒给识破了。

    “要不,高寒先生,你就以这个入股,我可以给你股份。”

    嗯,这个可以有!

    高寒点头,“多少?”

    “百分之……”门德斯有些支吾,这件事就是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啊,但很快,葡萄牙人就做出了决定,“……百分之三十!”

    相比于何塞·维加,门德斯的公司规模并不大,给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也不算太多。

    更何况,作为经纪人,最重要的是人脉关系和资源,如果合作之后发现没得赚,门德斯完全可以随时撂担子,宣布公司倒闭。

    高寒确实挺欣赏这个精明的家伙,而且他也觉得,这种合作挺不错的。

    更重要的是,他得有自己的一套班底。

    名帅嘛,没自己的一套班底,哪来的情报,哪来的球员?

    但百分之三十……

    “太少!”

    门德斯咬了咬牙,“四十!”

    高寒犹豫了一下,又摇了摇头。

    门德斯喘息变得急了,他明白高寒的意思了,但也没办法。

    谁让高寒手中握有核心科技呢?

    “五十,不能再多了!”

    高寒这才点头道:“行,咱们各占百分之五十,但我不会参与公司的任何日常运作。”

    门德斯差点哭了,敢情自己成打工仔了。

    “哦,对了,新公司成立,怎么也得有个开门红吧。”

    门德斯眼皮子一跳,“什么意思?”

    瞧着门德斯那犹如惊弓之鸟的反应,高寒忍不住就乐了,“放心,我的意思是说,从现在开始,你代理我的经纪业务吧!”

    葡萄牙人这才松了一口气。